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被“煽颠罪”秘密判刑四年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社交媒体上披露,徐州市检察院周三(6月17日)上午电话通知她余文生案的判决结果,称余文生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许艳认为当局秘密审判余文生是中国司法严重倒退行为,她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此案并施压中国当局保护余文生的人权。

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被“煽颠罪”秘密判刑四年 家属吁国际声援
 

周三中午,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两段音频,哭诉徐州市中级检察院电话告知余文生被判刑4年、剥权三年,质问当局所谓的“依法治国”,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此案并声援余文生律师。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

许艳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之前没有关于余文生被判决的任何消息,徐州检察院打电话给她的人没有介绍其姓名和职务。许艳表示,她稍后致电官方为余文生指派的律师、徐州市律师协会的赵强,对方证实了徐州法院对余文生案的“秘密判决”。

“这个案子等于又是秘密判决,”许艳说,“没有告诉家属,就判了。当时我问(赵强)余文生是什么态度,他说余文生态度坚决,就是要上诉。”

许艳指,这位官派法律援助律师在余文生被关押1000天期间,只是在办理相关法律手续时见过余文生两次,完全没有履行为余文生辩护的职责。

官方指派的赵强律师在回答美国之音电话询问时称,(余文生)家属已经知道了这个(判决)结果,他不能接受外媒采访。

徐州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刘明伟没有接听美国之音的询问电话。

至于此案是何时做出的判决,目前仍不明确。在德国的媒体人苏雨桐表示,徐州检察院人员在电话中答复称,许艳给徐州检察院一位处长写信后,处长了解情况后责成该人员回答。苏雨桐指出,徐州检察院接电话的人员只说是近期判决的,但不知道具体日期,所以得追问法院。

此前,许艳曾对外界表示,余文生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去年已在徐州被秘密庭审,连家属和辩护律师也未被告知有关信息。

2018年1月,在引起广泛关注的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中受波及的北京律师余文生提出修改宪法的改革建议,随后在一天早晨送10岁儿子上学时在孩子面前被警察抓捕。

余文生曾为多起法轮功修炼者的案件担任辩护律师,并代理多名因709案被捕的维权律师。他被捕前一天在网上公开发表了《修宪公民建议书》,建议删除在实际应用上会产生争议和歧义“宪法序言”,建议差额选举国家主席并取消军委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以及政治协商会议的设置等。

许艳表示,余文生提出这一修宪建议只是发表言论,属于言论自由的公民权利范畴,不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行为,作为家属她要提出上诉,但是她至今没有收到与这个案件相关的法律文书,在中国大陆境内网上搜寻不到任何有关余文生案件的信息。她认为,有关方面对余文生案采取秘密审判和宣判方式,显示出中国的司法在处理此类案件中前所未有的法治倒退。

许艳上个月对美国之音表示,她是唯一一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的人权律师妻子,被关派出所19小时,没吃没喝;曾被要求脱光衣服检查;被要求坐老虎椅并且扣上;也多次被警察限制出门。

许艳说,余文生两年前被押到徐州拘禁后,家属只看到一段只有几分钟的余文生视频,此后再无任何音信。她说,律师和家属前往徐州多次都未能会见,后来有关人员透露余文生案曾秘密开庭,但需要等待上面决定如何判决。

许艳呼吁国际上继续关注被秘密判决4年监禁的余文生律师。

目前在中国境内仍有一些人权律师的境况持续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其中包括与外界失联数年的高智晟律师、仍在狱中的李昱函律师、刑满出狱后在河南老家受到监控的江天勇律师,以及在武汉因报道疫情而被失踪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律师和被刑拘的张展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