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者呼吁政治局常委公开财产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北京大学社会系荣休教授郑也夫呼吁中国和其他国家看齐,建立公务员公开财产制度,并建议中共政治局常委以身作则。(图源:百度百科)

北京大学社会系荣休教授郑也夫呼吁中国和其他国家看齐,建立公务员公开财产制度,并建议中共政治局常委以身作则。(图源:百度百科)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宣称要严厉打击贪腐,不过北京大学一名退休学者近日却大肆批评国内现行的反腐观念,呼吁中国向其它国家看齐,建立公务员公开财产制度,并建议中共政治局常委以身作则。

习近平上台后大力反腐打贪,被整肃的官员数以百万计。北京大学社会系荣休教授郑也夫在最新的文章中,把中国实行的反贪概念概括为七个字:“执政党自清门户”。

 郑也夫认为,“自清门户”虽然抓出了很多腐败分子,但漏网的人也有很多,既然不能证明他们是清白的,因而也不能证明不是“打击异己”。而且这套反腐方式成本高昂、缺乏公正性。 相反,目前世上有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针对贪腐的公务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由于公众可以随意查看资料,制度对官员贪腐有巨大威慑力。

 郑也夫向中国全国人大提出妥协方案,并引用中共常用的格言“打铁先要自身硬”,建议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带头公开财产。(资料图/美联社)

郑也夫向中国全国人大提出妥协方案,并引用中共常用的格言“打铁先要自身硬”,建议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带头公开财产。(资料图/美联社)
 

郑也夫向中国全国人大提出妥协方案,要求科级以上官员在规定日期申报财产及受贿情况,并引用中共常用的格言“打铁先要自身硬”,建议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带头公开财产。作为自由派知识分子,郑也夫以“特立独行”和敢言见称。他周二(24日)接受本台记者查询时,却出言谨慎。

郑也夫:“我希望高层管理者能正确和简单的理解我,我就是一个个体,一个匹夫,是一个思想者,不搞活动,也没有什么图谋,只是释放自己的观点和思想。如果我和媒体接触多了,和团体接触多了,会让他们引起不正确的猜想,觉得我有复杂的背景。没有。我只是一个单纯的个体,一个思想家,我有我的认知,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的看法,我就说出来。”

郑也夫拒绝进一步解释自己的主张。

郑也夫:“如果我再有新的想法我会再说。我知道你们的工作也很重要,但是我怕引起误会。你说什么我也不想回答。如果想法成熟了我会再写,因为我所滋生的环境,跟你所滋生的环境应该不一样,你应该能理解,你应该换位思考,理解一下我的想法。”

 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中国在反贪方面是刻意拒绝和和世界接轨。(资料图/美联社)

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中国在反贪方面是刻意拒绝和和世界接轨。(资料图/美联社)
 
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中国在反贪方面是刻意拒绝和和世界接轨。

章立凡:“现在这套制度适合于所谓选择性的反腐,也就是说,如果需要搞掉一些小的,或者他们不喜欢的人的时候,这种方法就会便捷,非常有权势的权贵家族永远不会被曝光。我觉得这实际上是执政党的一种自我保护,使得他们可以永远执政。”

他相信郑也夫的建议不会被采纳。

章立凡:“单从郑也夫教授的观点来看是没有问题的,应该是这样,就是说你要率先垂范,大家才可以遵照这套规则来执行。如果这套规则只适合别人,地位高就可以例外,那么这规则就没有公信力,所以关键是这政权的公信力已透支殆尽。”

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人物》曾形容郑也夫是“超龄愤青”。他早前在另一文章提到,中国共产党没能实行政治体制改革,是因为他们发现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在削弱这个政党。而这个政党给国家带来了太多的灾难,所以他们应该体面地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

章立凡:“我认识郑教授很多年。他经常会坚持一些比较独特的观点。这套东西可能也会受到体制内很多人的支持,因为这七年下来可能已积蓄了相当多的负面情绪”

郑也夫最新的文章周日(22日)在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创办的网刊《纵览中国》发表。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安克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