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周德才写给习近平总书记的第三十四封信

习大哥你好:

      为了奉劝你本人及贵党尊重法律和人权,我才给你发出这“第三十四封信”,之前给你发出的三十三封信也都是在奉劝贵党尊重法律和人权,但结果都没有用,这“第三十四封信”发给你们之后会不会产生作用呢?

       中国的法律一直被权力部门所践踏,中国的法治一直在被破坏,中国的人权一直在遭受蹂躏。为了捍卫法律尊严、拯救中国法治、维护中国人权,作为真正代表中国老百姓利益的“中国发展(加维权)农民”,我不得不给你和贵党发出这“第三十四封信”;同时也是听命于你的权力部门所作所为硬逼着我给你们发出这“第三十四封信”。

     2020年5月20日那天上午,杭州市下城区武林派出所的警察汤洪军(手机号15355034087)不停的打电话威胁我大儿子周剑,后来还威逼周剑说出我二儿子及大儿媳的工作单位(公司),这个汤洪军想干什么?

     2020年6月5日中午11点左右,这个汤洪军又打电话给我大儿子周剑,威逼他想办法让我到武林派出所接受问话,周剑从自己的工作单位打我的手机央求我:“老爸,如果你不去武林派出所的话,他们就会不停的打电话骚扰威逼我,搞的我连自己的工作都无法干”。我对他说,“他再打电话给你时,你就让他打我的手机,然后挂掉电话不要再理他”。不一会儿汤洪军打我的手机,我首先警告他说,“你这样多次以电话骚扰威胁我儿子的做法是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骚扰威胁我儿子了,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汤洪军说“是你们河南固始县公安局的国保找你来我们的派出所问话”,我断然拒绝道“没有时间到你们派出所去回答他们的问话”,随即我就挂掉了手机。紧接着,固始县郭陆滩镇派出所的警察周杨(13607611279) 打我的手机,我同样拒绝与他讲话而挂掉了电话。

     这些人不肯善罢甘休,固始县公安局的国保陈家仁(13607610955)直接来到我们家租房的中北社区豆腐巷一栋楼下边,高声威胁恐吓我老婆;因为我老婆有心脏病经不起威吓,所以我俩不得不从五楼走下来与陈家仁见面。见面后陈家仁第一句话就说“你们的儿媳妇是不是几天前刚刚生下一个小女孩,现在是不是在娘家坐月子,如果老周你不老实的话,你们家老少都别想安生!”

     我问陈家仁见我为何事,陈家仁问我是不是又在海外网站发表文章了?我反问他“就算是发了,你们想怎样?”陈家仁说,“上边会想办法收拾你们全家人的,现在你必须到派出所把你怎么发的讲清楚,公安部要求我们几个先做个笔录。”我说,“我不会去派出所给你们做笔录,你们要怎样尽管冲我来,请不要威胁、伤害我的家人,”我接着说,“为了我家人们的安全,我会很快的把你们的所作所为披露到国际社会的”。

     2019年9月27日那一天,河南固始县公安局的国保陈家仁、方原海(13839733698)、周杨和杭州市公安局的两个国保(他们俩没有留下电话和姓名),还有这个汤洪军一起公开的威胁我们全家人。 他们竟然毫不掩饰对我说:我们今天是奉公安部的命令来警告你们全家人的,你的妻子、两个儿子,甚至你的儿媳妇现在都成了我们的“人质”,如果你这个时候在海外媒体网站发文章声援香港的游行示威(当时我不仅没有发表声援香港游行示威的文章,其实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发表什么声援香港游行示威的文章)的话,看我们怎么收拾你全家人。

     这是一个“执政党”的行为吗?是地地道道的恐怖组织行为!

     我走出监狱几个月后的2017年11月7日那一天,下午两点多我和老婆正在午休(当时我们家在杭州朝晖九区租房),两个武装到牙齿的杭州市警察,腰上跨着手枪、手里拿着电棍,一边砸门一边大叫“开门”,惊动了整栋楼层,该社区的居民有目共睹。我老婆开门后两个警察凶神恶煞般的闯了进来,问我为什么要来杭州。我反问他们,“我为什么不能来杭州?你们要做什么?”他们说是查暂住证的。当时我们家的暂住证刚刚在辖区派出所才办好,当我问他们暂住证刚办好为什么还要查时,他们才说自己不是辖区派出所警察而是浙江省公安厅的。这就证明这两个警察是奉命来我们家制造恐怖气氛的,根本就不是查暂住证的。

     追溯到前些年听命于贵党的警察多次三更半夜闯进我们家将我抓走的事实,为什么忠于你的公安部门这么像流氓、黑社会、恐怖组织呢?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违反贵党自己制定的法律,更是公然的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及《联合国宪章》。

      尤其是习大哥你当上中共的总书记之后,贵党一边口口声声“依法治国”的同时,老百姓的感觉却是变本加厉的“反法律、反法治、反正义、反人权”,而且全世界有目共睹!譬如以“反恐”为名在新疆建立了许许多多的“维吾尔人集中营”,美其名为“职业技术学校”,限制了几乎所有维吾尔人的自由!面对老百姓,贵党是强大的,中国老百姓无力反抗、根本维护不了自己的人权。美国的议员们都看不下去了,几乎全票通过“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这些倒行逆施正使中国在国际上越来越孤立,虽然你在第73届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做出了五项承诺,中国两年内将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及经济社会恢复发展,这样也无法改变被孤立的局面!

     贵党一直企图用到处撒币到全世界买朋友,但友谊能是仅仅靠金钱可以买到的吗?用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话说:一个不善待自己国民的政府不可能善待世界人民,不要相信他目前的所作所为!

     我的大儿子周剑2019年上半年以优异成绩通过了“会计师”各门功课的考试,和他一样的同事都拿到了“会计师”证,为什么周剑没有拿到?你的女儿习明泽能够到美国哈佛大学读书、拿高学位证书,为什么我儿子考会计师的权利就要无辜被剥夺呢?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贵党官员的人性到哪里去了?到21世纪了,为什么还要搞连坐?为什么把公民当人质?

     因为贵党经常说一套做一套而使自己失去了公信力,所以世界上很多人,包括一些中国老百姓,怀疑“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人工合成的。“新冠病毒”究竟是不是人工合成的,科学家们也众说不一;国际社会要求调查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如果真是问心无愧,为什么拒绝国际社会的调查呢?

       我因为在朋友圈上传“国际禁止生化武器”的封面照片,微信被永久性封号。

       美国人在关注世界各国的人权,美国自己花钱维护着世界的和平稳定;邓小平路线因为与美国和平相处,利用美国的市场、技术、人才培养,才获得了巨大的经济进步。而贵党近些年来却恰恰相反,以“战狼式”的外交加剧与美国的对立,不承认中英联合声明,四面出击、八面受敌。

      为了“拯救中国法治”和“捍卫中国人权”,我们一家人不仅长期忍受着你手下的警察的威胁和摧残,我本人还因为替农民维权坐了贵党五年监牢。如果习大哥你本人、或者贵党还残存着起码人性的话,就应该为我的冤狱做出赔偿。如果贵党连最起码的司法公平都没有,怎么实现你们提出的尊重法律和人权呢?贵党的“依法治国”以及“社会主义价值观”只能是空话,那么习大哥你提出的“中国梦”必然是噩梦!而且可能是全世界的噩梦!

      我是个农民,只会根据我自己的遭遇讲讲最粗浅的道理,敬请习大哥三思。

发展(维权)农民周德才 于杭州市

2020年6月21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