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反思当前美国党争的弊端

杨建利

 

美国的防疫不利和警察过份警力致黑人嫌犯死亡引发全国暴乱,使人们不得不审视美国民主政治近年来的严重弊端,作为民主的信仰者和学生,我们必须正视、反思和总结经验教训。

民主政治的良好运作除了硬性的制度和规则外,还有很多其他重要因素在起作用,个人自由权利基础之上的政治妥协文化就是其中关键一项。

人们往往简单地把民主等同于多数决。没错,多数决是民主政治的核心组成部分,但它只有在两个前提下才有正当性:一是,民主政治必须划定需要多数决的议题范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应该多数决,必须首先厘清私领域和公领域,只有公领域的议题(公共事务)才需要多数决,你和谁结婚就不能多数决,那是个人的自由权利,他人人数再多也无权置喙。密尔的《论自由》(在我国由严复翻译为《群己权界论》)因为对此有深刻论述而成为政治学经典。

再则,就是所谓的多数不能是固定多数,如果在所有议题上A、B都投一样的的票,那么在A、B、C组成的“民主”政体里就形成了AB的“多数暴政”,这就是为什么在民主国家遇到少数民族议题时都实行民族自治的原因,不然多数民族就很容易对少数民族实施“多数暴政”。良好的民主政治的前提是“变动性多数”,比如,在收税问题上构成多数的是AB,在堕胎问题上构成多数的是C。多数一旦固化,“多数暴政”就成事实。

在我有限的美国政治历史知识和三十年在美生活经验里,我没有遇到像目前这样分裂对立的美国两党政治。以往无论是什么议题,“多数”均有两党构成。虽然在某个议题上的多数派里,一个党占的人数多一些,另一党少一些,但多数总是跨党派的,这种景象已几乎不再。目前,多数已经失去了变动性,哪个党占了多数席位,那个党在几乎所有议题上都是多数,而且投票几乎都是以党派划线。

不往远处追究,这种现象孕育在奥巴马的第一任期,当时白宫、参议院和众议院均握在民主党手里,真正的民主政治家此时应该特别谨慎从而避免“多数暴政”,但是遗憾的是,奥巴马强行推动争议极大的全民医保案,以两党划线强行通过。种下不妥协党争的种子。

川普这个非传统政治人物当选总统加大了两党甚至美国社会的裂痕和对立,时至今日大家对川普的性格特点都有一定认识了,每遇矛盾,川普的性格常常不利于化解矛盾而是恶化矛盾,就是那种“有困难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的性格特征。一方面,川普这种非传统政治人物的性格特征和从政风格开辟了新的局面,比如在扭转美国对华错误路线、开启全面反制中共新冷战方面,还有重振美国经济方面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但另一方面,也是这种作风在美国国内政治上造成了几乎任何议题无法跨党派决策的现状。

目前的状况是,民主党在众议院实施“多数暴政”,共和党在参议院实施“多数暴政”,多数失去了变动性。多数一旦失去了变动性,民主政治中的“赌注”迅速升高,选举能不能赢、能不能成为多数党,利害差别变的非常大。良好的民主政治使任何政治人物都输得起--因为变动的多数使谁都走不了极端、谁都做不到赢者通吃,然而以分裂对立为特征的党派政治让每个政治人物都觉得输不起,焦虑感倍增,因此无论出现了什么问题,问题都会被迅速政治化,政治人物倾向于把问题演变成对方的困境、对方的麻烦,而不是真心设法去面对去解决,更不用说团结一致共赴时艰了。

为了经济维稳(经济是决定11月大选的关键因素)再加上中国的信息误导,川普在防疫上犹豫迟缓,造成疫情爆发后每美国人的生命健康遭受惨重损失。但是,民主党还有许多亲民主党媒体为了用此打败川普,不惜罔顾中共为疫情全球大爆发负主要责任的事实,而且对世界卫生组织的错误不仅视若不见而且进行袒护。

此次美国全国暴乱也是一样,本来人们对疫情、对分裂的政治和社会心里有气有火,明尼苏达当局应该迅速逮捕和起诉肇事白人警察以避免大规模抗议,但是一直等到全国暴乱发生后才实施逮捕和起诉,为什么是这样?谁应该为此负责?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地看到,各民主党籍的州长、市长延缓行动对付暴乱,很可能有把这个祸水泼到川普身上的考虑,而川普发表过分强硬激火的言论,也可能为了凸显民主党籍的州长、市长们的无能和软弱。双方的行为都不利于势态的发展。可恶可怕的党争!

恶性循环已形成:党派划线—>“多数暴政”—>赌注升高、利害加大à输不起à凡事政治化不去解决问题—>更加分裂对立à更加党派划线—>更加“多数暴政”—>………

这个恶性循环必须遏止。我个人相信,目前美国民主政治的弊端一定会得到改正,民主会更进一步发展、成熟从而更强大。我的信心基于,虽然党派严重分裂对立,美国的自由、法治的基础仍然坚实地存在,以个人自由和法治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体制也坚实存在,因此人们不会失去常识。另外,我们也许不必过多地关注美国的上层政治。其实美国高层政治人物对美国地方事务几乎没有什么权力,影响甚微。美国民主政治的另外一个根基就是联邦制和地方自治。联邦政府关门好几次了,“马照跑,舞照跳”。随着疫情的消退,美国的经济需要复苏,美国的民主也需要复苏。我相信两个复苏都是强劲的,随之,许多人对自由、民主的信心也会强劲复苏。

我的信心从未动摇,除了众多其他原因,我还有这样一个的常识:假如一个警察的过份警力就可引起全国暴乱,那么中国一天应该有数百上千次的全国暴乱。 

2020531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