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难兴邦还是多难穿帮

作者:曾伯炎

中国近现代史,多灾多难。当年李鸿章曾惊叹: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革。可百年过了,竟然还变出“定于一尊”来。资中筠先生问:“上面是垂帘听政,下面还是义和团〔红卫兵保皇〕,变了吗?”有识者评议:以革命名义夺权,以改革名义分赃,毛泽东55次政治运动的互斗互害之灾,变坏了人性、人心,十年文化浩劫,更毁了三千年文化文明。眼前,武汉病毒之灾,从封口、封城闹到被封国,历史鲜见。多难兴邦这成语,不是被改成衰邦、封邦,与穿帮了吗?

他们封报警说真话医生李文亮之口,给病毒以乘虚扩大之机,泛滥出瘟疫成全国之灾。中共常夸自已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当前这大事倒是集中封口力量制造出来的祸事!目前进退维谷,不得已才求救于美国与WHO等。死神在武汉已经压倒专制的威权,他们70年伟光正假象,很有穿帮的危险呢!

2008年,汶川大地震,温家宝总理喊多难兴邦时,这话背后是多少学校的豆腐渣工程,害了千万无辜孩子的性命。今日武汉病毒,更是在掩盖人祸,但还是穿了帮。而老毛用粮食換核武,饿死4千万无辜百姓,推给三年自然灾害,不仅有气象学家以三年风调雨顺气象记彔穿帮,还有七千人大会揭了老底!

当年汶川地震,震到上海、广洲也有震感。人们不仅怀疑三峡大坝造成600公里高峡出平湖的压力导致,还有核库爆炸的人祸之说等传闻。而眼前武汉冠状病毒之灾,是封杀李文亮医生报警说真话之口所造成,还害他致死。由封口、封城闹到各国徹侨被封国,还酿成对封杀言论自由如海啸般悼念李医生的反抗,比寃死的孙志刚、雷洋等爆出的民愤还大,正冲击着专制政权的堤坝。

于是,我们看到:兴国的假象,正被衰国的真象戳破。也许这小小病毒成了中共伟光正穿帮的引信与剋星。

中共新主不是有四个自信吗?面对此瘟疫,没见自信,只见自乱。北大郑也夫教授提议政治局常委带头公示财产,无一回应,不也显自惭自虛吗?他们权贵暴露苏联解体后逃亡的沉船计划,与藏财藏眷国外,也证明无自信。真正有持无恐的,仍是鲁迅所揭示的专制那瞞和骗的两手,和当今再升级为枪杆子与笔杆子两控。习氏治国理政弄的新词叫“现代化治理”,不过是“治理”的新瓶装“专制”的陈酒罢了。

他们还相信要苟延党命,只需执行新的四化:民众散沙化,民智愚眜化,统治一尊化,社会稳控化。可当前这保命与保经济的矛盾,正使高层面临顾此失彼的两难选择,且在民难民怨的火山口上正坐卧不安呢。

最先讲出病毒真话的医生李文亮死前,留下的一句话,正成为燎原之火。他说:“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就将此次瘟疫与言论自由联系起来。其实,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吹亩产万斤假话,无人说破,就与反右文字狱灭口相关。故今天引出世界知识界、科学界各界联署要求中共当局认识这次瘟疫,也是无言论自由造的祸。若不开放言禁,改向民主,必将祸患无穷。民主,还有人问能当飯吃吗?眼前无民主,不仅得向专制乞饭吃,而且没有言论自由,性命也难有保障啊!

笔者相信红二代们,绝无开放言路的胆识。这几年的强化网禁,说明他们只迷信暴力加洗脑,维持其一党之私,一主之权,豪门之利。所谓的“为人民服务”招牌,早抛进垃圾堆了。仅看公共医疗投入,就2/3以上只为党官们服务。今日病毒能如此肆虐,专制体制下的公共卫生投入太少以及草菅民命的官僚统治难逃其咎。

笔者观察中共70年的历史:乘乱世夺权之梟雄,掠夺财富与垄断资源之匪邦也。皇袍加身,官帽上头,假文凭到手,便得意嚣张。钻WTO赚到违规暴利,更野心膨胀。可是,骨子里的痞性异化了人性,匪性扼制了良心,不但由前朝政治倒退到毛的“千载皆行秦政治”,而且当朝经济使官府变成大地主与大资本家,更猖狂无忌。他们两朝两代以权力的骄横,用无知的霸道,令民众敢怒不敢言。没想到闹出比SARS病毒厉害十倍的新冠病毒,使当权者左支右绌,在保命与保产矛盾中,无计可施。在专制的任性中,民众的苦难日益增多,但终有物极必反,否极泰来那一天。

其实,专制极权的腐恶制度,既反人性反人权反信仰,开历史倒车,又反进步反现代与反文明。这邪恶制度本身,就是一种腐恶的政治病毒。此政治病毒与自然病毒交相为害,弄出深重的罪孽,又靠暴力与谎言进行野蛮维稳,更加民不聊生。再加上习总时代的“官不聊生”,这专制维稳还能进行下去吗?

不但现实真象要穿帮,历史事实也在穿帮。专制统治进行洗脑愚民几朝,就如同在中国重构奥威尔讽喻的动物庄园。这种庄园,类似过去文革中的“牛棚”,现在,再由各地学习班以及新彊纳粹式教育营继承。这一切,有人称之为“赤纳粹”,该用语确实起底了这奸恶党国的反动本质。

其实,近30年前,苏联与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共产主义就已经大穿帮了。有一个历史学者沈志华,很有眼光,不惜重金买回克里姆林宮档案复印件,根据中苏两党秘密电文,透露了老子党与儿子党共谋的真象。

如斯大林1947年回电毛泽东,禁止他获胜就立即清除统战的民主党派。此电报并非说明斯大林喜欢民主,而是他比毛老辣,即用民主作的幌子不可收得太快,专制真面目不可露得太早。于是,在斯大林死后,毛在1957年反右中,阉割了各民主党派:由联合的友党,变豢养与假参政的花瓶党小姘党。这历史的穿帮,暴露出中苏的父子血缘关系,揭露民主是假,统战是真, 8个所谓民主党派,供作专制独裁的脂粉,只起到掩饰一党独裁的作用。然后用名利进行诱惑,以千人计划阴谋,再去统战美欧先进科技界人士。武汉p4生化病毒实验室,就是利用前法国亲中总统希拉克签下协议促成,后来的总统发现蹊跷,又再签约进行了限制。

中共国专制体制,缺乏创造力。遂用各种手段窃取知识产权。美国抓住华为、中兴等怪胎企业的违规不放,还要引渡孟晚舟审出虚实,如此看,中共在世贸中阴谋花招黑幕,不也在穿帮吗?

当前,这瘟疫流行泛滥到:路断人稀,城封如死,乃至天空航线也断了不少。这引起笔者回忆老毛那《送瘟神》的诗:“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笔者略作修改变为:“绿水青山难再多,共党无奈病毒何!百城封闭人如死,朗朗乾坤变鬼国!”62年前,老毛没送走的瘟神和他建的这极权体制如影随形,今天,这体制已成繁殖政治病毒和自然病毒的温床。他们专权者,就是瘟神了。而老毛,不正是中共瘟神之鼻祖吗?

像吹哨报警的李文亮这种有良知的良民,竟然被视作维稳对象,以维稳封他的口。没想到却封出封城、封省与封国。他们高喊着要建强国,实际上建的却是自我封闭的墙国。如此封堵,岂非与大禹之父鲧治水那封堵之法如出一辙吗?鯀之堵水,还有《国语》说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早有了历史结论。可见这专制,华而不实地包装了许多现代术语,犯的却是常识性错谬。在十九大包装的什么“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小小病毒就揭破:他们不但不现代化,而且还在重复鲧和周厉王的失败。

这失败,也反映在王歧山身上。贸易战开打,他说的那狠话,又成废话。他说:不怕把中国经济打垮打穷,中国人的韧性与耐力,吃草也能活出来。现在,面对病毒如此肆虐,中国老百姓活得出来吗?全国80城被封,武汉死得焚尸炉24小时加班,也忙不过来了。既然不怕经济上打垮打穷,而且现在瘟疫方兴,急着复工的指令岂非又给老王一大耳光吗?

民谚有:“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当前,此病毒之源头,从华南海鲜巿场,巳追到武汉p4生化病毒合成实验,及军方的超限战,网上已有人诅咒是遭天谴!这病毒之源,撩黑幕一角,不仅现出生化病毒博士石正丽两年前的论文,吹她人工合成病毒成功。网上甚至还流传前国防部长迟浩田秘密报告中提到生化战争。医学博士武小华提出阴谋论指,石正丽所在的武汉P4实验室管理不善,是泄露病毒的来源,石正丽的反驳怎么看站不住脚。若还嫌不足,那么,最近美国司法部门逮捕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学系主任Charles Lieber,称他参加中国千人计划,赴中国建多种生化实验室,且受中国150万美元贿赂,又是穿帮武汉病毒的线索。随着亊情的演展,证据将会继续涌现:再彻底穿帮!

笔者相信:中共70年造罪孽的穿帮,特朗普的贸易战是序幕,香港的普选要求引出百万人上街是继续,这生化病毒像点穴定身术一样,将红色政权的专制大国定死,80多城变死城,几乎整个国家被定住了,且定得产业与物流皆断了,历史鲜见,岂非大崩溃的预兆?

如果追本溯源,追到二战后,世界的民主潮流滚滚,老毛用抗美援朝与抗美援越那些手段,不仍是学鲧的封堵吗?封到堵到他晚年,还不得不请美国总统尼克松进他菊香书屋作客。因为勃烈日涅夫要用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如清除今天巴格达廸一样的除他,被美国劝阻。但吓得毛借朱元彰口号:“深挖洞、广积梁、缓称王”,接着改联美抗俄,才有庄则栋乒乓外交的新闻。

当下红朝新主,仍然外堵以美为首的民主潮,对内袭用秦制,用商鞅韩非富国弱民之法,才造成出此瘟疫逼出天怒人怨,到头来还是向美国通报30多次,这不是毛那段历史的再版吗?

有人奇怪,为何在此关头,川普仍发推与讲话,极力赞扬以美国为敌的习近平呢?还问此美总统:愚乎?智乎?笔者认为:川普这宾夕法尼亚长春籘大学出道的且有商贸精英背景的实力政治家,绝对不会比用梁家河大学问吹捧的红色新帝弱和儍吧?他俩较量几年的胜负,已说明川普比奥巴玛、克林顿精明,他的迷魂药一般人都能看出来,只有被他称赞的人昏头转向而已。

网上还有人担心,狡诈的中共,若熬过这次失误与失败,缓过气来,又会将丧事办成喜亊老方法,说这又是他们党的伟光正威力,专制与举国体制的优势。像毛泽东用粮食換核秘密,饿死3700万农民一样,人祸被谎说是天灾。1964年核爆成功,又一片欢庆毛思想的伟大胜利,前几年饿殍遍野的事就迅速掩盖了。

笔者认为这些老戏,虽必然再演,但在网络信息开放与透明时代,观众的智力提升了,也很难再完全蒙蔽了。美前国家安全顾问班农,给中共国定性为:“制度型黑手党体制”,认为较本拉登与巴格达廸恐怖组织的危害更可怕。这中共体制,当年杜鲁门、费正清误解了,老布什、克林顿等上当了。特朗普、彭斯、纳瓦罗、班农等,尽是识透中共本质的克星。

民间有“久走夜路必遇鬼”之话,这奸党走邪路70年了,眼下正是他们这鬼与魔彻底暴露的时节,可能这新病毒,正是它败亡的拐点!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