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政审”呢,还是该“自审”
 
惊闻“政审”又回来了
 
最近,重庆媒体披露“政审不合格不能参加高考”新闻,引网上与家庭像炸了锅地愤慨。于是,重庆考试院又出来解围说:是“思想政治品德考核”的误传,以为审核加上“思想品德”几字,就可冲淡、稀释政治歧视的恢复,他们有过几十年用政审进行政治迫害的历史,这惯性,从未中止,现在,不过更强调,从隐蔽转为公开罢了。
 
实际是:他们这种政审,早已密布在大学与中学老师的課堂,不仅用学生告秘,还用摄像审查教师多年了。几年前,他们就录下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哈力木代的讲课,从政审进到庭审,并判了他无期徒刑,此亊,早巳震惊维族与世界。最近,更扩大到汉族众多教授,用以言制罪,开除、徹职等处分,已连续显示出政审为政治迫害目的服务,现在,不过是把政审的恐怖,延伸到入学招生考试,恐吓天真单纯的青少年,做专制驯服工具而已。
 
就是重庆宣布复辟政审之时,网上正热传当年反右时期还12岁的张克锦,达县一小学学生,因他代人画一幅漫画,便政审为幼童右派,孩子,他们都不惜政审迫害,不惜夭折可能成丁聪或张乐平那样的漫画家,何况升学的青年吗?
 
成都有一高考被政审掉上大学的王建军,他收集主编了一本《五八劫》,全记录的成都自贡等地1957年高考招生被政治审查断了升学路的悲剧人物故亊:高中生划为四类三类学生,就丧失高考被录取的条件,即便如巳显露头自于文坛的,如周克芹、贺星寒、黄家刚、崔显昌、袁永庆等尖子,也被夭折升学希望。而这批人在文革后废出对他们的身份歧视,皆复出为文坛精英。而这本《五八劫》记迫害中学生的书,已被美囯耶鲁大学一读女硕士者,撰写为她毕业论文的主题,早获得硕士。
 
难道用“政审”作的恶与害的人及造的人才损失,已罄竹难书了,由此政审的结果是:毁尽人才,只产奴才,还不汲取这惨痛的历史教训吗?
 
“政审”历史的来源与罪孽
 
追究“政审”的来源,远可追到江西政审打AB团,配合斯大林的扩大肃反,以大老粗为标准,肃到包上插一只钢笔的,也是动摇可疑份子,14岁就参加革命的红小鬼胡耀邦,这次政审也差一点儿就杀掉了哩。但到延安,那次整风的政治标准苐一,审出《野百合花》作者北大高材生王时味,便杀掉了。到了他们打下江山坐上龙廷,系列的运动治国与整人,不歇气的以运动进行的政审,推行互害互斗,自戕自杀的悲剧,糟踏迫害他们的自已同志, 如刘少奇〔国家主席〕林彪〔元帅囯防部长〕还有彭德怀、贺龙、习仲勋、罗瑞卿等。再以毛思想作标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而遭难文化学术精英,几乎是犁庭扫穴式的断脉灭种。129参加革命的大学生卡仲耘,任北师大附中校长,被红卫兵学生用暴力政审她,死于非命。傅雷、老舍、顾圣婴、田家英、邓拓、林昭等文化精英,也在那次政审中被害死,造成愚氓当政,文化精英濒于灭绝,灭绝到:
 
文盲陈永贵〔农民〕、吴桂贤〔工人〕任为副总理,他们属政审最合格者。陆定一、邓子恢、习仲勋这些有文化经风雨的副总理,政审为不合毛思想,一律关入监獄与牛棚。
 
管思想意识的党报《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30多岁就著《中国灾荒史》〕胡绩伟〔大学毕业就在成都创办过10个报刋〕吴泠西〔任过毛的秘书〕都不合政审标准,毛要的政治家办报,结果,取代他们的是文盲总编鲁瑛,他写快板诗把军舰游弋海上写成“游戈”,那时《四川日报》当权的文盲总编念秘书写的稿子,把“耿耿忠心”读成“耳火耳火忠心”,毛用文盲精英取代文化精,空前绝后荒诞的政审笑话史矣!
 
而四川大学原知识份子党员校长谢文炳,当年被政审不合格是两条:其一是他读过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思想不纯,还可能是特嫌。其二是:他的地下党出身,不属谪糸党员,不好驾驭。便贬为副职。他说:李井泉派个初中生丁耿林做书记,派个高中生戴伯行任校长,就把我这留学生领导了,终于被李井泉政审他为右派,难道这不是逆淘汰的滥觴,人妖、贤愚颠倒的起因吗?
 
政审受益者仍念念难忘此恶制
 
政审,产生于毛思想的专制,今天,再出现习思想的定于一尊,重出政审,岂非一脉相承?而毛时代凭政审合格而进了大学的,正可借此,将邓小平、胡耀邦在1977年恢复高考,就恢复了在分数线上人人平等,再作一次抵制与否定。试问:分数上人人平等都遭否定,中国那法律靣前的人人平等,岂不更是奢望吗?可笑的是:“平等”同“民主”都写在他们所谓的核心价值里哩!
 
实际是:继续在制造不同政治身份,复辟身份社会,与纳粹视犹太民族为贱民何异?而今天新疆的政治洗脑集中营,难道不正在向纳粹集中营演进?中国在21世纪了,还要向身份政治与种族歧视倒退,还有点改革开放的气味吗?
 
不要忘了:毛泽东以阶级贵贱政审,灭了讲温良恭俭让的地主士绅,还灭了讲巿场契约买卖自由的工商资本,扶植了打砸抢抄杀的有义和团保皇血缘的红卫兵,是一次社会沉渣泛起劣胜优汰的全民大政审。
 
不要忘了:毛泽东那保险柜里,装了一柜政治对手与同志的档案及检讨书与检举的条陈,这些都是作好政审不合格的依据,届时,用以祭起整人旋风的武器。甚至写小说也可称反党,叫以习仲勋为首的陕北老共几百人下獄。
 
不要忘了:文革中,政审最合格那交白卷成英雄的张铁生,只凭政治正确入了大学,还成了铁岭农学院党委书记,这类文盲大学领导,岂只培养会喊口号的空头政治人物,而是政治流氓呵!难道这些走向绝端又走向荒诞的历史教训,还可能再成今天专制的法器。
 
还是拿镜子照照大学自已吧
 
这股政审旋风,又起于红歌旋风的故地,劝那些还迷于政审去清除异思异议异类者,还是看看大学这文化圣地,已被你们糟蹋成靣目全非了。还是用世界文化学术标准,不热衷政审,去自我审查吧:
 
审查你们大学的文化品质,被商化异化,怎么变成文凭出售公司,你们出产中国博士文凭产到世界苐一了,可是,出不了诺贝尔奖。而从前与中共同样体制的匈牙利,没中国一个小省大,也获有27项诺奖,去找找原因,他们绝对不是“政审”促进出的吧。
 
据BBC报导:英国那家世界学术期刋,抄袭、剽窃的假论文,中囯的学者教授发表的占75%以上,你们把这些文化扒手学术偷儿清理出来,也比政审去抓几个天真烂熳纯情小青年作牺牲更能提升你们大学的品格吧。
 
大学的领导,过去如蔡元培、胡适、蒋梦麟、梅贻琦、张伯苓这些人当校长时,尽是学高为范、身正为师的楷模,有的俨如圣贤。现在,仅笔者所居这城巿,贪腐的校领导,受处分与判刑者,已近10人之多。而有的校领导的业余副业,是挑选有姿色学生给权力进贡。更有教授墮落成叫兽,系里略具姿色学生,尽成他糟蹋对象。难道你们假正经地闹闹政审学生,就可把这些腐恶掩盖吗?
 
当下,读研究生成了教授的打工仔,去公司与工厂打工,每个学生月薪获400,教授博导,却获4000,这种大学变血汗工厂的剝削压榨,师生关系,成主奴关系,再加政审,岂不更恐吓为学奴吗?
 
笔者见到退休的社科院美研所所长资中筠先生,已拒绝回她1951年毕业的清华参加校庆,她的名言是:这些名校是聚天下英才而毁灭之,而孔子以聚天下英才教育为乐,中囯教育,岂不可悲吗?闻又闹政审,岂不是使人对中国教育更绝望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