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突然要放许章润?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7月6日,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被北京和四川警方采取联合行动,从北京昌平的家中带走。据报道,许是在书房被警方带走的,当时仅有保姆在场。知情人士称,前往扣查许的警察分乘10多辆警车,先将许家包围,随后约20名警察闯入抓人。其中,除了北京本地警力,还包括来自四川成都公安局青羊分局的警察。

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是公安部欣赏的能打硬仗的恶警。前年年底,它曾对成都秋雨教会进行大抓捕,抓走教会牧师王怡及其他教会骨干。去年底,王怡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经营罪一审被判刑9年。

许章润去年被清华大学停职后,多在位于北京北部郊区的家中赋闲。许被带走后,知情人士称,警方抓人的罪名是许涉嫌在四川“嫖娼”。香港电台今天引述消息,许章润妻子已获警方通知,许将在12日获释回家。既然许仅仅被扣留一周,为何中国警方要如何费周折联合办案?为何如此兴师动众高调抓人呢?这到底演的那一曲呢?我的看法是,既然定性为嫖娼,就说明中共没想下死手,因为嫖娼是行政违法,而非刑事犯罪。其原因可能是:一、抓捕许章润营造杀鸡儆猴的氛围,警告一下中国知识分子;二是许是具有国际声誉的学者,不宜动作太大;三是许身体有恙,中共不愿再出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四是通过高调抓捕许测试一下国内外舆论的反应。至于许章润即将获释的信息是否准确,我们尚待观察。中国已经是一个全面流氓化的国家,没有底线,放人有可能,忽悠也有可能。现在,我与观众朋友们一起来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许章润等知识分子不怕死,敢于在习近平头上动土,敢于舍得一身剐,誓把习帝拉下马?

这个世界上,人大都贪生怕死。只要有一线希望都想活下来,即使非死不可时也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愿离开这个尘世间。张中行先生在《顺生论》中说,生命乐生。人为了活着,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甚至口蜜腹剑,杀亲卖友。就政治而言,似乎在任何黑暗时期,敢于直言犯上,怒斥当权者荒诞不经的都是少数人,大多数人保持沉默,还有一部分人出卖良知,吮痈舐痔,助纣为虐。

对于谄媚当权者,不惜交易良知的行为不难理解,无非是恐惧和利益。郭沫若就很恐惧毛泽东,也很害怕失去舒适的生活待遇,所以他放下身段,将毛比喻为自己的爷爷。6月15日,中共党刊《学习时报》发表了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的长文《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邓聿文先生评论说:既然习思想是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在21世纪的主流和主干,那么它也就和前面的19世纪的马克思主义、20世纪的列宁主义、毛思想和邓理论并驾齐驱,甚至不难从何毅亭的文中推出,其实际意思,习思想不但超越列毛邓,也超越马克思本人。因为列毛邓的理论作为20世纪马克思主义,是由四人(包括斯大林)分享组成的,19世纪的马克思主义也不单是马克思一人创造,还有恩格斯。只有习思想由习近平一人创立并独享21世纪马克思主义,故其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和对人类的贡献要超越上述前辈,甚至比马克思还伟大。何毅亭此文是要让习思想充当21世纪的指路明灯,要让习近平成为全人类的大救星。够无耻的吧!

习近平不顾“一国两制”的国际承诺,背信弃义,强加给港人港版国安法,将香港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以致天怒人怨。但中国法律界人士表现又如何呢?中国法学会7月3日召开学习贯彻香港国安法专家座谈会。除少数法学家拒绝出席或环顾左右而言他外,大部分与会专家学者表示:坚决拥护和支持香港国安法,认为这部法律完全符合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精神,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充分考虑了维护国家安全的现实需要和香港具体情况,切实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权益,是“一国两制”实践中一项重大举措,是香港化危为机、由乱到治的重要转折点,掀开了香港历史新篇章。香港国安法以雷霆万钧之势对香港内外各种“反中乱港”势力形成强大震慑,受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全国人民的拥护支持,是一部治港的“良法”,必将带来香港的“善治”。

我记得几年前,有位法学会副会长曾赞美习近平法治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重大发展,称习总书记基于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和基本原理,结合法治普遍规律、现阶段中国国情和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法治中国的丰富实践,提出并论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提出了一整套新概念、新范畴、新命题、新论断、新观点、新理念,形成了内容丰富、体系完整、逻辑严谨、具有纯熟哲学方法和鲜明实践面向的法治理论,堪称“习近平法治思想”。他随后写出几万长文《习近平法治思想研究》。同为法律人,对比许章润先生的道德文章,他们情可以堪?

当然,敢于犯上直言和为民请愿的也不仅是许先生,还有北大退休教授郑也夫。2018年他在文章“政改难产之因”中,呼吁“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今年初,红二代任志强曾痛批习近平2月23日在全国召开的17万人大会上的讲话。他说,他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这次的大会面临的是党内的执政危机,但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暴发的原因,更没有人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月7日的批示才开始。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这也敢称是英明?也敢自吹为成绩?也敢自吹是“及时制定和打响了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明明是在事后不得不进行的各种挽救,是在补漏洞、堵窟窿,却被吹成了“该出手时,必须出手”,真是不知天下还有"无耻"二字了!现在任志强已经先许章润一步,被北京纪委带走了。

不久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有一个广为流传的音频。她说,中国要从根本上抛弃两个东西,一个是体制,一个是理论。从体制这个角度讲,朱学勤早就说过一句话,毛泽东用来搞文革的体制,邓小平拿来搞改革。市场经济是两个市场,一个是要素市场,一个是商品市场。涉及到要素市场的改革,至今没有真正地往前推进。要素市场不改革,体制问题就无法解决。中共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是没有出路了,必须要抛弃它。从习近平修宪开始,事实上中共已经是个政治僵尸了。明摆着修宪从党内程序上就是不合法,习近平绑架了十九届三中全会。他在三中全会前两天抢着抛出“取消任期制,迫使三中全会跟吃狗屎一样地咽下去。如果说我们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些人对党但凡还有点责任心,对这个国家,对民族还有点责任心,应该开会做决议,换人。过去的老人也好,现在的老人也好,现在党的常委也好,能不能再一次为了这个国家,为人民,做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决议,请习近平下去,体面地退居二线去养老。如其不然,今年的年底和明年的上半年经济会崩到底。5年之内我们还会看到中国将经历一次大的乱世。据悉,蔡霞教授至今下落不明。

为什么许章润、郑也夫、任志强和蔡霞等不怕死,敢于说出大多数中国人心里不敢说的话?许章润先生在他的文章《这世间,总要有人出来讲理》中给出了答案。他说,人要讲理,不讲理便是禽兽。世间要有讲理的地方,否则顿成地狱。人生是一个讲理的长旅,所以生而为人却要学着做人。可是,古往今来,就是有人不讲理;人间朗朗,常常就是找不到讲理的地方;漫长一辈子里,总会遭遇蛮不讲理的人和事。有人不讲理,有理没处讲,于是,芸芸众生,愁肠百结,一不小心,便辗转于沟壑。它们如同黑云压城,让绚烂人世黯然失色,叫我们这个号曰人类的物种忍垢蒙羞。可是,天下总有理在,人间不可或缺一个理字!要过日子,过好日子,好好过日子,一刻都离不开讲理。黑云如墨,让人世黯淡,但却无法将真理的天光笼罩殆尽。相反,天行有常,天理自在人心。这理儿如同澎湃的春水,可受阻于一时,却终将冲决冻冰,奔流蹈海。

独立学者荣剑先生在文章《非常时期的道德事件与道德践行者--从阿伦特看中国知识人的道德状况》中,对少数中国知识分子舍命求真理,讲实话的现象进行了深刻剖析。他说,在一个非常时期,知识人的批判武器不仅是要针对时代的理论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要针对时代的现实问题,没有独立的和自由的精神,没有应有的道德担当,绝不会有彻底的理论表达和直面现实的批判能力。因此,在深邃的无所畏惧的理论背后一定是有对普遍道德律令的绝对服从,知识人在危难时刻追求知性和德性的双重实现,是求仁得仁的一种道德境界——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针对沉默的大多数而言,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丛日云教授也给出了道德底线。他说,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如果你不能总是抗争,你是否可以选择偶尔抗争;如果你不敢积极的抗争,你还可以选择消极地抗争;如果你不能勇敢地表达,你可以选择含蓄地表达;

如果你也不敢含蓄地表达,你可以选择沉默。如果你没有选择沉默而是选择了配合,但你还可以把调门放低一些。在你主动的或被迫地干着坏事时,能不能内心里还残留一点不安和负罪感。这一点儿不安或负罪感,仍是人性未泯的标记。即使你不去抗争,但对其他抗争者,要怀着几分敬重,即使没有这份敬重,也不要在背后放冷箭,使绊子,助纣为虐。我希望,你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选择站在人民一边。

许章润、郑也夫、任志强、蔡霞和许志永等中国优秀知识人以他们的大无畏和舍得一身剐,敢把习帝拉下马的精神,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浩然正气和威武不屈,也为沉默的大多数知识人挽回了颜面。

最后,让我们用许章润教授的话作为文章结束语:脚下的这片大地啊,你深情而寡恩,少福却多难。你一点点耗尽我们的耐心,你一寸寸斫丧我们的尊严。我不知道该诅咒你,还是必须礼赞你,但我知道,我分明痛切地知道,一提起你,我就止不住泪溢双眼,心揪得痛。是啊,如诗人所咏,“我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怒斥,怒斥那光明的消逝。”因而,书生无用,一声长叹,只能执笔为剑,讨公道,求正义。置此大疫,睹此乱象,愿我同胞,十四万万兄弟姐妹,我们这些永远无法逃离这片大地的亿万生民,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