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心图志:我们终会在没有恐惧的地方相见

                                 

 

每年的岁末都会有一种使命,就是记录,记录一年来这个神奇国度发生的事,记录下人民的挣扎,权力的扩张,压迫的继续,以及似有似无的希望。这些酸甜苦辣在2018年依旧上演,2018年留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恐惧,这种恐惧似有形似无形,他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吞噬着我们的生活,更吞噬我们生活的家园,这种几乎没有制约的力量肆意的干涉我们的正常生活,用维护秩序的理由制造出一次又一次的不公。

 

制造恐惧并不能成为治国的良法,因此我想写我们终将在没有恐惧的地方相见。尽管目前看来似乎是痴人说梦,但是热切地想象还是要有的,不再恐惧,超越恐惧才是我们所希望的。

 

“戊戌变法”

 

新的一年从变法开始,对于中国的学界尤其是法律学界,简直是一场耻辱,宪法是为了维护公民权利,制约国家权力的,并且在历年的修改中虽然并没有真正践行,但是都是在向着世界大趋势保护公民权利的趋势修改,而今年的修改和以往大不相同,宪法第七十九条关于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规定删除了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字样,这种行为正在赤裸裸的向世人宣告,中国不接受普世价值,中国依然是一个专制国家,独裁国家在一夜之间建立,以自己特有的蛮横姿态表现出与世界对抗的趋势,并且在学界进行的每次公开讨论中,学者们都必须坚决拥护并且以不同的语言对其进行歌颂。邓时代留给中国最大的政治财富就是废除了终身制,并且邓小平本人也践行这一规定,日后的继任者依然保留这种政治准则,虽然民主没有如期而至,但是这种对于任期的限制也可以算是一种微小的进步吧,可是这份进步在今年被彻底打破,人治的阴影依然在这个国家上空,久久不能散去。

 

随之而来的监察委员会是权力集中的必然产物,所谓监察就是借着法律的名义披上司法外衣的党权,先在宪法条文中增加了监察委一章,实则以修宪的方式来掩盖违宪的实质。又创造出“留置”这种新的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在经过授权批准之后可以任意行使,不受任何机关的限制。

 

英烈保护法也在议论声中出台,这部法律赋予了官方宣称的英烈以至高无上的权力,并且不许任何人质疑。保护英烈固然重要,但是盲目造出来的英烈也受到同样的保护就显得很不正常了。以国家名义造出来用于宣传意识形态需要的烈士们真的是我们国家的脊梁吗,难道曾经参与过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军人们就不是国家的脊梁了?今天的中流砥柱为了万世流芳而造出了所谓烈士真的是民族精神的归宿吗?这些问题是透过这部法律需要反思的。

 

网络治理

 

近年来对自媒体的管控日趋严格,从《网络安全法》的出台到各种即时通讯工具的规章的通过,无不标志着中国的自媒体正在走向一种鸦雀无声的状态,首先从主播开始,在多数情况下,平台的主播会被视为低俗的产物,并且以毒害青少年和扰乱网络秩序的名义进行封杀。中央出台的一系列文件中都是把矛头指向领导权,因为领导权的掌握更有利于当权者为所欲为,将很多不利于其统治的言论一律归类为低俗言论加以管控。

 

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广电总局的谈话中多次提到一个词叫“党管媒体,党媒姓党”,这种表述在执行起来就显得很是蛮横,这种结合了最高权力的管理模式,以一刀切的方式对一切异己言论进行整顿和封杀,多数思想自由的应用程序以及新闻客户端均遭被整改和被封杀,包括好奇心日报在内的多家新闻app被勒令删除所以历史消息,并整改一周。微信公众号一般被很多人视为国内获取新闻和知识的最好平台,近期也在不断升温的封杀运动中遭遇重创,很多自媒体被广电点名封杀,包括一些知名的社会公益组织和ngo团队的公众号。这种肃杀的气氛体现在整个运动之中,被冠以“净网运动”的称号,其目的无非是收紧言论遏制思想,从精神层面掌握领导权和话语权。

 

在立法角度来看这次运动,整个治理活动依据的法律都是以网安法为主,其实在宪法中关于保障言论出版自由的内容均被束之高阁,在诉讼中以及辩护中均不允许被使用,宪法作为根本大法,本应该指导立法和指导下位法的运行,但是在中国这些都是空谈,宪法似乎是空中楼阁,可望而不可即,没有发挥出根本大法的作用,甚至连暂行条例的作用都不如。这种轻视宪法的执政方式是中国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之一,由于宪法没有落地,人权就没有办法得到保障,公权力肆无忌惮的侵蚀着人民生活的每一个领域,从实体到精神,无不受到侵袭。归根结底,只有宪法更有尊严才能让全社会进入一个有序的轨道正常运转。

 

跨省抓捕

 

在公权力过度膨胀的今天,这个新名词似乎屡见不鲜,权力的大手可以在这个国家肆意妄为,并且没有任何限制。如果法律由权力机关产生又为权力机关服务,那么不属于权力机关的人的权利根本无法得到保障,这就像一种恶性循环有权的愈发有权,而运用权力为自己创造更高的社会地位,从而权力愈发膨胀,而没权的人的个人财产以及其个人所拥有的一切都可能随时消失,这种不平衡和力量对比成为当下中国最主要的矛盾。

 

谭秦东医生就是受害者之一,因为没有有效的法律对其言论进行保障,谭医生经历了一百余天的非法抓捕,并且是跨省的警察对其人身进行控制,在看守所的一百余天仿佛炼狱,他在被释放的时候仿佛已经换了一个人,整个人目光呆滞并且时长看着一个东西发呆,没有了一丝活力。事情起因于他的一篇批判鸿茅药酒的文章,文章说这是一种毒药,但是谭医生指出了药材选择的错误以及其宣传的夸大。文章论述的并没有过激并且整个行文有条理并且有逻辑,而鸿茅药酒公司却抓住了其所为侵权的把柄对其进行起诉,并且内蒙警方展开了几千公里的跨省抓捕。这种警察家丁化的行为似乎撕开了依法治国的外衣,披着法律的外衣肆意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整个事件最为戏剧化的居然是后来的道歉,谭秦东公开对鸿茅药酒公司进行道歉,并且说之前言论不实,请求原谅。这种赤裸裸的侵犯公民权利的事情居然最终让一个没有过错的公民道歉,这位公民仅仅是发表了一些与自己专业有关的文章而已。不仅可以这样评论:道歉前他曝光了一个企业,道歉后他曝光了一个社会。

 

跨省抓捕在2018年似乎屡见不鲜,公权力的膨胀导致每一件小事都可能用权力的大手去解决,如果无法解决就采取强制措施,就像中国古代的“屈打成招”一样。刘成昆是一名自媒体小说家,却因为撰写小说而被伊利跨省抓捕,并且理由居然是寻衅滋事,这个罪名属于口袋罪,只要是没有理由定罪的犯罪均以此罪进行定罪。刘成昆写的小说只是一种文学的表达,并且丝毫没有违反法律的意思,却被伊利指控映射并且伊利公司野蛮的动用警察对其跨省抓捕。随后的审判中,刘成昆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最终的定罪可以看出,伊利作为财大气粗的大户,完全可以凌驾于司法之上,并且肆意动用公权力对违背其意志的人进行抓捕。在中国公权力完全没有为私权服务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和资本所绑架,伊利作为每年的纳税大户对于当地的税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当地警察沦为其家丁就很容易解释了。

 

越来越多的跨省抓捕的出现正在预示着,私权与公权力的对抗愈演愈烈,很多人因为不服从而进行对抗,很多人也因为不愿意被继续压迫而对抗。还有另外几件跨省抓捕事件可以列出来进行分析,首先是小壕兔的水污染,政府首先处理的不是污染者,而是举报污染的人,并且经过后来的事实可以证明水污染本身就是政府不作为而导致的,因为治污不利而对发现污染的人进行抓捕,这似乎是公权力的解决问题的最简单做法,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不是解决问题。然后,第二件就是江西殡葬改革,似乎要用暴力的方式将民俗和几千年来的传统一扫而光,这种让人死无葬身之地的暴力改革伴随着骨子里的野蛮和与文明冲突随之而来。而曝光视频者并没有幸免,随即启动的跨省抓捕继续如出一辙的无理。在没有法律保障的今天谈什么都是空谈,没有人是安全的,国家机器面前一切都是渺小的,似乎只用动一动手指就可以毁掉一个人。因此我们在谈中国梦的时候应该更多的去看看个人作为人的权利,而不要只看国家是否更强了,是否富裕了,只有落实的每一个人身上,让法治的光辉真正普照在中国大地,社会才会有希望。

 

民生多艰

 

每一年都会目睹一系列心酸,这些心酸汇聚起来就像是一条永远没有尽头的河,一直默默地流淌着,留在这个国家的土地上,留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底层默默地奉献着,可是在这里他们似乎看不到希望。

 

去年的年末轰轰烈烈的煤改电运动在广泛的华北地区上演,以治理雾霾的名义对人民的取暖设施进行限制,并且以野蛮的方式进行改革。悲伤的是很多老人没有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很多老人由于缺少供暖而去世,人性在此刻暴露无疑,这种缺乏人性的执政方式似乎再告诉人们,我们并不在乎你们的生死,我们在乎的只有业绩和上层的提拔。最让人悲痛的是,主流媒体无不为了宣传而对这一活动大加赞赏,是的,北京的天蓝了,却以无数人的利益甚至生命的牺牲为代价的,幽远的蓝天留下一个肃杀的冬季,冬夜漫漫对于有的人来说确实生命的终点。

 

博鳌亚洲论坛在青岛举行,整个青岛变成了戒严重地,而会场内的歌舞升平却掩盖不了几百公里外的洪灾和人民的呼喊,视频里有的菜农忙碌了大半年的心血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一个愚蠢的决策葬送了很多人一整年的收成,领导们对于水库的蓄水政策从来没有考虑到下游人的生死,在台风来临之际依然在不断蓄水,而在开闸之前仅仅提前半个小时通知了下游的百姓们,这种严重不负责任而导致的人祸绝对不是天灾所能及的。事情发生后,先是封锁自媒体传播的文章和评论,后来主流媒体一律以“挺住”“加油”为字样写出一系列鸡汤文进行鼓励,并且还对所谓救灾活动大肆宣扬。让民众们以为天灾是多么可怕而政府是多么的心系百姓,依然歌舞升平,依然瞒天过海,最终没有反思没有问责,在粉饰太平中,一场被说成是天灾的人祸就这样收场了。

 

一场盛会,无数鲜活的生命的逝去,这种事在这个国家并不少见,而我们似乎看不到处理和解决的方案,没有人站出来问责,问责的人都被处理,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困境与悲哀。长春长生疫苗就又是一个非常生动的例子,整个疫苗事件从发生到最后的草草收场,没有几个人站出来公开道歉。这届领导被这届人民惯坏了,连出了这么大的事,都没有一点歉意,恐怕这更是权力扩张的一个后果吧,之前的地震和曾经发生的三聚氰胺事件都有最高领导人亲自道歉和做出批示,现在恐怕是肆意惯了,并不会在乎受害者的感受了。最后宣判了几个制造者,和公司主要负责人,看似大快人心,并且还有很多人叫好,我还是要质疑,真正的问题解决了吗,没有的话,抓再多的替罪羊也没有实际意义。

 

一封遗书击碎了一个圆满的家庭,也打破了P2P的神话,绝望从字里行间流露出来。首先对于国家,就像是小粉红一般的“热爱”,然后遭遇了危机,第一时间选择相信国家,再到最后,国家给了她沉重的打击,这种打击让这位受害者曾经的希望和信任瞬间崩塌,之前视为神圣的政府却给了她自杀的绝望。没有了保障的生活确实让人绝望,一个拥有高度集体荣誉感的人在被集体抛弃和打击之后选择了走向死亡。这就是一个P2P受害者的心路历程,包含着对这个国家的无奈和质疑,并且在字里行间对自己曾经的选择的悔恨,苦恨交织构成了这个国家千千万万的悲剧。P2P的公司一个个逃之夭夭,而掌握重要线索和证据的公安机关却熟视无睹,他们把全部精力用于与受害者的对抗之中,维稳,镇压,删帖,构成了这个国家警察系统最核心的战斗力。因此神话破灭,曾经的信任也就此崩塌,面对这种事实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同样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八旬老太开始了艰难地上访之路,她种植的树木被砍伐而进行上访,希望还她公道。屡次上访似乎激怒了政府,老太被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并获刑两年半,在监狱中身体不好加上待遇差,导致老人无法生活无法自理,这种情况下其家人申请保外就医,原则上来说,对于狱中服刑的犯人在身体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申请保外就医均应该得到批准,而老人家的亲人却被以不符合条件为由拒之门外。这个国家特色的司法体制不仅创造了无数冤案,并且由于缺乏人性而让无数服刑者蒙受耻辱,老太太并没有犯罪,这一点绝对确凿,并且后来的申请条件的确满足无疑,而执法者就是缺乏人性和基本的伦理,没有对其进行保外就医。看着老太太眼中流露出的绝望和无奈,似乎看透了这个荒唐的时代,没有办法改变,家人依旧无能为力。这个缺乏人性的政权还在用宣传为自己粉饰太平,而以为劳苦大众办事起家的传统正在渐渐消失,随着自身的发展以及自身对底层的脱离,整个政权离人民群众越来越远了。

 

一整年都有底层的维权声音和民众的心酸,从佳士维权到卡车司机罢工,再到六安教师上访,以及后来的家长在耒阳教育局的示威。这些无不显示出被压迫者在黑暗中呐喊。这些呐喊的声音汇聚起来,虽然难以震动顶层集权者,但是依然可以表现出抗争的姿态和活力。

 

后记

 

2018年一年所发生的事情非常之多,记录非常有限,但是就像是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说的那样“要区分什么东西属于地狱,什么东西不属于,然后努力的让不属于地狱的东西保存下来。”

 

恐惧似乎成了这一年的关键词,随着权力的扩张恐惧蔓延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由于缺乏法治我们的生活被恐惧所包围。希望在未来我们能突破这片黑暗,在一个没有恐惧的地方相见,每个人鼓起勇气超越恐惧,完成这个古老国度的浴火重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