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之:你们什么理论也没有——马克思叫你们不讲理了吗



你说你们有多么不讲理——不讲理到现在这个地步,就是马克思再生,也会感到愤怒的。你们在他出生200年、死去130多年后的今天还在宣扬他那早已被历史证明是错误的理论,并且还要用他的思想继续指导这个生活在二十一亿世纪的中国十几亿人口,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不说,你说如果马克思还活着他会答应吗?我敢说不会。

 

你说你们有多么不讲理——马克思早在1842年就告诉全世界:“新闻出版自由就是人类自由的实现,限制新闻出版自由就是对主观思想方式的神圣性和不可侵犯性的破坏。”之后又说道:“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

 

然而,你们却说:“马克思说这些话的时候,还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那么,且不问你们上面所引这些话算不算马克思主义的一个“组成部分”,只说对你们而言像基督徒对待圣经一般的那本《共产党宣言》,总不能说写这本小册子时的马克思还不能算是马克思主义者了吧。可他在这本小册子中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你们读懂了吗?我可以说没有!从1949年到现在马上快70年了,你们始终没有读懂!所以说,你们就是一群欺世盗名的假马克思主义者,或者叫流氓主义者。

 

喘口气再说。

 

只要还有一点点记性,估计都还记得,几年前,新任国家领导人刚上台不久,在天安门广场一角就塑起一尊孔子像,引发众网民一阵哄笑,于是感觉不妥,说不通,赶紧撤了。

 

为何说不通呢,因为你不是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吗,现在又弄个孔子,到底是要用谁的思想“作指导”啊?现在一些城市马路边的墙上都弄满了腐朽的《弟子规》之类,真是可笑之至。胡适早在近百年前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过,老祖宗的东西真有那么好,也就不会是他所看到的那样一个中国了。

 

按说,这事转眼又过去几年,这个国家还是一直没有拿出理论,或者貌似理论的东西也没有。要说有理论,就三个字:中国梦。可即使你权力再大,这个世界上绝不会有人承认“中国梦”三个字也可称作理论。不久又有了“一带一路”,这大概就是为了实现国家领导人所提出的“中国梦”一个实际操作吧,但也还是与理论无关。

 

1949后,除了大独裁者毛泽东真真假假写过一些文章(因为据说有些文章是别人代笔),或与理论沾点边外(这里不考虑他不过是在忽悠几亿中国人包括他的整个统治集团),毛之后,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到胡锦涛,再没有人弄出什么所谓理论来。每届国家领导人都是让御用班子或叫智囊团里的“军师”给弄句什么话,让他在一次讲话中讲出来,成了他的思想他的理论,于是让全国上上下下都围着这新的一句话转,甚至按这句话去做。

 

可惜,毛时代之后的中国人,早已不像先前那么好忽悠了。近二十年前,还是江时代,就听到笑话一箩筐,比如叫下面学“三个代表”,其实大家都是聚在一起打扑克牌。而自已所在单位柜子中摆放的一届又一届国家领导人的著作,从没见有任何人包括单位领导拿出来学习过一次,哪怕翻过一页。说句不怕割舌头的话,真是造孽啊!也不知浪费多少人力不说,要浪费多少宝贵资源哦!若真有神灵,神灵也不会答应。令人难过的是,新一届国家领导人上任后,可以说,由于更要脸面更要权威,于是在这方面也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大概总以为只要把自已的讲话再印成书,就成了理论。真是痴心妄想。

 

去年乘高铁,期间与身边一位大约不到四十岁的青年人攀谈起来,他说现在这个国家无论政治经济,毫无理论,国家领导人居然在正式讲话中把“撸起袖子大干”这种乡下或民间俚语也弄了出来,下面一些马屁精们居然还把这粗俗得要命的话吹捧成“伟大理论”。自已听着也只好跟着苦笑。你把这个世界上从古到今所有理论著作翻一翻,看看有没有“撸起袖子大干”这种说法也能称之为“理论”。如果说“撸起袖子大干”也能称作理论的话,那14亿中国人至少有两亿理论家,而估计农民工中的比例最高。

 

今年“伟大理论”又换了,告诉大家“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的妈呀,这话还要你国家领导人说吗?我估计即使还没有形成规范语言的一万年前,无数劳动者包括父母教育孩子时都已经说出了这句话的意思。想想,偌大一个国家,若是几亿有效劳动者连这点道理都不懂,那才真是国将不国了且不说,这个国家岂不是连被周有光称作“神国家”的伊朗也不如了吗——我不相信伊朗领导人哈梅内伊到了今天还在讲话中告诉他的人民:你们知道吗,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啊——你说这不是废话吗。

 

当然,这几年尽管没有弄出任何理论,却吹得十分厉害。“厉害了我的国”不说,还有更厉害的,那就是要“为人类发展提供中国方案”——这样说,还是简而言之,整句话是“中国有信心为人类对美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这种“勇气”这种“胆量”真是无人可比。关键是,与其说“中国有信心”,倒不如说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一个人有信心,不然,你去问一问还有哪个中国人敢说有信心提供这种所谓“中国方案”?如果说王朔前些年所说的“无知者无畏”真要找到一个典型例子的话,那实在没有比这种例子更典型的了。

 

问题是连普通网民也能看出来,由于一直没有弄出理论——别说像样的,就是不像样的也没弄出来,于是也就只好还是“走老路”,再次隆重地把“马克思”搬了出来。说到这里得补一句,为何现在只说马克思,连列宁也不带了呢,因为列宁在他自已的国家早已“臭大街”,有德国档案证明当年他的角色就是德国间谍或叫卖国贼,依靠德国皇帝帮助推翻了当时的俄国政府,建立了一个比原来政府对人民更残暴十倍的政权,而且这是铁板钉钉,无可否认;又因为这已经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所以列宁也不能要了,咱只要马克思。

 

如果马克思及其主义值得要值得学,那也没什么,就像张维迎教授在一次学生毕业典礼讲话中所说,近五百年来,中国对人类几乎毫无贡献,因为在这五百年里,中国人的创造发明几乎等于零。别的不说,单是扫一眼我们生活中所用的所有电器包括电视电脑手机因特网,没有一样是中国原创。也正是从这点而言,如果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就像这些年电视电脑手机因特网等代表了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一样代表了最先进的社会学理论,我们拿过来,也没有什么不好。问题是尽管本人并不研究马克思主义,也还是知道,且不说今天了,即使就是在当年,马克思以及与恩格斯合写的那些著作也仍然只能称作“一家之言”,绝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更何况,从马恩去世到现在又是一百多年过去,整个人类中那些凡实现了高度文明的国家竟然没有一家是用马克思主义思想作指导出来的。

 

如果说这还不能充分说明问题,那么也就只能借用网民们的调侃:这个世界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一种叫中国逻辑。而张维迎更是批评有些中国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人,一种叫中国人,于是中国所做的一切也就可以跟那些叫人的国家不一样了。

 

然而大家一定看得出来,这就是不讲理。就像早就有清华大学教授所批评有些人的那样:如果说自由民主包括普世价值不合中国国情的话,那么要改的不是别的,只能是中国国情。

 

只要认为中国人可以跟世界别的国家的人不一样,只要认为因为有中国的国情,因此就可以不用学习那些高度文明国家,甚至还幻想能找到比人家更进步的“美好社会制度”,那么中国就也就一直这样探索下去,可以无穷无尽——因为谁敢说“探索”有“止境”呢?

 

麻烦的是,生活在信息时代的广大网民不会还相信这一套了。真相就摆在无数网民面前,他们知道谁说的是假话,他们知道真相是什么,这就够了。这就让独裁专制的统治者整天忧心忡忡,拼命维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正因此,无论这种政权再怎么宣传马克思主义并强迫人们相信,都只能是自欺欺人。还是那句话:马克思叫你们不讲理了吗!

 

2017年9月19日,川普总统在第72届联大演讲时,提到1947年美国制定了马歇尔计划,帮助欧洲实现复兴,而这个计划中有三大支柱,即和平、主权、安全与繁荣。马歇尔计划的制定是以一个崇高的信念为基础的,这就是:“只有各国都实现强盛、独立和自由,全世界才能更安全。”除此之外,打着任何旗号,包括说什么他“有信心为人类对美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都是幌子,都是自欺欺人,绝不可能得逞。

 

2018年5月13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