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抗疫报告(六):用中药治新冠肺炎?

 作者:张智斌

在加拿大,魁北克和安大略省的疫情变得越来越严峻,相比之下,卑诗省的情况要好得多,每天保持着几十例新增确诊病例,没有呈现出爆发的苗子。我几乎每天都在听邦妮·亨利医生讲疫情,感觉加拿大的医学专家与钟南山、张文宏等中国专家谈疫情的方式很不同。

加拿大的医学专家从来不谈怎么治那些中、重症患者,他(她)们说得最多的是要保持社交距离,要勤洗手保持双手干净。他(她)们有时也偶尔谈一下在家隔离的轻症感染者应该注意些什么。想想也是很有道理,如果在我自己从事的领域里,我对着一堆非本专业的人士大谈自己的研发、自己的设计,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人能够听懂?能够正确理解自己所讲的内容?如果让别人了解得一知半解,对他们会有什么益处吗?中、重症患者的治疗,这是医生的事,怎么治,用什么药,是不用患者和他们的家属去操心的,这一点可能与中国很不一样。在中国看病,许多医院里都是医生问病人要开些什么药,真是太神奇了,既然这样,还要医生干嘛?

记得武汉疫情严重的时候,真是把大家吓疯了。1月31日晚,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经过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当时世卫组织还没有将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正式命名为COVID-19),在网上看到《人民日报》也发了这条消息。在加拿大我不看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不知央视报道这条消息没有。

许多报道说,这条新闻一出,在中国有很多人顶着严寒,冒着聚集性感染的风险,半夜就去药房挤着排队等开门,去抢购双黄连口服液这款神药。一时间,这款神药奇货可居,价格飙升。抢购疯狂到什么程度?告诉你,连根本不搭界的黄连素都被抢购完,再去抢兽用的双黄连,人畜都不分了,据说有人是蛇皮袋子一袋子一袋子地抢,抢到手软还不肯停手,直到连兽用的双黄连都被抢购一空。真是额的奶奶,这可是发生在使用5G网络的信息时代啊,厉害了,我的国!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加拿大会怎么样?当然,加拿大不会发生这种事,因为研究所有底线,媒体也有底线,不可能把民众愚弄到这种地步。但这并不是说在加拿大就没有人去钻空子了,加拿大新冠病毒疫情开始出现后,有人也开始兜售神药了。

这位兜售神药的先生向客户发送电子邮件,还在脸书上宣传推荐他自制的防疫偏方。他说:“这种防疫草药茶也叫散寒除湿防疫方,是由六种草药混合而成,连续喝六天就能够预防感染新冠病毒。”一看他的来头,挺唬人的:“世界华人中医药联合会理事”!这位中医师曾在江苏中医院任职,现在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省开了一个中医小诊所,新闻报道中说他的姓名叫黄国健(音)。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乔装成顾客到他的诊所去购买这款神药。这位世界华人中医药联合会的理事推销说支援武汉的中国医护人员就是喝这款防疫草药的,“约有两百名医务人员前往中国武汉市之前都喝这种茶,回来后每个人都安全。他们在那里呆了近一个月。”这位中医这么介绍说。

加拿大政府什么态度?媒体报道后,加拿大卫生部表示:“销售未经批准的医药保健产品和用虚假或不实言论推销预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的行为,在加拿大都属于非法行为,卫生管理部门对此非常重视,正在采取行动加以制止。”

图一:曼尼托巴省一位中医向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推销这款“散寒除湿防疫方”时称:“这个草药茶可以预防新冠病毒,买一些给你全家都喝上……现在就买上!”图片显示的是当时的对话记录。(图片来源于网络)

温哥华也有这种事,也有一家中医诊所贴广告出售“新冠病毒肺炎防感汤”。有了前车之鉴后,当记者装扮顾客打电话询问时,这家诊所立刻改口说现在已经改名为“固本汤”了。“药方没有变化,配方和功效都没有变化,我们还是一份118加元,五天的量”。

疫情期间,做生意果然不容易,但用这种杀鸡取卵的方法多挣几个黑心钱,实际上是在自绝于人民。尤其是在像加拿大这样的国家里,靠欺骗经商真的是下下招,一个社区就这些人口,坏了名声今后谁还会再来?

一位曾在北京执业、已在加拿大行医有二十多年的中医师说,中医想要在西方获得一席之地,为人所尊重,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守法。“中医要维护自己的形象来说,首先要遵守当地法律法规,现在我们管理局就明文规定了,我们不可以说中药可以治疗或预防新冠状病毒,我们只能说,用中药可以强身健体。”

或许有人会想,中国的民众为什么会这样愚钝?中外医学专家早就说过预防、治疗新冠肺炎,目前还没有特效药,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相信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陈寅恪曾经所言:“中国之人,下愚而上诈。” 我不知道新华社、《人民日报》的官员、编辑、记者,有几个会叫自己的家人去喝双黄连口服液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里,有几个领导、研究员会叫自己的家人也去喝双黄连口服液的?坐在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里的人,这些常识恐怕不会不懂吧,但照样心安理得地放出这种不真实的信息;那些国家级媒体不分是非,也居心叵测地去推波助澜,趁着这趟疫情狠狠地收割一笔智商税,把那些无知的老百姓愚弄到这般地步,真是无耻到了极点。请问古今中外,有谁见过这般无良的国家级科研、媒体机构,乘着这么凶恶的疫情,会昧着良心做出这等无耻的勾当的?至少我是没有见过。问题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说要严厉打击在疫情期间造谣惑众、哄抬价格等不法行为的国家机关又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出面管管?

推广双黄连口服液,对国家级媒体能够带来什么好处?这个当然不会有直接的好处,问题是如果有个重要人物发了话:要加快药物研发进程,坚持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加快推广应用已经研发和筛选的有效药物……那么,在以权力为中心的环境里,这些医疗机构、科研院所和各级媒体或许就会舍弃科学精神,放弃原则,竭尽全力都要刻意营造出“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这么一种氛围来。于是作为中成药的双黄连口服液,与当年SARS流行时的板蓝根冲剂一样,也神奇地肩负起这个时代所赋予的特殊的政治任务,乘机猛猛地走红一把,就不再是一桩怪事了。

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在全世界泛滥成巨大的灾难,中西方分裂正在加剧,但中西医结合却被推行,这也太让人感觉脑洞大开,长见识了。医学本身是一门严谨的科学,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加以政治化和用民族主义的思维来解读的。唐納德·川普谈吐说话再不靠谱,鲍里斯·约翰逊的行为举止再不着边际,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权力人物有几百人,他们都不敢发表重要指示去教医生怎么治病。

爱尔兰总理里奥·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出生于医生世家,他在2010年就获得全科医生的行医资格,但他也不敢教其他医生怎么去治新冠肺炎。为了支援医护抗疫,爱尔兰总理办公室4月初宣布瓦拉德卡将会重新申请行医执照,重返医疗行业,出力帮助国家应对新冠疫情。瓦拉德卡作为一国之总理,对医学之尊重,态度之严谨,值得世界各国的首脑们去认真思考和学习。所以,在此我也恳请媒体在报道抗疫新闻时,尤其是涉及到领导发表抗疫指示时,是否也请先去思考一下,稍微回归一点常识,高抬贵手,积一点口德,免得误导了公众,折腾了公众,好不好?

在加拿大,如果特鲁多也去指示医生用什么方法、用什么药去治疗新冠病毒肺炎,那他一定会被媒体批评的。你特鲁多上过医学院吗?你特鲁多懂不懂医学?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你凭什么事实说这些话?我相信没有一家媒体会捧着他的废话当圣旨。专业上的事情还是应该由该领域的专家自己做主,这是起码的常识。由此可见,独立的媒体对国家、对人民来说有多么重要,当媒体成了奴才,公众必然会遭难。

图二:3月20日,钟南山院士、杨子峰研究员等专家在《药理学研究》(Pharmacological Research)发表题为《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文章 ,称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细胞中的复制,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图片来源于网络)

还有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话题是:专家应该在专业领域中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不久前,中国媒体广泛报道称:“钟南山团队:连花清瘟有抑制新冠病毒细胞复制的作用”。北京大学也在网上说:3月23日,国新办举行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重要作用及有效药物发布会,介绍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的重要作用及有效药物。发布会提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90%以上,中西医结合救治是中国方案的亮点。

这篇文章让“连花清瘟胶囊”也火了一把。4月14日,生产“连花清瘟胶囊”的上市公司以岭药业发布公告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有关规定以及疫情救治临床实践,批准连花清瘟胶囊处方药说明书。说明书中的“功能主治”项中增加了“在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4月15日,股价已经飙升了200%的大牛股“以岭药业”(深交所股票代码:002603),开盘后—度逆势涨停,股价升至34.45元/股,总市值攀升至415亿元。

但是,“连花清瘟胶囊具有抑制新冠病毒细胞复制的作用”这一结论是否有严格的临床试验数据来支持?药物在对新冠病毒治疗中的临床、药理和(或)其他药效学方面的作用、不良反应和(或)吸收、分布、代谢及排泄的试验数据公布了没有?药物测试是否按照临床药物试验的标准和规定步骤做过严谨的实验?药物在新冠病毒的治疗中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有没有给出?关于这些问题,公众也是非常希望钟南山院士能够出面向大家做一个规范的解答。

2020年4月16日,卑诗省温哥华

(版权作品,未经作者书面授权,请勿用任何形式进行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文章内容完整。)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