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的自由关系到北京政局风向

 关风祥(北京)

【编者按】此文作于任志强失联后,网上不确定的传言纷纷,关教授作为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先是在本文发表了一篇评论,但意犹未尽,这是第二篇。此篇本来重点是对任志强安危的若干分析,由于很快出了结果,对虚实的分析目前已无必要。但是关教授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思考和忧虑,在此篇文章中跃然纸上,仍值得分享给大家。

4月5日是天安门广场悼周反毛的“四五运动”纪念日,也是清明节扫墓的日子。微信圈有许多悼念瘟疫亡灵的图文,我也跟随大家,对全球瘟疫死难者痛表哀悼,也对包括张志新在内的所有暴政冤魂,表达纪念与追思之情:寄望瘟疫暴政尽快成为历史,全球同迎阳光灿烂的春天。

 日前发出一稿(见拙作《“一举粉碎”成绝响,谎言治国到尽头原文链接: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468)大致推论任志强事件的发展脉络,认为北京宫廷政治出现胶着,预示强人政治已去,难有“一举粉碎”重演。双方力量相对平衡,对社会转型或许是件好事。文章末尾,转述了刚刚听到的消息,为志强兄祈祷,希望他平安健康,早获自由。

 一,真假虚实,疑点甚多

志强兄失联后不久,网上疑似传来“喜讯”,说志强兄已从郊区关押地,转回市区太平庄的交通部党校,还配有弯腰吹蜡庆生蜡烛的照片,让我松了口气。起码他人还健在,看来暂时没生命危险。

 然而,经过反复思考,再跟朋友查证,又感觉不对劲儿:这事好像没完,充满未知数,看来将旷日持久。目前京城公知,就任志强的命运,有乐观和悲观两个极端。乐观派认为,抓捕任志强引发的各方反弹,业已奏效。习被迫让步,同意二十大交权,政治局内定李强和胡春华为下届总书记和总理人选。非但任可免牢狱之灾,甚至连“党籍也不会被开除”。悲观派则认为,任志强并未自由,仍在纪委掌控中,尽管表面宽松,前景凶多吉少。

对此获释传闻,老关有三点质疑:第一,无论是任跟朋友戴口罩的合影,还是他低头吹蜡的庆生镜头,拍摄时间都不是被抓之后,而是之前。第二,为何不见任志强本人只言片语?无论图片还是音频,甚或他手写的一张纸条,都容易让外界知道他本人实际状况,但遗憾的是都没有。第三,倘若借用高瑜推文,那就越发不可思议。据说高瑜本人,并未见过被转回市内“禁闭”的任志强,她只是转述“别人”说法。很可能高瑜也难独立发声,不但见不到任志强,甚至无法阻挡别人冒名顶替。

 

传言的所谓“乐观”信息,是说习近平收回终身制决定,同意到站下车云云。有人就此断言,说李克强和汪洋已取代习的一尊地位。对此说法我疑问更大。且不说如此重大决策,有失匆忙草率,单在程序上也不可信。胡春华曾列为接班人选之一,流传多年,不感意外;与胡同时的另一接班人孙政才,已经落马入狱,真实罪名糊里糊涂。提心吊胆的胡春华,曾主动提出不愿被隔代指定,也未在19大入常。围绕储君的宫廷内斗刚刚落幕,创痛犹在,怎么又一次匆忙立储?要我是李强、胡春华,一定敬谢不敏,拒绝上钩,不想被架在火上烧烤。

 二,派斗乱局,更趋复杂

 如今,政坛新秀李强,突然冒升新储。老眼昏花的我,还以为是前储君李克强。后来才看清少一个字。李强何方神圣,能如此“幸运”?网上说,1959年出生的李强,浙江瑞安人,现任上海书记,政治局委员,原是习的浙江旧部,1978年进浙江农大宁波分校农机专业学习。当年的农大分校,其实就是农校,文革后期学习“朝农”(白卷先生张铁生的朝阳农学院)经验,各省农大扩张,把分校办到各专区,让农校升格。虽然1977年恢复高考,够分数才录取,但多数分校并无本科,学制两年算中专,三年算大专。后来,官运亨通,李强才去念中央党校的挂职研究生,获工商硕士。有人讽刺“什么师傅带什么徒弟”,习班底成员的文化程度普遍偏低,有些人貌似高学历,其实都有水分。当然,老关虽在高校教书,但不认同学历等于能力,关键还看本人的才识与本领。

 历史经验证明,内定储君这活儿不好干,往往需要长期考察、多方磨合与派系平衡,还得随政局变化而上下调整,身为储君不得善终者众。如今李强上位的传言,就算千真万确,难道真能“一言九鼎”?板上钉钉?没有变数?从政绩看,胡春华口碑不错,非但没有贪腐丑闻,处理危机的能力也强。起码在内蒙古书记任内,主动跟群众对话,避免矛盾激化,顺利平息了因牧民莫日根死亡而触发的示威浪潮,获群众好评。未听说李强的政绩口碑如何,如果他跟南北二奇(北京的蔡奇和江西的刘奇,一个以清理低端人口著称,另一个以打砸抢农民的棺材闻名)不相伯仲,那将让人大失所望。就算他比二奇好,也未必胜过胡春华,却要当胡的顶头上司,那岂不是抄袭今天的权力格局,维持德不配位,继续恶化行政混乱和效率低下吗?

 再说了,现在离20大(如果能开成的话),还有两年半时间,习近平岂会静待卸任而不搞动作?前几天他在浙江视察,除了复工复产,也跟台海局势有关。若真如传言所说,李克强跟汪洋走向前台,那岂不是两个权力中心?不像美国的“三权分立,混乱有序”,中国人讲“天无二日,国无二君”,两个中心并存,只能更加混乱,增大风险系数。就在习大驾回京的时刻,有消息说,有部队从周边调入京城。所为何事?有待观察。

 现在仍是抗疫高潮,北京还在半封城状态,生产生活远未恢复正常。若党国高层不把精力放在国计民生,只管升级派斗,绝非国家之福。这像当年老毛,不顾民众死活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终会牺牲百姓福祉,把国民经济推向崩溃边缘。

  三,突破体制,柳暗花明

 再回到任志强的安危。老关感觉,任志强远没像乐观派说的那样已经“恢复自由”“回到家中”,从蟒山基地转回太平庄,凶险程度也许降低,可仍在“关禁闭”,那跟“软禁”有啥区别?听据说当局逼他悔过检讨,保证今后不再“乱说乱动”,如果乖乖听组织吩咐,或许能获宽大,比照“崔永元模式”处理。但老任固执,不想配合,双方仍在拉锯中。若传言属实,无疑证明当局对任“投鼠忌器”:无条件还他自由不甘心,顾忌倒习派得寸进尺;而痛下杀手又没胆,担心激起太子党、企业家甚至元老派更大反弹。于是,只好继续拖,看局势如何发展,再伺机而动。清明节前两天,高层植树秀,常委悉数出动,包括号称第八常委的王岐山在内,似乎有意展示团结,以平息派斗传闻。那么,有无可能,“恐怖平衡”一直往下拖,把“不死不活”的僵局,勉强维持到两年半之后的20大呢?不能说没这个可能。老友开玩笑说,反正咱同胞信奉“和为贵,忍为高”的老庄哲学,从六四屠城到现在,已经忍了三十多年,再多忍受两三年,有何不可?

 老关反驳,说如今已经不同于三十年前。如果当年的主要矛盾,不过是针对“官倒腐败”,那么,如今的“盗国腐败”,岂是当年所能想象?除内部矛盾激化,经济形势危如累卵,还有外部矛盾冲突,包括中美摩擦,港台困扰,以及祸害全球的瘟疫肆虐,就连粮荒问题,也开始浮现,似乎天时地利人和,没一样顺利,说内外交困,毫不为过。老关难以想象,面对空前严峻的内忧外患,高层还有本事继续纸醉金迷,尸位素餐,再拖上几年十几年。

 在在显示,老关说的权威递降律和“一举粉碎”成绝响,似是不争事实。既然谁也不能用暴力收拾对方,或许在无解当中,能促使当局不得不改变思路,逼出一条新途径。新途径在哪儿?可以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就是回归赵紫阳曾经倡导的“民主法治轨道”。

 当年面对学潮,高层也分两派,邓(小平)李(鹏)陈(希同)等顽固派力主镇压,不惜流血;赵紫阳、胡启立等改革派则主张对话协商,沿“民主法治轨道”解决。两派力量悬殊,最后是顽固派出手“一举粉碎”改革派,后遗症绵延至今。经历三十年的变迁,如今风水轮流转,中国再次面临十字路口,考验这一届党国高层,是否有智慧和能力,突破体制局限,摆脱恶性循环,走出历史怪圈。从任志强被抓陆续出现的声援文字看,已经有“一人一票”的说法,也就是从根本上解决权力来源合法性问题,这才是突破体制障碍的唯一有效途径。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则志强兄有可能安然无恙,有望早日回家。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则非但任大炮会从此寂寞无声,难免牢狱之灾和性命之忧,恐怕整个社会,也将迎来另一场腥风血雨。总之,在可见的未来,任志强案还会继续充当观察北京政局的晴雨表,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2020年四月5日凌晨

于北京寓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