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寿光洪灾原因探讨(五)

——对寿光洪灾质疑的否定之否定

 

本文将讨论央视记者否定的第四问:救灾是否迟缓,百姓得不到救助?

寿光洪灾原因探讨(一)到(五)从研讨洪灾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一些细节,深究导致寿光洪灾的真正原因,现将结论整理如下:第一,最初的气象预报出现了大偏差,但这不是造成此次寿光洪灾的主要原因。因为潍坊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从8月18日开始已经注意到这个偏差,并采取了相应的措施。第二,与冶源水库采取的稳妥措施不同,黑虎山水库采取了最有风险的措施,导致在入库洪峰到来之前,水库库容所剩无几,难以对付突发事件。此时黑虎山水库面调度惊慌失措,最大泄洪流量高达960立方米/秒(一说1160立方米/秒),占三大水库泄洪流量的一半或更多。第三,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在《寿汛旱办电(2018)41号》《关于弥河上游水库加大流量泄洪的预备通知》的传真电报中,故意用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来取代原来的冶原、嵩山与黑虎山三大水库,实际上隐瞒了嵩山水库的泄洪流量。预计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为1700立方米/秒,而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远远大于1700立方米/秒。截至8月20日凌晨3时30分,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由于寿光市人民政府向下属基层单位提供了虚假信息,导致基层领导的决策错误。第四,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不足6小时。在这么短的预警时间内,不可能组织有效的转移。第五,弥河上建有10座拦河闸工程,其中寒桥拦河闸工程的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考虑到1963年7月20日曾出现过4380立方/秒的洪峰流量,历史上汛期最大洪水流量为4950立方米/秒,这个设计有很大问题。由于上游三大水库的泄洪流量远远超过预测的1700立方米/秒,也超过了弥河拦河闸工程的通过流量,致使河水被壅高,造成河水倒灌。淹没村庄。第六,此次寿光洪灾,灾民基本上靠自救。在寿光洪灾的整个过程中,没有看到在过去许多水灾或者地质灾害过程中最常见的国家救灾队伍——武警水电纵队。政府提供的救灾措施十分缺乏,救灾资金也十分稀少。第七,此次寿光洪灾,弥河20多处堤坝决口,60多个村庄被洪水淹。弥河出现这么多的堤坝决口,是十分不正常的。同样令人费解还有,这次寿光洪灾,淹的都是村庄、农民的住宅、养殖场、大棚和农田,在弥河两边的许多欧洲式别墅、水景房却没有被淹。因此还有许多细节还需后续继续研究。

综上所述,寿光洪灾是一次不折不扣的人祸。如果说寿光洪灾是天灾,为什么被淹的只是村庄、农民的住宅、养殖场、大棚和农田?而欧洲式别墅、水景房却不被淹?难道老天也欺贫爱富、欺弱爱强,做选择性的淹没?

——————————————————————————————————

七、寿光洪灾救灾是否迟缓,百姓得不到救助?

对于这个质疑,央视记者的回答很长,这里只摘录前面的一部分如下:

“从现场的调查中可以看出,河道拥堵而导致洪水泛滥的因素并不存在,而当地没有发布洪水预警的传言,也是虚假的。整个寿光在泄洪之前,几乎每个人都接到了泄洪的通知,并开始转移,人员没有出现伤亡。但现场看到,在台风“摩羯”和“温比亚”的叠加影响下,这个几十年未见过台风的北方小城,似乎没有更多的准备和更充分的防台风预案。”

在寿光洪灾原因探讨(一)至寿光洪灾原因探讨(四)已经谈到,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确实是在泄洪之前发布了许多关于上游水库泄洪的特急传真电报,而且寿光市的基础领导干部也是把这些信息继续通知给了村民。可以说,几乎每个人都接到了泄洪流量的信息。但是基础领导干部并没有组织村民转移,因为在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特急传真电报中并没有包含组织村民转移的命令,最多只是“请镇街区提前做好抢险和人员转移准备,确保不出现人员伤亡”。根据《齐鲁晚报》2018年8月22日的报道,“8月19日晚,在洪峰到来之前,寿光口子村总支书记,上口镇副镇长赵新法通过微信和喇叭喊话,通知村民做好撤离准备:“现在流量已经达到1700,所有村户不能睡觉,很有可能淹庄,所有村户随时准备转移!””。

随时做好转移的准备,与开始执行有组织的转移,有很大的区别,甚至有本质的区别。基础领导干部在接到加急传真电报后,他们得知三大水库下泄流量为1700立方米/秒,得到了错误信息,他们只是让村民不要睡觉,随时做好转移的准备,而不是要求村民立即拿着随身可以带走的东西走人。如果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能够发布真实的泄洪流量信息,相信每一个寿光市的基础领导干部都能够做出立即转移的正确决策,因为他们熟悉那条弥河。

说到“紧急转移”,笔者回想起49年前的一件事。那是1969年,笔者在珍宝岛的战争硝烟中从杭州西子湖边来到北大荒农村插队落户,这里是中苏边境。那一天半夜,突然村口传来爆炸声和急剧的枪声,还有照明弹,村里的喇叭突然响起,传来大队支书的声音:“老毛子来了!全体村民马上到大队部集合!”东北老乡把苏联红军称作老毛子。霎时间,全村哭声一片,鸡飞狗跳。老乡们扶老携幼,拖带着大小包裹来到大队部。只看到大队支书、民兵营长和妇女主任等村干部们在那里哈哈大笑。大队支书说:“没事,没事,只是演习。大家回去睡觉吧。”从喇叭声起到老乡们集聚到大队部,大约持续了两个小时。

8月29日下午,山东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山东副省长、省抗灾救灾与恢复重建指挥部指挥长于国安说:“对这次灾害,山东正在组织专家组进行评估,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专家组认为,一周内连续2次超强降雨是造成洪涝灾害的主要原因,潍坊市水库调度做到了提前预警,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6小时,使受威胁群众能够及时转移,水库调度符合调度方案规定。”

水库泄洪,提前预警,时间是个最重要的因素。

2017年2月1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罗维尔水库利用泄洪道泄洪,不料泄洪道出现巨大的塌方。如果水库水位继续上升,泄洪道的塌方得不到控制,奥罗维尔大坝就有溃坝的危险。特别是气象部门预计15日将有大的暴风雨。这是最有可能溃坝的时间,形势非常危急。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布朗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所有国民警卫队进入待命状态。当局在12日旁晚要求奥罗维尔及附近城镇近20万居民紧急疏散,居民要通告邻居,所有商店关门,警察在居民区鸣笛警告居民必须撤离。撤离命令下达后,当地数以百计民众立即驾车离开家园,马路上秩序井然。从发出撤离命令到最有可能溃坝的时间,大约是三天。

1998年长江洪水,湖北省委和省政府在8月6日中午12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上报,准备启动荆江分蓄洪区应对洪水,预计在8月7日中午12时执行这个措施划。在同一时刻,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给荆州市和公安县下达分洪转移命令,公安县33万人需要撤离。6日晚上8时公安县县长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宣布撤离的命令。公安县的广播台、电视台一遍又一遍地播送这个命令。仅仅16小时,在921平方公里分蓄洪区土地上,33万人全部安全撤离。从公安县县长发出撤离命令到计划启动分洪措施的时间是16小时。

如果山东副省长于国安说“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6小时”这个信息是准确的话,那么弥河岸边的寿光市中心下游的老口子村被淹是发生在8月20日临晨1时左右,发布最后一次预警的时间应该为19日晚7时或者在这之前。也就是说,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特急传真电报《寿汛旱办电(2018)41号》的发布时间是在19日晚7时或者在这之前。特急传真电报内容为:“目前,台风降雨已致弥河流域上游冶原水库、淌水崖水库、黑虎山水库接近或超过汛末蓄水位,潍坊市防办计划加大三大水库泄洪流量,合计出库流量1700立方米/秒。洪峰到达寿光市时间在凌晨1时30分左右。请镇街区提前做好抢险和人员转移准备,确保不出现人员伤亡。”

可惜,《寿汛旱办电(2018)41号》的发布时间是不可能在19日晚7时或者在这之前。

第一个证据:寿光市广播电视台官方微博在8月19日晚7点29分发布了寿光市委、市政府办公室“关于做好防雨防灾紧急工作的通知”,称上游冶源水库、黑虎山水库、嵩山水库同时泄洪,加上区间来水,弥河泄洪流量预计超过800立方米/秒。如果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在19日晚7时或在这之前已经发布了冶原、淌水崖、黑虎山三大水库的合计出库流量将达到1700立方米/秒的信息,那么寿光市委、市政府办公室就不可能在7点29分公开发布消息说:“上游冶源水库、黑虎山水库、嵩山水库同时泄洪,加上区间来水,弥河泄洪流量预计超过800立方米/秒”。因此,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特急传真电报《寿汛旱办电(2018)41号》的发布时间肯定在8月19日晚7点29分之后,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不足6小时。

第二个证据:山东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新闻发言人林荣军提供的冶源水库的入库流量变化以及黑虎山水库的出库流量变化图。冶源水库的最大洪峰出现时间是8月19日晚10点左右,冶源水库的最大泄洪流量出现时间是8月20日临晨2点左右,黑虎山水库的最大泄洪流量出现时间是8月19日晚9点左右。在19日晚7时,冶源水库的出库流量约为500立方米/秒,黑虎山水库的出库流量也为500立方米/秒。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在19日晚7时或者在这之前不可能发布《寿汛旱办电(2018)41号》特急传真电报, 最后一次预警与洪峰到达之间的时间肯定不足6小时。

因此,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何时发布特急传真电报《寿汛旱办电(2018)41号》就成为追查此次寿光洪灾责任的关键。但是比发布时间更重要的则是这份特急传真电报的内容。

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寿汛旱办电(2018)41号》故意将冶原、淌水崖、黑虎山三大水库的合计出库流量1700立方米/秒来取代冶源、黑虎山、嵩山三大水库的超过2000立方米/秒泄洪流量,提供了错误信息,导致受威胁群众未能及时得到转移。希望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专家组的专家予以注意。因为记录历史的维基百科、百度百科已经把这个错误信息全部记录在案。

维基百科在“2018年寿光水灾”一条中写道:

“2018年寿光洪灾是指2018年8月19日至21日发生在中国山东省潍坊市寿光市的洪水灾害。8月19日至20日,受热带风暴温比亚影响,山东弥河流域经历特大暴雨,青州、临朐的冶源水库、淌水崖水库、黑虎山水库虽然对下游村民有所预警,但其时间仅够居民疏散,其牲畜财产得不到撤离。此事件令弥河寿光段遭遇自1974年以来最大洪峰,寿光沿岸多个村庄遭遇河水倒灌,大量民居、农田、大棚及养殖场等產物損毀,並可能造成北京市菜源供應不穩;寿光洪灾同一时期,伴随全国蔬菜价格的连续上涨行情,新华社发文关注。

根據官方統計,至23日下午5時,災害造成13人死亡、3人失蹤、9999間房屋倒塌,經濟損失約92億人民幣。由於倒塌房屋在1萬棟以上,政府就必須啟動國家4級響應,9999間房屋倒塌這個數字也遭質疑過於巧合,有造假可能。凤凰网发文《寿光水灾房屋受损9999间,哪里来的事实?》,以人民日报客户端8月23日数据“倒塌房屋10335间,严重损坏房屋8240间,一般损坏房屋53465间”质疑,之后文章遭到删除。”

百度百科在“2018年寿光洪灾”一条中写道:

“2018年8月,受台风“温比亚”影响,2018年8月18、19日山东寿光多地连降暴雨,造成弥河流域上游冶源水库、淌水崖水库、黑虎山水库接近或超过汛末蓄水位,入库流量远超出库流量。2018年8月20日上午,随着泄洪流量的增加,弥河沿岸的村庄开始被河水倒灌,多村相继被淹。

2018年9月12日,财政部、应急管理部向山东省追加下拨中央财政自然灾害生活补助资金1.5亿元。”

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特急传真电报隐瞒了冶源、黑虎山、嵩山三大水库的真实泄洪流量,就是这样的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6小时,又有什么作用?因为村民的转移不是发生在接到《寿汛旱办电(2018)41号》特级传真电报之后,不是在19日晚7时30分或者在这之前,村民的被迫仓促转移是在洪峰到达之时的8月20日临晨1时左右。哪里有什么6小时的预警时间?

据《新京报》8月21日报道,口子村养殖户李先生回忆道:“直到洪水进村那晚,口子村的村民才真正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部分村民回忆,8月21日凌晨1点左右,口子村北边村口“水涌进来了”,村干部大喊“堵不住了,赶紧撤离”。当时,口子村的积水淹到了屋顶,最严重处水深3米。天亮后,警察和村干部开始拉起警戒线,不让村民靠近位于老村的养殖场,以防意外。口子村村民则被疏散到附近学校避难。”

来看一下寿光市老、新口子村的地理位置。

 

资料来源:谷歌地图,寿光市口子村

弥河从南向北流,在口子村这里形成一个典型的迂回型河曲。河流在平原上流动,由于平原的组成物质松散,河流可以在宽阔的平原自由摆动。受地球自转的影响,河流凹岸不断被侵蚀,河流凸岸不断堆积,使得河流愈来愈弯曲。长江的下荆江段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自由河曲。在自由河曲的发展过程中,上下凹岸间的曲流颈逐渐被河流旁蚀而变窄,曲流颈一旦被洪水冲决,就产生自然的裁弯取直,被裁去的河湾与河流隔绝,形成牛轭湖。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就是形容河流的这种大幅度的左右摆动。弥河在口子村处的这个河曲也是十分典型的。

左边的那个孤岛,是口子老村,公路右边为口子新村。高于地面的公路就成为保护口子新村的堤防。从地理条件来看,口子老村是绝对不能作为居民点的,因为这里是河漫滩,地势很低,整个平地是被河流扫荡出来的。据说口子新村是新规划的,选址也不是太合理,靠堤防太近。当河曲的流颈一旦被洪水冲决,也会将一部分口子新村的土地和房屋一起被冲走。

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阐述过,水库泄洪的破坏力要大于一般洪水,因为泄洪水流的速度比较快,而水流的动能是和速度的平方成正比。此次寿光上游三大水库泄洪也证明了水库泄洪猛如虎。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预计洪峰到达寿光市(应指寿光市中心)时间为8月20日凌晨1时30分左右,而寿光市下游的口子老村进水、房屋、养殖场和大棚被淹的时间是8月20日凌晨1时左右,比预计洪峰达到的时间提前了半小时。考虑到口子村在寿光市中心下游直线距离18公里,所以实际上比预计洪峰达到的时间提前了近一个小时。

请注意,口子老村不是被从上游下来的水库泄洪流量所直接淹没的,而是被倒灌的河水所淹没的。就是说,上游超过2000立方米/秒的水库下泄洪水流量,先达到寿光市中心区,然后流到口子村河曲的南口,经过河曲到达河曲的北口,继续向下游流,一直流到弥河公园北面的寒桥拦河闸工程。由于拦河闸工程的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水库下泄洪水流量大于寒桥拦河闸工程的通过能力。不能及时下泄的洪水在拦河闸工程后面壅高。本来拦河闸工程后面的人工湖具有一定的蓄洪能力,如果负责弥河拦河闸坝工程调度的寿光水务控股集团已经事先把人工湖的水位降下去的话。寒桥拦河闸工程后弥河水位的壅高,一直回水到口子村河曲的北口。由于壅高的水位超过了河曲北口的河堤,洪水漫过河堤,进入地势最为低洼的口子老村。村民发现洪水进村,才仓忙转移。所以村民说房屋是被倒灌的河水淹没的。这样来看,凌晨凌晨1时左右是弥河水倒灌进老口子村,而洪峰第一次达到口子村河曲的南口的时间在凌晨1时之前,洪峰到达寿光市市中心河道的时间就更早。发生在8月20日凌晨1时进入口子老村的洪水,是河流倒灌的洪水,是先经过寿光市中心,然后到口子村河曲的南口,再经过口子村河曲的北口,一直流到寒桥拦河闸,然后再壅高回流到口子村河曲的北口,漫过河堤,进入口子老村。由此可以推论,洪峰到达寿光市比预计的8月20日凌晨1时30分左右起码提前了近两个小时。

水库下泄洪峰比预计提前近两个小时到达寿光市,这是因为水库下泄流量速度快,如果形成立浪则速度更快。水库下泄流量速度快,则破坏力量也大,这在前面已经讨论过了。

当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得知上游三大水库泄洪总流量大于弥河实际通过能力时(他们知道冶原、黑虎山和嵩山水库的合计出库流量将远远超过公布的1700立方米/秒),就应该立即在弥河沿岸的堤防上布置人员巡防,同时准备必要的物资和设备,防止溃堤或者洪水漫过河堤的灾难出现,特别是在口子村河曲这样危险的地方。应该说现在保护河堤的技术和物资都比过去有很大发展,效力也提高了许多。可惜,从诸多报道来分析,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并没有这样做,而在弥河公园北面的寒桥拦河闸工程附近是安排了消防队员。

大约在口子老村被淹半天之后,一直到8月20日中午,洪水才在上口镇决堤,口子新村才进水被淹。口子新村是一个完全按照乡村规划建设的新村,据说是寿光市北部的明星村,整齐的新房、宽阔的街巷等等。可惜在乡村规划中、在村址的选择上还是犯了错,使得新村还是遭受劫难,新村进屋洪水淹至1.3米。

有人说,口子新村是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建设的,都是一些老房子。似乎有这样的意思,淹的都是老房子,损失不大,反正都是要重新推倒再建的。看来“房屋建设,质量是百年大计”,这在中国已经是民国政府或者更早时代的事。现在中国居住用房的使用年限,也就只有三、五十年。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建设的房子,都已经是老房子了。笔者在德国居住的房子是1924年建造的。要是在中国这座房子可能已经拆三回重建三回了。从这里也可以看到,这些年中国GDP增长速度这么靓丽的原因之一:在一百年内,别人造一次房子,创造一次房子的GDP;中国造三次房子,创造三次房子的GDP。

根据有关报道,此次寿光洪灾,弥河河水急速上涨,20多处堤坝决口,60多个村庄被洪水淹。被淹没的村庄除口子老村和口子新村外,还有景明村、牟城村、东北河村、广陵村等等。弥河主河道在寿光市境内长度为70公里,分流河道长度为29公里。弥河在这次洪水中出现这么多的堤坝决口,是十分不正常的。一般来说,洪水冲溃了一段河堤,对堤后的居民点等是极大的危害。但是由于一部分洪水流出了河道,河道中的洪水流量骤然减小,对下游的洪水压力也大幅度减小,下游不应该再发生溃堤了。但是在寿光洪灾中,长度不大的弥河却有20多处堤坝决口,几乎是每5公里河道发生一处堤坝决口,确实令人费解。

寿光日报2018年8月20日报道,截至8月20日凌晨3时30分,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出寿光市主城区流量为1600立方米/秒。

8月20日凌晨3时30分,位于寿光市主城区的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这说明上游冶源、黑虎山和嵩山三大水库的真实泄洪流量,远远超过了冶原、淌水崖、黑虎山三大水库的合计出库流量1700立方米/秒,也超过了寒桥拦河闸工程的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但是为什么下游的寿光市主城区的洪水流量却只有1600立方米/秒,这也令人费解。下游的口子老村在8月20日凌晨1时左右已经被倒灌洪水淹没。要解开这个谜,还需要更多的资料。同样令人费解还有,这次寿光洪灾,淹的都是村庄、农民的住宅、养殖场、大棚和农田,在弥河两边的许多欧洲式别墅、水景房却没有被淹。

如果说寿光洪灾是天灾,难道老天它也欺贫爱富、欺弱爱强?为什么村庄、农民的住宅、养殖场、大棚和农田被淹?为什么欧洲式别墅、水景房不被淹?

可以解释的理由只有两个:

第一,中国的河流堤防建设是有城乡区别的。城市地区的河流堤防建设标准高,而农村地区的河流堤防建设标准低。就拿弥河来说,河流堤防有石头砌的的堤防,也有用沙土堆起来的堤防。并且河堤的高度也有差别;

第二,主动在农村地区扒堤,淹没村庄、农民的住宅、养殖场、大棚和农田,比淹没城市、欧洲式别墅、水景房的经济损失小。

这是笔者在中国大学所学到的知识,也是在国内大学继续传授的知识。当时也没有考虑过这样的政策和措施是否正确。是否公正。

到了德国重上大学,重新学习,也继续在德国大学传授知识。在德国,一条河流的堤防建设标准是一样的,不分城市和乡村。既然洪灾是天灾,哪个地方溃堤决口,就只能用命中注定的晦气来解释,体现的公平原则,是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2002年易北河发生洪水,被淹得最严重的是德国东部的历史文化名城、有“易北河畔的弗罗伦萨”之称的萨克森州首府德雷斯顿市,而且还是市中心区。印象最深的是德雷斯顿市法院被淹,法院地下室中的德雷斯顿市所有的地籍本/房地产证书被淹(在德国地方法院保存地籍本/房地产证书,所有者只拥有拷贝文件)。1993年圣诞节期间莱茵河发生洪水,科隆受灾最重,老城基本全部被淹。

从国土规划上来说,不但要考虑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的大小,也要考虑受灾者的承受能力。城市受淹,经济损失固然比较大,但是城市的承受能力也大,从灾害中恢复也快。

在寿光洪灾的整个过程中,看到最多的一个词汇,就是自救,灾民自救。这一个词说明很多问题。在寿光洪灾的整个过程中,没有看到在过去许多水灾或者地质灾害过程中最常见的国家救灾队伍——武警水电纵队。关于这个问题请参见笔者的文章《寿光水灾中“国家救灾队”的缺失——武警水电部队在党政机构改革中被遗忘的功能》。

央视记者在回答第四个质疑时回答说:“人员没有出现伤亡”。这显然是谎言。维基百科说:“根據官方統計,至23日下午5時,災害造成13人死亡、3人失蹤”。当然央视记者的回答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她在文章中揭示:“倒塌房屋10635间”。众所周知,最初的新闻报道中说“倒塌房屋9999间”,引起许多网民的质疑, “为何数字这么巧”、“不敢多加一个数,是怕升级等次吗?”因为按照中国大陆救灾标准,如果某一省(区、市)行政区域发生重大灾害,出现房屋倒塌或损坏房屋1万间以上,10万间以下,便启动四级灾害响应。地方官员对灾害程度非常敏感,常常会某些时候有意压低灾害损失,减少舆情争议;某些时候又会有意加大灾害损失,以获取更多财政资助。政府官员在回答对“倒塌房屋9999间”的质疑时,还振振有词地说,统计上来就是这个数。还好,央视记者没有相信这个据说是从基层统计上来的数字。

八、结束语

寿光洪灾刚爆发时,网路上一片质疑之声,焦点针对政府的防灾救灾措施是否合理与得力,公众质疑是人祸因素。几天之后,这些质疑都被否定,开始全面宣传政府的坚强领导,抗洪抢险救灾工作的伟大成绩。那么,寿光严重洪灾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有人劝说,不要进入寿光洪灾原因的细节讨论,那样很容易掉进坑里。但是不进行细节的研究,就无法找到寿光洪灾的真正原因。纵然有坑,也要敢于探索。

寿光洪灾原因探讨(一)到(五)从研讨洪灾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一些细节,深究导致寿光洪灾的真正原因,现在可以总结一下:

第一,最初的气象预报出现了大偏差,预测的降水量为40到70毫米,实际降水量为200到300毫米。但这不是造成此次寿光洪灾的主要原因。因为气象台对的台风预报是在不断修正的。水库管理部门和潍坊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从8月18日开始已经注意到气象预报出现了大的偏差,所以从这个时候起不断发出通知,不断地调高水库下泄流。

第二,冶源水库与黑虎山水库在入库洪峰到来之前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应对措施,冶源水库采取了稳妥的措施,保持出库水流大于入库水流,使得在入库洪峰到来之前,水库有更多的库容可以应付突发事件。黑虎山水库采取了最有风险的措施,出库水流小于于入库水流,使得在入库洪峰到来之前,水库库容所剩无几,难以对付突发事件。黑虎山水库面对最大入库峰流量1780立方米/秒时,水库调度惊慌失措,最大泄洪流量高达960立方米/秒(一说1160立方米/秒),占三大水库泄洪流量的一半。

第三,在8月19日这一天,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发布了十多份特急传真电报,通报下属基层单位上游冶原、嵩山与黑虎山三大水库不断增加下泄流量的信息,并组织下属基层单位采取相应措施。但是在《寿汛旱办电(2018)41号》《关于弥河上游水库加大流量泄洪的预备通知》的传真电报中,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故意用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来取代原来的冶原、嵩山与黑虎山三大水库,实际上隐瞒了嵩山水库的泄洪流量。预计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为1700立方米/秒,而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远远大于1700立方米/秒。截至8月20日凌晨3时30分,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由于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在最重要的一份特急传真电报中向下属基层单位提供了虚假信息,导致基层单位领导的决策错误。基层单位领导只是让村民不要睡觉,随时做好转移的准备,而不是立即组织转移。

第四,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不足6小时。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预计洪峰到达寿光的时间为8月20日凌晨1时30分左右。那么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发布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为1700立方米/秒消息的时间为8月19日19时30分或者在这之前。通过对细节的分析可以证明,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不足6小时。很可能只有4小时,甚至更短。在这么短的预警时间内,不可能组织有效的、并尽可能保护重要财产的转移。

第五,弥河上建有10座这样的拦河闸工程,目前已知的是寒桥拦河闸工程的设计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寒桥拦河闸工程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的这个设计是存在很大问题的,因为1963年7月20日曾出现过4380立方/秒的洪峰流量,历史上汛期最大洪水流量为4950立方米/秒。8月20日凌晨3时30分,位于寿光市主城区的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这说明上游冶源、黑虎山和嵩山三大水库的真实泄洪流量,远远超过了冶原、淌水崖、黑虎山三大水库的合计出库流量1700立方米/秒,也超过了寒桥拦河闸工程的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当水库泄洪流量大于寒桥拦河闸通过能力,河水被壅高,造成河水倒灌。8月20日凌晨1时左右,倒灌的河水漫过河堤,淹没口子老村。

第六,此次寿光洪灾,灾民基本上靠自救。在寿光洪灾的整个过程中,没有看到在过去许多水灾或者地质灾害过程中最常见的国家救灾队伍——武警水电纵队。政府提供的救灾措施十分缺乏,救灾资金也十分少。

第七,此次寿光洪灾,弥河20多处堤坝决口,60多个村庄被洪水淹。在这次洪水中一条不长的弥河出现这么多的堤坝决口,是十分不正常的。同样令人费解还有,这次寿光洪灾,淹的都是村庄、农民的住宅、养殖场、大棚和农田,在弥河两边的许多欧洲式别墅、水景房却没有被淹。

综上所述,寿光洪灾是一次不折不扣的人祸,特别是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提供虚假信息和黑虎山水库采取最有风险的水库调蓄措施,是造成寿光洪灾损失惨重的两个最主要原因。

笔者感谢所有对寿光洪灾发表自己意见的人,感谢你们提供的许多细节资料。笔者也感谢所有的读者,耐心地读完这些十分枯燥的文字。现在又回到了起始点,需要去回答其他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此次寿光洪灾,弥河20多处堤坝决口,60多个村庄被洪水淹?为什么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时,出寿光市主城区流量只有1600立方米/秒?为什么冶原、黑虎山和嵩山水库非要等到8月21日下午18时15分才停止泄洪?受灾民众如何向导致人祸灾害的负责单位和人员提出赔偿诉求?如果不去追究这些问题,人们将不可避免地一次又一次地遭受所谓的“天灾”或者“三分人祸七分天灾”。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