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送别难友张先痴君

 

我相识多年的难友,1957年政治受难者,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著名作家张先痴先生因罹患肺部重病,于2019年2月21日18时30分在四川省成都市逝世,享年84岁。得悉恶耗,我虽早已知其疬情无可挽救,仍不免悲从中来,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这一批追求民主的老一辈人中,又少了一名优秀的战士。

 

张先痴先生原籍湖北黄岗,他的父亲,是中华民国国军的少将,被中共杀害。而他自己却在1949年后选择了当时所谓的“参加革命” 投奔中共,参加共军,投入所谓的土改,征粮等政治运动,并加入了“共靑团”,由此种下了一生苦难的祸根。

 

一九五七年,在组织的号召、动员下,他抱着满腔热情善意地给领导提改进工作的意见,却被视为是在“向党进攻”, 立马被打成“右派分子”。更匪夷所思的是他的妻子也被扣上“包庇右派”的莫须有罪名,打成了右派,被下放到农村监督劳动。年轻气盛的张先痴,对此坚持不认,不服,于是又被所谓“抗拒从严”进一 步升级处理,打成所谓“极右份子” 被判管制五年送“劳教” 。所谓劳教,全称是“劳动教养”。 这是中共从苏联“照抄照搬”来的一套法外施暴,无法无天侵犯人权的恶法恶制。它不经司法程序,不经起诉,直接由警方,有时甚至就是当事人所在的单位,便将公民直接押送入所谓的劳教队,从此便剥夺了公民的人身自由,并强迫该公民在所谓“劳教场所” 进行奴役式的强迫劳动。被“劳教” 者从此便成了实际上的囚犯。不仅如此,判处囚犯,只要不是无期徒刑,总有-定刑期限制。而中共的劳教恶法,对此则以“模糊” 处理,实则就是将“劳教” 变成一种无期关押。他们说:你哪天改造好了,哪天放你。而何谓“好”? 则全由劳教队官员说了算。

 

当时张先痴被押送到四川最大的一个劳教场所,对外名称叫“四.一五信箱”。 是一个专门修筑铁路的路基的筑路支队。成天就是开山,放砲,挖土石方,填土石方。不仅劳动强度大,劳教队给每个劳教人员规定必须完成的定额也极高。而且全是高度危险的施工操作。安全劳保防护则极其缺乏,又缺技朮指导,全是冒险蛮干,所以工伤事故频繁。伤亡时有发生。外加当时接踵而来的便是1959至1961年因所谓“大跃进”,“ 人民公社”运动而造成的大饥荒。全中囯饿殍遍地。劳教队中自然同样受饥饿煎熬。饿死累死自是常见现象。张先痴和他的难友们,也就只好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苦苦煎熬。

 

苦苦熬到1961年底,张先痴在修了内(内江)昆(昆明)、成(成都)昆(昆明)、广(广元)旺(旺苍)三条铁路的路基后,面对遥遥无期的劳教,深感这样下去只有被拖死,累死,与其如此,不如冒险一搏。于是他与几位同是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的人商定,选择逃亡!逃出去干什么呢?他们想跑到北京,寻机躲进外国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但当时中共与广大民主国家并未建交。苏联、东欧肯定不行。亚非穷国也不可靠。于是乎他们想的是跑进被中共批为“修正主义” 的南斯拉夫大使舘。就这样1961年底张先痴与周茂歧率先逃亡出去“探路”。

 

此种勇气固然可嘉,但他们关在高墙内对外部世界毕竟了解太少。所以他们跑到北京后才发现,那外国使领馆并不是旅舘茶舍,门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早有重兵把守。你这闲杂人等,连靠近也不可能,怎么进得去?再加一个封闭专制的社会,处处设防,设限,根本无法生存。不久,张先痴、周茂歧均被重新抓获。

 

 

而就在他二人逃跑之后,劳教队当局立即根据平日的一些蛛丝马迹进行追查。看看此事还与哪些人有关联?在高压之下,一个也是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的罗X,为了想求得宽大处理,便将他们平日商量之事全盘作了交代和检举。于是又被牵扯出了任X同,范X才等人。这下事情越弄越大。不仅是逃跑,更涉有政治目的。所以张先痴被抓回后,最终被定性为是-个“妄图叛国投敌的反革命集团”, 张先痴被判有期徒刑18年,周茂歧有期徒刑十年,任X同,范X才亦均被判刑。坦白检举的罗X也未能幸免,获刑七年。这就是“我党”所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张先痴被判刑后,被送往四川雷马屏劳改农场劳改。又在那暗无天日的劳改农场里蹲了十多年,直到1980年4月16日张先痴才获得无罪释放走出监狱的鉄门。这时的张先痴已是年近“天命” 之年的老人了。

 

出狱后的张先痴,面对生活、经济各种压力,日子过得非常辛苦。一些该落实的政策未落实到位,他的工资低,生计困难,有时不得不去给民企老板打工。一次在给一个小小民企老板打工时,因一些丝恩发怨的小事得罪了老板,老板便将张先痴开除。开除也就罢了,这老板还要装模作样显摆出个告示。出个吿示也就罢了,开头竟然写道:“查张先痴原系一劳改释放犯……”我们的作家、知识人,竟被一小人如此无端侮辱,不得不令人想起“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那句古话来。

 

不过这-切不公平的世道炎凉并未能把张先痴压倒,他在逆境中愈挫愈奋,战斗不息,奋笔疾书,以顽强的意志和惊人的毅力完成了他长篇巨著“格拉古三部曲”:《 格拉古轶事》、《格拉古实录》、《格拉古梦魇》。所谓“格拉古”, 就是俄国大作家,苏联时代政治迫害受难者索尔仁尼琴名著《古拉格群岛》中“古拉格”一词带点戏谑性的倒书。

 

古拉格(俄语:ГУЛаг,)是前苏联政府的一个机构,负责管理全国的劳改集中营。其俄语简称“ГУЛАГ”,意思为“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 相当于当年中共的“劳改局”, 今日的“监狱管理局” 类似。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书,借用此词说明,在苏联专横统治下,劳改营遍布苏联全国各地,犹似星罗棋布的群岛-般。张先痴亦借用此名记录几十年在中共劳改营中炼狱般的苦难历程,是研究中国大陆1949年后中共当局对民众进行政治迫实况,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

 

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那场全国性的名为“反右”的政治迫害运动,给上百万的受害者扣上了一个罪名:“右派”。 这是毛当局随意乱用的-个诬蔑性的名称,更与世界公认的政治上的左、中、右派别,毫不相干。所以对于这个上百万名的受害群体,称其为“右派”是错误的。正确的称谓应是“五七政治受难者”。他们是当年真正想推动中国进步的-批知识人,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和知识人中的优秀代表。现在这个受难群体的幸存者已经不多,由于中共的限制和阻挠,无法进行统计。有人估计全中国大陆也不过就还有两、三万人,而今这个群体中的-位优秀人物——张先痴先生又离我们而去。笔者作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不能不感到特别痛心。草成此文聊寄哀思!

 

 

2019年2月24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