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抗疫报告(三):新冠病毒来自美国?
 
作者:张智斌
 
3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文说“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还称“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敏感时期,这条推文引起了不小的反响。3月13日,美国国务院为此向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表示抗议。

赵立坚说这话有没有根据呢?他发推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周三在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COVID19”,“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个现行,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美国在流感死亡的病例中检测出新冠病毒来,可能是因为冠病毒的症状与流感很相似,当时以为是流感。但我想这并不等于说去年秋天美国流感死亡的人中,就已经出现新冠病毒感染者吧?如果美国去年秋季就爆发了这个传染性极强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话,美国的情况应该在去年秋天就会像武汉一样惨,与美国往来频繁的加拿大也早就成为受害者了,还能轮到武汉在去年12月份先爆发?但加拿大当时并没有发生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疫情,在去年12月武汉发生新冠病毒疫情后,直到今年1月25日加拿大才有了从武汉入境的第一例输入性感染者——加拿大的零号病人。对于加拿大来说,病例的来历都有记录,病毒来源于哪里,其实一目了然,这是非常简单的问题,还需要再发推谈什么“零号病人”吗?

在这场新冠病毒疫情中,传出的谣言真的太多,有一些就是像赵立坚这样的“官谣”。其实作为一个国家的外交部发言人,去说这种没有根据的话,实际上不是爱国,而是害国;也不是爱党,而是害党——当然,是不是害党,那是你们内部的事,你们慢慢讨论吧,我们就不管闲事了。

但是从这件事中可以看到,这么一个泱泱大国,难道真的就蜀中无将了?为什么偏偏会选择像赵立坚这样的人去做一个国家的外交部发言人呢?说了这样的话,如果还被当作像英雄一样看待,那么这个问题可就不只是赵立坚个人的问题了。

一个国家经常会出大问题,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真话不能说,假话却可以“堂堂正正”地去说,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现在连国际社会都倒了大霉,但是看样子,这批人已经再也不可能会去吸取教训了。

3月15日是星期日,卑诗省疾控中心当天没有发布疫情报告。我查看加拿大各地当天的情况,安大略省、魁北克省、阿尔伯特省的疫情都在明显恶化。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的情况则更加严峻,唯独中国一枝独秀。中国的官方新闻说除了湖北新增4例外,其它各地都无本地新增病例,仅有的12例都是国外输入性病例,看来情况已经完全好转了。而西方国家却普遍已经在水深火热之中,抗疫新闻的语调中,明显夹带着“制度优势”的优越感,看来一出悲剧又成功地变换成了一场不小的胜利,应该庆贺,还是悲哀?

查看天气预报时,已经过了半夜12点,洗洗睡吧。

形势转变得太快,从上星期最后几天开始就急转直下。卑诗省的公共卫生机构反复强调要求人与人之间要保持6呎(2米)的社交距离。第二天清早(3月16日),在赶往办公室的路上,看到高峰时段的公共汽车还是很拥挤,Skytrain则相对宽松些,但也无法做到保持2米的间隔。大部分车厢还是密闭的空调车厢,情况真是堪忧啊。这天早高峰时,我的感觉是比上星期还更拥挤。这天早上,我开始戴上口罩,这是我来加拿大后,十几年以来第一次戴口罩。

这些天乘在公共交通上,观察周围,发现说话聊天的人越来越少,戴口罩的却越来越多起来了。有时车厢里有人咳嗽、有人打喷嚏,我相信虽然绝大部分只是普通的感冒,但还是让人感到紧张。与华人不同的是,有许多其它族裔的人并不是很在乎这种病毒,在Skytrain上,这几天我还不止一次看到有人用手到处抓着扶手,一会儿又用手去取零食吃,甚至还有边吃边舔手指的。而用抓过扶手的手去触摸脸部的,则有很多很多。有些人身体强壮,身体条件确实优越,很自信自己有强大的抵抗力,但正是像这些掉以轻心的行为,可能会对自己和社会造成不可估计的后果。意大利出现的极端情况,也不是偶然的,只是疫情早一步发生在他们身上而已。

至少在我的周围,有许多洋人对新冠病毒毫不在乎。其实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这一点与中国很不一样。在中国,只要有预警,一听到疫情,绝大部分的人都会很注意,但西方社会不是这样的,卫生局在三番五次地警示——经常洗手(用洗手液搓洗不少于20秒)——保持社交距离(人与人之间距离保持2米以上)——避免群体性聚集(这两天已经警告避免50人以上的群体聚集了,好在全省的公立中小学从3月14日后就已经放春假了),但我看到的情况是还有许多人并不在意,公共场所聚在一起近距离聊天说话的人大有人在,在工作场合,与外来人员围着桌子面对面一起讨论工作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还有人在谈论说过度恐惧才会感染病毒——但不把它当回事就真的不会染病吗?什么才算是过度恐惧呢?


插图:加拿大疾控中心提示:公众预防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最有效的方法是洗手(用洗手液搓洗至少20秒)、保持社交距离(2米以上),避免群体性聚集,不要用手触摸脸部,而戴口罩并不是最有效的预防方法,只能防止飞沫传播。

还有一个与中国的情况非常不同的是,在中国,每个人上街都被要求必须带上口罩,有许多报道和自媒体的视频内容就是因为一些人不带口罩,被执勤人员暴力对待,甚至直接被行政拘留的。但在加拿大,卫生机构和医疗专家都坚持声称不须戴口罩,戴口罩不是预防感染病毒的有效方法,预防病毒感染最有效的方法是经常洗手,用洗手液在清水中反复搓洗至少20秒,或用酒精洗手液(Hand Sanitizer)搓手,时刻保持双手干净,不要用不干净的手去触摸脸部。

不要用不干净的手触摸脸部,要做到这一条其实非常困难。就我本人而言,在专心思考和工作时,我会经常在无意识中不自觉地用手触摸头脸部,因此我觉得唯一能做到的是尽可能地保持双手干净,接触可能受过污染的公共物品后立刻洗手。

这天晚上(3月16日)打开卑诗省疾控中心的网站,在当日的报告中看到,卑诗省疾控中心再一次沉痛宣告,又有3名林恩养老中心感染COVID-19的长者不幸离世,卑诗省新增30例感染者,总数达到103例,全省所有医院立即进入2级响应,出现感染的狮门医院立即进入3级响应。

星期二(3月17日),安大略省报告,至上午10点30分,感染人数达到190人,该省出现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死亡病例。省长福特(Doug Ford)宣布安大略省进入紧急状态。此时,全国已有447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安省186例,新增9例,1例死亡。新斯科舍省新增7例,全国死亡人数达到5例。由于时差的原因,卑诗省当日的统计还未公布。

这天上午,在隔离中的特鲁多在家门口发表讲话,他说在当前非常时期,加拿大的护士们需要帮助,弱势人群需要帮助,请所有人留在家中,照顾好家人,非万不得已,不要出门。

特鲁多说:“这场大流行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在按小时变化。我们知道这给我们带来压力和焦虑。我已经表示,我们准备好与加拿大共度难关。我们会宣布更多措施支持加拿大民众。”

2020年3月23日,卑诗省温哥华

(版权作品,未经作者书面授权,请勿用任何形式进行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文章内容完整。)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