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法院逐律师,法院门口打媒体,这样的自贸区谁敢来?

金仲兵(北京)

6月16日,海南省海口市中院法官驱逐律师,坊间已吵得沸沸扬扬;紧接着在6月17日,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再现媒体人被家属打耳光事件。

本应神圣和理性的法律圣地却接连上演全武行,海南司法成为舆论热点,让人联想到海南自贸区建设面临的顶层困境。

一、强悍的法治面相,拉低海南的成色

 据《刑案资讯》公号,6月16日下午,海口中院开庭审理有多名被告的刑案。举证质证环节,公诉机关将数十份证据抛出,李长青律师要求一证一质,审判长蒋小马不允;律师申请回审判长回避,回称“干扰法庭”,遂让法警将李律师强行带离法庭,且威胁要发司法建议!

之后,另一位律师张维玉也因为申请法官回避,被审判长命令法警强行带出。

蒋法官在发言中疑似有一句国骂:“他妈......”?

李长青律师表示:海南是自贸区,不是法律自治区!

这位蒋法官,竟是全国刑事审判先进个人?!

几乎是要考验人们的审丑疲劳。据《直面传楳》报道:轰动一时的原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案也在6月17日开庭。这位被称为“最富法官”的女副院长,传身价高达200亿元。

知名资深媒体人刘虎发微博称:今天一大早去到海南第一中级法院,在法院外被十多人围住,一名妇女两次对我扇耳光,脚踢,并扯坏我的T恤,我的口罩也被扯到了地上。

报警后,得知对方名字:张家华(女)。

另据《中国经营报》:张家慧、刘远生案的主要举报人、重庆万州商人李善杰,已于2019年11下旬被重庆万州警方关押,并于6月10日前后移送当地检方。

这个结果十分吊诡,结合家属表现,令人遐想。

想起08年龙永图先生的“对待刁民要硬气”,似在昭示一些道理,某种趋势。

二、世道轮回“小河案”,当在强时想弱时

再次发生的驱逐律师事件,几乎第一时间即让人联想起中国法治史上的经典场景:发生于2010年3月的贵阳“小河案”!

五十七名被告人、上百名律师、制造伪证、刑讯逼供、抓捕证人、阻止律师会见、试图抓捕律师、变相不公开审判、在审判过程中动员被告人解聘多名律师、在庭审过程中驱逐多名敢于辩护的律师待诸多恶性事件。其中,致使包括王誓华律师、迟夙生律师、李金星律师、段万金律师、杨学林律师等总计二十六名律师非正常退出辩护。

吊诡的是,曾经的“小河案”法院院长张诗宇, 后来在贵阳市观山湖区人民法院院长任上,于2016年12月8日落马。落马后,张的家属也在寻找辩护律师,巧合的是,其中一名律师正是当年“小河案”中的一员骨干。世道轮回,令人感慨。

一般认为,律师是社会规则最后的守护者,但在有些人眼中,律师和媒体记者都是不折不扣的刁民。那么,这样的刁民越多越好,还是彻底消失才能还社会清静,从此天下太平?

印象中,审辩冲突和记民冲突间或上演。窃以为,像“小河案”的张诗宇们,只有用残酷的事实并付出沉痛的代价后,或许才能醒悟。而“揭阳4.21.”、“新发地6.15.” 、“海南6.17.”事件中与记者有冲突的群众,尚待一堂并不遥远的现实教育课。

三、海南,应从荒蛮之地到自由之窗

唐宋间,海南是官员贬谪、犯人流放的南极之所,所谓“天崖海角”,不是浪漫的美喻,而是生命的绝音。21世纪的海南,在借政策东风努力打造中国最大、面向南海的自由贸易港,人多颂之。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海南成功于否,取决于岛外之人可否放心大胆地进来,轻轻松松地出去。在人们还没踏进地方的码头之前,总会用眼观察,用心对比,然后用脚投票。在相互选择阶段,关门打狗的强势尚待建立,哪怕装也得装一下,别人方可能投怀送抱。

我在前些天“金仲兵:大海南梦,从‘自贸港’到‘自由港’”文中提到,海南需要顶层设计,首务不是减免关税等实务政策,而是让人愿来能走的自由环境,如公平的法治、诚信的道德、开放的文化、低调的行政等,这些才是支撑万丈高楼的地基。

反观本次接连发生的海口中院驱逐律师、第一中级法院门口贪官家属发挥余威打媒体人的恶劣事件,以及企业家举报该贪官后莫名入狱事件,这对任何一位企业家而言,都是一种隐形的威慑和恫吓:万一将来在海南有了诉讼,会不会得到公平、公正的司法待遇?

法律,就是事先表明的处事态度,提前立下的游戏规则,主要是约束自己,其次是约束别人。法治,则是事中、事后在执行法律过程中体现出的“成色”,即宏观环境。只说不做假法治,落实到位才是真法治。建设法治海南,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也是海南经济环境建设成败的首要考核指标。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