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也出了个“姚文元”----邱毅

 作者:林傲霜

【编者按】台湾人邱毅,有大一统情怀也算是正常,跟大陆人有同理心受大陆官媒欢迎也是自然。其抨击政敌民进党也属于政治人物的惯常操作。然而,其冲击法院,以身试法,宁可犯罪,甘心坐牢,除了不智,也是难以抹杀的道德污点。况且,其立场越来越红,日益成为中共代言人,甚至成为中共打击大陆异议人士的助手,因此受到大陆自由知识分子的讨伐就在所难免了。不过,邱毅毕竟是有争议人物,本文作者的观点仅供读者参考。

(图为邱毅指挥示威者用货车冲击高雄地方检察院,来源:苹果日报)

提起姚文元,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中国生活过的人恐怕无人不知这个在毛泽东麾下的刀筆打手,极善于诛心诬陷、制造文字冤狱,殺人不见血的魔头。毛死后“四人帮”被“一鍋端”, 于是郭沫若便吟了一首讨好华国鋒的“马屁诗”其中有句曰:“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这里的“政治流氓”是指王洪文,“狗头军师”是张春桥,“文痞”便指的是姚文元。由于“文元”改“文痞”,一字之易很传神,姚文痞便从此名滿天下。

在台臭狗屎,中共的香餑餑

虽然姚文元早已去見他的洋祖宗马克思了。但似乎江山代有“歪才”出,被共产党赶到台湾的国民党,近年来也出了个颇似姚文元的“师爷”级的人物,那就是邱毅先生。此人若论文筆,比姚文元差远了。也没见他发表过如“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评陶铸的两本书”这样虽然滿篇诛心之论,强词夺理,但总还算得上是“洋洋洒洒”之狀的文章,邱毅连这样的“本事”也不具备。但此人嗅觉则特灵,尤其最善揣摩来自北京中南海的“上意”。加上一张没有道德底线的贫嘴,以不是泼妇胜似泼妇的骂街,用似是而非,信口雌黄,无限上纲来抹黑丑化对手,从而浪得什么“曝料大王”之类的虚名。更加他在2004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后,国民党因败选“输不起”而聚众闹事,邱毅本人则親自指挥货車冲撞高雄法院,妨害公务等流氓行为,最后终审被判刑一年二个月。任何稍有法律常识的人一看都知道,这就是一个扰乱社会秩序、危害民众安全、妨害执行公务的普通刑事犯罪。放在任何一个有法治的国家里都必须被惩治。而邱毅却恬不知耻地据此把自已包裝成“政治犯”借此自抬身价。由此更得中共的欢心。不过而今的这个邱毅在台湾已是个臭名昭著、连许多国民党人都不屑与之为伍的败类,却成了中共“大外宣”平台上的首席座上宾,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俨然中共“党家”的人

对台宣传既是中共的“大外宣”,也是中共的“大内宣”。它既要对外欺骗台湾民众,也要对内洗脑中国草民。例如中共“央视”的《海峡两岸》、福建衛視的《海峡新干线》以及《共同关注》等都是这类“喉舌”栏目。而一到“敏感”時期或遇重大事件,如遇台湾大选,此次武汉肺炎之类,邱毅必定被招來频频亮相,搖唇鼓舌,大骂民進党,丑化蔡英文,歌颂中共党,宣扬“一家親”,言必称“九二共识”,话必赞“一国两制”。完全一副“布尔什维克”的姿态,甘为党国效犬马之劳的样儿。有时甚至弄得同台的中共人士都有点自惭不如邱毅同志的“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例如邱毅在节目中便公然说,民进党执政只有“武统”, 并具体献计献策,请中共军以大军压境方式迫台湾政府在十日之内接受中共条件投降,否则便实施“武统”。甚至威脅台湾民众,凡不接受者,“解放军”来后將被“斩首”。更说:长痛不如短痛,希望快一点!邱毅俨然成了中共的“党代表”了。结果引来大陆网友“酸”他:“哎哟,这真是皇上还未急,太监先急了”!不知邱毅先生看见此帖否?不过你倘若从不认识邱毅,必定会认为他是“我党好同志”,万万想不到还是台湾那个国民党的人!

为“立新功”诬陷方方

然而邱毅对这些“成绩”似乎并不满足。他不肯“吃老本”,还要再为党国“立新功”(这是当年江皇后的“懿訓”)于是一改他过去只议论港、台事或兩岸关係,转而直接“干涉”起中国的国内事务来了。且攻击的是一个“奶奶级”的退休老作家方方。这位女作家既与什么“台独”、“港独”不沾边,也未倡导民主人权。她的《封城日记》只是真实地记录了她在这次武汉肺炎大疫期间,武汉民间的一些真实情景及她本人的心路历程。文章摆在那里,不但未对当局有任何不敬之词,甚至还有赞颂之语。问题就出在此日记现在要譯成英、德等外文出版了。这对任何文学作品来说都是既正常又常见的事。邱毅自诩“文人”豈能不懂?然而邱却一口咬定既要譯成外文就肯定是外国人来约的稿。这真不知是什么混蛋逻辑?于是邱毅便玩起了姚文元式的以“无限上纲”给人罗织罪名的那套伎倆。他说“根据结果来推断,应该就是方方应美国一家出版社之约,而动笔写下所谓武汉日记的”。邱毅的这个“推断”完全是他主观臆测的“结果”。而在此之前方方早在《我的书与国家之间没有张力》和《我如果不交待》兩篇文中写得明明白白, 是上海《收获》杂志约的稿。国内外网上均可見到。邱毅却裝失明而要去“推断”为“应美国一家出版社之约”。这就是姚文元式推断、罗织的“厉害”。而更厉害的是邱毅又说:“什么叫做‘约稿’呢?约稿,就是按出版社定下的框架、方向,还有一些准则,在出版社给定的鸟笼子里写东西.”再下去,邱毅就更图穷匕見了.他说:“约稿帮她出书的那家美国出版社,可是与美国中情局有密切关系的喔.”如此一來,在邱毅的嘴中,定罪的“证据链”就完整了,“案情”也“明朗”了:武汉作家方方,不是一位“我手写我心的良知作家”,反而是美国中情局在背后牵线的“码字傀儡”,是美国用来打击、甩锅、抹黑中国的工具、棋子、马前卒!任何一个还记得当年“文革”往事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与姚文元当年给吴晗、陶铸等人罗织定罪不是如出一辙么?这就是先捏造,再诛心,最后罗织成狱,从而完成政治谋杀!邱毅不愧得了姚文元的“真传”,姚文元的阴魂也终于找到了“復活”的屍体。如此而已,更无他哉!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中国有句古语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按照邱毅对“约稿”的“定义”,那么你邱毅在中共的“外宣”平台上作“嘉宾”,也肯定是“应约”而来。这与“约稿”如果说有什么不同,也就只能是“约稿”是用鍵盤码字,邱先生是用嘴巴发声。因而你在中共的那些电视栏目“平台”上大放的厥词,当然也就是按对方“定下的框架、方向,还有一些准则”,在中共当局“给定的鸟笼子里”当个“发声傀儡”而已。而你邱毅不但早已这样作了,现在还在继续乐此不疲。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说作家方方呢?这豈不是“二百步笑百步”吗?何况人家方方女士根本就不是什么美国人在“约稿”,而邱毅是应中共之“约”的“嘉宾”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邱毅实则是以“二百步笑零步”。

走筆至此,我更想提醒邱先生,不管怎么说,你总还是个读书人,知识分子,又何必去折腰献媚于独裁专制政权?而与这个极权贪腐集团鬼混的,又有几个有好下场?即便爬到了林彪、姚文元这样的地位,最终也难免兔死狗烹,不是抛尸荒漠,便是终老“秦城”。何况邱毅之流在中共眼里,不过就是手下败将国民党的残渣余孽而已,将来顶多“收”你做个“小三”或“側室”。现在则不过拿你当枪使使玩玩而已。“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挟共自重,只能是先生的一厢情愿。到头来,恐怕是,落花雖有意,流水却无情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