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清营:感谢信

 

       各位关心我的前辈、老师、朋友,您好!谢谢您对我们全家的关心与帮助!

 

       我己经于7月9日到达美国,稍前我太太儿子于5月23日到达美国,并于6月16日顺利生下一个儿子。

 

       从2018年2月9日从广州出发,至7月9日到达美国。

 

       2016年11月,我两年半煽颠罪岀狱。但是,灾难一个接着一个。2017年9月,我太太曾洁珊因受我株连,被迫辞职。2017年12月1日,我因见一个外地朋友,途中,国宝打我电话,我没有马上接电话。仅仅过了几个小时,他就找到我怀孕三个多月的太太。片警就找到我的岳父岳母,在大街上当众询问他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而是第数十次,之前,只是家庭吵架,生气。

 

       但是,今天,灾难来临了!我太太恐怖,愤怒,绝望之中,忽然大出血,血流满地。住院一个多月,又在家卧床近一个月,方免强保住了我儿子的生命。

 

       写到这里,我流泪了,我忽然明白了杨佳,但是我没种,我做不到他那样。

      

       我熟悉那个片警,他也是农民出身。我更熟悉那些特务,每周都会找到我一两次。他们都是普通的最底层的人。但,仅是他们就可以轻易摧毁我的家庭,杀掉我的儿子。我在他们手里是如此的徴不足道,连案上的鱼肉也不如,直如地上的垃圾,轻轻一扫,我就没命了。

 

       我怎么感动他呢?又怎么唤醒他呢?面对这些,如果我仍然不醒悟,我不是变成超级傻瓜了吗?

 

       之前,我并不把自己定位为反贼,我仅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有点良心的,对自己认定的反贼表示些同情和支持的人。我是一个都巿白领,是一个知识分子,是一个自由写作者,是一个热心公益的年轻人。但,共产党似乎并不这样认为,他们似乎高看了我。无论我自己怎么认为,他们都坚定的认为我是反贼,我己经被他们推着往前走。

 

       既然他们给了我这桂冠,我又如何能辜负他们的一番盛情呢?

 

       这样的生活还不如坐牢,我真的宁愿去坐牢。这样的生活还不如死了,我真的宁愿去死。如杨天水那样,如刘晓波那样,岂非死得其所?

 

       但我不能,我还有太太儿子,还有腹中胎儿。我忽然明白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少得了我,只有太太儿子少不了我。

 

       我必须救他们出去,我忽然又充满了力量。我只告诉了广州的一个朋友,除此之外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没有护照,我太太儿子皆被边控。

 

       一路上帮助我们的人无数。除这个朋友之外,没有一个是之前见过面的。我们从士兵的枪口下安然脱身。我躲在阳台墙角,十几个警察的手电筒数次从我们脸上扫过,竟然没有发现我们。已经有人几乎要把我们拉到警察局门口,但我们灵机一动说要去厕所,他竟然允许,我们趁机逃脱。这样的惊险瞬间有十几次。连我自己都没有想过我们可以逃得出去,我只是两眼一抹黑,凭着一腔勇气,试一试。行就行,不行就回去坐牢。

 

       但我竟然成功了,我只能归因于神灵的保佑。

 

       许多个国家的人,都在帮我们。直接帮助我们的人,至少有二百人。间接的我们没见过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为什么?仅仅因为我为自由事业做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由此看来,道义的力量又是如此之大。

 

       若非如此,我们何德何能得到这样的帮助?德不孤必有邻,道义力量,无声无息,却充塞于天地之间。

 

       恩人们!您使我的妻子、儿子免遭饥饿困苦,使我尚在腹中的儿子得以平安降生。您使我们全家人由地狱走向天堂,您就是我们全家人的摩西,带我们走出埃及。在您身上,我感受到了人的伟大。这是您的伟大,这是您的爱的伟大。

       

       恩人们!你们的恩惠,我无以为报,只有努力认识自由,践行自由,并促进人类的自由。

 

       把爱的火炬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再次向自己确认!我献身人类自由事业的决心永远不会改变!我相信,中国之自由民主必将实现,中国,也可以如美国一样自由而伟大,中国人也可以如美国人一样热爱自由,善良,热诚,充满爱。并且就在我们这一代,并且必成于你我之手。如果不能,则,我就未曾存活过。

 

       谢谢大家!

 

       王清营

       曾洁珊

       王弘毅

       王献羔

 

 

       2018.7.16于美国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