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凯:从中共纪律处分条例的修订看党内政治常态

 

八月底修订的纪律处分条例一经出台就遭到了党内外包括国内外舆论的广泛质疑,此举也被认为是继宪法修订后习近平向集权、独裁、终身制又迈出了一大步。各方分析人士对条例修订的评论解读基本都围绕在以下几个方面,包括习近平此举的直接原因是在北戴河会议前后党内地位受到了质疑,反对声音太多,被表忠心的程度不够;习近平用硬性条款强迫八千九百万党员噤声、唯“习”独尊;条例概念界限不清,习近平可以随意做主决定你是否违反条例规定的内容;扩大被管控的范围,由党内可以延伸到所有公职人员等等。不过,通过条例的修订,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社会的常态和党内常态从来就不是人民日报笔下的什么“全党全国万众一心” 、“同心同德开拓进取” ,什么 “树新风开新局谱新篇” ,什么“巨大的勇气历史的担当” ;恰恰是这些新添加的、习近平用来逼迫全党的“紧箍咒”才代表了中共的常态和社会的真实面貌。换句话说,正是因为党内长期“有”这些问题且问题严重,习近平才要“写”进纪律处分条例,才要通过制度化的方式来给惩戒提供“合法性”,所以这次条例修订也就把中共的常态清清楚楚的呈现在大家面前。或许再有人询问中国共产党是什么样的党,我们不妨就把下面《纪律处分条例》所修订增加的内容拿给他看:

 

“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浪费国家资财”;“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 “利用讲座,论坛,报告会,座谈会等方式公开发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反对四项基本原则”;“诋毁污蔑英雄模范,歪曲党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人民军队历史”;“搞山头主义,拒不执行党中央确定的大政方针,甚至背着党中央另搞一套”;“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制造,散布,传播政治谣言,破坏党的团结统一”;“匿名诬告,有意陷害”; “信仰宗教”;“党员领导干部对违反政治纪律和规矩行为不报告不抵制不斗争”;“故意规避集体决策,决定重大事项重要干部任免重要项目安排和大额资金使用”;“拉票贿选”;“任人唯亲,排斥异己,封官许愿,说情干预,跑官要官,突击提拔”; “滥用职权谋取私利”;“通过民间借贷等金额活动获取大额回报”;“利用职权为配偶,子女和其他特定关系人在审批监管,资源开发,金融信贷,大宗采购,土地使用权出让,房地产开发,工程招标以及公共财政支出等方面谋取利益”;“公款旅游或者以学习培训考察调研职工疗养为名变相公款旅游”;“纵容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慵懒无为效率低下”;“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只表态不落实的,热衷于搞舆论造势浮在表面的”;“在上级检查视察工作时纵容唆使强迫下级说假话报假情的”; “党员领导不干部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所有这些新增条例显然不是凭空想象,也显然不是习近平执政以来新出现的问题,但恰恰是这些具有代表性的总结才定义和曝光了中国共产党,才把我们平日里看不到的中共真实运作的一面展现在我们面前,尤其是当我们把这些内容罗列到一起的时候,才会越发感到震撼,才会发现中共的“里子”是有多么的败絮,问题是多么的严重。指望这样的政党来实现“中国梦”自然是贻笑大方。中共一向有”家丑不外扬”的传统,人前人后尤其是在媒体上更要突显团结统一,可此次为了从制度上给膜拜习核心提供“合法性”,习近平也顾不得党的脸面问题,新华社还特意发表文章对新旧条例做了对比,新增内容用粗体和红字来表示,生怕全国人民不知道这个执政党真实的一面。实际上,从令计划被双规的通告中首次出现了违反“政治规矩”这个“新词”开始,中共就已经把内斗的本质彻底向全国人民公开化了。

 

此次纪律处分条例的修订还有一处硬伤,就是把习近平的名字以现任领导人的方式写进了正文(第一章第二条“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我们知道,像《宪法》、《党章》和《纪律处分条例》这样的文件都属于纲领性文件,而纲领性的文件可以出现一种以某人命名的主义或以某人命名的思想,却不能出现一个具体的领导人。原因很简单:主义和思想可以永恒,可人总有一死,等到习近平不再是总书记的时候,甚至是去世的时候,规范全党纪律的《纪律处分条例》还要宣称“坚决维护习近平的核心地位”,那么要让八千九百万党员如何维护一个过世领导人的地位?又把那时的中共总书记置于何地?所以,此次修订显然不是深思熟虑调研已久的结果,反而从侧面印证了开头提到的、此次修订的导火索就是北戴河会议前后的“表忠心事件”,就是习近平对于大量党员没有真心服从他这个核心的“一时之气”,而“一时之气”所带来的后果就是起到反作用 — 这些条例不但不会约束党员,反而加深中共党员对习近平的怨恨。

 

条例的修订还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党内凝聚力程度其实绝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坚固,这也是中共党内的另一个常态。习近平自上台以来的“地位是否稳固”问题一直是各方人士讨论的焦点,不少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自从冠上“核心”头衔后党内权威极其稳固,北戴河会议这几年也是有会无议;也有不少评论人士认为修改宪法和条例反而表明习近平心虚心慌,正是因为党内地位不稳固才要用硬性条款来为自己壮胆,等等。各方的解读其实都有道理,不过习近平的党内地位是否真正稳固到可以让他说一不二我们无从知晓(我们基本只能通过党媒报道的蛛丝马迹来判断),可就冲这次习近平修订条例给党员上“紧箍咒”,我们就知道习近平在八千九百万党员“心中”的地位不但是“不稳固”,而且是“相当松散”,而“不是真心拜服你习近平”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当有一天习近平失势、退出权力中心舞台甚至是沦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时,就不会有任何人站出来为习发声。这绝不是只会发生在习近平身上的特例;中共的“权力斗争”和“利益集团”的特征决定了党内从上至下就是“墙头草”本质:当一个领导人“安全”的、依旧出现在台面上的时候,底下的党员、官员、媒体都是极力吹捧,而一旦他成为权力斗争的阶下囚时,这些人又纷纷表态、重新站队、划清界限,媒体也是一拥而上穷尽一切可能来丑化唾弃 —— 想想薄熙来在台上时党内党外对他的歌颂,对比他庭审前党媒们对他如文革般的咒骂,我们就知道,中共这个执政党,就是“叛徒”本质。中共用“枪杆子”和“笔杆子”管控全中国,从外面看起来似乎是“坚不可摧、社会和谐发展、人民幸福、持续壮大”,实际上八千九百万党员都在看风向看走势。所以说,习近平今天是“核心”,接受全党的“美誉”和“拥戴”,明天下台之后影响力也就一并归零;中共今天看起来是“党内万众一心高度统一”,明天瓦解之后就绝不会有任何人站出来为它说话,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众多学术界人士和官方代表(例如沈大伟等人)都持“中共崩溃论”的观点 – 一旦中共高层这个堤坝出现类似王立军叛逃美领馆这样令人错愕的“缺口“的时候,底下的八千九百万党员立刻会变成一盘散沙私下”逃窜”,哪里还会“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地位”?

 

对习近平来说,自己的核心地位也有了,宪法也改了,太子也不立了,可还要通过条例的修订来强迫全党认他做皇帝;不想着如何改善民生、做实事来树立威望,却想着一层一层捆绑党员,到头来必是物极必反。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