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青:我的赴美声明

 

 

2018年12月17日下午,我乘飞机从曼谷来到了旧金山。

 

和许许多多从前来到自由新大陆的中国公民一样,这是一个很无奈、甚至很艰难的选择。

 

无论从我的年龄(50岁)、我的生活习惯、我的语言习惯还是谋生手段而言,来到新大陆都会面临一系列新的问题和挑战——但是,最后我还是做了奔赴美利坚的选择。之所以做此决定,原因如下:

 

其一,我的两个儿女都还非常幼小。我的儿子赵耀坤目前还不到七岁,我的女儿赵荣坤目前还只有两岁,作为一个在四岁就失去生父的我来说,不希望我的孩子们复制我童年的悲剧,不希望我的孩子们的成长因缺少父爱而留下深厚的心理阴影,我想抚养孩子们长大成人。

 

其二,我如果不来美国,孩子们成长的重担完全落在了我的妻子刘晓冬女士身上,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我爱我的妻子,我不希望她因为过度劳累而损坏自己的身心健康,我想承担属于自己的家庭责任。

 

其三,自89年以来,为了中国人权民主事业,我已经前后六次入狱,总计牢狱生活时间超过十一年。在多次的被捕和监狱生涯里,我遭遇过来自官方和牢头狱霸的双重羞辱和迫害,那些岁月是真正的不堪回首和不忍回首。现在提到“监狱”二字,我有一种严重的恶感和痛感——也因此我想就自己的理想和人生开启一种新的奋斗方式。

 

在这里,我希望取得“八九一代”的谅解,希望取得千千万万依然奋斗和抗争在民主维权最前线的各界大陆人士的谅解——我从黑暗无边的主战场“逃出”,我让你们失望了!

 

但是,我想说明的是,我告别大陆了,并不等于我将告别伟大的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我将在这里照顾家庭的同时继续和海内外中国民主力量一起为“推墙”大业,为早日结束红色寡头集团在大陆的邪恶统治而做新的努力和奋斗!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说到这里,我宣布——自今日开始,我在办理护照期间和中国有关当局强加给我的“城下之盟”(内容有三点:出国后不接受媒体采访,不发表任何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不做任何危害中国政府的事情)正式作废!我在中国大陆以外的所有言行将继续遵循“良心法则”!

 

借此机会,我要特别感谢美国政府,感谢美国政府对我本人和我小家庭的接纳和帮助!

 

我也要特别感谢“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是他一手促成了我本次顺利的赴美行程!

 

自然,对于两年前,帮助我妻子和孩子顺利来到美国的杨建利博士、傅希秋牧师、葛洵先生、周锋锁先生、肖国珍女士、乔木等人我一并献上我诚挚的感谢和祝福!

 

圣诞节快到了,我诚挚的祝福在上帝的爱和恩典里,美国更“美”!在上帝的爱和恩典里,各位主内外的弟兄姊妹身体健康、生活愉快、万事向好!

 

赵常青 

2018年12月18日于旧金山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