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智斌:特点、变化、趋势和意义
—— 2018年上半年度民间维权运动观察和思考
 
 
总体上说,2018年上半年度中国民间维权运动,从造成的社会影响来看,团体维权影响远大于个体维权;从维权人员成分构成的变化看,可以看到由过去以社会底层为主的分散上访逐渐转变到现在社会各阶层广泛加入甚至延伸到越来越多的海外华人参与其中;从维权活动发生的地域看,也从过去各地“单打独斗”扩展到现在多地联合抗争、全国抗争甚至全球维权;从维权诉求的变化看,也更明显地从过去纯粹的金钱和物质扩展到现在精神、自由、法治等公民权利各个层面更广泛的争取;就团体维权的成果而言,也从过去政府一贯的强硬处置,开始出现慑于人民的力量不得不低调作出部分退让这种倾向的微小转变。而与此同时,个体维权的结果不但未见改善,反而遭受更加严厉的打压。
 
应该说,今年上半年发生的民间维权运动,尤其是团体维权,在绝望之中还是让人看到了些许的希望。其中(以时间顺序排列):“上海发布褫夺华侨国籍,海外华人全球舆论声讨;广电总局封杀内涵段子,全国段友半夜鸣笛抗议;豫军嫂上访遭截访拘留,各地老兵结集漯河声援;为生存讨公平争取权利,货卡司机发起全国罢工;再度声援被打维权战友,全国老兵云集镇江抗议”五起维权事件,不但人数众、作用大,而且影响久、意义深,是今年上半年发生的几起最具代表性的团体维权事件。
 
 
一、上海发布褫夺华侨国籍,海外华人全球舆论声讨
 
今年3月13日,上海市公安局在其官网公布《上海市常住户口管理规定》,其中第四十六条规定称:
“出国定居或者加入外国国籍的,本人应当向户口所在地公安派出所办理注销户口登记。
未办理注销户口登记的,公安派出所应当及时告知本人、近亲属、户主或者集体户口协管员,拒绝注销户口或者告知后一个月内仍未办理注销户口登记的,可以注销其户口。”
 
海外舆论普遍解读这条发布是中国政府为褫夺上千万获得外国永久居留权的海外华人的国籍,准备在上海先行试水这条政策。这条发布涉及到的海外华人人数之众、利益之广,在历史上未曾见过。这条发布所受到海外华人和华文媒体舆论之重视,谴责之众、之烈,在历史上同样罕见。
 
由于未见中国政府公布过关于海外华人、华侨人口数量方面的统计和估算数据,因此海外华人、华侨人口数量一直没有官方的明确说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杂志2010年第四期署名厦门大学教授庄国土发表的研究文章,当时世界华侨华人总数约4,543万。《维基百科》引用的统计数据显示,现在海外华侨华人总数已经超过5,000万之巨。这无疑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利益博弈中足以令政府不得不仔细掂量掂量。
 
在海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2018年3月22日,上海公安不得不改口称:“鉴于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的实施细则尚未制定,关于‘出国定居’的法定内涵尚不明确具体,因此,现阶段上海公安机关对出国定居人员不注销户口。”3月26日,《人民网》等媒体也发文《上海暂不注销出国定居人员户口》,以配合宣传,化解海外华人华侨的顾虑和不满。
 
这场海外华人华侨对于自身国籍权益通过舆论表达的“软性维权”,虽然现阶段取得了暂时的胜利,但从“暂不注销”四字中可以看出,这场维权未来双方还将在“变”还是“不变”之间持续进行拉锯,这种僵持的状态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上海官方的暂时屈服,至少为海外华人华侨的国籍权益之争开了个好头。
 
这个“软性维权”案例的意义在于,华人华侨的海外维权已经从昔日少数人遭受不公后单枪匹马的零星鸣叫申冤,发展到集体权益受损时舆论群起谴责,造成了海内外维权活动在舆论上形成合围之势。同时,这个案例不但暴露出中国官方决策层在制订、实施涉及民众利益的政策过程中粗暴无理和不近人情的一面,更说明官方只图眼前利益这种鼠目寸光和急功近利的愚蠢。事后采取朝令夕改又无担当的态度来应对,也表明了政府在面对潜在的维稳风险时缺乏基本的预见能力,只能做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粗浅应付。
 
二、广电总局封杀内涵段子,全国段友半夜鸣笛抗议
 
4月10日,国家广电总局责令《今日头条》网站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和相关公众号,称其存在“导向不正”和“格调低俗”等问题。《今日头条》网站CEO张一鸣发文致歉称“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并表示接受处罚。
 
不少网友认为,“内涵段子”被封并不是因为它内容低俗,而是它已经形成了组织性和规模性,它的月活跃用户数量超过了2,000万,段友们在汽车上贴有特定的标志,还经常在线上、线下组织活动。
 
也正是因为“内涵段子”拥有众多年轻的段友,才会让这些血气方刚的段友对广电总局封杀“内涵段子”的不满,采用与众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部分段友在4月11日夜至12日凌晨驱车聚集到国家广电总局门外进行围堵,全国多个城市的网友驾驶车辆上街声援,同时打开汽车双闪灯并用特有的“一长两短”鸣笛声来表达抗议。
 
“内涵段子”段友维权抗争的意义在于:尽管中国新生代年轻人一直被外界认为是只追求生活、不关心政治的享乐一代,但在他们自身的权益受损时,能运用自身的优势和特点,不惧高压恐怖,高效有序地组织起街头抗争,已经证明了其自身的价值所在。虽然他们表达的诉求并不是对民主、法治这种政治上的直接渴求,但他们已经表达出了对自由的向往和精神上的追求,也表明这些生活上“享乐的一代”远不是精神上“垮掉的一代”,这就是未来的希望所在。另外,这样的抗争还具有另一种重要的警示作用:让当局今后针对网络采取“暴力”行为时,对可能造成的后果会有所顾忌。
 
“内涵段子”段友能够在“大数据”的监控下成功结集进行“一长两短”的鸣笛抗议,表明了即使在高科技支持下的强力维稳也已经难以避免发生“三长两短”的不详危局。
 
三、豫军嫂上访遭截访拘留,各地老兵结集漯河声援
 
据6月初的外媒报道,河南漯河当地退役军人前往北京退役军人事务部上访维权时,遭到地方政府官员的截访,并对一位为丈夫维权、名叫翟洪莲的军嫂处以行政拘留7天的处罚。此事引发当地数十名退伍军人聚集当地政府要求解释情况,竟也遭到抓捕,数人被以“寻衅滋事”为由拘留。一名地方副书记还对退伍兵嚣张地声称:“我说你违法便违法”。另有据称是漯河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李军信的人,用下流脏话辱骂军嫂的视频也在网络上流传,因此激起公愤。
 
事件引发全国退伍军人的抗议。6月初,四川、浙江、山东、安徽、河北等地的退伍军人陆续赶到漯河声援受到打压的战友,人数据说多达上千人,被大批维稳警察包围对峙数日之久,退伍军人和维稳警察双方的对峙并未引发肢体冲突。此事件发生、持续期间,正值六四事件发生29周年的敏感时期。
 
据未经证实的报道,此事件最终以当局放人、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收场。
 
退伍军人维权问题一直是令当局非常头疼的严重“社会不稳定因素”。据报道,2016年10月11日,上万退伍军人聚集北京包围中央军委办公地八一大楼通宵达旦静坐抗议;2017年2月22日,上万维权退伍军人突破地方的封锁拦截又聚集北京中纪委上访请愿。
 
长期上访的退伍军人认为,制度性不公和地方官员的腐败行为严重侵害了这些退伍军人的切身利益,久拖不决和日积月累又使得他们的诉求变得越来越复杂和难以解决。每年退伍的老兵越积越多,他们的诉求于是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拖越不易处理。虽然2018年4月18日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北京挂牌,但是地方政府还是以“拖”字应付,料难以有真正实质性的改变。
 
相对于普通民众的维权活动,退伍军人有较严密的纪律性,他们人数众多、行动团结步调也较为一致,身份又特殊敏感,其中不乏参加过越战和获得过各种军勋章的有功之士,因此当局对他们很难“下重手”处理。他们今天的处境对维稳的警察而言,就像网络上一度流传的名言:“老子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对这种特殊群体的维权问题若处置不当,很有可能动摇军心。因此,解决退伍军人维权问题已经成为当局两难的选择。
 
不难想象,如果对退伍军人维权问题处理失当,很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几根稻草之一。
 
四、为生存讨公平争取权利,货卡司机发起全国罢工
 
为抗议高油价、高税费、高罚款等各种盘剥,争取公平的生存权利,多地卡车司机在6月10日周日之前提前发起全国性大罢工。据海外媒体报道,山东、四川、重庆、湖北、江苏、安徽、上海等地有众多卡车司机参与了罢工,视频和照片显示排队停在路边罢工停运的卡车一眼望不到尾,许多卡车都打出“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吃饭”等标语。
 
卡车司机游走在生存的“生死线”上挣扎的困境,其实由来已久,也不时爆出令人吃惊的极端案件。早在2010年12月,河南禹州农民时建锋因用两辆卡车套用军车牌照拉运黄沙,他被法庭认定在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约8个月的时间里,免费通行高速公路2361次,偷逃过路费共计368万余元,期间他拉沙获利共20多万元,时建锋因此被河南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200万元。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地方政府因公路“三乱”(乱设卡、乱罚款、乱收费)问题引发的悲剧却不断发生。2014年11月24日,河南永城籍货车车主张高兴和侯燕夫妻双双在路边喝下农药自杀,张高兴不治身亡。事件发生的原因就是他们的车辆在河南省310国道民权县罗庄超限检测站因超载被执法部门罚款3万元,并被按照规定卸货。张高兴和侯燕夫妻买车欠下了40万元的债务,由于卸货导致货物封条被揭,为此他们又将增加1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在绝望之中,夫妻双双被逼走上绝路。而像这样的悲剧,却时有所闻。
 
早在河南禹州农民时建锋被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200万元时,就有眼尖的网友为法院的判决算过一篇帐:时建锋在近8个月的时间(按240天计)内,偷逃过路费368万多元,每天平均偷逃15333.33元。当时河南省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收费标准是每公里收费0.45元,因此时建锋平均每天在高速上行驶的里程数应该是34074公里。就算按照两辆车24小时不停行驶,车速要达到每小时行驶710公里的速度,每天才能勉强跑完这些里程。难道时建锋经营的是两架飞机吗?有网友质疑法院判案有失公正。其实,这个案例更重要的是真实地暴露了在这种体制下,司法非但不能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而且还加剧了社会矛盾深层次的恶化。时建锋以偷逃过路费368万多元的代价,换来的获利收入才区区20万元,如果他不偷逃,那么时建锋经过8个月的辛勤劳动,得到的将是亏损348万多元这样凄惨的境况。这个例子本身不但告诉了大家卡车司机的血汗钱究竟流向了何处、司法在维护社会公平中充当了怎么的角色,而且还说明了在现行的社会体制下,勤劳非但无法致富,而且连生存都必须付出违法的代价。劳动成果大部分是被不劳而获的人剥削掉了,人民并没有得到经济发展的实惠。
 
2011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惠州市科协主席黄细花在人大小组讨论时就说过:有人做过一个实验,同一车货物,运输成本从广州至北京比从广州到美国还要贵。中国的运输成本如此之高,你叫老百姓如何生存?你叫老百姓如何不超载?如何不逃费? 她在2011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说:全世界建有收费公路的国家和地区只有20多个,建有收费公路14万公里,其中就有10万公里在我国;我国公路收费高于欧洲9倍,公路运输成本中20%是各种路上收费,公路收费、过桥费名目繁多。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是否看到政府部门有过这方面的改善?时到今天,卡车司机终于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大规模的罢工抗议浪潮,可以说,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据报道,估计全国现有大约3000万卡车司机。虽然眼前的罢工潮已经暂时被分化掉了,但是,这个社会,却越来越像是一个火药桶了。是对他们的维权继续维稳打压,还是改轻负担、分享红利来解决问题?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家都懂,但是权力贪得无厌,现实怎能有解?
 
就在全国卡车司机爆发大规模罢工之时,“上合组织峰会”正在山东青岛召开,山东也发生了大规模工潮。在这敏感期间,面对全国罢工官方并未出面正面强行干预,是否表明官方在应对大规模群体事件时,是策略已有所调整,还是有所顾忌,或有些力不从心?或许兼而有之?但维权形势越来越严峻,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五、再度声援被打维权战友,全国老兵云集镇江抗议
 
根据海外多家媒体报道,6月22号上午,又有数百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中国退伍军人,冲破阻拦来到江苏镇江声援被打的维权老兵,抗议政府的暴行。这是一个月里发生的第二起全国退伍军人大规模结集抗议地方政府暴力维稳的维权运动,期间还有更多的老兵从全国各地赶往镇江,据说抵达镇江的老兵人数达几千人。还有不少人在半途就被地方维稳人员拦截,更有消息称为阻止老兵去镇江维权,长春至镇江的铁路客车被“因果”停售车票。
 
据报道,维权老兵在镇江市委、市政府门口与警察对峙多日后,在6月22日深夜当局派出上万名警察将数千名老兵在黑暗中清场,期间老兵遭到未穿制服的不明身份人员殴打和暴力袭击,有老兵被打得头破血流。
 
在早些时候,网上还出现正在运输的坦克、装甲车和大批军车的视频和照片,传说是近日拍摄于镇江市郊,舆论广泛指当局为镇压镇江老兵维权已经作出充分的武力准备。
 
在对付退伍军人大规模集体维权的态度上,当局从以往的一度克制忍让到这次予以暴力清场的强硬转变,虽然内中因素非常复杂,但也至少可以看出当局对待退伍军人的维权问题已经无计可施,进而不惜铤而走险。而从被暴力对待的老兵呼喊出“交出凶手、反对打压”、“打倒贪官,严惩腐败”、“与反动政府同归于尽”等口号中,也可以看出双方的矛盾也已经更加深层次地激化了,每一次强烈维稳甚至暴力维稳的运用,其实都是政府对“和谐”和“稳定”的饮鸩止渴,进一步加剧官、民的对立,为这个社会从量变到质变积聚能量。可以说,镇江维权老兵被暴力清场的副作用,在今后老兵维权的策略和态度上,以及人们对现今这个社会的认识上,一定会显现出来。
 
 
我相信,对于绝大多数的民间维权人士而言,他们的诉求都是因为遭遇不公和利益受损而向政府投诉,希望寻求到公正解决和处理的机会。他们原本并没有任何政治诉求,但是在强烈维稳的现实下,任何一个维权者只要还具备稍微清醒的头脑,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经验和教训:官员无恶不作,政府无法无天。司法蛮不讲理,法治渺若尘烟。腐败根深蒂固,正义遥遥无期。社会险象环生,人民苦不堪言。正是在这种情形的逼迫之下,才会出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抗争。
 
就在写作本文时,新闻报道又传来2018年上半年度最后一天,浙江民众抗议政府拆迁、征地不公,大量结集的民众最终发展到冲进警察戒备森严的政府街道办事处大楼的事件。此时、此刻、此地,正是中共建党97周年节日前夜的嘉兴南湖。九十七年前,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由上海转移到嘉兴南湖秘密召开,从此给“嘉兴南湖”这个本来寻常的地名赋予了非同寻常的政治含义。1946年2月1日,中共党报《新华日报》曾经这样批判国民党政府:“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这番言论公开发表七十二年之后的今天,这个自称是“为人民服务”的政权,却在自己党的诞生之地,都无法摆脱受到人民冲击的困境,这是因为什么?!
 
单就上面论及的几起维权事件而言,其中涉及参与维权和存在利益瓜葛的人数估计就不下几千万甚至上亿人。每个维权人士背后都站立着一个家庭、一个亲戚和朋友圈。古今中外,历史上还真没有见到有过一个庞大的政权,强大到足以能与全民对抗的。可以预见,强烈维稳只会是死路一条。要想稳定,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被骑在下面遭受欺压的人民真正从压迫中解脱出来。任何欺骗和暴力,只能造成更大的不稳和制造人为的灾难。
 
从2018年上半年度发生的这些民间自发的维权运动现状中可以看出,民间维权和官逼民反的范围、规模、烈度和频度都在快速扩大和直线飙升,强烈维稳已经到了进退无门、力不从心的地步,或将面临黔驴技穷、难以为继的局面。对此,谁才应该真正去认真反思?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