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优先,还是发展优先?

 金仲兵(北京)

一、划地防控,开工难上加难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1日电(宋亚芬)2月10日晚间,北京市发改委(市委市政府协同办)会同通州区政府与三河市政府加强协同联动,对往返北京与北三县人员,落实“一信一卡一证”制度。

腾讯号-凤凰星 2月11日:环京跨省上班族返工难题:去北京上班,隔离14天,回燕郊也隔离14天。“现在既不能去上班,也不能出去,就只能待在家里。不上班,像我们私营企业,没有收入。电视里、网上的新闻里都说,国家有规定,不上班照常发工资,我听了很羡慕。”(如图)

这是环京上班族的样本,恐怕也是全国大多数企业、员工的普遍情况。

《经济观察网》 2020-02-11文章“租售同权”被疫情打出原形:“租客”成了一个尴尬的身份,北京、杭州、西安、宁波、南京、苏州等多个城市,相继出现了以防范疫情为由,对无论是否来自疫区、身体是否健康的租客一律禁入、劝返的事件。有人不得不在24小时ATM玻璃房里蹲坐着睡。

小区封门,对上班族的影响最大,特别是对那些家无余粮,必须逐日讨生活的外来租房客上班族来说,“吃住在单位”、“进出两隔离”,横竖都是死路一条,真的是进退维谷,有国无处、有家难回!

疫情当前,虽中央一盘棋,但地方仍不免各自为政,出现政政打架、互相拆台的情况。硬核封闭下,跨地上班族哪头也惹不起,承受“夹板气”。

那些外来租房客上班族就更惨了:上班有去无回,不上班则无米下锅,在家还要挨骂受气。

忍耐,忍则无敌,已成为当下必修的基本功。但有忍耐不了的,如身处武汉疫区的一传销团队,弹尽食绝之际,只能自动“投降”。

《光明网》2020/02/12:2月10日,武汉市蔡甸街建新开发小区,一对男女向社区工作人员自首,他们自称租住在该小区内,去年11月被老乡以投资赚大钱为由诱骗来汉。大年三十以来,食宿、健康均无人管理。现食物耗尽,只有向社区求助。

如果说一般企业和员工也还罢了,本次疫灾中的逆行英雄们,也面临此等尴尬。

据2020.02.11. 《人民日报》评论 疫情当前,怎可让医护人员有家难回?

最近,一张“郑州某小区物业人员让业主举手表决是否让医务人员进小区”的业主群聊天截图引发舆论热议。截图中,小区物业要求业主“抱着为本院负责的态度”投票,最终决定不让两名租住在该小区的医务人员回家。

传销投降,医务难归,是两则黑色幽默。听说还有小偷改行,说是因祸得福,显得酸楚。

上级不做调查制定政策,下级为求政绩层层加码,政策对象---广大民众无权参与或监督不力,往往让政策扭曲变形,造成“友军”误伤再所难免。

 二、决策失度,进退两难

春节期间近20天时间,全国从上到下几乎纹丝不动,国人犹如蜗居巴别塔中,各自为生,老死不相往来。但节后按千年惯例,复工恢复工作生活,日期似乎不应一拖再拖,于是冒着交叉传播感染风险,各地陆续试探性复工了。

有企业开工后发现,各方面条件均不具备,几乎无法正常运转。开与不开,差别不大,反而风险陡增,索性不如一关了之。

在管理执行层面,仍以严防死守为主色调,对个别复工企业来说,限制实在太多。在燕郊,有企业因为不经批准,“擅自”开工被处罚(如图)。

从各级管理层前后自相矛盾的决策中不难发现如下悖论:如果全面放开复工禁令,则可能出现新的感染风险,前期防控成果可能前功尽弃;反之,继续严格禁止复工,又将使本即疲软的经济雪上加霜,一泄千里。

进退维谷之间,部份放开,试探性观察一下动态情势,再做决定。这种试试看的中庸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部份抵消了前期防控成果,让新的风险压力加重。

企业复工与否,是疫情与经济发展的搏弈,是对决策层的重大考验。对中国而言,左手是魔盒,右手是政绩,哪一个也不能丢,因为实在输不起。现实中,却又不可兼得,在一定情况下,还必须二选一。现在的调合政策,二者权重不论五五开,还是三七、四六,都有一定的冒险成份,也是对严控政策的修正和颠覆。

说到夹杂其间的个人,更是上述决策搏弈结果的直接承受人,复工,则就业、收入、健康、家庭皆好,但又明显是“带病上岗”;反之,也会带来经济和疫情之外的家庭、社会稳定压力。

是防疫扩散优先,还是社会运转和经济发展优先?这是一道面对所有中国人的新考题。

三、个人建议

1、不如痛苦地接受今年上半年经济归零的残酷现实,放低预期,全力救灾,以早日走出困境。

2、接受灾难发生的教训,革故鼎新,广开言路,集思广益,提前规划好灾后重建的方案和思路。

3、至于现有跨地区的政策打架,需中央从中协调并决断。

4、至于税收,今年还是不要奢望,权当为此疫灾赎罪吧。

5、加大财政赤字,直接调拨巨额财政专款,用于救灾、助企,解决民生。当下的一些财政减免、优惠,效果有限,诚意不足。

6、大力消减重大项目投资、对外国际援助、行政成本和特权成本,平衡体制性失衡,官民同生死,共患难,以克时艰。

二〇二〇年二月十二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