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重演珍珠港事件 香港拉开中西新冷战序幕

 张杰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第二次世界大战,英法联军和苏联红军与纳粹希特勒军团打得战火纷飞,难解难分。但1941年末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一个愚蠢的军事行动让纳粹第三帝国满盘皆输,走向覆灭。我不说您都知道,那就是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使保持中立的美国人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的参战标志着二战局势的根本改变,希特勒从此穷途末路,世界历史从此改写。今天,中国正处在中共极权统治的黑夜,可谓黑云压城城欲摧。但中共蛮横推出港版国安法,无异于对西方世界发动了一场类似珍珠港的愚蠢袭击,迫使西方国家加入美国对中国的新冷战阵营,香港国安法出台正式拉开了中西冷战序幕。

中国人大通过香港国安法,来源:BBC

北京时间30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随后,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予以公布。

该法案通过后,立即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英国首相约翰逊周二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将密切关注(这部)法律的完整细节,并将在适当的时候做出回应。”英国外交大臣拉布表示,“北京不顾国际社会敦促,坚持推动这项立法。中国无视其对香港的国际义务。这是一个严重的步骤,令人深感不安。“我们迫切需要查看完整的法案,据此来评估确定它是否违反了《联合声明》,并决定英国将进一步采取的行动。”英国政府较早时宣布,一旦香港国安法付诸实施,伦敦准备修改移民法规,为数百万香港居民获得英国国籍提供“路径”。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星期二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我们对这一决定深表遗憾。这一法律有可能严重损害香港的高度自治,对司法独立和法制造成损害。”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说:“很明显,中国没有共享我们的价值观-民主,自由和法治”。日本对此表示“遗憾”。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说,“(港版)国家安全法损害了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原则的信赖,日本将继续跟有关国家协作做出适当的应对。”台湾蔡英文总统6月30日表示,中国曾经承诺香港50年不变,但《国安法》通过让人觉得承诺 “打了很大的折扣”,对于中国没法履行承诺,感到非常失望,也证明“一国两制”不可行。

针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周二全票通过港版国安法一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当天发声明指,港府欢迎人大通过国安法,“《港区国安法》会在今日稍后生效”,港府会尽快完成刊宪公布程序,让《港区国安法》同步在香港实施。

有分析人士指出,港版国安法从5月底提出到6月底获得通过,这项立法总共用了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再次展现了中共举国体制惊人的高效。为了赶在香港回归中国23周年纪念日之前通过此案,中共采取了一系列非常手段,在香港人大代表丝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提出要在香港推行国安法的议案,绕过了香港立法机构,避开了对香港各界和民众进行广泛咨询的正常程序。这次立法程序也显得十分诡秘,草案文本严格保密。自从6月20日北京当局公布了一个港区国安法草案要点至《国安法》通过,香港和大陆公众都没有人看到草案的完整文本,甚至是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也没有看到。

港版国安法规定了些什么呢?这一法案共有6章66条,其中最为关键的条款有如下内容:

第14条: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工作不受任何机构、组织和个人干涉,决定不受司法复核。

第16条: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可以从香港以外聘请合格的专门人员和技术人员,协助执行国安职务。

第19条:香港国安开支由政府一般收入拨出,不受香港现行法律规定限制,财政司长每年就款项和管理向立法会提交报告。

第20条:分裂国家行为并非以有否使用武力为指标。

第22条:所用字眼为“推翻政权机关”即属犯罪;另外,攻击破坏特区政府场所也属于颠覆国家政权。

第24条:对人的严重暴力、爆炸、纵火、破坏交通工具、干扰交通、水、电、通讯,全部可被视作恐怖活动(威胁也属于恐怖活动)。

第29条:用非法方式引发香港居民对中央政府或港府的憎恨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也属于勾结外国势力。

第35条:任何人经法院判决危害国家安全罪行,即丧失参选和议员资格,或出任任何公职,及选举委员会委员资格。

第41条:因为涉及国家秘密,不宜公开审理,禁止新闻界及公众透旁听或部分审理程序。

第43条:警方经行政长官批准,可对有合理理由怀疑犯国安罪的人截取通讯和秘密监察。

第46条:律政司可以国家秘密为由,要求没有陪审团。

第54条:驻港国安公署会与港府采取措施,加强对外国和境外非政府组织和新闻机构的管理和服务。

第55条:三个方式决定是否由驻港国安公署行使管辖权:1.案件复杂,港府管辖有困难、2.出现港府无效处理的情况、3.国安有重大威胁。

第60条:驻港国安公署执法不受港府管辖,只要有其证件,执行职务时就不受港区执法人员检查等等,而且公署及其人员享有港区法律外的其他权利和豁免。

如何看待港版国安法的实施对香港的影响?我为什么将港版国安法比喻为中共重演珍珠港事件?各位,且听我细细道来:

第一,“一国两制”寿终正寝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指出,“一国两制”让香港在政治、传媒和法律三个方面与大陆不同,如今中国政府通过特区政府控制了香港的政治,又几乎垄断了香港的传媒,现在法律方面,香港本地法律与香港国安法不一致的,也要适用国安法规定。“三个都没了,还可以说是‘一国两制’吗?”香港立法会议员郭家麒指出,即将在港设立的国安委员会内的国安事务顾问,“其实就是太上皇”。中央委派的顾问,可以在委员会内直接指挥行政长官。按早前人大及政府官员的说法,未来要参选立法会须通过政治筛查,国安法是同时破坏“行政、立法、司法”三权,是以国安为名实施“国家恐怖主义”。大律师公会副主席叶巧琦批评说,港版国安法由行政长官指派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对香港的司法独立破坏相当大,等同是“人治”。BBC在香港的记者麦迪文分析说,香港的新国安法是一把令人生畏的用来压制政治异议的开刃利器。“跟中国大陆类似法律一样,它看来也能够被轻易操纵,以达到满足共产党需求的目的,用来粉碎一切被视为构成威胁的行动。”“跟中国其他地方不同,香港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正因如此,共产党领导层不会把法律的释读权交给那些老法官;只有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亲自挑选的人才有资格掌管这类大事。”

香港舆论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港版国安法将是香港回归中国23年以来对香港自治影响最大的一项立法行动,它将彻底改变香港赖以生存的一国两制模式。香港法律界及民主派称港版国安法是比《逃犯条例》修订更为严苛的法律,它撼动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香港司法独立的根基。

第二,拉开中国与西方冷战的序幕

5月22日,中国人大决定制定港版国安法后,美国川普总统专门发表了措辞强硬的讲话,表示将取消香港特殊关税区地位。但习近平颟顸无知,竟然派杨洁篪不识时务赴美与蓬佩奥做交易,自然被碰了一鼻子灰。

七国集团外长和欧盟高级代表曾发表联合声明,强烈敦促中国政府重新考虑在香港推行国安法的决定。七国外长认为,中国的决定不符合《基本法》及其在《中英联合声明》原则下的国际承诺。推行国安法可能严重损害“一国两制”原则和香港的高度自治。这将危及多年来让香港繁荣并取得成功的制度。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表示,会议上欧盟就港版国安法向中国表达了深切担忧,要求中国切实保障香港的自由与自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对习近平表示:港版国安法若通过,将会对香港有“非常负面的后果”。

6月19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即日起停止对香港出口美国生产的军用装备。与此同时,商务部宣布暂时取消美国对香港给予的特殊待遇,并评估是否永久取消这项待遇。美国国务院称,美国被迫采取这项行动来保护国家安全,因为“我们再也无法区分出口到香港或中国大陆的受管制物品。我们不能冒险让这些物品落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手中,解放军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一切必要的手段来维护中国共产党的专政”。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哥本哈根民主峰会就“中国挑战”发表讲话。他指出,中国共产党下令终结香港的自由,践踏了一项在联合国登记的条约和香港公民的权利。欧洲必须摘去经济关系的金色眼罩。这不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选择。这是自由与暴政之间的选择。然而,民主并不是中共相信的那样脆弱。民主是强大的。我们打败了法西斯主义。我们取得了冷战的胜利。

第三,中共正在重复珍珠港事件

香港对于中国的重要性怎么说都不过分。毛泽东暂不收回香港,将它作为中国联系西方的通道。邓小平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前总理朱镕基2002年11月19日,在香港礼宾府接受港府宴请时发表演讲说:“如果香港搞不好,不但你们(港府官员)有责任,我们(北京中央政府)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了,如果在我们手里搞坏了,那我(中央政府)岂不成了民族罪人?”但习近平由于他的极权人格和认知障碍,始终看不懂香港,肆意妄为,一意孤行。建设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很难,但摧毁香港很容易。历史经验表明,每当一个朝代临近覆灭时,都会出现一个愚蠢的领导人胡作非为。或许他的使命就是摧毁这个王朝。习近平制定港版国安法的疯狂行为与日本东条英机袭击珍珠港事件很相似,都是一种愚蠢的自杀行为。

1941年12月7日,日本帝国海军偷袭夏威夷的珍珠港基地,美国损失惨重。日本炸沉四艘战列舰和两艘驱逐舰,炸毁188架飞机。在日军的这次攻击中,大约有2400名美国人丧命,另有1250人受伤。日本偷袭珍珠港得手之后,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为此喜笑颜开。而作为日本战时的盟友,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在得知此消息后,却瞬间变得暴跳如雷。因为希特勒知道美国是不能碰的老虎,绝对不能让美国介入战争。然而,日本人在珍珠港的这次愚蠢进攻,却终于让美国找到了加入二战的借口,日本偷袭珍珠港的之时,也就是第三帝国崩溃之日。

港版国安法出台,不仅正式宣判了港人自由的死刑,也把中国带入新冷战的险境。习近平像当年东条英机一样,他不理解走这一步的全部后果。这不仅是因为习近平不能理解自由世界的底线,更因为习近平不能理解疫情发生后的新世界。由于习近平和中共对这次全球大疫情的重大责任,特别是国际社会对习近平和中共已经失去信任,习近平原来手中的王牌,也就是世界经济对中国的高度依赖已经失去威力。习近平和中共正在成为世界一个越来越重大的不安全因素。他不知道,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将犹豫不决,一直徘徊在“鱼和熊掌”之间的西方国家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墙角,只有加入以美国为首的新冷战阵营,为自由民主而战。香港以凤凰涅槃的悲壮拉开了中国与西方新冷战的序幕。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