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即将出台的香港“国安法”

华颇(北京)

本次两会人们普遍关心的是在疫情期间如何面对日趋严重的经济局面,会出台何种提振经济的新举措,但使人意想不到的是两会要审议香港“国安法”草案,这大出意外,因为之前一点征兆也没有。

在03年因要通过“香港23条”所引发香港70万人上街游行,当时中央很快宣布取消。去年因“送中条例”所引发香港百万人上街抗议,“武勇”暴抗,港警暴对使香港变成血与火的炼狱,对此港府步步退让再加上疫情肆虐香港局势向平息的方向发展。

然而此次的香港“国安法”不再需要港府来“背书”了,因为今上看来港府林郑等过于软弱,港府受英国遗留下来的法律体制的束缚而畏手畏脚缺乏应有的担当,想要在港府层面上通过相关法条非常困难所以此次由中央层级来解决突显今上之霸气,彰显今上做“真男儿”的雄风!

在香港方面反对的力度不似当初,“武勇”经过长时间的抗争又遭受严酷的打压与多方的责难已经师老兵疲、斗志不在,民主派没有什么有力的抗争的手段。

欧盟方面在道义上会发出声音,但欧洲有“绥靖主义”的传统,而且当前经济环境恶劣欧盟在许多方面需要与中共进行合作,所以欧洲不会有什么做为。

关键在美国方面的反应,审议“国安法”草案的消息传出后美国政界反应强烈,从政府到议会都同声予以谴责,特朗普发出警告称如果“国安法”获得通过美国将做出“强烈反应”!但美国能夠采取何种措施呢?

现在中美在各个领域都出现对抗,美国对中共的批判激烈程度前所未有,但美国激烈态度背后又是什么?的确像彭斯、彭佩奥等都是坚定的反共者,但他们的老板特朗普不是,特朗普是“美国优先”,追求美国利益的最大化,这段时期中美在各方面的发生对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特朗普想阻止中国占领高新技术领域的“制高点”,想让产业链从中国回到美国,要达到这个目的就不得不修正中美之间关系的性质,从伙伴对手变成敌人(其码是准敌人),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抑制住中国,至于自由、民主等方面则不是特朗普所考虑的问题。

那么美国会采取何种举措来惩罚中国呢?有些美国政治家提出取消香港“自贸关税”地位,取消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手段,当然这些手段如果实施打在中共身上一定很疼,但美国等在香港也有巨大的利益,打中共同时美国自身也会有痛苦,而且中共会在通过“国安法”的同时采取更多开放举措,会切出一大块“诱人的蛋糕”与美国分享,那时利益至上的特朗普能否抵御住这种诱惑还未可知。

香港的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2020、5、24于北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