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忧虑政权安全设立政治安全警察领导机构

一辆警察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个检查卡旁。(2020年6月4日)
一辆警察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个检查卡旁。(2020年6月4日)

近年来大力强调所谓政治安全即政权安全的中国,又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所谓政治安全问题的警察部门领导机构。

中共的司法喉舌检察日报7月6日说,“为深入学习贯彻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的决策部署,近日,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在京召开第一次会议,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政治安全专项组组长雷东生主持会议并讲话” 。

目前外界不清楚掌控当今中国的中共当局所谓的政治安全与国家安全究竟有什么分野或区别,不清楚所谓的政治安全专项组是何时成立的,不清楚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是何时成立的,也不清楚检察日报所说的“近日”是指几天前还是几个月前。

在中国,所谓的政治安全或国家安全问题都属于国家机密,有关事项中共当局通常对中国公众秘而不宣(如1983年成立的国家安全部至今没有公布公众可以与之联络的电话号码),或只是对中国公众进行马后炮式或无意中透露式的宣布(如“近日,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在京召开第一次会议”)。

检察日报说,“近日”召开的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在北京召开的第一次会议强调要“依法打击各种渗透颠覆破坏活动、暴力恐怖活动、民族分裂活动、宗教极端活动”。

外界不清楚这些本来是由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简称国保)部门掌管的问题现在已经划归该专项组掌管,还是该专项组只是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有关部门的一个新的协调领导机构。假如是后者,该专项组或其上的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跟中共党魁习近平担任组长的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是什么上下级关系,哪一方是上级,哪一方是下级,还是双方是平级关系。

批评者说,自习近平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以来,国家安全、政治安全已经成为中共各级政权组织用来肆意打击异议、打击批评者的借口,所谓的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实际上等价于中共政权及中共领导人的地位安全,与中国公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无关,甚至是背道而驰。而这种所谓的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观已经践踏声言国家权力属于人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检察日报7月6日似乎在无意中透露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近日”已经成立的消息时还说,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召开的第一次会议指出,“政治安全攸关国家安危,攸关人民安康。中外抗疫、国家和社会治理的无数事实表明,只有安全的政治环境,才能保障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外许多批评者指出,近年来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强调政治安全,强调全国各行各业“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都必须无条件听从党中央,即习近平的号令不得“妄议”,并以国家安全、政治安全的名义压制一切中共所不喜欢的声音或信息,这种做法给全中国和全世界造成了极大的祸害,跟公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背道而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事例。

批评者说,中共当局以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的名义先是隐瞒疫情同时进行误导性宣传,导致疫情在武汉大爆发,并扩散全中国,进而祸害全世界;在疫情无法掩盖之后,中共当局再实行一刀切的防疫措施,导致疫区不计其数的需要治疗的人不能到外地寻求治疗,只能死在疫区或在疫区等死。同时,中共当局继续对内对外进行虚假的宣传,导致中国的盟国伊朗也抱怨中国的宣传是跟全世界开令人痛苦的玩笑。

在中国国内,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方面的表现,尤其是中共各级政权领导人不管人民死活只是听从上级命令的做法也受到诸多批评。提出强烈的公开批评的人包括北京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在检察日报7月6日似乎在无意中透露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近日”已经成立的当天,许章润被警察从家中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