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白:习近平处置吴小晖是家事也是国事

 

吴小晖案在继续中,这是习近平的家事,也是习近平的国事。吴小晖是邓家一员,所以习近平打击吴小晖就是打击邓家,能报当年邓小平排挤与算计习仲勋、让整个习家跟着倒霉的的一箭之仇,宣泄心中多年的不满。这是家事。习近平打击吴小辉也是警告太子党与元老集团,以便进一步集中权力;还给私企发出信号,如果不听从,则没有人的财产是安全的。这是国事。

 

一、吴小晖案是习近平的家事

 

共产党是人治社会,没有规则可言,高层恩恩怨怨由来已久。在共产党高层,邓小平与习仲勋结下的矛盾很深,这对两人、两个家庭的命运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当年,习仲勋在与邓小平的权力斗争中失败了,习家全家跟着倒霉;现在,习近平是权力斗争的胜利者,要报邓家当年一箭之仇。吴小晖事件就是习近平复仇计划的一部分。

 

第一,习仲勋与邓小平的恩怨。1952年,共产党为削减地方权力,调高岗、饶漱石、邓子恢、邓小平、习仲勋等地方军政要员进京。邓小平调任政务院副总理,而习仲勋调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当时,刘少奇是毛泽东的接班人,但显然这些实权人物也属于未来接班梯队。习仲勋比邓小平将近年轻十岁,两人也是潜在接班人之争。1954年,高岗事件发生。毛泽东为平衡各派系从而利于自己一人独断,怂恿高岗反对刘少奇,但没达到效果,便抛弃高岗,而邓小平向毛泽东告密是导火索。1955年,习仲勋受高岗事件牵连,被要求就划清界线问题作检查。习仲勋前两次都未过关,第三次才过关,而不让其过关的就是邓小平。在1956年中共八大后,邓小平担任政治局常委,而习仲勋只是担任中共中央委员。1962年,习仲勋变成反党集团首犯,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是康生整习仲勋的帮手。

 

文革后,两人矛盾并没有结束。邓小平起先不同意习仲勋复出,要先让习仲勋保证与自己保持一致才可复出。后来,习仲勋复出,但不能进京,也没有官复副总理原职,而是离京到广东省担任领导。后来,双方逐渐变成路线之争。习仲勋是政治开明派,认为不能靠领袖发号施令,用计划分配甚至专营的办法去解决层层盘剥的问题;不能靠学习领导人讲话或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去解决以权谋私、腐败堕落的问题;不能用加强纪律去解决思想、理论、文化界的是非问题。而邓小平是政治保守派,只允许经济开放,不允许政治与思想开放。1987年,习仲勋反对邓小平、薄一波等人逼胡耀邦下台: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重演『逼宫』这场戏吗?……我坚决反对你们这种干法!1990年,习仲勋“被中央批准到南方的休养”,实际上是被贬出京,流放外地。1999年,中共建国50周年,习仲勋才第一次回京参加庆典,而此时邓小平已去世。当然,双方也有合作,比如邓小平在办深圳经济特区上还是给习仲勋一定程度的支持,但双方积怨很久、很深是主流。

 

  第二,习近平复仇邓家。在共产党体制下,一人倒霉全家跟着倒霉。习仲勋失意给整个习家带来很大变化。1962年,习家被抄家后,习近平随母亲齐心迁居中共中央党校。1966年12月,文化大革命爆发后不久,习近平被归为黑帮子弟,被送往少管所“黑帮”子弟学习班。面对从高干子弟到黑帮子弟的人生戏剧性反转,少年习近平肯定失望、无奈与悲伤。日后,当习家人把邓小平对其父的排挤告诉习近平,他一定很气愤。

 

1980年代,习近平已成年,对其父遭遇更有切身体会。1979年,习近平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国防部部长耿飚的秘书。1983年,不足30岁的习近平升任河北正定县委书记。当时,习近平的仕途已经起步,对邓小平的蛮横与无情肯定很愤恨,但也心惊胆跳,害怕给自己仕途带来不利。对这些痛苦、屈辱,习近平必然刻骨铭心,在等待复仇机会。

 

现在邓小平不在了,父债子还,邓家后代就成了复仇目标。虽然两家充满了恩怨,但邓小平开始了中共一个时代,如果直接打击邓家,政治影响很大,所以习近平还要考虑再三。这样,吴小辉就成了目标,以此间接打击邓家。不管吴小晖是否与邓卓苒离婚,都曾是邓家外孙女婿,还育有孩子,是邓家一员。所以,打击吴小晖就是剥夺邓家部分财产、打击邓家政治地位。2017年5月,安邦集团称董事长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表明吴小晖被限制人身自由。2018年2月,安邦集团被接管,吴小晖因涉嫌非法集资与职务侵占被起诉。2018年3月,吴小晖在上海受审。不仅如此,邓家另一后人邓卓棣在广西为官,但后来被免职,没有担任新职务,显示仕途不顺。这也很可能是习近平刻意为之,宣泄累积已久的不满,完成自己与习家对邓家的复仇。

 

   二、吴小晖案也是习近平的国事

 

吴小晖案也是习近平的国事。习近平以此打击太子党与元老集团,为集中权力、取消任期铺路。而且,习近平也借机改变邓小平路线,开创习近平自己的新时代。

 

   第一,集中权力。经过5年多反腐搏杀,习近平已打破共产党内既有权力网路,由旧部、同乡及同学构成的习家军渐渐羽翼丰满,在十九大全面上位。习家军把持北京、上海和重庆等重要省市,占据军队、宣传、组织系统要津。在此情况下,习近平想效仿毛泽东独断乾纲,必然要进一步削弱太子党与元老集团势力。由于邓家后人兼具太子党与元老后裔的双重身份,习近平就是要借吴小晖事件警告太子党与元老集团。

 

习近平与太子党既联合又斗争:有联合,是因为习近平想成为接班人、顺利继位、稳定皇位,需要李鹏、曾庆红、刘源、刘亚洲等太子党要人在党权、军队、财权等方面的支持;有斗争,是因为习家在红色家族中是远支宗室,习近平是远支子孙。邓小平、陈云、薄一波等近支宗室后代不一定认同,甚至可能轻视习近平。而且,在党内派系斗争中,如果反习势力推出取代习近平人选,可能在太子党中挑选。因为,在血统、财权与军权支持方面,其他太子党成员与习近平有类似性。习近平打击吴小晖就是要告诉太子党,以后不可再放肆,更不能打皇位的主意。也许,习近平不会直接打击邓家,但可对其他红色家族太子党成员动手。

 

习近平更想借机打击整个元老集团。1980年代,很多共产党元老因年事已高不愿亲自处理日常事务,但又不愿放弃权力,于是退居幕后,但继续把持军权,实际上就是垂帘听政。后来,江泽民萧规曹随,对胡锦涛继续垂帘听政。当年,江、曾看习近平憨厚老实,就提议习近平当接班人,实际上是方便垂帘听政,此非虚言。现在,江泽民、李鹏、朱镕基等元老虽然影响力大不如前,但实力犹在。事实上,元老垂帘政听已成为中共高层惯例,具有制度惯性,而邓小平就是始作俑者。所以,如果习近平想彻底瓦解元老垂帘听政制度,必须擒贼先擒王,也就是打击邓家。习近平打击吴小晖就是要告诉元老集团:邓小平等人定下的垂帘听政制度不灵了,一切我说了算。如果逼急了,别怪我不留情。

 

2017年5月,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限制人身自由,这是在中共19大前夕。2018年2月,安邦集团被接管,吴小晖被起诉,这是在修宪取消中国主席任期限制前夕。这些显然都是习近平在重要关口杀鸡给猴看。

   

第二,改变路线。习近平成长在共产党原教旨主义盛行时期,红色基因肯定根深蒂固。习近平以捍卫共产党的红色江山为己任,要守好共产党这份家业。习近平具有皇帝的雄心壮志,不愿萧规曹随,要走自己的路。

 

在经济政策上,习近平更反市场经济,更侵害个人财产权。改革开放后,共产党对民企又拉又打,所以一些民企遭难也就见怪不怪,但对红色权贵还是比较优待的,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自己人。安邦集团有陈小鲁、吴小辉的太子党背景。所以,习近平拿安邦集团开刀显然是一个信号。既然习近平敢于与邓家、陈家硬碰硬,那么其他依附红色权贵的大私企或一般私企更不在话下。吴小晖不是转移资产到国外吗?我习近平不答应,转移出来的都要转移回来。所以,王健林也要变卖国外财产,回到中国投资。而且,习近平要求做大做强国企,压缩私企的生存空间。笔者不排除安邦集团、吴小晖诈骗集资的可能性,所以习近平处置吴小晖包含稳定金融秩序的考虑。但习近平更多的是为了充实国库、外汇储备,而受骗人能否得到他们的钱?这有很大疑问。而且,习近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向各种企业发出信号:如果不听从,则没有人的财产是安全的。

 

习近平还在政治与文化上反转邓小平路线。邓小平实施市场经济,市民社会在发育,个人空间在增加,共产党对整个社会的控制有所弱化。在习近平看来,这对共产党的统治不利。所以,习近平要恢复党领导一切的传统,强化共产党对整个社会的控制。比如,加强对外企、外资高校的渗透;再如,打击各种不满共产党的人。而且,习近平也不满共产党自身弱化,提出共产党的建设是衡量成绩的第一指标,要把这项工作放在最前面。习近平也不断强调共产党内不能有两面人,党员要忠于共产党。在文化上,习近平也加强思想控制,“举毛旗、说毛话”,强化对新闻、学校、网络的控制,更加压制各种不同思想、声音。共产党也开动宣传机器,为习近平的中国梦、新时代造势开路。

 

习近平不但要像毛泽东一样大权独揽,而且在政治、经济、文化上政策也在向毛泽东复归。当然,中国还存在市场经济,习近平也还没有彻底颠覆邓小平路线。但很明显,习近平在按照自己需要,结合邓小平与毛泽东时代的各种因素,混合出一个习近平自己的时代。

 

三、结论

 

家事、国事不分一直是共产党的“优良传统”。以刘少奇与毛泽东的斗争为例,两人斗争是家事:江青与王光美,一个是共产党主席夫人,一个是国家主席夫人,两人抢风头,结下心结。而且,毛泽东对王光美的暧昧也不是空穴来风,这肯定让刘少奇不舒服。两人斗争也是国事:大跃进失败后,毛泽东退居二线,说一不二的地位动摇,而刘少奇地位上升,这让毛泽东心有不甘;而且,刘少奇希望建立更稳健的统治,减少各种政治运动,也适当给民众一些空间,但毛泽东更激进,频繁发动各种政治运动,而且共产党对社会的控制无所不在,民众没有私人空间。这些都是文革的催生因素。还有,共产党建立全国政权后,高官流行夫人政治,夫人当丈夫办公室的主任。丈夫之间的关系对夫人之间的关系产生影响,而夫人之间的关系反过来又对丈夫之间的关系有影响,这在很多政治斗争中都露出端倪。在政治斗争中,往往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人倒霉全家跟着倒霉。

 

说到底,共产党就是一个王朝,奉行家天下。国就是家:在文革中,朱德曾感慨:这么大一个国家,由毛泽东一家人说了算。的确,不但毛泽东大权独揽,而且江青、毛远新、李讷都担任要职。家也是国:不仅习近平乾纲独断,而且彭丽媛也担任艺术学院院长,效仿江青管文艺。当然,在几个寡头共治时期,共产党不是由一人或一家做主,而是由几大家族掌控。

 

值得一提的是,有人认为习近平一方面为其父复仇,另一方面违背其父路线,这自相矛盾。其实,这并不矛盾,习近平复的是权力斗争失意与遭殃之仇,不是路线之仇。在习近平看来,权力斗争是主题,路线之争是插曲,不可混淆;如果有路线之争,也是毛泽东与邓小平路线之争,而不是邓小平路线与民主路线之争。

 

虽然习家后来在政治上不得意,被视为宗室远支,但习近平在内心很可能以王子自居。1952年,其父年仅40岁就当上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这在1949年中共建国后是罕见的,称其为未来接班人之一,这一点都不夸张。现在,习近平成了中共接班人,继位登基了,自认为了却了其父不能接班的夙愿。既然习近平自认为是王子,又弥补了其父不能接班的遗憾,还从残酷的权力搏杀中走出来,那就更珍惜自己的权力,更以维护共产党为已任。所以,习近平的复仇与集权、改旗都是皇帝威严的体现,都是巩固王朝的一部分。这些不但不矛盾,而且一致。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