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之:从“希望你们弄死我”到连声高喊“流氓政府”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如果连真话都不许说不能说,甚至连转几个段子幽默都要被整肃,很多人就会感到绝望;如果物资生活再过得差,又正值青春年华,那么此人就会觉得“活着没意思”,用文革时骂那些可怜的自杀者一样,甚至想“自绝于人民”——而今天中国大陆青年绝望时发出的哀鸣是:“希望你们弄死我”!

早晨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点开手机,急不可耐地点开夜间来的新微信,然后就是浏览微信的“朋友圈”——巧了,看到的一条又一条,都让人伤心。

先说一幅图,图片上半部分是奄奄一息的一老人,下面有图解:说我们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仅2017年的税收收入就高达14万亿。然而,在湖北京山县农村,有相当一部分老人因为患病,不愿拖累子女,选择在老屋或荒坡安静地“自我了结”。据当地人讲,只要年龄在70岁以上、生活不能自理、经济条件差、子女生活比较困难,或者得了重大疾病,老人自杀就是“明智的选择”。

不知别人如何,反正自己看到这种“新闻”或叫消息,眼睛就不争气,简直不像个男人。其实类似消息在主流媒体公开报道过多次,早已算不上“新闻”。可又有什么用呢,从地方到国家,一级级流氓政府都视而不见,更不来帮助他们,因此,无数可怜的老人们还是只能选择“自我了结”——这就是新皇帝伟大的“新时代”呀!要有多讽刺就有多讽刺!

好在听说国王已制定一大“宏愿”,那就是到2020年,中国大陆彻底脱贫,且“一个都不拉下”。容我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说一句,只不过两年时间——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也不在乎这两年。故希望那些可怜的老者能坚持住,能挺过来!他们的儿女也要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帮助生你养你的爹娘挺过这两年,我想,到那时,大约再也不会让我们看到类似的消息了吧。但愿他们说的话能兑现而不是随风而散。阿弥陀佛!

紧接着在“美篇”上读到一首诗,作者庚新,题目叫《希望你们弄死我(修定稿)》,当手指再往上一划动,准备浏览内容时,所配王卓的《生来彷徨》音乐一响起,自己的眼泪再一次忍不住。诗的内容如下:

 

希望你们弄死我   

        

从小就常听老人们说

每一笔血债

都是欠债者的崔命符

观人类过往

察天道循环

以鲜活生命为代价

换取施暴者的灭亡

世间公平

莫过于此

 

每一次痛不欲生的冲突

任何道理都讲不通之时

便会撕扯开胸前的衣禁

亮出瘦骨嶙峋的胸堂

要求对方“弄死我!”

希望结束自己的痛苦

也希望加速对方灭亡

 

本来想活在我自己的世界

在音乐中诗书画自娱自乐

醒来发现

今生今世

却错投在你们肆虐的空间

迈开步子找不到落足之处

不是踩到痛苦

就是踏着愤怒

整天吃毒吸毒喝毒

差一点就

活不起

病不起

死不起

还不让人说真话

还不让人讲道理

每天都要遭遇的谎言

如同狂风暴雨

每天都要面临的绝望

让人无法躲避

前行看不到方向

后退又更加肮脏

 

马勒戈壁!

说句实话 :

老子早就活得不耐烦了

没有自绝于人间的勇气

又不愿活得这般的憋屈

多么希望你们弄死我

结束苦难人生的同时

给你们增添一笔血债

…………………………

…………………………

以争取子孙生活

更加的干净一些

      庚辛 2018

 

此诗原作于“2018.3.11”,这里看到的显然是作者重发的“修订稿”。作者在署上“2018”后,又加了一句:“看不到希望的春天”。我知道,“美篇”也归腾讯,如此说来,把它录在这里应该算不上怎样地犯忌。至于诗要结束时那两行省略号,大约是为了规避专制下的“审核”不得不省略的句子吧。别看前不久由国王领着一群人在那儿装模作样地宣誓,煞有介事地要履行宪法职责,其实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国家的宪法就是一纸空文,否则,请问他们:你们什么时候落实过宪法第三十五条的一句半句!

一部中国诗史,不乏描写现实名篇,即使被后人称作的“盛唐”,读一读杜甫,读一读白居易,也常常是让读者身临其境,过目不忘,甚至会泪流满面。且不说杜甫那一首又一首记录描述的现实诗篇,单说白居易《卖炭翁》中只一句,都要感天动地:“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景,一千多年过去,今天一想起这句诗仍是难受之极。而本人一位朋友,夫妻都是乡下教师,多年前曾告诉我,当年,他的老父患上绝症,不想拖累同样贫困的儿女(有一阶段乡下教师的工资经常拖欠),自杀前一天,去集市上买了二斤猪肉,回来煮熟后与大家一起吃了,第二天就带着装有农药的瓶子,自杀在荒野。关键这不是个例,也不可能是个例,这种现象正不知有多少。十几年前本人因写一篇谈自杀的文章就搜集过资料,得知中国农村自杀现象远高于城市。

 还是回过头说上面这首诗吧。不论你如何粉饰,在你的时代,哪怕只有这一首读流传后世,将来的人们也一定会想得出——让国民无可奈何到希望国家弄死他,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又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创作和发表这首诗的一定是位青年人,如果人到中年或成了老头子,一般来讲不会还有这种“冲动”,因为只要在这个社会“坚持”活下来了,活到最后也就只能是麻木乃至呆傻,不会还去希望国家来“弄死他”——就算生不如死,也不指望国家,而是选择“自我了结”。

好在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们忽然看到了亮色:尽管这片“王土”上有希望国家“弄死他”的绝望青年,可在一个晚上我们也看到了万千青年的反抗,他们不是要求国家“弄死他”,而是连声高喊出“流氓政府”这种让那些流氓官员们胆战心惊的口号。

先来看此次被整肃的“内涵段子”曾制作的一个段子吧(据说“内涵段子”有两亿段友):

“先帝爷留下的烂摊子,第二代治理者的办法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虽然去不了病根儿,但起码能减轻症状,让你自以为治好了;第三代是头疼医脸,脚疼也医脸,对他们来说,能否治好不要紧,面子最重要;再下一代就邪乎了,头疼堵嘴,脚疼也堵嘴,只要喊不出疼来,就算没病。”

 

话说就在412日晚间,原本一个平常的夜晚,然而中国大陆京城帝都,让一群“内涵段子”的90后们给“整”成了世界新闻:他们走上街头,一边抗议,一边唱着《在人间》,表达对政府的极大不满,甚至连声高喊“流氓政府!流氓政府!……”

 

《在人间》的第一段歌词是这样的:

“也许争不过天与地/也许低下头会哭泣/也许六月雪要飞进心里/会有柏林墙出不去/生与苦难做邻居/伟大时光已夺走你什么/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我不哭/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当某天/那些梦啊/溺死在人海里/别难过/让他去/这首歌就当是葬礼”

请不要以为这是一首什么“反动歌曲”, 不是。当由王建房弹着吉他在台上演唱这首歌曲时,堪称当今中国最“主流媒体”也就是俗称的“喉舌”即央视主持人撒贝宁,就坐在下面当评委,你说他会为“反动歌曲”当评委吗?

 

可谁也想不到,就因“内涵段子”的段友们在抗议时同声唱出了这首《在人间》,一夜之间让它在手机上疯传。为什么不是别的歌曲,更不是由宋祖英唱的“今天是个好日子”,而偏偏是这样一首听着让人会掉泪的曲子,也许直到现在,大家才明白:原来这是一首实际上在控诉这个国家在控诉这个流氓政府的歌曲。听着它,就像听阿炳用二胡演奏的那凄楚的“二泉映月”。如此这般,才解释得通,也才会让你感觉是多么地“合拍”。

 

这些90后们让这个国家无数的犬儒无地自容,同时也让无数的8070后乃至6050后们自惭形秽,或者说羞丑得要死。

 

2018年4月14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