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为什么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之一

——一位初二博士对另一位初二博士的解释

 

前言

笔者出生于1951年,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时为浙江大学附属中学初二的学生,文化水平初二。1969年到黑龙江北大荒插队落户。1978年至1982年上大学。1985年到德国留学,入学时拿不出德方需要的高中毕业文凭。多德蒙特大学外国学生办公室的办事人员将南京大学的毕业文凭当作是与高中毕业文凭相同的文件,得以入学,重上德国大学。1993年获得德国工程博士学位。象我们这一批没有知识的知识青年,文化基础很差,知识缺口很多,因为在该读书的时候没有系统地读书。虽然有顶博士帽,但实际只有初二的文化水平。

 

一、习近平考察三峡工程

 

2018年4月24日下午习近平在李小鹏等的陪同下考察了三峡工程,参观了通航船闸、升船机和左岸发电厂。这是1997年11月8日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李鹏带领一大群中央地方领导出席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以来,中共最高领导人第一次考察三峡大坝,中间时隔21年,这也是习近平担任中共领导以来第一次考察三峡大坝。

 

笔者以为,习近平此次考察三峡工程有四重任务:

第一是工程上的;

第二是政策上的;

第三是政治上的;

第四是个人原因。

 

第一任务是关于三峡工程是否要建设第二座双线通航船闸,需要在短时间内做出决策。建造三峡第二船闸的四百多亿元人民币由谁来出?是否还是从过去的三峡基金如今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中出?如果考虑得长远一些,八年或者十年之后,三峡工程需要建设第三座通航船闸。而目前中国所有重大问题的决策权都在习近平手中,需要习近平定夺,而李小鹏是交通部长,长江航运是交通部的管属范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则是处于权力边缘化的尴尬地位。

 

第二是习近平必须对他在两年前提出的 “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政策做出新的解释。2016年1月5日,习近平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让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按照习近平的讲话字面理解,在这之前长江搞的是大开发,是错误的。现在要实现政策措施的大转变,抓大保护。那么长江大开发具体是指什么?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沿长江的工业、城镇布局?什么又是大保护?两年前习近平没有讲清楚。现在急需做个澄清。

 

第三是政治层面上的需要。最近一段时间让习近平闹心的事情比较多,所以需要找一个地方来调节一下,来显示习近平的治国理念,显示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展示一下“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的重要性。可供习近平选择的有中国的高铁、中国的高速公路、中国的港口、中国的桥梁、中国的水库大坝、中国的调水工程等。习近平选择了三峡工程。

 

第四是个人原因所决定的。不久前,三峡工程反对派的领军人物李锐在101岁生日之际,对习近平发表了一番评论,很不给习近平面子,让习近平很不高兴。但毕竟李锐是习仲勋的好朋友,又曾考察、提拔过习近平,习近平无法将敢于如此冒犯的101岁老人再次送人秦城监狱,让他再坐单号。但是为了让李锐知道习近平的愤怒,习近平选择了去视察三峡工程,选择和李鹏利益集团站队,让李锐永远流泪。

 

笔者,一个初二博士生,要对习近平说,你选错了地方。三峡工程论证错误百出,因此这个大国重器是害国害民,三峡大坝是非拆不可的,只是早拆晚拆的问题,是由你来拆还是由别人来拆的问题。

 

二、语焉不详

 

根据报道,习近平“在宜昌的第一个考察点是位于长江岸边的兴发集团新材料产业园,聚焦的是破解“化工围江”问题。兴发集团是全国最大的精细磷化工企业。从2017年开始,企业对园区临江生产设施拆除或整体搬迁,关闭了排污口,并对拆除区域进行全面绿化。”

 

习近平对企业员工说:“我强调长江经济带建设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不是说不要大的发展,而是首先立个规矩,把长江生态修复放在首位,保护好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不能搞破坏性开发。通过立规矩,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在坚持生态保护的前提下,发展适合的产业,实现科学发展、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提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把实施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作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项目的优先选项,实施好长江防护林体系建设、水土流失及岩溶地区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还草、水土保持、河湖和湿地生态保护修复等工程,增强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等生态功能。要用改革创新的办法抓长江生态保护。要在生态环境容量上过紧日子的前提下,依托长江水道,统筹岸上水上,正确处理防洪、通航、发电的矛盾,自觉推动绿色循环低碳发展,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真正使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

 

2016年1月26日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习近平又指出:“长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河。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理念要先进,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把生态环境保护摆上优先地位,涉及长江的一切经济活动都要以不破坏生态环境为前提,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思路要明确,建立硬约束,长江生态环境只能优化、不能恶化。要促进要素在区域之间流动,增强发展统筹度和整体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提高要素配置效率。要发挥长江黄金水道作用,产业发展要体现绿色循环低碳发展要求。推进要有力,必须加强领导、统筹规划、整体推动,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

 

2016年3月25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习近平再次指出:“长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定位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按照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要求,建立生态环境硬约束机制,列出负面清单,设定禁止开发的岸线、河段、区域、产业,强化日常监测和问责。要抓紧研究制定和修订相关法律,把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覆盖到长江流域。要有明确的激励机制,激发沿江各省市保护生态环境的内在动力。要贯彻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决策部署,在改革创新和发展新动能上做‘加法’,在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上做‘减法’,走出一条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道路。”

 

习近平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三次提到长江流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可见对这个指示的重视。但是到底什么是大开发?为什么不搞了?到底什么是大保护?为什么要共抓?谁也不知道。因此下面的官员有了一个怠工的理由:命令不清。举个例子,江西省要建的鄱阳湖拦湖大坝,是属于大开发?还是大保护?湖南省要把洞庭湖和长江隔开来的工程,是属于大开发?还是大保护?长江中下游曾规划的600多个调水计划是属于大开发?还是大保护?这些工程让搞?不让搞?

 

这一次习近平做出了解释,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不是说不要大的发展,而是不能搞破坏性的开发。如果习近平在2016年1月5日的会议上说:“共抓大保护,不搞破坏性的开发”就比较好懂了。但是这样说话,似乎不合现在的时髦,前句五个字,后句八个字,体现不出水平。

 

之后习近平视察了三峡工程,称之为大国重器。可见在习近平的心中,三峡工程不是破坏性的大开发。如果对生态环境破坏如此严重的三峡工程不是破坏性的大开发,难道世上还有其他破坏性的大开发吗?

 

所以,习近平的“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就比较好理解了:“既要大保护,也要大开发。宁要大保护,不要大开发,而且大开发就是大保护”。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就和习近平的“金山银山青山绿水”论一样:“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话说和不说都一样。

 

三、“围江”的化工企业都有环境评估报告,而且都是利大于弊

 

精细磷化工企业的领导汇报说,企业已经把临江生产设施拆除,关闭了排污口,并对拆除区域进行全面绿化。这些措施对于来视察的领导的眼球有作用。只要这个精细磷化工企业还是留在长江流域内,对长江流域的环境的污染破坏依然存在。无论排污口设置在什么地方,最后都流回到长江中来。中国化工企业上马之前,都做过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结论都是利大于弊。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是中国第一个环评报告,在全国有示范作用。由马世骏为组长、侯学煜等为顾问的第一个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结论是弊大于利。领导对这个结论不满意。于是顶层设计,换个方子云来长江流域做组长,组成生态环境二组,做了第二个环评报告,结论是利大于弊,经过国家环保局的批准。经过批准的三峡工程的环评报告给全国做了一个很坏的榜样。既然三峡工程这个对生态环境破坏这么严重的工程,它的环评结论可以是利大于弊,那么哪一个化工企业对生态环境的破坏能大过三峡工程?所以建立在长江边上的化工企业的环评结论都是利大于弊。哪里还有什么破坏性的大开发呢?特别是对于废水排放来说,环评报告中都号称企业内采用水循环、重复利用,没有废水排放。其实是先将严重污染的废水在厂区存蓄起来,等到下大雨、发洪水时,把废水一起清空,排入长江,然后把责任推给“天灾”。

 

前几年有资料显示,长江流域年污水排放总量达到250多亿吨,占全国的40%以上,其中80%的污水未经过有效处理直接排入河流。

 

其实,就是全部废水都经过中国污水处理场处理,出来的水也是劣V类的水(中国地表水分I至V类,I类水质最好,V类最差,劣V类是后增加的,水质比V类还差),也就是说,依然是有毒的污水。德国污水处理场出来的水,其水质达到中国地表水III类水的标准,也就是可以作为中国饮用水水源的标准。如果中国污水处理场也能达到这个标准,哪里还有“化工围江”的问题?

 

四、长江自净能力的减弱是长江污染的最主要原因

 

紧接着习近平驱车来到紧邻三峡大坝的太平溪镇许家冲村,了解这个移民村的变迁和发展特色产业等情况。正在村里洗衣服的几位村民告诉总书记,过去是在江边洗衣服,现在村里建起了便民洗衣池,用上了自来水,污水集中处理,既尊重了生活习惯又很环保。总书记接过洗衣用的棒槌,俯下身,试着捶打了几下衣服,说:现在洗衣服也是绿色环保的了。习近平说,看见大家日子过得好,我高兴!

 

从这段报道可以看出三峡工程移民家庭的一些真实生活情况:

第一,三峡工程移民安置没有什么成绩可展示的,展示一下村姑洗衣服;

第二,移民家里没有洗衣机,可能是买不起洗衣机,或者无法支付洗衣机的电费。守着三峡大坝的三峡工程移民付不起洗衣机的电费,可以算是内涵段子。当初建设葛洲坝工程时,宜昌地区的电费为全国水平的四分之一,移民用电免费;

第三,移民家里没有自来水供应,否则不需要建立集中的洗衣池,可以一边在家洗衣,一边看孩子或者做饭;

第四,过去用江水洗衣服,现在用自来水洗衣服,洗衣后的废水集中处理,移民不但要付水费,还需支付污水处理费。

 

为什么过去居民可以直接在长江边用江水洗衣服,而长江水质量还很好?你住江之头,我住江之尾,同饮一江水。在三峡工程建设之前,长江三峡河段是中国水质最好的河段,II级水质,相当于现在中国最好的I类水。

 

河流有自净能力,流速越大,河流的自净能力越大。俗话说:流水不腐。奔流的河水在运动中会增加水中的氧气。污水处理厂的曝气过程,就是模拟自然河流中河水的快速流动。河水与河床的砂、石发生碰撞产生波纹,加上风的作用,河水波纹增加了与空气的气体交换,将空气中的氧气溶于水中。自然河流河床的砂石和底泥、河流的河漫滩、沙滩,河流中的微生物和动物群落,水生植物都有水净化功能。

 

三峡大坝建造之后,长江三峡河段的水流由于大坝的壅堵而大大减小。读者可以做一个实验,装一大碗水,放在室外太阳底下,几天后水就变色、变臭了。根据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生态环境组的报告,三峡大坝的建设,将使三峡河段水流变缓,河流的自净能力减弱。

流速减小20%,污染物浓度增加11%;

流速减小40%,污染物浓度增加28%;

流速减小70%,污染物浓度增加82%;

流速减小80%,污染物浓度增加158%

(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影响,第31页)。

 

根据蒋高明先生提供的资料,河宽50米、沙滩宽1公里、长约10公里的健康的天然河流,其具备的水净化能力相当于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建造的污水处理场。建造水库大坝是牺牲河流的自净能力去换取电力。这是一种交换。这种交换往往得不偿失。

 

许多人也许还记得,坚决支持三峡工程上马的张光斗在大江截流之后给中央领导写过一封信,表示他对未来重庆库区的水污染问题十分担忧。张光斗建议中央政府投资3000亿元人民币来解决水污染问题。当时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为900亿元人民币,而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时的总造价才570亿元人民币。三峡工程总造价900亿元人民币,却要用三倍多的投资去解决由于三峡工程建造而产生的河流自然净化能力减小的问题。这样工程能有经济效益吗?做出正确的判断,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知识。

 

三峡工程建造之前,长江三峡河段的水质为II级,相当于现在的I类。目前三峡水库的水质为III类,部分库区水质为IV类甚至V类,部分库区富营养化现象严重,出现蓝藻、水葫芦等,并有扩散的趋势。如果把流经三峡水库的水全部恢复到三峡大坝建造之前的水平,每立方米的水处理费按象征性的费用0.10元人民币计算,三峡坝址处每年流量按4500亿立方米计算,每年水污染处理费为450亿元人民币,超过每年250亿元人民币的三峡工程发电毛收入。所以,三峡大坝一天不拆,中国人就必须为长江自净能力的下降支付成百上千亿元人民币的代价。

 

其实,让中国厉害的许多大国重器,如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中国的高铁、中国的高速公路、中国的港口、中国的桥梁,都是经济效益很差的工程。习近平依靠这样大国重器,怎能把中国建成强国。

 

五、中国如何才能无敌天下?

 

听说习近平特别爱好国学。中国政法大学郭继承教授说:“如果习近平思想是一座山,那么这座山的根脉部分就是国学。国学是习近平思想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对其他思想起到支撑和滋养的部分。”

 

国学中对于如何治国理政都有很多教诲。老子道德经第六十七章:“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

 

老子把慈作为第一宝。做皇帝的,对子民、对下属要慈悲,对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要慈悲,这样才能有可持续的发展。

老子把俭作为第二宝。无论齐家还是治国,都要勤俭。所拥有的资源总是有限,如果做皇帝的贪得无厌,到处撒币,再多的资源也会枯竭。

 

最为重要的是不敢为天下先。夫唯不争,故无尤。不争天下第一,就不会感到有人会掐你的脖子,也不需要把大国重器掌握在自己手里。没有对手,就无敌天下。

 

正如老子所说:“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不知道道家思想是否是习近平思想的根脉?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