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疫情是怎样一步步走向失控的?
 
——从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公告中寻找答案
 作者:张智斌

作者按语:本文记录了武汉封城一刻,一位中国普通市民是怎样仅仅凭借可获得的、有限的官方资讯,来思考、分析和判断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原因、过程和严重性的。其中涉及的内容和问题,虽然随着后来疫情的发展,有些已经被海内外的媒体逐渐报道,但在中国互联网封闭、资讯短缺的封城时刻,对于一个普通市民来说能够即时作出这样的思考、分析和判断,也可称难能可贵了。在武汉封城届满一月之时,现特用第一人称的表达方式,记录下这位普通市民当时的思考和分析,发表在此,由读者自己去作出思考和评判。

 图片说明: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期间,武汉一家医院里等待治疗的病人人满为患。(图片来源于网络)

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2020年1月23日凌晨2点,“九省通衢”之武汉紧急宣布封城,这对一个素以面子为重的国家来说,事态之严重,可想而知。

当天(1月23日)上午9点21分,离武汉十时实施封城不到四十分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官网转发“卫生健康委网站”当天发布的疫情公告《2020年1月23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注1],称:“截至1月22日24时,我委收到国内25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71例,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均来自湖北省)。13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393例。”

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的疫情,就算全国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全部来自武汉,两者相加也仅仅964例病患,相对武汉近1100万人口的总量,发病率不到万分之0.88。对于一个千万人口级别的城市而言,封城之举,史无前例,在政治、经济、社会、民生和心理等许多方面都会对整个国家乃至世界造成巨大的影响,而且在随后的人员管控、资源供给、调配等一系列问题上,技术难度不言而喻,不到万不得已,武汉政府(当然这并非是武汉政府能够决定的)何必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大动干戈实施封城?真相究竟如何?

封城几乎引起社会的恐慌,网络上各种无法确定真假的消息在铺天盖地地传播。当天晚上,我打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网站,想从官方发布中寻找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权威信息。而事实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上并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我又仔细阅读了一遍《2020年1月23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除了以上公布的累计至1月23日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数量、死亡数量和疑似病例数量外,该公告还称:“22日0-24时,24省(区、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31例,新增死亡患者8例,其中,男性5例,女性3例,除1例53岁以外,其余均为65岁以上老年人,80岁以上5例,分别患有癌症术后、肝功能损坏、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帕金森等慢性、基础性疾病。”该文最后还列举了十七位逝者的病况,强调死亡者绝大多数是老年人,并且大多患有严重慢性基础性疾病。很显然,这是为了避免引起广泛的社会恐慌而作出的官样解释。

武汉疫情真的仅此而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官网上,一篇2019年12月30 日最新发布的来源于疾病预防控制局的统计报告《2019年11月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注2]引起了我的注意。该报告统计了2019年11月1日0时至11月30日24时期间,全国(不含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法定传染病的发病和死亡情况。报告称在2019年11月份期间,“共报告法定传染病670999例,死亡2531人。其中,甲类传染病中鼠疫报告发病4例,无死亡报告,霍乱报告发病1例,无死亡报告。乙类传染病中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脊髓灰质炎、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白喉和人感染H7N9禽流感无发病、死亡报告,其余21种乙类传染病共报告发病292854例,死亡2522人。报告发病数居前5位的病种依次为病毒性肝炎、肺结核、梅毒、淋病以及猩红热,占乙类传染病报告病例总数的93%。”

在该报告的附件“2019年11月全国法定传染病报告发病、死亡统计表”中,记录了不同病种在11月份全国的总发病数与总死亡数。相对于新冠肺炎,其中最有参考价值的病种是同样属于乙类传染病、主要通过飞沫传播的肺结核,11月份全国报告肺结核的发病总数达73000例,死亡177例。我追踪了一下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2019年9月份和10月份(注:12月份的统计当时还未公告)肺结核的发病数量和死亡人数,9月份发病总数80973例,死亡170例[注3];10月份发病总数75123例,死亡156例[注4]。这些数据与武汉封城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全国确诊病例571例(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相比,在数量上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的统计中可以看出,肺结核每个月都对国民造成巨大的损害,比新冠病毒肺炎从发生至武汉封城这段时间内对国民造成的损害从官方统计的数字上看要严重得多,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权在握却又欠缺专业知识和传染病防治经验的各级官员们对此都一直不以为然,直到疫情大爆发而一发不可收拾。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为什么肺结核每月对国民造成的巨大损害,要比新冠病毒肺炎从发生至武汉封城这段时间内对国民造成的损害严重得多,但国家却只对新冠病毒肺炎采取了严格的封城措施,而对疫情同样也很严重的肺结核却并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这里面又有什么隐情?还是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发布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数据可能存在失实?如果失实,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既然2020年1月2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还远没有比肺结核严重,政府为什么要为应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采取严厉的封城措施?唯一还可以解释得通的便是新冠病毒肺炎具有超强的传染率,病情特别严重,威胁特别巨大,若不加以控制,疫情将会迅速蔓延,否则政府不可能会采取极端的封城措施。而此时离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11日发出《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仅仅12天。继1月3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在通报中称“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注5]、1月5日称“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注6]后,这份1月11日发出的通报中还在坚持声称:“自2020年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目前,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注7]

而事实是1月11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时,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已经得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注7],而这“冠状病毒”,正是曾经造成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即非典型肺炎)与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传播的元凶。冠状病毒普遍具有极强的传染率,“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原体高度相似,同样具有超强的传染率,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到1月11日在明确得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后还在发布“自2020年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目前,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这种说法,显然是对人民和国家高度不负责任的,通报的内容在事实上也是完全站不住脚跟的。

2020年1月6日,政协武汉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召开,次日武汉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召开,武汉市两会至1月10日结束。期间,从1月6日至1月10日,武汉市卫健委停止发布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通报。

2020年1月11日,政协湖北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开幕。12日,湖北省第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开幕。在随后的五天里,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在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中一直表示“我市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1月15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官网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识问答》(2020年1月14日)[注8],在回答“截至目前,有没有发现人传人的情况?”的提问时,答复还是称:“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武汉市卫生健康委的一系列发布,被全国媒体广泛转发。

1月17日上午,湖北省两会闭幕。1月18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才发出2020年1月16日0—24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情况通报,通报称“我市新增4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目前,新增病例已安排转院至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救治,所有病例病情稳定,无危重症,病例发病时间集中在1月5日至8日,相关流行病学调查和密切接触者搜寻工作正在开展中。”[注9] 新冠病毒居然也懂得识大局、讲政治?在省人大召开期间竟停止了传染,直到人大会议结束后,才又有新增病例出现。

1月20日,媒体报道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非常肯定地证实出现了人传人现象。同时,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感染。那么,武汉有那么多的专家,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直奋斗在疫情第一线,应该早就获得了非常明确和充足的第一手资料,为什么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却始终没有确认存在人传人现象?是真不知道,还是另有隐情?

2020年1月22日,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Ⅱ级应急响应。武汉市卫生健康委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有关规定,全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由省卫生健康部门发布[注10]。此时,离开武汉发布封城已经不到24小时。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的一系列通报已经让人们在麻痹和等待中丧失了隔离和阻断疫情传播的宝贵时间和最佳机会,后来疫情的发展和事实也证明了武汉市卫生健康委的通报造成的影响有多么严重,后果和代价是多么惨重。

但是,这次疫情爆发成灾,所有的问题单是出在武汉市卫生健康委一个环节上吗?所有的责任全部应该由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去承担吗?显然不是。这是一条一环紧扣一环的链条,链条的每个环节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自从疫情开始出现以来,政府部门一直在通报中表示疫情可防可控。1月18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还在举办第二十届万家宴,据媒体报道出席家庭数量达到4万多户。而此时离1月22日湖北省宣布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Ⅱ级应急响应已不到四天时间。

1月23日凌晨在武汉宣布封城之前仅仅几个小时,2020年1月22日21时54分,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第二份情况通报(第一份在1月21日21时25分发布):《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注11],其中称:“2020年1月21日0时—24时,湖北省武汉市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05例,死亡3例,出院3例。其他市州无新增病例报告。截至1月21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375例,已治愈出院28例,死亡9例。目前仍在院治疗338例,其中重症65例、危重症23例,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1181人,已解除医学观察755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426人。”值得注意的是,这份通报,其中根本未提疑似病人的数量。

而事实是在1月23日武汉封城时,已有媒体报道武汉医疗资源紧缺,病床紧缺。这与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所称“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375例,已治愈出院28例,死亡9例”完全不成比例。早在1月20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为应对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特地发布公告《武汉市设置发热门诊医疗机构和定点救治医疗机构名单》[注12],称:“1、全市发热门诊61家(其中,中心城区41家,新城区20家;市管医院16家)。2、全市定点医疗机构9家(其中,中心城区定点医疗机构为市金银潭医院、市肺科医院、市汉口医院;远城区定点医疗机构为各区人民医院)。3、省市联合医疗救治专家25人(其中,同济医院5人,协和医院5人,省人民医院3人,中南医院4人,市第一医院1人,市中心医院1人,市第三医院1人,市第四医院1人,武汉儿童医院2人,市金银潭医院2人)。”组成规模庞大的医院、专家团队来应对疫情,该公告还用表格形式列出了这61家设置发热门诊和9家定点治疗医疗机构名单,如果说至封城之前湖北省累计报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才区区375例,怎么可能会造成如此庞大规模的医疗机构资源紧缺,病床紧缺?又何必要兴师动众紧急施行封城措施?

因此,武汉封城,此时此刻的重中之重,是武汉究竟有多少没有确诊的被新冠病毒感染的疑似病人存在?而官方的数据和结论,究竟还有多少公信力存在?公众找不到答案,但相信每个明白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答案。

写于2020年2月武汉封城满月之际。


附注:

注1:《2020年1月23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发布日期:2020-01-23 09:21,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网址:http://www.gov.cn/xinwen/2020-01/23/content_5471771.htm


注2:《2019年11月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发布日期:2019-12-30,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ww.nhc.gov.cn/jkj/s7915/201912/1c872de08d834aa0b82d4b4b8cd78b8c.shtml

注3:《2019年9月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 》,发布日期:2019-10-2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ww.nhc.gov.cn/jkj/s5899tg/201910/e7a886ead0814a5d9383c806a4048c8b.shtml

注4:《2019年10月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 》,发布日期:2019-11-20,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ww.nhc.gov.cn/jkj/s7916r/201911/133a1aa63360487189c1034d6f7f8270.shtml

注5:《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发布日期:2020-01-03 17:00:42,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0309017

注6:《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发布日期:2020-01-05 20:33:24,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0509020

注7:《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发布日期:2020-01-11 07:04:11,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1109035

注8:《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识问答》,发布日期:2020-01-15 00:10:06,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1509040

注9:《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发布日期:2020-01-18 00:10:55,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1809064

注10:《工作提示》,发布日期:2020-01-22 19:00:27,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2209088

注11:《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发布日期:2020-01-22 21:54,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jw.hubei.gov.cn/fbjd/tzgg/202001/t20200122_2014328.shtml

注12:《武汉市设置发热门诊医疗机构和定点救治医疗机构名单》,发布日期:2020-01-20 19:13:37,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网址: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2009078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http://yibaochina.com/article/edit?articleId=8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