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昂山素姬为镇压罗兴亚人辩护

 杨子立

十二月11日,缅甸的国务资政昂山素姬在荷兰海牙的联合国法庭为缅甸军政府对罗兴亚人犯下反人类罪行进行辩护。今年11月1日,冈比亚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组织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控告缅甸对该国西部若开邦的穆斯林罗兴亚人少数群体实施了种族灭绝。根据联合国网站上的报道,她说,缅甸不会容忍在该国若开邦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 “如果军方犯下战争罪,他们将在我们的军事司法系统内根据宪法受到起诉。”

昂山素姬在联合国的海牙法庭上,图片来自联合国网站

缅甸军对罗兴亚人的镇压和中共对新疆维族人的管制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是对少数穆斯林民族的镇压,都是大规模行侵犯人权,政府都表示这是国家内政,表面原因都是民族冲突,主要理由都是有伊斯兰信仰的分裂主义团体攻击了警察和军队,缅甸的反叛武装叫“罗兴亚救世军”,中国的叫“东伊运”等若干个。

缅甸军政府和中共都是专制政权,对国内公民的压迫很容易转化为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而伊斯兰的信仰对于少数民族的团结抵抗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只要是暴力抵抗,而且是伊斯兰和民族主义为纽带的暴力抵抗,往往难以避免带来人道损失的骚乱。连香港如此高素质的文明地区的反抗都会伴随破坏公物和纵火的有限暴力,那么在缅甸若开邦和中国新疆进行暴力抵抗的团体对国家机关和政府官员的攻击以及制造伤及无辜平民的骚乱就可以想象了。中共的做法是强制大规模洗脑,而缅甸军政府没有这样的财力和行动能力,采取的是日军找不到八路就报复百姓的愚蠢办法,伴随着大规模的性侵和毁坏财产,导致120万罗兴亚人有将近一半沦为孟加拉国的难民。

尽管暴力反抗和暴力镇压都是暴力,但是政府方面无疑应该承担更大的罪责。首先,政府制造的人道灾难比反对派制造的更大规模、程度更严重。其次,武力的不对等使得政府过度使用武力更受谴责,因为反抗者的武力基本上是冷兵器,面对的则是现代化的军队。还有,政府哪怕面对真正杀人放火的罪犯,除了在制服过程中使用必要的武力,其他报复性惩罚措施都是违法的和应受指责的。最后,民族问题没有解决好,本身就是政府无能的表现。现在把民族矛盾归结为外来因素,并用最愚蠢的大规模侵犯人权的办法去解决,就更是说明独裁统治的愚蠢和残暴。

昂山素姬曾经为了缅甸民主化被软禁了二十多年,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缅甸军政府只是出让了部分权力给民选政府,最主要的国防、警察甚至司法权力还是军人把持。假如缅甸有《环球时报》,就会指出缅甸民主化多么不容易,地方武装没有统一,经济文化非常落后,国际社会应该体谅政府难处才是。昂山素姬也许正是出于这个理由,才为军政府的暴行进行辩护。等将来民选政府能控制军队了,昂山素姬也成为名正言顺的领袖了,说不定会有全面民族和解的进程。

罗兴亚难民,联合国难民署提供

但是国际社会看到是行动而不是美好的设想。既然缅甸军队对罗兴亚平民进行了大规模的驱逐、强奸、伤害等侵犯人权行为,就不可能因为你的民主化前景和承诺而置之不理。事实上,军政府跟昂山和解也有国际社会施压的影响。就算是抗压能力比缅甸大一百倍的中国,在美国众议院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之后不也宣布被强制培训的人全部“结业”吗?

相对于缅甸,印度的人口多25倍,种族、宗教、民族之间的矛盾更加错综复杂,穆斯林人数也比缅甸多的多。但是由于印度早就实现了民主化,所以反而没有地方分裂武装以及大规模人道灾难。缅甸军政府表面上说是为了国家稳定和统一以及经济发展,必须要有军人这样的有力政府来领导,但实际上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一旦成为独裁政权,统治集团就有了特权利益,这才是把持政权不放到根本原因。正是因为你的独裁统治,才产生了少数民族暴力反抗的问题,现在独裁者又反过来以此为理由支持其继续独裁,这不是强盗逻辑吗?

尽管我们对昂山素姬本人的难处有理解,但是,对缅甸政府来说,站在海牙法庭的被告席上,就已经表明了国际社会的态度。早日放弃军政府的垄断特权,还政于民选政府,让民选政府担负起责任来,这才是缅甸人道危机的出路。中共要解决新疆问题,也应该也此为鉴。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