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烧百具尸体 殡仪馆员怒斥狗官

【大纪元2020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汪有法、何坚采访报导)中国大陆爆发的新冠肺炎(武汉肺炎)到底死了多少人?湖北某殡仪馆人员在愤怒中说出了殡仪馆接运和火化遗体的真相,数字触目惊心。

“要听真话还是假话”,“说实话,我本人都快崩溃了”,“我们的人员从春节前到现在都没有休息”,“我们现在的运输量和火化量是平时的四到五倍”,“昨天总共接运遗体127个,烧掉了116个”。

2月4日,大纪元调查员以特殊身份暗访湖北省多家殡仪馆的高管,从而获知其中两家殡仪馆每天的实际火化量,是平时火化量的4~5倍。据估计,武汉最大的汉口殡仪馆一天至少焚烧225名新冠肺炎死者。详见另一篇报导:【独家】湖北两馆每日火化约341新冠死者

暗访录音首次披露了,在新冠肺炎第一批死亡高峰爆发前,多数病患并非病逝在医院,而是被迫在家中等来了死亡。“前几天我做了一个统计数据,百分之三十八是医院接来的,百分之六十一是在家里死亡的。”

该馆员怒骂中共官员们:“别相信他妈的那些狗官,他们要亡”,“像他们这样搞下去,不敢想像啊!”

为保护受访者,本文使用化名并变音。

调查时间:2020年2月4日

调查录音之一

调查员:我是中央督察组的,我这汪有法,哎。

尤虎:哎,你好。

调查员:是这样的,我是抽查一下,问一下。

尤虎:哎,你说。

调查员:就现在的疫情啊,我们看到还在向上涨,你们现在这个工作量,你们目前完成得可以吧?就是目前的工作量你们感觉怎么样?还可以完成,对吧?

尤虎:现在压力很大,现在压力很大,你要是听真话还是听假话(有些激动)?

调查员:你当然要说实话哪,

尤虎:要实话我就跟领导说,我现在我本人都要快崩溃了。

调查员:哦,你讲讲看,为什么?

尤虎:压力非常大,我们现在压力非常大。

调查员:嗯,为什么呢?你们现在……

尤虎:如果领导重视这个问题,现在重心在医院这块,这块被人遗忘了,我们现在的运输量和火化量是平时的四到五倍。

调查员:哦

尤虎:我们的人员从去年,年前到现在人头上没有休息。

调查员:哦,就是。

尤虎:而且还得不到人员的补充。

调查员:嗯,那你现在说四到五倍,像昨天你们有多少?

尤虎:我这个数字我不好跟你说,因为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光一个电话,按照上级的要求这个数字不准随便说,只能讲个大概的情况

调查员:对,我知道。

尤虎: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调查员:哎,这个理解。

尤虎:不能说具体的数字。

调查员:哎,我现在就问你呀,我就是想了解这情况,然后呢看你们人员需要多少?

尤虎:你按照我们的组织程序去询问,因为你现在是一个电话,我按上级的要求我不能随便透露数字,可以跟你讲个大概的情况。

调查员:好,你现在就跟我讲个大概的情况,我现在就需要了解

尤虎:大概的情况我刚才讲了,我们现在的业务量是平时的四到五倍。

调查员:哦,四到五陪。那你这个业务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尤虎:啊?

调查员: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紧张的?

尤虎:从腊月的29

调查员:啊

尤虎:这个数量在不断的上升,现在已经达到最高峰

调查员:昨天达到最高峰,是说什么时候到底最高峰?

尤虎:昨天是最高峰了

调查员:你说的腊月29是12月29是吧?

尤虎:腊月29应该是元月23吧,22号开始,就感觉不对头了,这个人数上升有点猛了

调查员:哦,那你们现在是每天是三班倒吗?

尤虎:不叫三班倒,领导!哪有人三班倒啊?!我现在有两班到就不错了。

调查员:哎哟

尤虎:我在这里每天能睡上两三个小时已经是很幸福的了

调查员:哎哟,那是你们辛苦了!那现在是如果给你们增加人员的话,需要多少人?可以满足目前的这个量?

尤虎:哦,增加人员?

调查员:啊

尤虎:如果按照昨天的那个量的话,至少给我增加四十到五十个人。

调查员:四十到五十个人,好,四十到五十个人。那你们现在有多少人?

尤虎:我现在有一百一十多人。

调查员:哦,一百一十多人,你们一共有多少个炉子?

尤虎:我的炉子设备一共有十八台,但是能够使用的只有十一台。

调查员:十一台。

尤虎:能够使用的只有十一台。为什么只有十一台,就是他妈的一帮人去年我本来招标搞的(……非常激动听不清)我不想给你说了。

调查员:哦

尤虎:基层可难哪!

调查员:那你那些十一台可以工作,不能工作是坏了吗?还能不能修?

尤虎:有的坏了,有的是完全不能修了。前年好不容易通过市指挥部,从外地找了两个维修工过来一直到现在封城

调查员:这个我告诉你,我马上派人来给你维修炉子。啊,你现在是需要什么?我问你,你现在需要什么?需要人四十几个人。

尤虎:我现在需要人

调查员:嗯

尤虎:我们现在人太疲倦了,太疲乏了得不到休息

调查员:嗯

尤虎:你刚才说三班倒,我现在两班倒都做不到了

调查员:哎哟,那你这两班到24个小时,那一班就得十几个小时呀

尤虎:我都连年都没有回家了,领导哎!

调查员:哎哟,那你一个炉子要几个人看?是一个人看就行了吗?

尤虎:我一个人要管几台炉子,我火化工加上维修的总共才十二个人。

调查员:哦,那你刚才不说你有一百多个人吗?

尤虎:一百多人还有些女同志,我现在车队那边我九台车,每台车派四个人,两班到,领导你算算,我全馆的男同志全部去接尸体了。女同志搞调度,接电话,搞消毒。

调查员:那你一台车一次能拉几个人啊?

尤虎:以前一台车拉一个人的。

调查员:现在呢?

尤虎:现在把里面的那些东西给拆掉了。

调查员:哦

尤虎:最少拉两个。然后,把不是殡葬车的中巴车把椅子卸掉,一次拉七、八个。

调查员:哦,这样啊,哦,那你十一台炉子那是少了一点。那一台炉子处理一具尸体需要多长时间?

尤虎:五十分钟。

调查员:五十分钟。那能不能缩到半个小时?这个能不能缩短?

尤虎:缩不了,缩不了。

调查员:那有些地方说四十五分钟到四十多分钟就可以了嘛。

尤虎:那我不知道人家的设备上怎么回事。

调查员:哦

尤虎:我们烧到五十分钟。

调查员:对,五十分钟,那也是够忙的哪,哎哟那你真是够忙的呀。

尤虎:我说我就要崩溃了就是这样。

调查员:那你原来正常的情况下不需要晚上值夜班的对不对?

尤虎:以前按照习俗12点钟之前要入葬,所以说我们从一大清早,从早上6点钟开始上班,开始火化,到中午就不干了。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告诉领导,遗体接应过来立即火化不停。

调查员:哎哟,那真是现在够忙;还有一个,那你现在拉过来的每天能不能完成?有没有积压下来放到第二天做的?

尤虎:火化的,积压的还不是太严重。

调查员:嗯

尤虎:主要的遗体在医院我们接应不及时。

调查员:哦,就是车少。

尤虎:我们那个狗屁书记马国强,他还说什么要我们一个半小时把遗体拉完,拉得了吗?让他去试一试拉一下试一下。

调查员:哎哟

尤虎:他妈的狗屁官僚主义(激动喊叫)。他给我们下指标让纪委督察我们,医院病人死了以后让我们一个半小时把遗体拉走。

调查员:对,那是。

尤虎:可能做到吗?(大声喊叫)

调查员:那你叫他派车来呀,你叫他派车拉过来嘛,你们负责烧。

尤虎:跟他们要人没人,要车没车(激动大喊)

调查员:那你叫书记你说你叫人给我拉过来

尤虎:狗屁书记

调查员:你叫他派车送过来,你说我们没车,我们烧可以,拉没那么多车。

尤虎:我不怕官,我们局长怕官,他敢去说吗?

调查员:嗨呀,所以说这些事情,可是你们书记汇报说是你们是保证完成,而且现在还是有潜力。

尤虎:狗屁,他妈的。

调查员:你想想看。

尤虎:他妈的该枪毙!

调查员:哎呦!……

尤虎:我这是个基层党员凭党性说的话。

调查员:对,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像昨天,昨天你们拉了多少车?跑了多少趟?

尤虎:这个不好说多少车,领导我真的不好说多少车。

调查员:对,没关系,你不是没关系。

尤虎:这个基本的组织原则我还是要遵守的。

调查员:没关系,我至少应该很快给你解决人来,第二个叫你们书记给你派车来。你说你们需要增加多少辆车?

尤虎:我们现在主要是人力的问题,车给我增加个三、四辆就可以了,我的人现在受不了了。

调查员:人给你增加四、五十个人。

尤虎:二十四个小时人不停的去搬运接人,我们现在所有的人男同志全部投上去了,能动的都上去了。

调查员:哦,你们这个一月二十日以前是不是还可以嘛啊

尤虎:一月二十日以前还可以,情况不是太严重,但是这个数字是一直向上,向上走。

调查员:那向上走数字从十二月二十日就开始了对吧?

尤虎:应该是从元月的十几号数字就开始不正常了。

调查员:哦,对,昨天还不是最高。

尤虎:昨天是最高峰值。

调查员:我跟你讲昨天还不是最高,现在还在往上增,所以我要打电话来问问你们的承受能力呢,就是这个原因。

尤虎:我真的承受不了了,我昨天我跟我的局长说,我说我要疯了我自己就要去跳楼了,我说你下的这些任务的真的完成不了,我说,什么医院里面人死了以后,这是我们马书记说的哈,人死了以后三十分钟内医院完成消毒打包;公安部门三十分钟内完成给家属的什么手续,同意立即火化;民政部门三十分钟内把遗体接走。什么狗屁书记呀,有点常识没有哇?

调查员:嗯

尤虎:我们管的范围多大,我的车开过去半个小时都到不了。

调查员:对呀!你知道他们其它几个殡仪馆情况怎么样?

尤虎:只会比我差,不会比我好。

调查员:哦,你跟他有沟通吗?

尤虎:有沟通啊。

调查员:哎,你最近跟哪个殡仪馆有沟通过啊?

尤虎:我跟汉口的殡仪馆沟通过,他现在的业务量比我还大,他的压力比我大。

调查员:你说是哪一个殡仪馆?

尤虎:武汉市汉口殡仪馆。

调查员:哦,他的比你们那里压力还大。

尤虎:它的量比我的还大

调查员:哦,他们是服务范围是哪几个医院啦?

尤虎:它服务的是汉口片的,就是武汉市江岸、江汉、桥口、东西湖区,然后武汉市第一批定点的二十三家定点医院它承担了八家。武昌殡仪馆承担了八家,汉口馆承担了八家,这两个大馆,压力特别大。

调查员:哎,除了这个医院之外,有没有这个社区直接给你们拉来的?有些倒在路上的他就不一定去医院了对不对?

尤虎:有,前几天我做了一个统计数据,就是前几天的数据啊,不代表这几天,这几天医院有所改善,前几天我做了一个统计

调查员:哦

尤虎:百分之三十八是医院接来的百分之六十一是在家里死亡的

调查员:哦

尤虎:所以说这个就医的情况很不好,前几天。

调查员:对

尤虎:你想想,百分之六十多在家里死的

调查员:哎哟!

尤虎:当然在家里死的不一定是那个肺炎哦,我说的那个数字没有区分肺炎和非肺炎。

调查员:对,现在大部分都是,对。

尤虎:就这么个情况。

调查员:哎哟!

尤虎:武汉市这帮狗官把这个城市管理得一塌糊涂。

调查员:嗯,是,是有些问题,哎呀,真的是你们辛苦了啊,你们辛苦了!啊,我们尽快,要叫他们尽快的解决这些问题。

尤虎:好,好好。

调查员:好,谢谢,谢谢!

尤虎:以上我说的是凭着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说出来的。

调查员:嗯,知道了,好好,那就这样。

尤虎:好,谢谢。

调查员:辛苦了!多保重。

尤虎:谢谢领导关心。

调查录音之二

……

调查员:你好,刚才我们通过电话。

尤虎:啊,你好。

调查员:我放下电话呢,就给你们这个市里的领导讲了一下情况,让他们赶紧派车来,他们答应尽快给你派车来。但是呢他们也说个情况,我在想这可能情况有时候沟通不够啊,他说呢昨天呢,你们不至于那么忙嘛,说你那里可能就四五十个不至于忙成那个样子。我就想着要核实一下是不是这样的?

尤虎:领导,你能不能派人实地到我这边来别问我,到我车队的调度室查我们的派调车单,行不行?

调查员:哎,现在是这样的啊。

尤虎:然后看看我的,从源头查起,我每一个遗体从哪个医院拖过来的,几点钟拖的,几点钟火化的。

调查员:对。

尤虎:好不好?领导!

调查员:哎,对。

尤虎:你别相信他妈的那些狗官(非常激动)。

调查员:对,现在是这样的。

尤虎:他都要亡!!(高声喊叫非常激动)

调查员:为什么中央派我们这个督查组到这来,就是因为我们有些情况了解不到,这些领导为了当地的工作啊,这个成绩啊,这个形象啊,他有时候不一定给我们说真实情况。

尤虎:对。

调查员:所以呢,我们要实地的找你们基层的问一下,就这个原因

尤虎:我跟你负责的说。

调查员:嗯

尤虎:昨天是我们最多的一天。

调查员:昨天是多少?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他说四十多个不到五十个,是不是这样的?

尤虎:我就姑且相信你一下。

调查员:嗯,你说。

尤虎:我昨天总共接运的遗体127个,烧掉了116个,然后确诊数,哎确诊数是8个,我拖的127个中间根据死亡证上确诊的是8个,写的疑似的是48个。我这是全部有死亡证书在我手上的。

调查员:嗯,好好,我知道了,那他们还只是说了一半。哎哟就是缩水呀,他就是觉得好像是他们工作做得很到家了,下面呢很多的是抱怨,哎,这个是,我知道你们很辛苦啊,你们一线工作很不容易,这些领导呢他也不见得了解真实情况,行,那我知道了。

尤虎:真的希望中央重视。

调查员:好,你放心好了。

尤虎:像他们这样搞下去,这这这个不敢想像的啊!

调查员:是啊,行,我知道了,好。

尤虎:谢谢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