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伸出橄榄枝太晚 中美货币战争即将爆发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6月1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国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美国夏威夷军事基地进行闭门会面。两人会面超过6小时。在中美会面时,川普总统签署了《维吾尔人权法案》;在会谈结束后约两个小时,中国人大宣布审议港版国安法。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谈,会谈内容至今并未完全对外公开。实际上,这是美国在对中国发动新冷战前的最后规劝和通牒。但习近平坚定地拒绝了美国的要求,随后强行通过了港版国安法。美国随即对中国展开了新冷战。美国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关税地区,宣布对中国新疆四大官员进行制裁。但这只是刚刚开始,彻骨的寒意已经让中南海感到了不安,因为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即将发生。他们需要为中美对抗降温,但美国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一句话,太晚了。

彭佩奥和王毅,图片来自RFI

7月9日,中国外长王毅向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发表致辞。该论坛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举办。王毅表示,中美关系面临建交以来最严重的挑战。美方一些人出于意识形态偏见,正不遗余力把中国渲染成对手甚至敌人。美方应构建更为客观冷静的对华认知,制定更为理性务实的对华政策。中美双方不应寻求改造对方,而应共同探索不同制度和文明的和平共存之道。王毅强调,中国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无意与美国全面对抗。中国对美政策保持着高度稳定性和连续性,愿本着善意和诚意发展中美关系。但这需要双方相向而行,各自尊重国际法和国际规则,开展平等的对话协商。王毅表示,中美建交40多年来,已经形成相互融合的利益共同体,中美合作已经办成了很多有利于双方、有利于世界的大事。双方要正确看待中美关系发展的历史经验,不另起炉灶,更不强行脱钩,而应继往开来,与时俱进,坚持走对话合作之路。

但一切都太晚了。同日,蓬佩奥在华盛顿说,中国破坏自身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承诺、在新疆迫害宗教自由与对维吾尔人的恶行,是中国逼着美国必须反制;中国不只在印太地区全面构成挑战,对非洲国家的援助也都不单纯。他呼吁各国应该团结合作,组成真正的全球联盟,应对中国带来的挑战。第二天,川普在谈到新冠病毒危机时表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已“严重受损”,目前不考虑美中第二阶段贸易协议。

外交战狼王毅为何突然对美国说软话,伸出橄榄枝呢?为什么热衷贸易战的川普不考虑中美第二阶段贸易协议呢?

第一,美国已将中国定义为冷战敌人

6月24日,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发表关于中国的讲话。他的话应该代表美国政治精英的基本看法。他说:数十年来,美国各政党、工商界 、学术界、媒体等方面的普遍看法认为,促进中国的自由化只是时间问题,首先是经济领域,然后是政治领域。按照这种思维,我们向中国进一步开放我们的市场,我们在中国投入更多的资本,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员、科学家、工程师,甚至军事官员提供更多的训练,中国就能变得像我们一样。我们根据这个前提欢迎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提供了大量的让步和贸易优惠待遇。我们淡化中国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其中包括天安门广场事件。我们对中国广泛的技术盗窃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使美国经济各部门整体受到重创。随着中国日益富裕和强盛,我们相信中国共产党会实现自由化,可以满足本国人民日益强烈的民主渴望。这种设想出自于我们天生的乐观主义,也来自于我们战胜苏联共产主义的经验。遗憾的是,这原来是很幼稚的想法。我们错得实在很离谱。这种错误的估计已成为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对外政策最大的败笔。那么,我们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我们为什么不能看清中国共产党的本质?答案很简单,是因为我们没有注意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现在,我们需要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组织。该党总书记习近平视自己为约瑟夫·斯大林的继承人。

美国政治精英的想法反映在一个重要的外交文件上,那就是美国政府5月20日发布的《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的对华战略报告。它标志着1949年之后的美国对华战略,在经历了遏制与围堵、拉拢与分化、融合与同化的三个阶段后,正式进入全面对抗的新阶段。该报告中提到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本质上就是美国总体外交与对华外交中长期坚持的“理想主义指导下的现实主义”。而积极倡导该原则的是一位神秘的华人,他就是现年57岁的余茂春教授。

余茂春1985年留学美国,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博士学位后,他在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海军学院担任现代中国和军事史教授。他是国务卿彭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也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顶层人物。在过去三年中,余茂春一直是川普政府内强大的幕后力量。他说:几十年来,美国的对华政策是基于“愤怒管理”模式实施的,也就是说,我们通过计算中共对美国的生气程度来制定对华政策,而不是最适合美国国家利益的。我们常常屈服于中共的诡计,并使我们的对华政策去安抚他们,以避免直接对抗。长此以往,我们忘记了美国拥有的超过中国这个独裁政权的巨大声誉和现实的优势及影响力。余茂春是美国对华政策的鹰派代表,八九六四事件是他彻底转变为一个自由主义战士。所以,我说过六四受难者的血没有白流,它化成了一粒粒带血的种子,并终将开出自由民主的花朵。

第二,川普将对中国展开美元战争

蓬佩奥去夏威夷会见杨洁篪,很多人看不懂。既然蓬佩奥根本就不可能和中国达成协议,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很简单,这是必要的程序。在美国采取行动之前,政府必须回答一个问题:难道没有更好的选择?不能通过外交途径协商吗?蓬佩奥去的唯一目的,就是可以跟反对的人说,我已经试过了,中国人没有诚意。杨洁篪告诉蓬佩奥,中国已经做了能做的让步,但是美国不能过红线。中国到了此时还没有明白美国想干什么。美国的目的就是步步紧逼,告诉中国必须放弃港版国安法,否则新冷战开打。

现在,美国并不想从中国获得经济利益,也不打算跟中国并存,而是要把不遵守文明世界规则的中国赶出去。中国现在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为时已晚,美国人失去了对中国的信任。现在的中国跟以前大不一样,对外部环境特别是对美国关系依赖非常大,要走回闭关锁国,代价之大难以想象。中美会断交吗?应该不会,但是中美将会全面对抗。

如果说,之前公布的美国对华战略报告是美国对华战略改变的开始,布莱恩的讲话可以说是一个宣战。将中国定义为共产主义国家,而不只是民族主义高涨的新兴国家,定习近平是斯大林的继承者,说明美国已经认为两国制度和意识形态根本不同,无法并存于世界,美国今后将以打击中国为目的,而不只是脱钩或者遏制。

港版国安法是压倒中美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7月1日,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香港自治法》。此法律由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范荷伦和共和党参议员帕特·图米于2020年5月21日共同提出,6月25日,美国参议院全票通过。《香港自治法》授权美国政府部门以金融等制裁手段惩罚实施恶法、侵蚀香港自由的中国大陆与香港官员、镇压香港示威者的警察以及与制裁对象进行业务往来的相关实体。此法案制裁级别分为两级,对破坏香港自治与自由的中国大陆和香港官员施加“一级制裁”,对所有与之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施加“二级制裁”。违反制裁令者,最高判刑20年,罚款100万美元。此法案已送交白宫等待川普签字生效。我认为,至今习近平都还没明白该法案将给中国带来什么,但中国少数有见识的经济学家看出了端倪。

为什么川普总统不再考虑美中第二阶段贸易协议?特朗普还表示,“说实话,我脑子里有很多其他的想法”他的想法是什么呢?一语点醒梦中人,那就是美国将对中国展开美元战争,将中国从美元结算体系中赶出去。

美国控制着国际支付清算的主要通道,即环球银行间金融电讯协会(SWIFT)。美国一旦限制或禁止中国进行美元交易。中国经济将面临生死劫。因为世界上能源、矿石等大宗商品交易都是以美元结算。以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只占2%,美元占60%。美元是世界储备硬货币。目前,人民币已被九个主要国家踢出货币互换协议。3月19日,美国与韩国、澳大利亚、巴西、墨西哥、新加坡、瑞典等央行签订规模分别为6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与丹麦、挪威、新西兰央行签署规模各为300亿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五大储备货币的人民币根本不在这个协议网络之中。美元战争才是美国真正的大杀器,中国经济对外依存度高,粮食、能源、矿石大都源自进口,一旦不能使用美元交易,也就意味着无法购买这些商品。

王毅外长向美国伸出橄榄枝,希望美国不要强行与中国脱钩,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因为美国已经看清了中国和习近平,将他们定义为历史上的苏联和斯大林。他们是美国和西方文明世界的敌人。港版国安法是压倒中美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我们将中美贸易战比喻为惊涛骇浪,美元战争就是海啸。中共和习近平的狂妄、颟顸让中国即将遭遇厄运。而让美国人清醒的恰恰是一位在八九六四中看清中共凶残面目的中国人余茂春,那年他27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