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克思: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作者真名是胡福明,南京大学哲学系党总支书记、教授。这篇文章在全国引起了轰动,新华社当天就进行了转发,《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也在第二天进行了转载,其影响直到今天都没有消逝,一直有人在围绕它讨论真理问题。有人评价说,这是建国60年来,后30年喊得最响亮、最具关键意义的口号,成为了改革开放实践的纲领性指导理论。〔1〕

所谓真理,是哲学认识论上的一个概念,指人们关于客观规律的正确认识。怎么知道人们关于客观规律的认识是正确的呢?共产党说是实践,这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命题的由来。对真理的检验标准问题,马克思和毛泽东都有过泛泛的表述。一八四五年,马克思说:“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具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6页)毛泽东在《实践论》中说:“实践的观点是辨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

表面上看,共产党好像是追求真理的一个群体,你看,上自革命导师,下至基层教授,对真理的态度可以说是毕恭毕敬,为了不犯错误,还愿意不辞辛苦地用实践来检验自己的革命理论。殊不知,所有中国人都被共产党忽悠了,因为大家都没有认识到,崇尚独裁的共产党从本质上来讲就是与真理格格不入的。

既然真理是人们对客观规律的正确认识,那么就必然涉及到认识的主体和客体问题,也就是“谁来认识?”、“认识什么?”的问题。在认识的客体方面,并不是所有认识都可以用实践来检验的,其中有的可以用实践来检验,有的却不能,正如马克思所说的“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虽然他是带着讽刺的口吻说这句话的,可是事实上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比如数学上的虚数、哥德巴赫猜想,政治学上卢梭的人类黄金时代和霍布斯的人类野蛮时代等,都是不可能用实践进行检验的,对于大量不可能用实践进行检验的认识,我们肯定不能简单地加以排斥,而是要寻找其它的检验方法。因此,从客体方面看,除非共产党改变实践一词的含义,否则,实践并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在认识的主体方面,我们先来看看古人是怎么说的。庄子说:人在高处就会头昏,猴子也会吗?人在潮湿的地方居住就会得风湿病,泥鳅也会吗?意思就是说,不同的主体对同一个事物可能产生不同的认识。对一个人数众多的国家来说,要形成一个所有人都一致同意的认识是决无可能的,那么,在出现意见分歧的时候,以谁的认识来指导国家事务呢?“以正确的认识来指导国家事务”是一种无意义的陈述,因为在接受实践的检验之前,没有人能够确定哪个群体的认识是正确的。遇到意见分歧,民主制度是以多数人的认识指导国家事务,独裁制度却总是以当权者的认识来指导。

共产党把人类划分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认为这两个阶级是不可调和的敌对关系,无产阶级代表了人类一切优秀的品质,相反,资产阶级代表了人类一切腐朽的特质,只有无产阶级对人类社会活动的认识才是真理,资产阶级对人类社会活动的认识只能是谬误。因此,要用无产阶级对人类社会的认识—马克思主义来指导国家事务,这就犯下了前述把还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的认识当作真理的错误。共产党狡辩说,他们才是以多数人的认识来指导国家事务的,因为他们代表了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而无产阶级总是国内的大多数。这是把人数上的多数与思想上的多数混为一谈的做法。要知道,无产阶级首先是人类的一分子,然后才是阶级的一分子,希望拥有私人财产是人类的共性,而不是资产阶级的特殊要求。有学者经过统计调查得出结论,人类真正愿意过共产主义生活的人不超过5%的比率。这么低的比率,怎么能把它当作无产阶级的共识呢?结果这种所谓的代表,最终转变成赤裸裸的强迫。当独裁国家出现意见分歧的时候,永远是权力说了算,权力最终成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共产主义,具体内容为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因为95%的人不愿意接受,所以就增加了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内容,强迫人民接受。这是马克思个人根据资本主义经济现象分析得出的一种理论,人类社会从来就没有成功地实践过。古代斯巴达的共产主义是失败的,近代欧文的共产主义试验也是失败的。一方面,共产党宣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另一方面却对这样一个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的理论,急不可耐地宣布为“真理”,不惜以武力作后盾强行在中国推行,结果可想而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占领中国以来,中国人民在“大跃进”中被这种“真理”害得饿死3000多万,在“文化大革命”中人斗人又活活斗死2000多万,从1949年共产党建国开始到1978年的30年间,中国的劳动生产力并没有出现共产党想像的巨大飞跃,相反,国民经济却滑到了破产的边沿。然而,对于他们自以为是的“真理”,却从来不肯承认这种实践的结果。他们把马克思主义作一番彻底的改头换面,用私有制取代公有制、用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以后,还恬不知耻地对世人宣布:这是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这就像一个农民指着他猪圈里的一头老母猪,对朋友说“这就是你半年前来我家见过的那只小狗”一样荒唐,因为小狗长成了大狗我们可以称之为发展,可是如果小狗变成了老母猪我们绝不能称之为发展,只能把它叫做变异!

人类为什么这么重视真理?因为他们希望在实现目标的道路上少走弯路、少受损失,这就是真理的价值所在。人类依靠他们中间的智者寻找真理,然后用智者找到的真理来指导社会实践,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加快实现人类的目标,减少实践的损失。谁要是抛开真理瞎折腾,必然给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当然,人人都可以冒充智者,宣称自己的思想就是人类需要的真理。为了避免上当受骗,任何“真理”都没有强迫人民接受的权力,选择的权力必须牢固地掌握在人民手中,人民虽然没有发现真理的能力,但是却有识别真理的能力。共产党这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观,恰恰颠倒了目的和手段的关系,是对中国人民极其不负责任的态度。他们剥夺了人民选择真理的权力,强迫别人接受他们自以为是的“真理”,把真理当作了装饰自己门面的彩旗,当作了人类生活的目的,而把实践当作了证明真理的工具。当他们的瞎折腾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时候,在毛泽东时代把它归咎于“阶级敌人的破坏”,到了邓小平时代,却把它说成是“改革必须交的学费”,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当实践与他们的“真理”发生矛盾的时候,他们不是怀疑自己的“真理”,而是怀疑实践的可靠性,牵强附会地找出别的理由进行搪塞。比如,共产主义在中国和世界各国的失败,本来已经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荒谬性,可是共产党不承认,反而宣称这种失败证明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正确性;又比如,社会矛盾越来越激烈的实事,本来已经证明了共产党一党专制的腐朽性,可是共产党不承认,反而宣称社会矛盾的不断升级,证明了敌对势力(或曰阶级斗争)长期存在的观点是正确的。前者是通过曲解理论的前提条件来掩饰理论的错误,后者是通过加入风马牛不相及的因素来充当失败的借口。既然他们所谓的“真理”必须在纯而又纯的温室里才能够有效,那么当初为什么还要迫不及待地强加到人民头上呢?要知道,人类社会本来就不可能是纯而又纯的。这种违反客观规律的霸权“真理”,正是中华民族的灾难之源!

既然共产党把权力当作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什么还要推动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呢?在这个问题上,“毛左”的目光还算敏锐,一眼就看出这篇文章的出台是个阴谋,是共产党内的“走资派”为抛弃华国锋“两个凡是”、为邓小平重新掌握政治权力制造的舆论。“毛左”银蛇蜡像说:“经过三十多年的实践我们看出,那场讨论的真正阴谋就是要砍旗,要否认被千百万革命人民的实践证实是真理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否认社会主义方向,否认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阶级性,目的是把白猫黑猫放出来,为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乃至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制造理论根据。这是一个打着革命的正确理论的旗子反对人民革命实践的典型例子。” 〔2〕“毛左”说那场大讨论的目的是把白猫黑猫放出来没错,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经过实践证实的真理却显得有点脑残。不管怎样,这篇文章的出笼确实有很深的政治背景,因为它发表前经过了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胡耀邦的审阅定稿,受到了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陈云等多数人的积极支持。由此可见,共产党谈真理是司马懿之心—路人皆知,无非是为了权力斗争的需要而已。

注释:
〔1〕 阿Q反传. 也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007/163471.html
〔2〕 银蛇蜡像.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现实意义.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7/201004/146377.html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