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杀七十五年的历史

王凤昌

抗日战争胜利已过去七十多年,人们不会忘记在那场战争中做出杰出贡献的民族英雄。

翻开四川省西充中学2004年编写的“课程系列教材”,第五章——“抗日沙场好儿郎”,详细记载了王缵绪将军率领的第二十九集团军英勇抗日的光辉事迹,文章叙述道:“最值得中国人民骄傲的民族解放战争,是1937年至1945年的抗日战争。在那场战争中爱国将领王缵绪将军指挥第二十九集团军驰骋沙场”。经史料记载:王缵绪不仅统一四川,并迎取中央入川,以及在担任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时,恳辞主席职务,志切抗战,请缨出川,他曾率领川军第二十九集团军自1937年出川抗战至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其间先后担任过四川省主席、第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并指挥第五战区作战和担任第六和第九战区的副司令长官,并亲自指挥与参加了武汉会战、随枣会战、枣宜会战、湖滨战役、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等重大战役,靠的是“川造步枪”和无法御寒的单衣,凭借一腔爱国热血,同日本侵略者坚持了长达八年的抗战。

王缵绪将军

在抗战期间最为流传于全国的一段佳话,“大洪山老王推磨”说的就是王缵绪将军率领第二十九集团军,独军守备在湖北大洪山与日军坚持了长达一年另四个月最艰难困苦的战斗,成功的阻止了日军望想突破大洪山向我国抗战大后方推进的企图。王缵绪将军在这次战斗中以头颅捍卫国土,他亲冒矢石,身先士卒的带领军队向敌人做外侧包围而督战负伤。他践行了“民族独立的金字塔,拿自已骨肉去砌成”的誓言。为中华民族独立做出了卓越的贡献。2仅供两份史料如下,其内容足可证明一切。即国民党的《民国日报社》社长易君左先生特为抗日名将王缵绪将军赋有长诗,题:《闻王治易将军前线负伤,诗以慰之》。

    会战凯音传豫鄂,将军大纛自天落。

    张家集与流水沟,鲜花开成万花萼。

    将军不怕死,奋勇独冲锋。

    健儿争努力,血溅马蹄红。

    将军受伤不知痛,大呼“杀贼休轻纵”!

    夺回据点更包围,丑寇直如龟入瓮。

    空前捷报惊两川,两川热浪火燃烧。

    川军神勇世无敌,一角克堡金瓯全。

    长沙一战定邦国,其中多少川儿血?

    奇功屡建说将王,决斗方酣比英德。

    襄河固守未稍西,歼倭易如童缚鸡。

    及今威名震寰宇,南塘盛业谁与齐?

    尚忆将军出征日,成都千人万人出。

    欢呼热烈庆凯旋,知公定有平倭术。

    我来西川大幕中,独垂青眼礼尤隆。

    书生报国感知遇,一洗冀北凡马空。

    曾观题画知心事,莺飞草长江南泪。

    万蝶蹁跹八阵图,单刀闪烁群英会。

    倭儿狼狈欲何之? 打通平汉梦真痴。

    豫南鄂北金汤固,况有巍巍王者师。

    将军伤轻抑伤重? 伤轻伤重休戚共。

    但使中华一息存,何劳万户千秋供。

    作诗岂徒慰将军,亦欲天下壮士闻。

非常任务诛奸佞,第一勋名荡寇氛!

注:原文载;1940年8月5日,《民国日报》第一版。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王缵绪将军在豫鄂大战督战大捷。治易司令长官率先督战之敌,虽负重伤,而斩获敌众,实为打破空前之纪录,并激起全国传为佳话“大洪山老王推磨”。

 另有中共:1938年8月11日,时任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致信王缵绪,信中写道:“治易仁兄足下:戎马倥偬,疏于问候,良用疚歉。此次驱敌寇于河滨,乘机拜谒诸长官,报告华北战绩,借此作书,聊申萦念之殷,并致意于川中父老兄弟。抗战军兴,吾川对国家民族,殊多贡献。省中健儿在南北各战场与全国友军携手并进,以头颅捍卫国土,以鲜血换取民族的独立和自由,为川人增加许多光辉。西望故土,殊令人兴奋鼓舞。……在坚持抗战到底,争取最后胜利的任务中,今后四川将肩负更重大之责任。吾兄领袖群伦,深信必能巩固并扩大统一战线,组织人民,动员物资,遵照抗战建国纲领与蒋委员长之历次指示,为抗战建国大业而奋斗到底。”

如今,我们在网络上所了解到这位民族英雄的坎坷命运却令人唏嘘。曾在1957年反右运动初期,这位具有正义个性的将军对这场运动持有不同观点而获罪。被四川省公安厅关押看守所内三年,随身只携带物品57份“反右运动”的剪报和约52万字的所为“反动宣言”。在三年期间,既未提审定罪,也没判刑。事发后只有《四川日报》发表过“反革命分子”王缵绪偷越国境被捕的消息后,至此就再没有任何媒体作过后续报导,而携带所谓“罪证”也未公诸于众,这显然是因为王缵绪出走的动机太让国际视听敏感,并采取销声匿迹,防止事态曝光。而王缵绪本人就此被迫与世隔绝,超期关押三年之久,于1960年因抗争绝食死于看守所。最让人感到遗憾,甚至可笑的是曾在全国轰动的民族英雄没有战死在抗日沙场,却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就戴着“反革命分子”的帽子离开了这个世界。至今,不曾给出合理的结论?残酷的政治斗争造成大量冤假错案,以维护最高权力为目的,对政治对手罗织罪名,先定罪,共众人诛之,逼迫认罪,写入决议,最后修改历史,整个过程不需法律程序,处理结案不需要审判,也不公开真相,不允许辩护,将其档案归入“机密”,真实史料从此从官史中抹杀掉,不准再提及和质疑,否则就是“翻案”罪。因此,这些政治运动总是留下大量冤假错案,可以延续几十年不能幸免。以此被打倒的人不能出现在正面历史中,有关历史叙事都要重新修订,被打倒对象的名字和事迹一律予以删除。尤其是王缵绪的历史不能回归,那么四川抗战历史就无从说起。

回顾那段历史,让人愤怒而痛心疾首,当然最痛心的不仅仅是这一位民族英勇的坎坷遭遇,新中国成立后,数次运动曾给太多人与家庭带来灾难性的毁灭,造成冤魂无数;曾把太多的事实真相颠覆与歪曲。如今提起这段历史让中华民族乃至全世界都难言轻松,至今还有太多的人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内心扭曲不能释怀。如何医治创伤?必要反思造成历史悲剧的根源,才能吸取沉痛教训;实现民族和社会的和解,找回人类的爱与尊严;重塑文明的基础,是当代人类向前发展的重要前提。我们要尊重历史,还历史以本来面目;以民族自尊为重,勇于面对和承认错误;要以负责任的态度对待自已的国民,洗刷尘封的历史,至少做到被歪曲了历史中的人与事还原真相,让存在历史病痛的人获得痊愈。

成王败寇或者是一切所谓正史的宿命,但尊重历史是实现社会正义的一个重要基础,一个社会应该珍惜荣誉与道义的评价,保存最真实的历史,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及道义本性。笔者认为,王缵绪1957年遭遇囧境,有关介绍他的文章及大百科内容自然受负面影响而用词不当,所表达的内容也不符合历史真相,例如:被人讥讽“倒戈将军”,是指:王缵绪投靠刘湘,在刘湘麾下,又投向蒋介石等。这种说法极不公证,当时在军阀混战时期,王缵绪、刘湘、地位相等,彼此是同窗学子,不存在谁投靠谁与背叛谁,而是在特定的历史发展局势下,刘与蒋介石产生分歧,王必须理性作出适应历史潮流的抉择,自他统一四川之后,又明智的选择全国统一终已实现,这在当今来看他为中华民族发挥了重要作用。再者,蒋介石为扩大势力以丰满他的党羽,则在川中主动拉拢具有文武双全的王缵绪为依托对像。即显然,王缵绪将军接受蒋的目的是共同抗日。在查阅王缵绪任职军政期间,始终坚守防线,冒着生命危险与日交战长达八年,取得胜利。自抗日胜利后,王缵绪主动让职他人,并与文人雅士和古董鉴赏家们为友,吟诗作画,继续发展教育。在他任四川省主席时,洁身自守推行了一系例的新政:“彻底清查,裁减贪官;通令昭示:各级长官同僚,不准应酬,收受礼物,违者严惩不怠等等”。他的所有举措大大损害了川康实力派的即得利益,以至遭到通共的刘文辉借国难抱私仇,暗中鼓动七师长联名“反王主川”。然而他不屑一顾的,恳辞出川,为中华民族抗战了八年。他不愧是位民族英雄,更是民族的骄傲,是值得我们敬重的将军。

王缵绪将军在舞象之年即考取秀才,先投身于辛亥革命,后参加“保路同志军”,是典型革新人物,他聪明智慧,曾在历史最关键的转折时期,起到了重要作用。他虽任国民党上将,但始终坚守前线与日军作战,在抗日战争时期曾是全国民众所敬仰的英雄人物;在国共内战时,他表现出对民众的深切痛惜,对国家竭力维护的心愿,最终出于保全两大城市及七千万百姓生命财产免遭内战战火的涂炭与毁灭,为此“达成合约”,并由王缵绪亲自出面在成都正式宣布四川和平解放。为祖国做出了重大贡献。当年人称他为儒将,一生热心教育,成功的创建了一所辉煌的巴蜀学校,培育了一代又一代重要人才,为教育事业做出突出贡献;他即胸怀祖国,曾在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危难困境中做到体恤民意,兴水利、重交通、修建了许多公共事业,有碑文记载,则美名留传。

解放后,他曾自愿将巴蜀学校、西充中学和毕生最珍贵的收藏全部捐献给国家,为中华民族留下了宝贵的文物遗产。

而今追忆这位将军为祖国和民族所做的贡献早已被消溶于时代政治洪流之中,真可为悲哀!当今,我们要重视与反思这段历史所造成的危害,要客观与公正对待才会唤起民众极积向上的荣誉感,这关系到民族和国家的存亡。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历来有极强的历史荣誉意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正是体现了中国文化中对“身后名”的看重,体现了本民族对历史责任的担当和重视。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政府有了非常大的成就,已开始意识到这类问题将长期影响国民情感,政府在这方面已做了不少工作,体现在“拨乱反正”“恢复名誉”等提法上。但做得远远不够,自建国以来曾发生过数次运动,从没有对历史进行认真反思及校正错误的“大动作”,是难以平息与消除国民的怨气。当下,我国又处在危机时,再次强烈呼吁历史道义的回归,塑造社会道义的基础、找回国家和民族的尊严,对捍为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权力,具有极其重要意义。

关于王缵绪这样一位在中国历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人物,要重新评判他的历史地位,要给一个公正的评价,才符合当今社会求同存异的胸怀。

(作者为王缵绪长孙)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