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美国最近出台有关中国的人权法案

杨子立

 
 
变态辣椒时政漫画:美国通过法案支持新疆和香港。

今年十一月,美国参众两院几乎全票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经特朗普总统签署,已经成为美国的法律。没过多少天,美国众议院又以仅一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中美关系进一步紧张。如果不出意外,《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必将通过参议院审议,并经总统签署也成为法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后,中国的官媒已经进行了一轮全方位炮轰;美国众议院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后,人民日报刊登了《决不容许任何人为恐怖势力撑腰》的社论,而民族主义色彩更浓的《环球时报》则发表了《用新疆的和平与繁荣气死美国议员们》的社评。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对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治法案》的增补,主要内容包括:根据香港的自由和自治受损害的程度采取制裁措施;对中国的政府媒体采取措施;对输出到香港的人群控制设备采取措施;要求国务卿每年审查香港的自治以调整特别待遇;要求总统对香港书商被绑架以及践踏香港基本自由的负责人进行制裁;要求商务部长每年汇报香港出口管制商品的情况;参与抗议而被逮捕的香港人申请签证时不会因此被拒签。

《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的主要内容有:要求情报主管汇报新疆镇压维族人引起的安全问题;FBI汇报在美维吾尔及中国籍的人受保护情况;世界媒体局(Agency of Global Media)汇报中国有关新疆的媒体情况;国务院汇报中国在新疆镇压的范围;要求总统根据马格尼茨基法案对新疆书记陈全国进行制裁。

针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外交部声明说,“此举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对随后众议院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华春莹说,“蓄意诋毁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大肆抹黑中国去极端化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恶意攻击中国政府治疆政策,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坚决反对。” “涉疆问题根本不是人权、民族、宗教问题,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

中国国内媒体当然在目前形势下,自然是一片附和官媒的声音。但是在公民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下,到底民意是什么还很难说。网上已经曝光好几例支持香港自由的大陆公民被抓捕拘留的事,作为机构的媒体更不可能唱反调。由于官方多年培育的大一统价值观、近些年刻意抹杀人权意识的努力,以及单方面的信息灌输,大陆支持官方观点的人应该也不在少数。所以事实求是地分析美国人权法案性质以及与中国利益的关系有特殊的意义。

1,出台人权法案是美国的内政

中国人可能会以为这两个法案是在干涉中国内政,但其实这种国内立法是美国内政。只不过这种内政是要求其政府紧盯中国在香港和新疆的人权状况。这既不是不平等的国际条约,也不是给别国提出的最后通牒,而是美国议员代表美国人民对自己的政府提出的要求。

既然法案涉及到制裁具体的某些中国官员,是否算干涉了中国内政呢?其实没有。因为所谓的制裁主要是不给到美国的签证。每年有大量中国人申请到美国被拒签,这些被拒签者都是因为做错事被制裁吗?当然不是,因为让谁到美国去,这是美国政府的权利。对于那些对践踏人权负有责任的官员拒签当然就更有理由。中国政府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反过来却制裁美国的非政府组织,这倒是没什么理由了,像是柿子专拣软的捏。

美国政府为什么要干涉香港和新疆的人权呢?这里既有中外信息的不对称,也有人权的不同理解,同时对人权跟其他利益的权衡标准不一样。是不是是美国为了搞乱香港和新疆而“蓄意诋毁”、“大肆抹黑”、“恶意攻击”中国政府呢?当然不是。

首先,香港和新疆都存在事实上的践踏人权现象。在香港的反送中引发的五大诉求抗议中,警方过度使用武力的视频比比皆是。抗议者确实也存在违法的暴力行为,但是之所以说警方使用了过度武力,就在于不必要的逮捕、过多催泪弹、纵容反示威者的暴力,以及对已经制服的涉嫌违法示威者的殴打和虐待。假如仅仅是为了制止违法抗议者的暴力行为,那就不是过度武力而是正当武力了。政府在对付违法嫌疑人的时候也应该谨守法律,比如警察应该着装、出事委任状,而不能采取黑社会手段,否则就是践踏人权。 

至于新疆,因为大批(联合国确认了人权观察提供的100万的数字)维族公民被强制剥夺人身自由,所以被认为侵犯人权。官方说什么“培训学校”,有这样带铁网防止学员逃脱的学校吗?学校能剥夺学员的通信自由吗?学校能以人身威胁进行惩罚吗?中共历史上设置过无数的变形监狱,包括劳教场所、五七干校、牛棚、收容站、转化基地、法制学习班、双规地点等等,都是比正规监狱还恐怖的不受监督的法外之地。现在用个“培训学校”这样的名称就能让人相信吗? 

出于对伊斯兰的恐惧,有些人支持政府强行给维族人灌输反宗教思想,这是不符合当代人权标准的。虽然有很多打着伊斯兰招牌的恐怖组织,但是并没有伊斯兰必然产生恐怖袭击的规律。美国国内有至少二百多万穆斯林,但是那么多枪击案里,没有听说过哪个是穆斯林干的,更没有是出于伊斯兰信仰干的。人文发展落后的社会崇尚暴力,伊斯兰国家就是这样,但共产党国家何尝不更是这样呢?只有社会文明进步了,懂得尊重人权了,暴力崇拜才可能消失。新疆和云南确实发生过恐怖袭击事件,但是以国家暴力手段想消灭伊斯兰暴力,无异于抱薪救火,反而鼓励暴力崇拜。消灭伊斯兰宗教的行为不仅是《罗马规约》里的四个反人类罪之一,而且也违反了中国自己的宪法,因为第36条赋予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只有涉嫌犯罪的嫌疑人才能根据法律程序剥夺其人身自由,而那些没有犯罪嫌疑的宗教信仰者有不受人身侵犯的权利。政府把如此规模巨大的维族人剥夺人身自由当然是一种赤裸裸的践踏人权行为。尽管政府可能会有对强制转化人员避免酷刑和凌辱的规定,但是在没有机制监督政府官员的情况下,监管人员对被监管者的酷刑、性侵、财产侵犯等犯罪行为根本无法制止。尽管中共宣传机器一再宣传这些“职业培训”都是自愿的,但是纸里包不住火,大量的境外维族人发现亲友失联,强制进学习班的事不可能不让人知道。官方采访时明显的表演和对采访自由的严格限制就已经说明了新疆成为恐怖之地。

当人类文明到达一定程度,就要关心自身之外的事务,社区是这样,国家也是这样。中国人吃不饱饭的时候只想吃饱饭。温饱解决了,看着朝鲜人非常可怜,就要对金家统治不满意了。美国人也是这样。而且美国是个民主国家,那些议员都是民选的,只有说出美国老百姓都想说的话,才能被选出来。所以议员们搞出关注中国人权的议案,要求美国政府和高官汇报有关中国人权的情况是很自然的事情。而且面对如此一致的民意,总统就算不想签署也没有用,因为两院超过2/3同意后可以否决总统的搁置。

二战之前,各国奉行主权大于人权以及民族自决的原则,所以对希特勒迫害本国犹太人,鲜有其他政府提出批评,美国也不例外。二战后,联合国把人权作为保卫世界和平的基石,文明世界逐渐形成基本人权不受侵犯的共识。所以,任何国家如果以内政的名义任意侵害自己的公民的人权,国际上是不能坐视不管的。只不过,涉及到管闲事的国家自身利益,具体怎么管还没有一定之规。无论怎样,对于发生的践踏人权状况进行监督是没有什么坏处的。如果批评别国的人权不好就是干涉内政,那么这个内政还是应该干涉的。同样,中国政府也不时发布美国人权状况的批评报告,从来没有见过美国政府急不可待进行舆论战,因为如果中国批评的对,那美国自己的舆论早就批评过了,而且因为影响选民,所以美国国内的批评比中国政府的批评更有效。正因为有言论自由,所以美国政府从来不怕别国“干涉内政”批评其政策。

2,人权法案是出于人权目的

中共的官媒当然不能说美国的人权法案是关心中国人权的结果,所以说成要搞乱香港,搞乱新疆。可是,议案都是议员们辩论投票出来的,听听议员们怎么发言,就会知道他们都是在支持香港民主,反对新疆践踏人权,没有一个人说这是为了“搞乱敌人、壮大自己”。那么议员们是不是都在说假话呢?当然也不是。并不是说议员们都具有从不说谎的高尚品德,而是他们没有必要为了美国利益而自己承担说谎的责任。而且即便总统有可能“曲线救国”口蜜腹剑,达到他自己的目的,但是几百个议员不可能都按统一口径说假话。

客观上说,搞乱香港和新疆,对美国人有什么好处呢?你可能说,中国被削弱了,美国就少了一个强大对手。美国确实有很多鹰派,力图削弱中国对既有国际秩序的挑战。但是他们的观点和论证都明明白白的可以放在那里,比如副总统彭斯的演讲。没有哪个鹰派以搞乱香港或新疆为削弱中国的办法。何况那几百个议员也不都是鹰派。如果非要说对美国有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国际上关心人权的形象。可是议员就这两个人权法案发言,似乎没有看到有谁在论证如何对美国有实际的好处,包括形象上的好处。

中国政府的决策都是在共产党的不公开会议上决定的,决策过程是不透明的,真实意图和外界解释可以是完全两回事。但是美国议会的决策过程都是透明的,不存在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机制。但是总统的决策却不是透明的,他怎么想和怎么说是有可能不一样的。

美国总统确实是有动机利用民意,使之有利于中美之间正在进行的贸易战。当参众两院都几乎没有异议地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特朗普做出一个似乎有可能否决的模糊姿态,让人感觉似乎要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当成跟中国政府谈判的筹码。许多美国人认为特朗普本质上是个商人,这倒也没有错。但美国的议员们可没有把总统看成“一尊”,更没有领袖的一元化领导,相反,一半议员们正忙着弹劾总统。

因此,那种为了所谓美国利益要搞乱中国而通过相关人权法案的说法,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

3,反分裂和打击恐怖主义不能以人权做代价

中美之间分歧严重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人权的价值。对中共来说,人权再重要,不如消除国家分裂的危险更重要,也不如保持社会表面上的稳定更重要。

根据香港基本法,香港总是要达到特首及议员们双普选的目标。可是习近平又担心一旦实现这个目标,而特首不听话怎么办?会不会搞港独的人被选出来当特首当议员?于是,习近平的办法就是任命特首候选人,无论选谁都是忠于中共的。香港人当然不干。同时为了防止香港批评中共和领导人,中共通过绑架执法,收买媒体,操纵港府,极大损害了香港人的安全感。这就是反送中的来历。习近平的想法就是把香港内地化,造成香港人不敢再批评中共的氛围,都老老实实做听话的顺民,自然也就不会再有暴力镇压的事发生。如同天安门现在根本聚集不起来抗议的人,又怎么会有下一次屠杀呢?但这个想法显然是不适合香港的。

这就有点像墨菲定律,你越不希望什么事发生,事情越朝那个方向发展。在2014年雨伞运动之前几乎听不到港独的声音。中共钦定特首候选人之后,港独的声音出来了,只不过很边缘化。这次反送中运动,五大诉求显然不包括港独,但是中共为给镇压找借口,非要挂上港独标签,各种标语旗号都进行港独解释,这反而导致港独的想法在蔓延。原来香港人觉得只是争取局部的自由,自由被损害的时候,再争取地方的民主自治。现在中共把把运动定性为港独又镇压不下去,反而使得港人对港独有了期待。

香港的自由虽然被侵蚀,毕竟还没有丧失殆尽。而新疆因为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公民社会,没有新闻自由,甚至迁徙、定居、择业等社会经济自由也受到极大损害,所以上百万维族人被剥夺人身自由的时候难以进行任何反抗。以“再教育”为威胁,维族人也无法对中共其他侵犯通信自由、交通自由、择业自由进行反抗。人民网称,“中国政府的治疆政策,完全是为了保障人权。世界有目共睹,新疆三年来未发生暴恐事件,社会稳定、民族团结、百姓安居乐业,人民的生命权、生存权和发展权得到有力保障。”三年没有发生暴恐事件确实是好事,可是以上百万人被监禁,以上千万人生活中恐惧和无助之中,这个代价值得吗?充其量是生活中新疆的汉族官员更安心了一点,但是普通汉族老百姓是否更幸福来都很难说。谁愿意每天生活在严格的盘查、监控下,上个公厕都要扫脸呢?近些年新疆的汉族人口一直下降,有报道说汉族大量人口返回内地,就说明新疆的汉族人都不可能安居乐业,何况众多亲友失联、生活在战战兢兢之中的维族人呢?

新疆的民族矛盾已经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扩散成民族之间的矛盾。即便将来民主了,民族和谐也很难做到。现在中共苦心孤诣要把维族人汉化,都21世纪了还在用中世纪的方式同化被征服民族,到头来必定劳而无功,反而让维族人的后代把罪行都记录在汉族人头上。人心如果能靠暴力争取到,毛泽东斯大林这些暴君真的要永垂不朽了。残暴而永久不招致反抗只有一种例外,就是像成吉思汗一样把所有反对者都杀光,活下来的人都是拥护者。如果做不到,那就只能像北魏孝文帝,主动接受更先进的汉文化。现在中共不但没有展现汉文化的先进,反而展现出背离人类文明的残暴一面,如何能同化少数民族呢?

许多人把伊斯兰教当成恐怖之源,这是错误的认识。的确,伊斯兰不同于基督新教,没有“人家打你左脸,你就给他右脸”这样的教诲,反而有“如果他们进攻你们,你们就杀戮他们”的经文,这类似于《旧约》“以牙还牙”。但古兰经并不鼓励主动进攻别人,而且抵抗也不能过分。但是极端主义者总会进行暴力主义的解读,这就如同洪秀全以上帝的名义滥杀无辜,这能归因于基督教本身,甚至因此以基督教为敌吗?

人类文明进步到今天,确立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不能把某些人的罪责由无辜的同一群体的人来承担。黑人犯罪率高,所以就把黑人全体当成潜在罪犯,这是种族歧视;恐怖分子里自称信仰真主的人多,就把穆斯林当成潜在罪犯,这是宗教歧视;有些青年有过激行为,就把所有青年当成犯罪嫌疑人对待,这叫年龄歧视;有些小偷骗子是河南籍,就把河南人当贼防着,这是地域歧视…。如果仅仅是心里歧视,嘴上不公开说,也无所谓,但是中共现在把对新疆穆斯林的歧视变成了国家政策,并把上百万人当成犯罪嫌疑人对待,这就不仅是歧视而是暴政了。

中共说这是为了反恐需要,也就是预防性措施。但是,过分的预防就是侵犯人权。比如笔者当年参加了一个学生讨论小组“新青年学会”,当局逮捕并判刑我们的理由就是如果不镇压“将来有可能颠覆国家政权”,哪怕实际上连个乡镇政权也毫无颠覆可能,仍然以“要把一切危险苗头彻底掐死”的精神,把无辜者判处重罪。问题在于,公民对政府表达不满是一种宪法权利,统治者以追求自己的绝对安全为目的,去侵犯别人的合法权利,这样一种恶行,注定会激起更多的社会不满。

所谓恐怖袭击,是指对平民无差别的攻击,从而造成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新疆的所谓恐怖袭击其实大部分是针对政府部门的袭击,可以说是一种反叛,但说成恐怖袭击并不恰当。在新疆开始大规模监禁维族人之前,新疆远远没有到人人自危的程度。现在上百万人已经被剥夺人身自由,至少有上千万新疆人已经对政府暴力人心惶惶,这种反恐造成的恐怖气氛难道不是比极端分子的恐袭本身更可怕吗?

4,普世价值是中美共同的对话基础

在中美贸易战正在逐步升级之际,美国出台的两个人权议案无疑对中美对抗起到火上浇油的作用。但是中美之间并非只有回到冷战一途,避免对抗的最好方式就是共同遵守人类的普世价值。尽管中共为了意识形态斗争需要,故意贬损“普世价值”这四个字,但是普世价值包括的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等核心观念也被中共镶裱在24字社会主义价值观里。

既然你承认民主是好东西,为什么不能遵守基本法,给香港人普选权?假如“高度自治”就等于独立,为什么邓小平当年要同意这部暗含香港独立的基本法,并承诺50年不变,还说“50年后更不会变”?难道是邓小平比习博士学历低,不懂政治吗?恰恰相反,邓才真正懂得争取香港的民心才是国家统一的基础,懂得中共一党专政并非万年不变,早晚要让位于民主中国的前景。即便现在的政治领导人没有这样的政治大智慧,也至少应该明白,法治是处理香港问题的核心,是否遵守基本法的承诺,关系到中央政府的威信和统治合法性。如果中共能信守承诺,香港既然可以高度自治,还有什么理由非要脱离呢?相反,中共违反双普选和高度自治的承诺,绝不会像镇压内地的群众反抗那样容易,考虑到香港的国际地位,香港人持续不屈的斗争必将引起美欧与中国政府全面对抗。那将对中国的利益造成根本的损害。

新疆问题也是一样,如同把人类改造成大公无私的共产主义新人类不可能一样,要把上千万新疆穆斯林改造成无神论准汉族在今天的世界更是痴人说梦。这种改造本质上是对人性的摧残,除了留下惨痛的历史教训,不可能取得任何意义上的成功。如果中共能够早日认清把一个民族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是个不可能工程,回到普世价值的正轨,中国与美国和世界的矛盾就会迎刃而解。

在一个视频里,外交部华春莹批评美国说,“9.11殷鉴不远”,意思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也是美国最大的敌人,中国政府从根本上消除伊斯兰威胁有何不可?然而,美国尽管对塔利班、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直接进行军事打击,可并没有与整个伊斯兰世界为敌,美国国内的穆斯林也没有受到政权排斥。美国之所以能把要打击的对象剥离出来,一是情报和技术能力先进,二是有民主制度的保障。比如最近人权观察批评CIA支持的阿富汗武装滥杀无辜,CIA立即做出很郑重的解释,并准备全面调查所提到的事件,而不是以国家利益为理由对非政府组织的质疑不屑一顾。美国人深刻认识到,打击恐怖主义和保护人权并行不悖,只有在保护人权的情况下打击恐怖主义才最符合美国的利益。

如果中国政府在反恐时也能像美国一样把真正的恐怖分子和无辜老百姓分开,这种反恐才能得到包括新疆穆斯林在内的所有人的支持。这种区分当然很困难,但是如果因为困难不去区分,那就如同抗战时期被游击队偷袭的日本兵拿老百姓报复一样,做出不齿于人类的暴行。

如果说美国出台两个人权议案跟中美对抗的大背景完全无关,当然也是不准确的。这个大背景说起来话更长,但是比较习和江湖时期,那个时候中国还是比较认同普世价值的,而习本质上就对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根本不屑一顾。这种缺乏客观是非标准的民族主义价值观迟早会跟世界产生冲突,即便没有香港和新疆的议案,也会有其他冲突。

5,民主化是中国利益的根本保证

中共党内高人也不少,对于香港的高度自治不同于港独,肯定高层会有人认识到。为什么不能给香港人足够的自由和民主呢?从国家利益来说,这样当然很好,不仅香港失去了独立的动力,而且还可以作为一个“先民主起来”的样板,促进国家的民主化。但是,对于一党专政的体制来说,后面这个好处恰恰是中共最恐惧的危险。

这就是问题所在,明明对国家有好处的事,但是因为威胁了统治者的特权利益,所以当权者就一定要扼杀摇篮里。这也就是中共所谓“决不能让香港变成反共基地”的动机。

香港如此,新疆也照样。如果以尊重人权的方式维护国家统一,民族信任和民族融合会消弭仇恨,不过那需要时间和耐心。现在以大监狱的方式全面监控新疆每个人,短期内有利于维护统治者要求的“稳定”,尽管长期来看对民族融合及国家的统一是副毒药。

也就是说,因为缺乏民主,造成执政党和国家利益的分离,这是专制体制固有的弱点。国家层面如此,地方又何尝不是如此。一切宗教组织、维权律师、公民团体等异己力量全部消灭殆尽。当公民都噤若寒蝉,政府可以肆无忌惮的时候,所谓的国家利益早已变成维护统治者特权利益的遮羞布,只能骗骗那些被强制洗脑的小粉红而已。

现在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似乎非要做出一番经天纬地的大事业,颇有毛泽东当年同时与世界两强“苏修”、“美帝”为敌的气概。但是现在的中国,对外越来越受世界敌视,对内经济下滑,民生堪忧,占人口多数的农民甚至基本没有养老金。你再找一万个理由,不都是你习近平治国无能造成的吗?江泽民尚且知道韬光养晦,和平发展,胡温也知道民意难违,促进民生。唯有当代赵括,既不知底层民生之维艰,又不明世界文明之大势,一味逞强,倒行逆施,必将招致天怒人怨,其历史定位恐怕只能是一位失败的独裁者。

如果中共党内高层还有良知,应该深刻反思美国出台两个人权议案的背景,认清尊重人权对国家的重要性以及领导人任性自大带来的危害。倘若已经丧失自我纠错能力,更大的挑战会接踵而至,直到专制崩溃那一天。

转自《光传媒》(ipk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