晓明:对李敖评价问题的一些思考



从网络消息得知,2018年3月18日10时59分,台湾知名作家李敖病逝了,享年83岁。笔者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退休后才有幸读到李敖先生的一些著作,并从网上看到过不少有关他的一些资讯和文章,知道他是一个才情兼备,文笔流畅,文字尖锐,喜爱调侃和幽默,为人特立独行、行文嬉笑怒骂的著名作家和近代史学者。他的著作在海内外都有众多的读者,影响广泛;同时由于他的自傲和狂妄、跋扈,也树敌不少,他的散文及评论文章常会引起争论。

 

中国人是讲究“盖棺论定” 的,对一个人的方死之际,总是本着“死者为大” 的信条來对待逝者的。从他的作品和网上获悉的信息,纵观李敖先生的一生,尽管他的一些作品和言论有令人非议和争论之处,但他仍不愧是一位令许多读者崇敬和仰慕的知名作家和历史学者。正是基如此,对李敖先生的逝世,人们对他表示哀悼,对家属表示慰问乃是情理中之事。逝者如斯夫,对逝者的一生作某些回顾,用以悼念死者,总是人之常情。以下就是笔者对李敖先生评价问题的一些联想与思考。

 

1、从李敖的自述和他的书中知悉,1935年4月25日他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宾市,1937年就随父母迁居北京,1948年移居上海,1949年大陆政权更迭前举家到了台湾。1954年到1959年就读于台湾大学,毕业后参加台湾国民党的军队。1861年从军队退役后,逐步走上了写作之路。因他敢于批评朝政,屡屡与当局对抗而遭到软禁,其后曾两次被投入监狱先后达七年之久。

 

到了上世纪60至70年代乃至80年代,此一时期正是李敖先生深得人心的黄金时代。此时的他可说是学贯中西、博览群籍,巨笔如椽,写出了众多影响深远的文章,不仅驰名台湾,在海外也有广泛深远的影响。

 

他的文章有一大特色,就是以敢言和“骂” 著称,他不但敢大骂台湾当局的老蒋是“无德可言,无功可表”, 所出的言论总集也只是“文字大便” 而已,并大骂老蒋和小蒋都是独裁专制。到李登辉和陈水扁在台湾执政后,也大骂他们是台独分子,另有当今的一些社会名人也有不少被他痛骂过的。在那时,可以说这种“骂” 体现了正义的呼声,是为国人所称赞的。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李敖的所作所为,曾有力的冲击过台湾的社会现实。他创办过《求是报》,其后又参与《文星》的工作,敢于抨击时政,写出了许多大快人心的好文章。特别是他的《蒋介石评传》、《你不知道的彭明敏》、《你不知道的司法黑暗》等著作,书中能言人所不能言,言人所不敢言,有力地搅动了社会,参与变革,形成了他笑傲江湖、快意恩仇、豪放不羁、玩世不恭的独特性格,确实是令许多人对他广为称道的。

 

对台湾的社会变革、实现民主自由、开放党禁,李敖是功不可沒,起到了一定作用的,并由此而得到了世人的广泛赞讦,乃是合乎情理之事。

 

2、李敖先生不足之处也是存在的。除了他的自傲、狂妄、跋扈、四处树敌等不为人称道之外,他对同一片蓝天下大陆独裁专制的社会,不但从不见有只言片浯的说词,相反却是好话说尽、马庇拍足,多是一片赞美之词,就着实令人质疑和不解了。特别是从他自本世纪初以來的一些列言论,人们就足可看到他不为世人称道的另一面。

 

最为明显的一次,是2005年9月18日至29日,李敖进行了他的“大陆文化之旅”。 之前他曾多次公开誓言“决不踏进大陆半步”, 但此次在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的“利诱” 下,终于肯为“五斗米折腰” 而委身进大陆“神游” 了。他豪情满怀的到大陆一些大学进行讲演,想以此与克林顿、连战、宋楚瑜等人“一比髙低”, 结果却是狂言加马庇的一畨表演,遭到了不少世人的反感和嘲弄。

 

如他此行在北大、清华和复旦等三所大学的讲演,以及随后他接受美国自由亚洲之声电台记者的采访,把他的言论归纳起來似可得出如下的要点:

 

“要赞美北洋军阀,赞美毛泽东”;

“北京的秦城监狱现在已没有政治犯了”;

“毛泽末有伟大的历史功绩,使中国人民摆脱了挨饿,摆脱了挨打,中国人民从此站起來了”;

“到海外的所谓民运人士是靠美国和台独的钱养活的,我最看不起这些人,有本事他们回到中国去”;“ 中国有13亿人,经济欠发达,国民素质低;要稳定,不能乱。13亿人中有6亿是包袱,给美国的话他能要吗”;

“中国要实现民主和自由,要给xxx时间, 耐心地等待。现在他们不再喊打喊杀了,等到中产阶级形成了,民主就会实现------自由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处”;

“我们希望xxx活一千年,我们在它背上站着,哄着它,耐着它,让它为我们服务,有什仏不好------玩文字游戏你玩不过我,讲革命你玩不过毛泽东;我们要和xx党合作,它有6900万党员,是台湾人口的3倍”;

“中国只能靠xx党内部分裂出新的政党,走土耳其的模式,别的是不行的”;

“‘六·四’ 是学生逼政府开枪,1989年6月3日晩11时前是学生和群众在抢枪,烧汔车,打死解放军------美国政府在1932年向集结在华盛顿广场不肯散去的人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据不屈,政府开枪了,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据不屈,政府也开枪了------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仏笨呢”;

“自由主义我要宣传,可是内容和你们所理解的都有出入。什么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只是两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正,一部分是反求诸宪法”;

“真正的自由主义都沒有人想做,因为太痛苦了,太难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义者”。

 

以上归纳李敖的此等言论,显然是枉顾事实的信口胡说,是不值一驳的。一个号称精通历史的自由主义文人,从他的口中吐出此等胡言,除了令人哑然失笑而外,更多的则是使人愤恨和痛骂。

 

就以他对毛泽东的评价而言,毛在大陆当政后,李敖忘记了许多基本的历史事实,就好象一个聋子和瞎子所不能听到和看到的历史事实。

 

这些历史事实是明摆在那里抹之不去的,如:

 

1950年至1952年的土改斗地主运动,用暴力强夺地主的私有财产,分他们的田地,谋财又害命,使上百万以上的地主惨遭杀害,是毛泽东夺权当政后制造的第一大冤案;

 

1955年的肃反扩大化,使许多人被当成反革命和特务而被投入监狱,连共产党的功臣潘汉年、知名作家胡风这样的人都不能幸免;

 

1957年的反右运动,50多万知识精英被打成右派,遭到无情地打击和迫害,是又一次以言治罪的特大文字狱冤案;

 

1958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和大炼钢铁运动,毛泽东把神州大地作为试验场,用中国广大农民作试验品,大刮共产风,妄图15年内超过英国、赶上美国,演出了一场艮古以來未有的荒唐闹剧,破坏了中国的生态环境,使经济破产,造成了其后的全国三年大饥荒;

 

1959年的反右倾运动,把一大批党的各级干部打打成“右倾机会主义”, 遭到残酷无情的迫害;就连彭德怀这样的共产党开国元勋也不能幸免,实在是荒唐至极;

 

1960年至1962年的大饥荒,使近四千万的中国人被饿死,是中国人有史以來罕见的大灾难。就是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不少地方仍可见有乞丐在乞讨求生的,能说中国人(特别是在大饥荒时期)摆脱挨饿了么;

 

1966年开始的文革浩劫,至1976年毛去世为止,为期十年的文革运动,那是革文明的命、革文化的命;期间有数百万人惨遭杀害或被迫害至死,连国家主席刘少奇和一批高官都不能幸免,另有上千万的人被非法批斗、被关押、或者投入监狱,经济被玻坏,是中国无法无天最黑暗的年代。

 

毛死后到了邓小平当政的年代,发生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北京学生运动,学生们争民主、争自由、反官倒、反腐贩,是一场自发的爱国民主运动,却被邓小平以“反革命暴乱” 而用武力镇压下去了。李敖却说什么是“学生在逼政府开枪”, 这实在是毫无良知的狂吠;

 

再有如早些年印尼海军开枪打死中国渔民,周边一些国家也常有欺负我国渔民的事件发生;我国在外的侨民曾有被大批屠杀、抢劫、强奸(如在印尼)的事件发生;我国的大片领土还有被外囯强占现在已合法化了(历代中国政府都未承认的),能说中国人完全摆脱挨打了吗?

 

------

 

仅就以上略举的数例,人们就足可以看出,毛泽东当政时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悖于中华民族的,是封健法西斯式的独裁专制。对于这样的一个暴君,他有何德何能值得中国人去称赞、歌颂呢?

 

3、早在毛泽东夺权建政之前,他就曾公开声言要给人民民主,说什么“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选、平等、无记名选举产生,并向选举他的人民负责。它将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 又说“民主与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他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的保障------中国共产党一向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话,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这是多么动听而又令人神往的许诺啊!

 

然而一旦大权到手,这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自上世纪50年代以來毛泽东的种种胡作非为,国人早就领教够了,痛苦的广大民众无时不在呻吟与呐喊。

 

假如李敖信仰共产主义,崇拜毛泽东,那是他的自由,人们是无权干涉的。但他大骂民运人士,为独裁者歌功颂德,却是为人民所不能容忍和愤恨的。

 

当今之中国民主和自由比起毛泽东时代当然是好多了、进步了,但仍然不能说有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侵犯人权、压制民主、強制拆迁的事件仍然存在,思想犯、以言治罪依然存在,遭到软禁和打压的异议人士和上访者各地都有,这都是不争的客观事实存在。

 

以上这些李敖为什么看不到呢?

 

要在中国实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惟有建立真正宪政民主的社会才有可能的,这就要靠全体中国人的觉醒,靠那些先知先觉的知识精英们的先导和带头作用去唤起民众。这样的知识精英,从上世纪五四运动时起至今,就有一批走在时代前面的人,如鲁迅、胡适、陈寅恪、李慎之、谢韬、顾准、吴祖光、李锐、矛于轼、袁伟时、孙文广、杨继绳、铁流、刘晓波、林昭、张志新------等等一大批人,都是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这些人敢于讲真话、忧国忧民,中国应有更多这样的知识精英就好了。

 

至于流落到海外的民运人士,像方励之、严家其、刘宾雁、袁红冰、苏晓康、胡平、王军涛、杨建利、陈奎德、叶宁------等等一大批知识分子,也都是知识精英的优秀代表,是先知先觉的民主斗士。李敖声言“看不起这些人”, 这不足为怪。如果这些人也像李敖一样,赞美独裁,称赞毛泽东,那岂不是怪事了。我不知道在台湾和大陆有多少人看得起李敖,就他对独裁者毛泽东的称赞这点而言,是为许多人所不齿的。



作于 2018年3月21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