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仲兵:收费公路和三桶油巨亏,何不民营化?

金仲兵

 5月6日,经历两次延长的收费公路免费期终于“余额用尽”,按照4月28日交通运输部公告,自5月6日零时起全国收费公路恢复收费(含收费桥梁和隧道),距离2月17日这项免费政策的开始实施过去了79天。(公路收费一本万利?想多了,全国收费公路每天光利息就要还7个多亿  中国新闻网)

疫情稍缓,收费恢复,年初的乌龙改和套路改再次进入民众视野。

这次史上最久的“让利于民”,不但使收费部门伤透了心,还伤筋动了骨,凄惨惨悲怆怆一幅自怜模样。其实,5月6日恢复收费,是对“6月底”承诺的提前和食言,诚信因此碎了一地。如此霸气,缘于独此一家、爱走不走的底气。想必马云们的电商平台,借他个胆也不敢吧?关键是,还给出了经营成本和亏损数字---这是否昭示着后续新一轮大动作?

一、 财务公开,再议盈亏

就上述财务数据,与坊间流传的版本完全不同。到底哪个接近真实,想必只有将交通部门的财务账本完全公开,才能基本上看清楚。同时,还需有中立的第三方财务审计,才能得出令人信服的结果。

反之,若非独立审计的财务数据,令人心存芥蒂:财务记账方式是否有误导?

1、 如果出于所谓国防战略需要修建大量离经济民生较远的公路项目,那么则应归入国防项目开支成本,而不能计入民生类。

2、 如果仅为主导经济和投资权,并寄希望于资金密集型投入的大型交通项目来拉动国民经济,这个思路政治意味更浓,本质上不应属于正常的交通项目开支,计入交通成本也需商榷。

3、 财务记账原则中,非经常项目不应该与经常项目混为一谈。

如果审计后认定确实亏损严重,则应立刻着手进行改革,如调整经营思路,据财务分类收支情况予以增减,去掉非必须类开支。如:

1、 优化管理结构,精减部门和人员等管理成本。

2、 提升智能化科技管理水平。

3、 经营思路:优化财务结构

(1)      压缩收益过于遥远的项目建设。

(2)      优先近期收益项目和在建项目。

(3)      总体方向是减支增效。

4、 公路收费部门其实非常明白,也应回答:其它国家公路收费极少,它们是怎么活下来的?是如何协调公路与国家战略关系的?

二、 民营改革,多元竞争

该新闻情真真、意切切地诚恳表达了“收费公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的观点,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其它垄断行业好像也曾看到。长痛不如短痛,与其等到不可收拾再直接甩锅给社会,何不乘早壮士断腕,让出市场,让广大民营企业一起背锅,风月同天,共渡难关?  

早就发现一个规律,所有传统垄断行业如金融、电力、石油、通信、医疗、教育、铁路、公路、邮政、烟盐等,不论是否盈利,却总以国家战略的名义牢牢把控在部门手里;而新生行业如与网络相关者,正因为从一开始就看不起、也看不到盈利,或玩不了而放纵之,结果到现在都做大挣钱了,如阿里、腾讯、京东等平台企业,还有诸多电子产品企业,如联想、小米、华为等,并已成为中国经济的样板。通过官营与民营并行方式进行竞争比较,结果了然。

多年来对国有企业进行民营化改革,何其艰难,不进则退!以公路、煤炭和石油为例,高速公路曾一度有过民营化成分,但十多年前再度回归国有化。温州财团曾在山西投资煤矿,后以安全为由强行关矿,损失高达3-400亿,多年力争,毫无结果。还有陕北的延长油田强行收回事件,至今几无人知。中国铁路改革,从行业+行政+公检法部门到总公司,虽有进步,但还是独家经营,私法不变,一枝独“秀”同时,债务压身。最新鲜出炉的“三桶油”,因为近期国际油价下跌而成热议目标---其实热议的关键,应该是是否化危机为转机,推进行业民营化改革的问题,让石油这块神秘的黑金也见一见阳光为妙。

也有成功的例子。虽然民营航空受到一定排挤,但中国航空算是进步,总体尚可。不过因机场多属国营,民营航空仍不能大显身手。值得称道的是汽车、钢铁、水泥、机械、家电等行业,确实实现了国有和民营共舞、共赢的局面,不论技术上还是经营上,因为竞争而大为长进,带动了经济和内需,并最终惠民。这就是风月同天,或称共克时艰。

据早先资料,日本铁路在70年代进行民营化改革时也曾遇到巨大阻力,但改革后的第二年即实现盈利;80 年代日本邮政民营化改革,结果不难想象。近年来,美国载人航天已外包于马斯克的私人公司,美军舰船、飞机、枪炮等武器和物资采购则一直是私企为主。近年,中国也出现了民营航天公司。

这些都说明,民营化改革是化解国有垄断行业经营困境和财务危机,实现市场繁荣和技术进步的有效方案。所以,如果收费公路真的与三桶油一样面临生存困境,那就有一万个证据可以证明,确实到了对其进行民营化改革的时刻了。

三、民众预防性认知

上面对中国收费公路亏损之议略做分析,并预示这个烫手山芋其实是一个金元宝,前途明朗,惟视其奉或拒而已。

鉴于既往以国有、战略等宏大叙事行自食其利垄断之实,已非初犯,故不得不注意如下问题:如果一面叫着亏损,一边排斥民营介入,则肯定是或向上要钱,或向下增费的前兆。

只是,一边抱着金元宝哭穷,一边还声称“为民服务”,那就有点假了,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战略,战略,多少垄断假汝之名!

二〇二〇年五月七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