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武汉肺炎的“次生灾难”

林傲霜

发生在本世纪2020年初的这场所谓“新冠病毒肺炎”(即武汉肺炎),截至今年五月初,虽然病毒在全世界肆虐,中国大陆基本上算是控制住了疫情,可以总结一下了。按照中共官方统计的数字,已导至中国大陆国內八万一千余人确诊,三千二百多人死亡。虽然当局这个数据受到世界普遍质疑,认为是大大缩小了的。但即便如此,也是骇人听闻的大灾难。而这场灾难更是由于中共当局在疫情初始阶段,向外界隐瞒疫情,打压已发现疫情的有良知的李文亮、艾芬等医生(即所谓“吹哨人”、“发哨人”)一错再错,终于酝成大禍。这个责任应由中共当局承担已是铁的事实。

而与此同时,中国武汉的这场人禍瘟疫,又还引发出了一场严重的“次生灾害”。即由这场人禍加天灾的瘟疫所诱发出来的其它灾害,从而形成了一场“灾害链”,使广大民众雪上加霜,苦不堪言。当中共在庆祝“战胜”的时刻,不仅老百姓生离死别的原生灾难不应忘记,由此引发的抓人、囚禁、各种侵权等次生灾害也不能忘记。

借口防疫随意入侵私宅砸物打人

中共当局先是为了“维稳”保政权刻意隐瞒疫情。终于错失最佳防控的黄金时机,导至武汉肺炎大流行。此时当局慌了手腳。于是便从怠慢不作为变成疯狂乱作为。先是对武汉实行所谓“封城”,隨即向湖北全省,进而对全国城乡均来个“一刀切”式的封城、封村、堵路、封鎖居民小区。公然狂叫要打赢这场“人民战争”。于是把民众当作敌人一般地来加以对付。由各地城乡招募一批所谓的“志愿者”,实则就是一些社会闲散人员,来充当“执法者”,对民众实行“文革”式的“执法”。而这批临时招募来的人,素质参差不等,品格良莠不齐,又根本不懂法治,匆促上阵,更未经过培训,一朝权在手,便像当年的红卫兵一样横蛮粗野,胡作非为。其恶果就是遍及全国各地的严重侵犯民众人权。在疫情灾害中又迸发一场人权灾难。

疫情期间,中共不分青红皂白,硬胜规定人人都必须“宅”在家里谁也不许动。但人的基本生活需要呆在家怎能完成?还有,生疮害病怎么办?当局根本不管。小区门口所谓的“志愿者”便成了“执法人员”可以隨意限制民众人身自由。规定每家一天只准一人出去,并限定半小时必须回来。否则轻则辱骂,重则抓去关起耒,美其名曰“強制隔离”。民众瞬间形同囚徒,失去了起码的人身自由权利。

接踵而来自然更不许聚会。外人不许聚会也罢了。家庭中也不许,这叫什么“规矩”! 比如一家人在家打个麻将消遣消遣,消磨一下无聊时光,按说再也正常不过。然而,湖北孝感一家三口,因为在家打麻将,被所谓防疫“志愿者”“执法人员”冲进别人家中。一位身穿迷彩服、手臂戴着红袖章“红卫兵”似的男人冲到这户人家里,拿起麻将就打砸,打麻将的三口人中一位年轻小伙子就用麻将回砸了一下。

这一砸,冲出了更多佩戴红袖章的“志愿者”,几人强行拽拉该男子,把其控制住。视频里可以看到,有志愿者直接一巴掌扇到该身穿睡衣男子的脸上,接连抽打几个耳光后,最后就连麻将桌也被这些人拖到门口砸毁----这事终有胆大者拍成视频传上网. 视频的最后,被打的小伙反问一句“难道一家人不可以一起吃饭吗?”引起广泛众怒.当局急忙刪除. 最后打人者,竟逍遥法外!

无独有偶。湖北安陆市洑水镇一家四口,因为在家打扑克,被抓起来公开”训诫”! 从网民:@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 发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到,有四个带着口罩的人在背景为“安陆市洑水镇涢”字样的牌子前一起念道:“我们是一家四口,今天下午在家打扑克,违反了非常时期不聚集、不打牌的命令,我们错了。”还有网友爆料称,多名男女聚众打牌被绑起来连成串“游街示众”、招摇过市,沿街朗读相关制度条文,形同罪犯一般.如此骇人听闻地践踏人权,与文革有何区别?而即使按照中共制定的<刑法>也明文规定“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刑拘。”可是“抗疫”被冠以“人民战争”头衔后,法律也成废纸一张了。文革乱象,人权灾难便卷土重来!

不戴口罩罪行化

戴口罩本来是防止疫情传播的好事,可一旦绝对化,好事也变成了坏事。在中共发动的这场所谓“人民战争”中,未戴口罩者竟然要挨打!2020年2月12日在中国拥有两百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青游记 发了一条微博,并配了一个视频。视频中,一位老人因为没戴口罩,不仅遭到辱骂,甚至更被人毒打。打人者还边打边骂道: “叫你不戴口罩”,老人则举着双手,做着投降的姿势,连连求饒地说:“我戴,我戴,我戴呀”!然而从视频中人们更看到,这位老人所处位置并非人员众多的公共场所,而是一片空旷人稀的田间地头。据爆料人称,事件发生在湖北省汉川市杨林沟镇曾湾区。“老人家种了一点地,在地里忙了一会儿就碰到了这帮所谓的“执法人员。”而在《人民日报》发布的预防新冠肺炎的《口罩使用指南》中明确规定:在“非疫区的空旷且通风场所,不需要佩戴口罩”。可是在当今中国谁会绐你讲理?更无独有偶的是2020年2月13日,河南濮阳一村民因不戴口罩,被工作人员捆在墙边上。视频中,一村民正在被一名疫情防控人员捆绑在墙边上,另外一名疫情防控人员则在村民前面大声训斥道,“忘戴了,你想活吗?你不活人家老百姓还活呢”!

另外,根据博主@飘然范舟 发布的视频内容显示,几名警察带着一名戴手铐的女子在一个疫情防控点进行指认现场工作,其中,戴口罩的女子像貓狗一般被一名女民警用铁链牵着。视频中女子称:“出门没戴口罩。因未戴口罩便受到如此的人格侮辱。如此“中国特色”使人不知今天的中国是不是还停留在野蛮黑暗的中世纪?还有一位老人因不戴口罩出门,被西安小区物业人员打的满嘴是血,连牙也被打掉,手也是血。市民阻止时,还被物业人员殴打。物业人员还抢走了记者的采访设备和手机。最后报警了,仍然不断挑衅辱骂。如此疯狂兇横之态,即当年什么“万恶的旧社会”“国民党反动统治”也没見过如此无法无天的行为!

湖北人与普通病人无辜遭殃

在所谓打赢这场新冠肺炎防疫战的“人民战争”的号召下,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省的人,一下子变成毛泽东暴政年代的“阶级敌人”一样被人嫌弃、讨厌乃至敌视。房东要赶走租房的湖北人,尤其是武汉人更是闻“武汉”而色变,必欲逐之而后安。许多宾館旅社对武汉、湖北人则概不接待。使得这些人顿觉天地虽大却无寸地可容身。有的地方更出现武汉人居住之屋,被人用木板将外门钉死。这无异于要别人去“自生自灭”一些地方还出现禁止湖北省的车辆上、下高速,禁止入城,部分小区物业甚至不让别人返回小区内等等极端行为。40岁的陈先生,是温州一家餐厅负责人。年前,去江西上饶看朋友。然后,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各地封路,几地都不让他进出,无处可住,无可奈何下只能住在车上14天,啃方便面啃到口腔溃疡。这虽是极端个例。也足见这场肺炎疫情的次生灾害,把一些中国人推入到何等可怕的人间地狱之中!

由于这场肺炎疫情造成大批医护人员被感染,进而导至医疗体系的崩溃。而许多地方又被強行抽调大批医护人员去支援武汉湖北,结果使本地医护力量捉襟见肘。最后许多地方的医院,便除了发热与呼吸系统疾患外,其他病一律暂不接诊。住院病人也一律强行出院。许多癌症病人手术延期,化疗、放疗中断。待到疫情缓和后,癌肿或已更加惡化,或已转移,终至死亡。又如肾衰竭患者每周须要作人工透析二至三次,结果也被眈误乃至死亡。至于在重灾区武汉及湖北,纵然是所谓新冠肺炎,无钱无势,进不了院而最后死在中,甚至全家遇难,也不是什么新闻了!这样的受害者喊天天不应,欲申诉无門,不明不白,究竟全国死了多少?已成永远之谜,只有去问上帝。

而与此同时遍布全国各地的中共所谓的“高干病房”,“高干疗养院”之类在此次疫情期间,则根本不受影响。照样正常运转,而且“生意兴隆”财源广进。高干們仍成天享受到高级而无微不至的医疗服务。其实这里的许多病人根本就沒什么大病,只是来这里小病大养,变相享福的,却占据着中国80%以上的重要医疗资源。肺炎疫情对他们享福毫无影响,遭殃的只是普通老百姓。这样的“次生灾难”其责任当局自然应全部承担责任!

小业主,个体户受害深

中共2020年1月23日宣布封城,全国经济隨即停摆。从北京王府井大街到小城小镇,百业停顿,万店关门。在中共体制内的人,还有工资可领。最要命的就是一般小市民,小商販,个体劳动者。他们停了工作,停了生意,便是零收入,便断了生活来源。有的还需付门面租金等等。十天、半月还可苦撑。可中共搞了近三个月。对这些人却几乎没有提供什么舒困救济措施。任他们在恐惧与绝望中去苦苦挣扎。与此同时却在什么“一带一路”上满世界地去当“撒币先生”,散财童子。一高兴了,一甩手便又赏给WHO谭德塞“谭书记”2000万美元,多么慷慨!唯独对自已的民众纳税人却“厉行节约”!?这是一个多么缺乏责任感的政府。真个是“宁赠友邦不与家奴”?反观美国,只要不是高收入者,每个国民每月1200美金,小孩子都有500美元。对岸的台湾,中共的“战狼”、“小粉红”之流成天糟踏别人,把人家骂得简直不像个国家了。可人家政府此次疫情中发给民众的舒困金,每月每人一万元新台币,折合中共的人民币是兩千元。比大陆60岁以上农民全年的所谓“退休金”还高出將近一倍!

肺炎疫情已使人惨不忍睹,次生灾难,更令人耳不忍闻。然而在当下中国,死些人又算什么?时光仍然流逝,街市又趋太平。中国人在党的“教育”下,对一切惨狀及不公不义之事,很快便会忘却。红歌又照唱不误,广场舞也照跳不停。“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离”的麻醉剂、催眠曲又会把麻木的国人再次带进“岁月静好”的幻影中。这也许就是可怜的中国人,只配一次次享受“多难”,却迟迟看不到“兴邦”的原因!

20205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