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病毒”后面的大坑

王维洛

 【编者按】新冠病毒起源哪里?谁都知道是武汉,首批病人大部分是华南海鲜市场,但之前也有武汉其他地方的零星病例。至于为什么发源于武汉,尚需要专家进一步调查。但是中共甩锅给美国、意大利等外国人,很明显是想推卸责任。病毒起源于武汉,武汉人只是受害者并不一定要道歉,起源于中国,道理也一样。不过,中共当局镇压言论自由,严厉禁止疫情消息传播,造成病毒爆发并蔓延全世界,而且对病患人数及死亡人数造假,误导世界各国的防疫政策,这个责任是免不了的。本文作者重点驳斥了中共甩锅国外的说辞,然后强调中国政府应该向世界道歉,中间省略了中共应该承担道义责任的真正原因,这一点需要读者注意。还需要注意的是读者应有意区分中共、中国、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从而搞清楚本文作者所称“中国”的真正主体。

一、特朗普是提出“中国病毒”的第一人?

 2020年3月24日BBC(中文)发表《肺炎疫情: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和中国有哪些表述》的文章,比较详细地叙述了特朗普称新冠肺炎为“中国病毒”的过程:

 3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质疑美军把新冠病毒带到中国。赵立坚是以中、英文在推特上质问美国:“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3月16日,特朗普首次在推特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 中国的病毒)。当时他写道:“美国将会强力支持如航空业等受到中国病毒影响的产业。我们将比以往强大!”

 很多人都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提出“中国病毒”的第一人。

 二、“中国病毒”后面有一个大坑

 有人出来解释,特朗普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不仅仅是想甩锅给中国,给自己抗击疫情不力找个下台阶,给美国民众一个交代,所以把这口锅甩给中国。更为严重的是,在“中国病毒”后面有一个大坑,等中国去跳。中国病毒,这不是一个名词的问题。这意味病毒来源中国。病毒来源中国意味什么呢?病毒来源中国意味着中国害了全世界。中国害了全世界意味什么呢?中国害了全世界意味着在新冠病毒杀死的人当中,其实都是中国人间接杀死的。全世界的塌天大祸都是中国引发的。这就是在“中国病毒“背后所能够看见的建立起来的逻辑和未来发展的方向。建立了这个逻辑后,你所要做的是什么?毫无疑问是道歉。

 然后拿1970年西德总理勃兰特在波兰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说事。其实勃兰特的下跪,不但为西德赢得了世界的理解和尊重,认识到德国出自内心的道歉和忏悔,使得西德更快地回到了世界大家庭。而且勃兰特的下跪,也得到了西德人民的理解和支持。几年前,笔者也站在这个纪念碑前,在凛冽的寒风中,体验德国人的道歉。

 然后那人就继续逻辑推理,说将来美国可能会专门建立一个中国病毒死难者纪念碑(笔者注:这是肯定的事情),要求每一个到达美国的中国人,都要在纪念碑前下跪,献花圈,捐钱,忏悔。请问每一个听我节目的中国人,您愿意这么做吗?这么做冤不冤?

 继续逻辑推理下去,道歉后面就是赔偿,像日本、德国那些二战战败国那样赔偿,像清朝末年那样赔偿。

 这就是“中国病毒”后面的大坑!“中国病毒”后面是下跪道歉,是赔偿!所以绝对不能接受特朗普“中国病毒”的提法!“中国病毒”提高到最高的政治层面。

 三、钟南山第一个提出“中国病毒”!

 其实提出“中国病毒”的第一人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而是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中国病毒”的专利归于钟南山!特朗普不能盗窃“中国病毒”的知识产权!

 3月16日,特朗普第一次使用“中国病毒”一词。而钟南山起码在2月底已经提出了“中国病毒”一词,并在世界著名医学杂志上公开发表,中国各大媒体早的在3月2日、晚的在3月3日予以报道。

 钟南山院士团队在《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发表了题为《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的文章,2020年3月2日和3月3日中国各大媒体均以《钟南山院士团队:如管控措施迟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加以报道。报道中的中文论文题目是《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这应该是钟南山院士团队包括钟南山本人提供的中文题目,而非媒体的中文翻译。

 图1:《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的封面,封面上的曲线图来自院士团队的论文,图片来源:http://jtd.amegroups.com

 

图2:《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上钟南山团队发表的题为《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oftheepidemicstrend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publichealthinterventions》的文章,作者中倒数第二人为Nanshan Zhong应该是钟南山名字的拼音,图片来源:http://jtd.amegroups.com

 

 图3:环球时报的报道:《钟南山院士团队:如管控措施迟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将英文论文题目翻译成《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你可以不相信海外媒体,它们很可能有海外反华势力做后台的。但是你一定要相信《环球时报》,相信《环球时报》的胡锡进主编。胡锡进主编的《环球时报》不会骗中国人的!胡锡进主编是和清朝徐桐大学士一样有学问,一样“爱国”!

 请问,钟南山的“中国病毒”后面到底有没有大坑?

 四、从2019–20 coronavirus到2019-nCoV到COVID-19

 自从新冠肺炎病毒流行爆发以来,它的名字已经改过好多次了,有的名字真的是昙花一现。比如不明原因肺炎,新冠,新型冠状病毒,新发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病毒,武汉病毒,红色病毒,中国病毒,中共病毒等等。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后有人提议交李氏病毒。李姓是中国的一个大姓,也是韩国和朝鲜的一个大姓。取名李氏病毒后,是否姓李的人都应该象姓秦的人一样,不敢去杭州的岳坟了?或者说,在岳坟前必须下跪、捐钱?

 如果“中国病毒”这个名字能成为下跪道歉、赔偿的依据,那么法官判案的工作就很简单了,只要看看被告的名字就可以判了。因为每个名字的后面有一个很长很长的逻辑链。

 将来有诉讼案的话,新冠肺炎病毒的英文名字可能会带来问题。很可能谭书记真正在英文名字后面挖了一个大坑,而中国政府还不知道。大家也许还记得,最初新冠病毒大流行被国际上称2019–20 corona virus pandemic,2019–20指发生时间是2019至 2020,corona是冠状,virus是病毒,pandemic是大流行。去掉大流行,新冠病毒的英文名称是2019–20 coronavirus。就是说,到底是流行的时间是2019年还是2020年不确定。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使用2019-nCoV一词。2019指发生时间是2019年,把爆发时间锁定在2019年。2020年2月8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建议的英文名字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没有时间。2020年2月11日,世卫组织正式命名为COVID-19。此英文缩写象征着2019年发现的冠状病毒疾病,显然没有接受中国的建议。

 2003年萨斯后,中国政府加强公共卫生信息系统的建设,利用现代化通讯手段,投资建立了新的纵横贯通全国的中国传染病网络直报信息系统,2004年1月1日投入运行,号称是全球规模最大,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将传染病报告时效从过去的5天缩短为4小时。一张传染病防控巨网已经形成。到2019年12月31日前,这套传染病网络直报信息系统没有公布1个新冠病毒病人。就是说,到2019年底,中国没有向世界报告1例病情!但是从COVID-19这个名字出发,谭书记已经认定2019年中国有冠状病毒疾病病人!中国政府没有报的病人都是隐瞒未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在国外杂志上发表的科学论文,提供数据,到2019年12月31日,武汉有45个病人!符合COVID-19的含义。

 从2019–20 coronavirus到2019-nCoV到COVID-19,可以逻辑推断出,中国政府隐瞒了疫情的信息。这是谭书记在2019-nCoV和COVID-19后面挖的大坑。这回要追究责任的不是美国一个国家,可能是一百多个国家。

 五、《辛丑条约》最重要的内容是道歉

 谈到赔偿,中国人自然谈到《辛丑条约》。《辛丑条约》,德文是Boxer Protocol,Boxer是拳民,指义和团,Protocol是记录,关于义和团会议的记录。

 《辛丑条约》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作业帮》网的作用是收录互联网各类作业题目,免费共享学生作业习题。《作业帮》网提供的“正确答案”是:

 1、中国向各国赔偿白银4.5亿两,分39年还清,本息9.8亿两。

2、拆毁北京至大沽的炮台,准许各国派兵驻守北京至山海关铁路沿线要地。

3、划定北京东交民巷为“使馆界”,界内不许中国人居住,由各国派兵保护。

4、惩办义和团运动中参加反帝斗争的官吏,永远禁止中国人民成立或反帝性质的组织,对反帝运动镇压不力的官吏,“即行革职,记不叙用”.

5、总理衙门改为外务部,位居六部之首。

 不少关于《辛丑条约》的视频中,关于《辛丑条约》的主要内容,也是这个答案。这个“正确答案”应该来自中共的教科书。中国人都把赔偿白银4.5亿两作为《辛丑条约》的最主要内容。这是对《辛丑条约》的曲解。

 其实,《辛丑条约》的最主要内容是:道歉。

 图4:《辛丑条约》第一款,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辛丑条约》第一款

 一、大德国钦差男爵克大臣被戕害—事,前于西历本年六月初九日即中历四月二十三日,奉谕旨(附件二)亲派醇亲王载沣为头等专使大臣;赴大德国大皇帝前,代表大清国大皇帝暨国家惋惜之意。醇亲王已遵旨于西历本年七月十二日即中历五月二十七日,自北京起程。

二、大清国国家业已声明,在遇害该处所竖立铭志之碑,与克大臣品位相配,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书以拉丁、德、汉各文。前于西历本年七月二十二日即中历六月初七日,经大清国钦差全权大臣文致太德国钦差全权大臣(附件三)。现于遇害处所建立牌坊一座,足满街衢,已于西历本年六月二十五日即中历五月初十日兴工。

 120年前的1900年北京闹义和团,清军在北京街头杀死了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公爵,违反了国际法中外交人员人身不受侵犯的原则。杀死德国驻华公使成为八国联军进攻中国的导火线。《辛丑条约》第一款中的道歉内容分两条:第一条,派醇亲王载沣(光绪皇帝的弟弟、溥仪的父亲)等赴德向德国皇帝道歉。第二条,在北京克林德公爵被害之处建铭志之碑,与克大臣品位相配,用拉丁、德、汉三种文字,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这个碑现在还在。

 《辛丑条约》签订的日期是1901年9月7日(阴历七月二十五日),道歉的两条内容在《辛丑条约》没有签订时已经开始实施,载沣等已经出发,克林德公爵被害纪念碑已经开始建设。这说明清朝政府道歉的诚意,道歉不是在条约签订之后,而是在条约签订之前。

 《辛丑条约》中未提及的是,杀害克林德公爵的神机营章京恩海被德国(!)判处死刑,依中国惯例于1900年12月31日斩首。也是在条约签订之前完成。

 《辛丑条约》第三款

    因大日本国使馆书记生杉山彬被害,大清国大皇帝从优荣之典,已于西历本年六月十八日即中历五月初三日降旨简派户部侍郎那桐为专使大臣,赴大日本国大皇帝前,代表大清国大皇帝及国家惋惜之意(附件九)。

 日本大使馆书记官杉山彬于1900年6月11日在北京街头被清军杀害。“先断其四肢,又割其身体,盖山彬实受支解之刑矣”。对此,清朝皇帝从优荣之典,派户部侍郎那桐为专使大臣,赴日本向日本天皇道歉。

也是在条约签订之前已经发生的。

 《辛丑条约》第四款

大清国国家允定在于诸国被污渎及挖掘各坟墓建立涤垢雪侮之碑,已与诸国全权大臣合同商定,其碑由各该国使馆督建,并由中国国家付给估算各费银两,京师一带,每处一万两,外省每处五千两。此项银两,业已付清。兹将建碑之坟墓,开列清单附后(附件十)。

在闹义和团运动时被损坏或者被污渎的外国坟墓处,建立涤垢雪侮之碑(包括被损坏坟墓的重新恢复),由各该国使馆督建,钱由中国国家支付。

《辛丑条约》一共十二款,其中第十一款是改善水道,以改善对外贸易,第十二款是建立外务部作为对外的政府部门。这十一款和第十二款是中性的。所以在剩下的十款中,第一款、第三款与第四款,共有三款是有关道歉的。道歉是《辛丑条约》最主要的内容。《辛丑条约》的第二个最重要内容是处置支持义和团的“爱国”王公和大臣以及褒奖被慈禧杀害五位大臣。第三个最重要内容才是赔偿。如果当初李中堂同意八国联军处置慈禧的条件,那么庚子赔偿的数额要小许多。同样,如果不处置“爱国”王公和大臣,那么庚子赔偿的数额就要加上去。所以庚子赔偿中的一大部分钱是买慈禧老佛爷的命的。

回到“中国病毒”。钟南山第一个提出“中国病毒”。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是钟南山本人挑起的。2020年2月27日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在广州医科大学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上,钟南山首次提出尽管新冠疫情始发于中国,但是病毒的来源不一定是中国的观点。海内外一片哗然。中国媒体在2020年3月2日报道:钟南山在国外著名《胸腔疾病杂志》上发表了《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的文章。从时间上来逻辑推理,钟南山应该在2020年2月27日之前提出“中国病毒”。很难理解,钟南山在第一个使用“中国病毒”之后,又提出尽管新冠疫情始发于中国,但是病毒的来源不一定是中国。这到底有什么意义?也许是老年痴呆?

 张文宏教授对此做出了最好的回答:“病毒来源问题,医学院的学生都有一门必修课‘流行病学’,这门课及格的话,就应该知道这次新冠的来源是哪里,如果不是医学出身的,相信这次新冠是外国投毒,某种意义上我还可以原谅,但专业人员还这么认为甚至传播的话,我只能说他们不是学渣就是人渣,我这样说可能会得罪一些同道,但这是实话”。不是学渣就是人渣!张文宏教授评价十分到位,十分中肯。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