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七.一”,公民力量正式出版发行10万言研究报告《大国战疫 号外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

 

公民力量新闻组

2020年6月30日

 

       公民力量将在中共建党纪念日7月1日正式出版发行研究报告《大国战疫 号外—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这个十万字的重头研究报告由公民力量属下的《公民社》以电子版的方式正式推出。

 

 

       新冠病毒疫情从武汉爆发后蔓延成全球大流行,至今仍在肆虐全世界,这场大灾难是不是可以避免的?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谁应该为这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负责呢?

       对于中国政府在防疫中的表现,它自己有一套说明自己英明、及时、透明、负责任的钦定的说词,并且全力开动国家机器试图把它的叙事强加于世人,强行建构它所需求的这段钦定历史,其努力包括:2020年2月出版发行多种文字的大部头《大国战“疫”》(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2/26/c_1125627516.htm)、《新华社》2020年4月8日发布“中国发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进疫情防控国际合作纪事”(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5/09/c_1125963436.htm)、《新华社》2020年5月9发表“美国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涉华谎言与事实真相”(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5/09/c_1125963436.htm),2020年6月7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http://www.gov.cn/zhengce/2020-06/07/content_5517737.htm)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020年6月9日发推说:“中方发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绝不是为了辩护,而是为了记录。因为抗疫叙事不能被谎言误导玷污,而应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

       公民力量认为, 抗疫的事实真相不能被强权的谎言掩盖,人类集体记忆不能“被正确”,它是个体独立叙事的总和。于是,公民力量组建团队开始还原真相的研究工作,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完成了这份研究报告。本研究报告集中追踪发生在疫情爆发的头两个月,特别是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1月底这最关键的一个月里的事实真相,用翔实的资料和证据—大部分来自中国国内—还原在这段期间每一个重要节点上中国的生物医疗专业机构 (医院、生物研究机构等)、公共卫生监管当局(疾病预、防、控机构,公共卫生行政部门)、公安维稳系统(中央和地方的)、宣传系统(中央和地方的)、对外联络系统(外交、卫健委对外联络单位、海关等)以及中国政府的综合决策机构(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共省委、省政府、中共市委、市政府等)的所作所为,然后拼图进行综合分析和论证,推出结论并提出问题。基于严谨分析和论证,六个综合结论在最后一章即第十五章推出,它们是:

 

结论一、新冠病毒疫情本来完全可以扼杀于萌芽状态

结论二、中共中央最高层的防疫方针是维稳第一

结论三、中国政府蓄意打压言论自由、掩盖疫情真相

结论四、中国政府蓄意淡化疫情

结论五、中国政府蓄意误导世界

结论六、习近平是第一责任人

 

       报告的“后记”提出追责的议题并建议了若干值得未来探究的遗留问题。

       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是该研究项目的总设计人并担任了研究报告的撰写主笔,这个项目的主要参与者和报告的合著者除了公民力量研究团队的成员韩连潮、王德育、杨子立、Calvin Yu、立云和Amy Ma以外,还邀请了两位重量级学者和思想家王维洛、胡平加盟。公民力量对王维洛和胡平先生表示特别的感谢。

 

 

附一. 购书方式

 

购买《大国战疫 号外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请登录

https://www.citizenpress.com/covid-19/              

 

 

附二.  报告目录

 

大国战疫 号外 

—— 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

 

前言

 

第一章  天河机场演习是惯例还是预演?

 

第二章  不能不说的世界军运会

 

第三章  两个值得关注的有关2019年11月疫情的报道

 

第四章  学术报告披露的早期确诊病例及人传人的证据

 

第五章  中国基因测序确定武汉出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的时间及呈报世界卫生组织的时间

 

第六章  2019年12月16-29日中国生物医疗专业机构及政府各系统知情后的初期反应

 

第七章  2019年12月30-31日:非常关键的两天

 

第八章  维稳压倒防治:黑箱战疫第一阶段(2020年1月1-3日)

 

第九章  维稳压倒防治:黑箱战疫第二阶段(2020年1月4-6日)

 

第十章  2020年1月7日习近平指示—揭开真相的关键枢纽

 

第十一章  维稳压倒防治:黑箱战疫第三阶段(2020年1月7-19日)

 

第十二章  2020年1月20-25日 大爆发:防治、维稳、误导并存

 

第十三章  几个很说明问题的“甩锅”

 

第十四章  疫情扩散至中国及世界各地的时间窗口是这样形成的

——从2020年1月15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一级应急响应到1月23日武汉封城的8天时间差

 

第十五章  综合结论

 

后记

 

 

附三. 第十四章有关美中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节选:

 

    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在美东时间2020年1月15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一级应急响应的北京时间当天晚上签署的。时间的巧合令人好奇。中国最高层和中方贸易谈判代表团不可能不知道疾控中心的这个最高级别的应急措施,当然也明白疫情严重到了必须采取这样的措施的地步,但是,中国当局没有向民众和国际社会公告这个消息,中方贸易谈判代表团也没有向美方通报这个情况,人们起疑:是不是中方明白任何协议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都有借口全面或部分折扣执行,所以瞒着美方而痛快签下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我们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给出确切的答案。但是,我们的研判是,这样的猜测比较贴近事实。

    本来2020年的第一个星期应该是中美双方签订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时间。美方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曾于2019年12月13日表示,美中双方将于2020年1月的第一个星期签署协议(https://www.cnbc.com/2019/12/13/us-and-china-aim-to-sign-trade-deal-in-january-trump-official-says.html),但是中方1月5日指出,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单方面于新年夜宣布将于1月15日与中方代表签署贸易协议,中方决定刘鹤带领的中国贸易代表团延迟赴美日期(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trade-china/chinese-delegation-plans-to-travel-to-washington-to-sign-trade-deal-scmp-idUSKBN1Z40K5)。一时本来已经铁板钉钉的中美贸易协议好像又出现动摇,似乎习近平与特朗普之间还有不同认知。人们担心是否会像上一次那样在最后一秒钟谈判破裂。

    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次天,1月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在第十章里我们已经说到当时《新华社》对这次会议的通报中没有提及疫情更没有“习近平对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的内容,会议强调的是“今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这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讨论的重点应该是即将面临的中美贸易协定,如何能在最后时刻再讨价还价,为中方获得更多的好处。很明显,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乐于签署协议,中方还是有机会可以利用。所以,这段时间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不会公开宣布中国疾控中心已经启动了二级应急响应,不会把真实疫情告诉世人,不会把被动的牌亮给对手,从而创造对自己有利的信息不对称。

    白宫官员在1月11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已向至少200名著名人士发出参加签字仪式的邀请,虽然两国尚未最终敲定具体签署内容(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trade-china/as-white-house-plans-u-s-china-phase-1-ceremony-still-no-final-deal-text-idUSKBN1Z91VU)。美国财长姆努钦在1月12日则表示,中国在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所做的承诺,并没有在漫长的翻译过程中发生改变,2019年12月13日达成的协议,要求中国每年采购价值400亿至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两年内共计进口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没有更改。(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trade-china/chinas-u-s-trade-deal-commitments-not-changed-in-translation-mnuchin-idUSKBN1ZB0LU) 1月13日刘鹤率领中国代表团启程飞往华盛顿,表示有可能与美方在1月15日签署协议。

    刘鹤到达华盛顿后,并没有更改中方对购买美国农产品等美国商品方面已做出的承诺,只是要求在条约文本中增加“若发生天灾或其他不可预见、无法控制之事,而延迟一方依据时程兑现义务”的不可抗力条款,中美双方对此进行了再磋商。(https://hk.appledaily.com/china/20200229/VRBQOX7BJMRFLHRWFNVW35FOIY/

    由于中国政府严密掩盖疫情,截止1月15日中国官方公布的武汉累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仅41例,美方不知道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了二级应急响应、签署美中贸易协议十几个小时前又升级为一级(最高级)应急响应,美方根本不知道中国已经发生了“不可预见、无法控制之事”,就不假思索地同意将此条款加入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1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副总理刘鹤在美国白宫在200多名社会各界人士的见证下签署了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由此可见,事实很可能是:中国政府严密掩盖疫情,不公开中国疾控中心启动的二级、一级应急响应,骗取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副总理刘鹤签署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骗取了在协议中增加不可抗力条款,为中方将来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埋下伏笔。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