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袭击下,民主转型的历史拐点已经呈现

姜福祯(荷兰)

一、改良与革命:疫情后的机会

从七九民主墙算起,中国民运四十年的主流语境是改良。八九年之前是拥共改良,六四之后中共完全关上政改大门,政治改良成为反共改良。"苏东波'巨变和各种颜色革命发生后,在中共不断高压下,海内外民运的内容依旧有公民运动、公开组党运动、体制内外各种上书行动和良性互动以及其他一些促进变革的行动。虽然,海外民运山头林立,作用不大,虽然民主革命的尝试并沒有实际发生,虽然我们同样沒有改良的实际力量,但海外民运主要是一种道义力量。一直弘扬普世价值观,鼓舞国内外有民主追求的人们。

疫情突然袭击了美国,中共不但把病毒传给世界,还甩锅给美国,这让川普下决心走出与狼共舞的贸易陷井,从而开啟了"去中国化"的新战略。我以为海外民运也应审时度时,将期待中共放弃暴政的改良路线,调整到“灭共”的实际革命或颜色革命的路线上,告别改良的路径依赖。“灭共”当然不是消灭9000万中共党员,而是革命成功后人民必然抛弃共产党的客观结果。

"灭共"的说法其实有两个维度:从美国方面讲,是一种实际行动,这种实际行动即将开始。从海外民运角度讲"灭共"是"反共"的2.0版,是我们需要奋斗的目标。虽然我们沒有灭共革命的实际力量,但我们必须要有思想准备和干部组织准备,并以积极的姿态寻求突破,而不是坐等变天。

灭共和反共程度不同,反共包含妥协和合作,灭共不包括和共产党合作,也就是共产党必须改旗易帜转变为民主政党才能参与多党竞争,或者说民运的目标必须建立一个沒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一个完整的民主社会,而不是威权社会。

二、解构与重构:从去中国化到全球化重构

当前的国际背景是病毒危机无法逾越,全球索赔大势已成,产业链去中国化正实施,如火如茶行进中的全球化按下了暂停键。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将会抛弃中共在场的全球化,重塑或另建世贸体糸乃至打破以雅尔塔秩序为主导的联合国。

由于中共在香港问题上公开不遵守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美国已在香港采取去中国化的实际行动。随着中共反西方态度日趋强硬,美国还会有更多的重拳出击,美国的盟友们也一定会响应,一场由民变(街头运动)、兵变(由坐观到支持民变)、政变(党内外民主力量)所形成的颜色革命或更激烈些的民主革命很可能将发生。

三、民运四十年:从道义力量到实际行动的突围策略

从七九民主墙和八十年代初王炳章创立海外民运,民运四十年,有许多说法,有孔识仁的  “一有全无”说,有"失败说",我则认为在变局发生之前主要是一种道义力量。如王丹的"见证者、支持者、准备者"的定位,周锋锁的"六四理念"坚持说也大致如此。即使民主党、民阵、联席会议乃至流亡政府也都是如此。所以,民运需要创新,需要组织架构和价值理念的双重突围。

就以往的经验看,的确是知易行难。怎样具体突破?

首先,不失时机,做好组织准备,不要措手不及。海外民运如何团结起来,考验着民运圈内每个人的智慧。

其次,要有价值共识,有前提,有具体宪政方案,有共同奋斗目标,有议事圆桌,最大限度搁置争议。

再次,要有多元互动,即民运组织之间观念和信息互动,无论合理非还是革命派、自由派、改良派、民国派和当前出现的独立运动,彼此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中共。

民运人士与华人社区互动,要敢于行走在红粉和五毛之间,收复民运失地,要努力,再努力,争取与国际社会和美国执政集团互动。要动用国内外所有人脉,特别是有力量的团体和高端人脉共同努力。要海内海外,体制内外互动。

以上问题希望群策群力,众人拾柴。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