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带来的道德败坏

裴毅然

国际共运自称社会主义“强劲东风”,贬指欧美资本主义“没落西风”,数代中国人十分熟悉的意识形态名词。1917年十月革命后,1920~60年代“东风”肆虐欧亚,远达美洲。不过,东风毕竟只能肇祸无法造福,无法经受时间考验,魔形毕露,终遭抛弃。1989年“苏东波”后,东风整体落篷,西风终于压倒东风。近年,越南也明显“西转”,只剩中朝古寮仍在“坚持社会主义”。无论如何,毕竟实践证伪,赤势已去,奄奄一息,“东风”进入最后临终期。

风向比拼,除了经济强弱、民众贫富、政治慈苛、制度正邪,最终也体现于“最高产品”——人。有关社会制度与国民素质的关系,美国支持率最高的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Kennedy,1917~1963)有一段名言:

评断一个国家的品格,不仅要看她培养了什么样的人民,还要看她的人民选择对什么样的人致敬,对什么样的人追怀。[①]

挂什么人的像,立什么样的榜样,当然代表一个国家的风向,体现达到的人文层次。当然,中国大陆与欧美西方本质不同:不是民众选票决定政府,而是政府规定人民,14亿国人无法自由表达意愿、无权选择政府官员,他们的一切都被“三个代表”。如不服“三个代表”,那就对不起,请“进去”学习三个代表理论。

认识与塑像

苏共倒台三十年后,俄国才大规模清除列宁塑像——彻底送别马列主义。从政治告别到塑像告别这一时间差,很人性也很智慧。既然还有相当一批老一代“苏联公民”对列宁尚怀感情,暂时保留塑像,等待民众的认识。意识形态问题可以稍缓,一则体现“非暴力”,二则体现民主精义——对少数的尊重。政治制度必须选择,思想认识可以多元。

相比“老大哥”,中国告别马列主义实在太慢,一点都没1950年代“学苏联”的精神气。毛尸在堂、毛像在墙、毛像在币,中共强迫国人“永远纪念”这位祸国罪酋,且为维护老毛形象,至今强力掩盖史实——“党的历史错误不准讲”,不让揭露大反右、大跃进、大饥荒,连第二代“领导核心”定調的十年浩劫(文革)也悄悄換成“艰难探索”。当然,当今中南海亦非对老毛有多深多厚的阶级感情,而是老毛栓系中共政权合法性。没了前三十年的合法性,后三十年的合法性怎么续?今上的合法性怎么来?辉煌党史要重写?“毛概论”要撤下大学政治课?中共的事儿,一誤再誤而三誤,延绵至今,积重难返,“你懂的”。

中国今天的问题当然已非认识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不是认识能力问题,而是愿不愿承认事实的问题,即政治道德问题。因此,此处亦体现东风西风的肉身实质:“东风”绑架国人为一党专政服务,认识必须脱离实际,意识形态必须为主义服务;“西风”因民主制度,政府必须“为人民服务”,认识必须与实际保持一致,意识形态必须符合普世价值、必须符合民众利益。

自祼女贼

2018年3月27日九时许,湖南邵阳双清区黄家山体育馆前,一名三旬女贼冲下公交车,一位大娘后面紧追:“抓小偷!抓小偷!”眼看女贼将甩掉大娘,一位男子见义勇为,一把抓住女贼。为逃避责罚,女贼竟脱光全身,见义勇为男子蒙了,连忙放手。关键时刻,失主大妈赶到,拉着女贼,一直等到110民警。27日下午,邵阳市公安局双清分局网上通报案情,女贼拒不交代身分信息,行政拘留。[②]

中共一向調门甚高,也要求国人“全心全意”啦、“毫不利己”啦……却培养出如此跌出底线的自祼女贼,毫无羞耻、双重不要脸。产品如此,肉质如斯,“东风”拿什么去比拼“西风”?培养出怎样的人民,一个国家一种制度最有说服力的证明。美国培养出基督普爱、乐于助人的一代代公民(比尔•盖茨的裸捐),“无限优越的社会主义”居然娩出这样不要脸的女贼。

陆游〈钗头凤〉“东风恶,欢情薄”,赤色共运这股“东风”实在歪邪可恶,肇祸甚巨。鋤一恶,长十善,人类只能在拨芜辨奸中得到真理,毒草不鋤,香花难开呵!

风景处处

东风与西风,最实质的还是文化与哲学。人际之间不可能没有亲疏远近,先私后公乃自然序列。欧美文化的先进处也体现于道德分寸,并不要求「全心全意」,只要求给予「可能的援助」。

笔者移美三年,不时具体感受东风西风,如随处可触的人际关系。“东风”因几十年传播阶级斗争,仇恨当先,首先将人往坏处想,不信任第一。中国城乡触处可见防盗窗栅,静静说明国民的戒备心理。

1986年10月中国法制文学研讨会,刘宾雁:

总是把一个人朝坏的方面想,明明办的是好事,也怀疑你有坏的动机,这事种太普遍了。[③]

欧美信誉第一,相当重要的无形“身分证”,美国人很在乎“不良记录”。既不无端猜疑,又提防“不良记录”,软硬件具备,两手都硬,很到位的社会态势呵!仅仅欧美人这一诚意心态,好像就够吾华要赶两三代人。

东风西风,风景处处。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中共比不起货,只好网上建墙、网下删帖,不让比货、不让传播真相。关窗闭户,摒拒窗户内外真实,胆怯必掖,畏者必伪。一堵高高的网络风火墙,已能说明如今的东风西风。正义既失,中国的窗户还能关多久?

2020 3月

注释

[①] https://zhuanlan.zhihu.com/p/37445829

[②] http://news.sina.com.cn/s/wh/2018-03-29/doc-ifysqfni2088528.shtml

http://think.szonline.net/contents/20180329/2018038264.html

[③] 刘宾雁:〈人的解放和言论自由——在中国法制文学研讨会上的发言〉,《解放月报》(香港)1987年2月号,第41页。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