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国共产党继任总书记的一封信

张广泰

【编者按】中国在习近平统治下,法治倒退,人权恶化,经济下坡,世界反目。除了被中共的片面宣传强行洗脑的民众,海内外华人已经对习近平不报希望。国内知识分子的批评,房地产大佬任志强的痛骂,都是这一民意的反映。但是习近平下台后,中国何去何从?中共立即实现民主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重新走向法治文明之路还是可能的。本文作者就是借给习近平继任者的公开信,对中共领导人进行讽谏。文中的“韦来”是未来的谐音,代指中共继任领导人。

“韦来”书记:您好!

首先祝贺您担任了党的总书记。国家存亡之际,您任重道远,我必须秉笔直书。

我实在不愿称您为接班人或者继任人,直呼您为总书记。这里的原因很简单:您从前任那里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接过来继续做的事情或者继承下来去完成的业绩,您将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事业,而且您已经没有时间去先巩固自己的权力然后再做事了,唯一可行的道路就是直接依靠人民,依靠重新颁布的法律,一点一滴地推进自由和民主的进程。

您面临的局面其实和当年邓小平先生类似:国家内部处于二次文革的残局,國家和人民的信仰體系完全崩潰;國民经济大幅衰退,畢業生找不到工作,老百姓大批失业,通货大量膨胀;国家外部四处树敌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用钱买来的酒肉朋友;与港台的关系一团糟,港台人心日益背离。这些状况都是40年来最坏的。但是,拨乱反正是得人心的,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面对未来您处在一个极佳的时机,可以大刀阔斧,带领全国人民走向新生。

中国需要彻底的变革,这个变革是几千年来所未有的。中国最根本的目标就是必须彻底摆脱桎梏了中国人民几千年的专制体制。几千年的包袱不容易甩掉,所以中国历史上只见朝代更替,不见人文进步。时至今日,这个历史的包袱无论如何不能再继续背下去了,否则还会给中国人民带来耻辱,中国不能再走千年专制的老路。

中国人民极其不幸。在百年前面临道路选择的时候,面对苏联卢布的诱惑失去了正确的判断,选择了共产主义。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在当时也是无奈,因为共产主义的理论基础是依靠无产阶级这支最广泛的力量,与中国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的社会基础如出一辙。再加上当时苏联政治和经济蒸蒸日上的外表给人以诱惑、以及共产主义人人平等、按需分配的美好前景带给了人民期望。

那时候多少仁人志士为了这个理想抛头颅洒热血,也算可歌可泣。但是有一个致命的事实就是:那时的革命领袖比如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王明等人包括邓小平,并没有任何西方资本主义理论的知识,也没有像蒋经国那样的在苏联底层生存的经历,甚至没有像蒋介石那样亲自深入考察过苏联的社会实际状况,并不了解那时的所谓的社会主义给人民带来的到底是什么;他们也没有到过西方政治和经济最先进的美国,周、朱和邓只是暂短在法国等国疲于谋生,资本主义初期的一些弊端使得他们没有机会或者热情认真研究和比较后再选择道路。所以他们那一代基本上就是盲目的,在极端的马列主义的理论的鼓动下,只是按照苏联的模式根据中国农民的需求摸索前行。

其结果就是中国百年的弯路。执政后50多次的运动、文化大革命、89年的血腥镇压以及近些年二次文革的倒行逆施,中国人民仅生命的损失就达一个亿(包括计划生育强行堕胎的3000万人口。)如今每年的维稳综合支出超过了大国高企的军费支出,这个成本既证明了这个社会的不合理性,也说明存在巨大的浪费。还有世界最为庞大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队伍、庞大的高级官僚阶层和掌握了中国80%的财富的少数权贵,无不吞噬着中国最大的财富。权贵们沉溺于酒池肉林,官员贪腐横行;普通民众获益有限,工人农民依旧是收入最低的阶层,有病无所医,终老无所养。这一切说明:过去的选择是错了,这种发展模式不可持续,是时候抛弃名不符实的共产主义了。

当今的世界已经连为一体,互联网的应用已经消除了信息流通的障碍(排除那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网上柏林墙——长城防火墙吧。)我们比百年前有了更多的选择去设计中国发展的道路。当今的美国或许是在政治制度上最成功的,但是也有很多弊端。或许最好的方法仍然是花点时间、派出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精英去世界各国深入社会各阶层去考察,然后为中国设计出一条全新的道路。中国在世界各国百年实践的基础上去选择道路就会避免过去这一百年里自己的盲目探索带来的失误,何乐而不为?

中国人是聪明的,但过去百年的经验告诉我们:这种聪明往往没有用对地方。只有像美国的建国者那样创造出一套全新的、先进的社会制度,那才叫聪明。中国需要自己的华盛顿 ,而不是对外部世界没有真正了解的另一个毛泽东。这就是你的前任错误之所在,他已经错过了历史的机遇,你不能再错过了。

说到道路必不可少地要提到邓小平。客观地说,一个社会要发展,离不开政治和经济两个轮子的驱动。邓小平只是带领中国用一个轮子走出来半圈,这就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另一个轮子刚要往前滚动就在89年卡住缩回去了,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改革。邓小平之后的两代领导人就用经济的独轮车歪歪扭扭的輪子蹒跚行走,在制度上基本没有突破性的建树。所造成的后果就是今天社会发展极不均衡、国家的自然资源迅速掏空、贫富差距世界第一、所谓的一国两制处处碰壁,社会始终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你的前任则是另类,他是学着毛泽东这个农家子弟几乎要舍弃车子、妄想用肩膀扛着200斤的东西倒着往后退,其后果就是今天的惨状。

即便如此,在美、欧、日等世界发达国家的支持下,邓小平的独轮车战略也带来了中国共产党最辉煌的阶段,在付出巨大的资源和环境损失的情况下、中国坐上了世界经济规模第二的宝座,人均GDP超过了一万美元,表面上步入了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但是由于政治没有改革人为造成的不合理的二次分配,8%的人均收入只及非洲20%的人均收入的一小半,世界倒数前几位,这一点实在和大国的地位不相称,根本说不过去。

下面说说中国共产党。我必须说中国共产党已经完成了百年探索的历史使命。共产党所依据的共产主义从理论到实践都已经破产,唯有中国还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走着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道路。但是从历史的角度看,这个道路其实就是斯大林的专制社会主义政治道路与当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道路的混合体。共产党讲唯物主义,可是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一点也不符合唯物论,恰恰是唯心主义。

稍稍有点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知道,共产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就是用暴力推翻私有制。而这一点恰恰是违反人性的,同样违反了经济发展最基本的规律。市场经济的基础就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之上的,私有制是符合人性的人类最基本的制度。我说邓小平用独轮车只走了半圈,就是说他没有把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发展起来,搞了个四不像,权贵趁机利用制度的混乱捞取好处。这个问题比较复杂,里面所涉及到的理论问题就交给学术界去清理吧。

中国共产党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彻底改头换面,根据前面所提到的政治和经济精英的调查研究与设计,走出一条不同于任何一个单一国家的全新的道路。这个领路人必须有眼界,还需要超越邓小平的智慧和胆略。如果你不具备,那你只能是过渡性的人物,希望你不要像你的前任那样贪恋于权力,及时把权力移交给更合适的人。更进一步说,开放党禁是必不可少的。中共有9000多万党员,各个层级都有一批具有领导才能的干部,应当有信心和其他政党竞争吧?但是话说回来,如果其他的党派更适合在某个地区执政,或者有能力担当带领全国人民去实现历史的转变的使命,中国共产党就需要在法律的规范下,通过正当的程序移交权力。

这条道路基本可以有这样一种展望,它的目标是:首先让全民实现和解并获得充分的个人自由;在此基础上选出全国各地的临时代表,并在有声望的法律精英的帮助下制定出全新的具有可实施性的宪法和相应的法典,并成立独立的司法体系;进而在民主的基础上选举产生各级政府和议会的议员,组成相应的议会。一个由有名望的大法官组成的、具有最高权力、可以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并有权命令政府或紧急状况委员会运用军队维持国家稳定的宪法法院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大国可能是非常必要的。

这样一种历史的转变无疑需要凝聚全球华人的智慧。港台及海外6000万华人生活在不同的国度和地区,具有了解各国制度的天然优势。海外及港台的精英对自由民主和法制的运作深有体验,他们也有参与祖国政治和经济建设的强烈愿望,同时海外华人的投资历来是中国海外投资最主要的来源。因此必须非常有远见地突破中国大多数人的内陆思维,毫不犹豫地从海外全面引进人才、制定法律、允许双重国籍。

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欧洲的一些非英语国家堕落了,我们要吸取教训。作为融入世界的必不可少的语言工具,英语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在渐进的过程中,由沿海到内陆,分地区逐步将英语纳入官方的第二语言,将使中国展开快速飞翔的翅膀。因为语言是文化交流最重要的元素,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思维模式。文化的腾飞、信仰体系的完善才是民族崛起最主要的源泉和象征,而文化的繁荣离不开与世界的交流,英语是离不开的交流工具。这种交流,用人工翻译软件是不能完全替代的。如果把政治和经济比作两个在地面行走的轮子,文化与信仰就是可以使中国飞向世界巅峰的翅膀。

历史的变革是有步骤、有途径的,需要时间,更需要远见、智慧和勇气。中国人民已经已经不允许中国再套在共产主义的破旧蒸汽机上前行,需要换车头了。中华民族复兴的希望就像高铁需要运用从西方和日本得来的技术,加上中国人的智慧制造出的「复兴号」来牵引一样,运用全新设计的两个轮子的机车头来带动,依靠全新的文化体系起飞。

这里我想引用广东中山大学哲学系袁伟时教授的一段重要的文字:

企盼历史悲剧不要重演。纵观历史,横看世界,任何国家和地区要从传统向现代转化,有三个主要环节:

第一,自由。从个人的独立自主到社会各领域的自由。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说得好:“扩展人类自由既是发展的首要目的,又是它的主要手段。”(《以自由看待发展》,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2页)

第二,以法治为基础的稳定。

第三,融入世界。


對以上內容我只想根据自己的研究做一些簡化修改:

第一、目標。從充分的個人自由到充分的社會自由(這是一個社会完全交互融合的過程,不单单是在社会各个领域之内;这也是社會循環往復運行的基本模型或者基本规律。)

第二、手段。運用在法治規範下的民主。(秩序、穩定、和諧、平等之類的概念都很重要,但这些只是衡量社會狀態的尺度,沒有政治含義;另外还有一个道德的概念也很重要,它的作用和法治类似,都具有约束的功能,但是道德边界比较模糊,有柔性,所以可以归在法治的框架之内去应用。)

第三、途徑。融入世界(政治變革與經濟變革缺一不可,最后实现文化体系與信仰體系的全面融合。注意我說的是變革,不是改革,光改是不夠的,要徹底變過去。)

好了,我这次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了。我再次强调,时代在飞速发展,您没有时间躲在共产党的外壳里拖延了,任何拖延都是在对民族犯罪。

这封信不单是给你的,希望它会送到所有的政治局委员、前任政治局委员面前。

张广泰

2020年3月

于加拿大温哥华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