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画像:雍正、崇祯还是袁术?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近年来,很多人都在给习近平画像。有人说他像雍正皇帝,铁腕治贪,旰食宵衣,恭俭辛勤,也有人说他更像崇祯皇帝和三国时代袁术。

 习近平像雍正吗?客观说有几分像。

雍正初掌大权时深知根基不稳,他与非常能干的十三弟结盟,以反腐败打击政治对手,以文字狱禁锢思想,以勤政廉洁肃正风气,并设立军机处集大权于一身,最终成为一个有为的皇帝,为后来的乾隆盛世打下基础。习近平上台后,亦与能干的王岐山结成“习王联盟”,在反腐、集权、迫害异己等方面,学足雍正的做法。尤其在反腐败方面,与雍正几乎如出一辙。

被雍正打掉的最大老虎,莫过于年羮尧。年是康熙年代的进士,累积军功升任四川总督,其后青云直上,大将军、总督、太保、一等公等衔头及爵位一个接一个,威风八面,简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私心膨胀,最终变成大老虎。对于这么一只手握刀把子,随时反咬的大老虎,雍正不敢掉以轻心,采取了肃清外围、制造舆论、逐步深入、瓮中捉鳖的手法,最终将年羮尧抄家法办。习近平处置周永康不就是如法炮制吗?

 年羮尧仅卖官一项就收白银四十万两,相当于两亿元人民币。然而在近百条大罪中,贪污、受贿罪只属少数,主要是大逆、欺罔、僭越、狂悖专擅等罪名,可见致使年羮尧倒台的不是贪腐,而是对皇上不忠诚,政治不正确。习近平的做法看似相反,但实质一致。习近平以贪腐的名义拿下了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以及孟宏伟、孙力军,但真实原因就是对他的权力构成了威胁或对他不忠诚。

 《雍正王朝》一书作者二月河说,面对改革大潮,中国需要像雍正那样的铁腕人物来匡正时弊。习近平不喜欢读书,但喜欢看电视剧,《雍正王朝》一集不拉全看完。二月河一直想当国师,可惜心强命不强,还未看到新时代习皇帝登基就呜呼哀哉了。

 但很多人对习像雍正的说法不认同,更倾向将他比为崇祯皇帝,认为他将是中国共产党的最后一任领导人。他们认为,习近平更像崇祯皇帝,身处末世,“反前弊,黜邪党,励精谋治,勤勤然有中兴之思”,但众叛亲离,最终在煤山上自我了断。

崇祯模式很简单,就是皇帝一个人很努力,大伙都不配合。崇祯是个有大理想、大抱负的人,他总觉得我行,给我二十年,我还大家一个强盛的大明。于是我要说了算,我只有说了算,才能把我的理想实现,我都是为大家好。明朝末年的情形与当今中国颇为相似,体制内外皆萎靡不振,中央地方均腐败透顶,上上下下全都是些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的主儿。崇祯皇帝一反几代先帝怠政惰治、“抱着炸弹击鼓传花”的传统,焦心求治,“夙夜在公”。《明史》说他“忧勤惕厉,殚心治理”。那么,崇祯皇帝究竟做了哪些大事儿呢?

 让人印象最深的事情有三桩,一是即位之初不动声色清除了魏忠贤及其“阉党”团伙,此案牵连进去的“大老虎”多达二百五十八人,这可是天字第一号的“打虎”工程──因为魏忠贤虽然名义职务只是“厂臣”,实际上却是掌握最高实权达七年之久、党羽遍天下的“代理皇帝”。

 二是勤于弄权。崇被帝不像他祖父万历帝、哥哥天启帝那样不理朝政,因而有“沈机独断”的美名。他不但刚愎自用、拒谏成习,而且虚荣心极重。他常常授意臣下提出一些担风险的决断,一旦成功,自然是他的“天纵英明”,一旦出事,秉承其旨意的臣下便成了替罪羊。如崇祯十五年,他为摆脱两面作战的困境,授意兵部尚书陈新甲暗中与清议和,事泄后舆论哗然,崇祯帝即处死陈新甲,把一切都推在他身上,并打肿脸充胖子地断绝了和议。由于他一贯朝令夕改,不负责任,饰非有术,诿过于人,结果把满朝大臣都训练成了只唱高调而不敢提出实际建议的世故官僚。

 崇祯的统治存在明显的短板,一旦遭遇突发危机,朝廷应对能力差。因为官员都怕承担责任,所以不独立判断,也不自己决策,而是逐级上报,等待崇祯指示,崇祯没有指示,他们就坚决不动,因为这样做对他们是最安全的。这种过度的权力集中导致的恶果就是,官员都对朝廷失去了忠诚和认同,而只是把自己当成皇帝的打工仔。就习近平而言,武汉疫情肆虐,武汉的官员们或者中国卫生部门的技术官僚们,在发现疫情的严重性,甚至已人传人,连医护人员都难以幸免的时候,还不敢向社会公开。

 李文亮医生只是在朋友圈略微披露,便被抓,被训诫,八位医生被警察训诫,封嘴,然后大家继续隐瞒疫情,相安无事,武汉当局继续团拜,开万家宴,开地方两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原因是习近平过分集权,全中国的大权都集结在他一人身上。

 有分析文章认为,如果将隐瞒疫情的责任甩锅给湖北当局,或者说国家疾控中心是不符合事实的,因为中国已经建立了全天候直通中央汇报疫情制度。这个中央是谁呢,从卫生角度看,首先应该是国务院,国务院最高领导人是李克强。李克强为什么不能及时下令处理疫情呢?显而易见,他没有这个实权,如果李克强越过习近平,单独下令处理疫情,就会被视为违反两个维护,所以,李克强所能做到的最大程度,就是向习近平汇报。那么,最终对疫情反应快慢的程度,就取决于习近平本人的认知程度。武汉这场可怕的疫情,早在去年十二月初已发现了疫情,一拖再拖,一压再压,直到完全失控,人传人,医护人员难以幸免,全中国都面临巨大危险的时候,习近平才表态了。这一表态,接着而来的就是帝国传统的战争处理方式,封城,封省,全封闭式管理,一时乱象百出,人民怨声载道,死的死,伤的伤,前期医疗资源严重不足,患者求助无门,后期则上门抓人,暴力排查,给人民内心留下巨大的伤害。

三是杀害忠臣。崇祯杀袁崇焕,等同于自断手足,替皇太极除去一劲敌。至于崇祯为什麽要杀袁崇焕,史家多以为是中了皇太极的离间计,但以崇祯之英察睿断,应不至于被满人儿戏一般的反间计所骗,“通虏谋叛”或“贿赂辅弼”都是遮人耳目的欲加之罪,崇祯的杀机源于内心阴暗,他忌惮袁崇焕的勤王之师,故捏造罪名杀之以绝后患。毋庸置疑,崇祯皇帝一片“救我大明”之心可鉴神明,正如习近平一片救党保权之心可昭日月。崇祯急于将被他爷爷万历皇帝、哥哥天启皇帝糟塌得不成样子的大明江山“矫枉振颓”,这也没什么不对,他不对的地方是不应该走回头路,一味模彷开国皇帝朱元璋。他乱世用重典,只治标、不治本,只反腐、不改制,结果,反腐也就沦为无休无止的恶性党争;他自视甚高,刚愎自用,内心阴暗,用人生疑,又只肯听颂歌,不肯听批评,文臣武将动辄得咎;他像朱元璋一样,廷杖随便打,诏狱随意定,官员随便杀,直到上吊自杀之前仍然责怪“诸臣误朕”、“文臣可杀”,似乎忘记了这些大臣均是他亲自选拔;他做事急躁,旦夕操切,经常只问动机,不顾后果,比如改革驿站,原为杜绝腐败陋规、节省国库开支,但钱没有省下来一文,却让驿站数万失业民夫从此走上革命道路,逼得他煤山上吊的大顺皇帝李自成即是原驿站低端人口--农民工。

崇祯皇帝很委屈,“朕非亡国之君,事事乃亡国之象”,但事实上他一点也不冤。朱元璋所创制度削内阁、夺相权,皇帝独揽大权,是有史以来专制程度最高的绝对君主制度,这种制度对皇帝智力、能力、精力的要求很高,所以非常脆弱,很难持续正常运转。正因为有那些不称职、不敬业的朱家皇帝,才让明朝的绝对专制制度有所松弛,而得以延续。一旦回归了朱元璋之制的原教旨主义,反而大事不好,亡国在即。崇祯的错误就犯在这里。毛泽东所创一党专制体制也正是因为邓、江、胡腐败集团的变通改易而苟且延续,习近平欲走毛泽东的回头路,崇祯皇帝就是他的政治路标。

 崇祯帝本人对自己的“天纵英明”也是非常得意的。在他看来,自已当政期间的国事日非、政局昏暗、遍地饿殍、兵荒马乱,全该由老天爷和臣下负责。他为此喜怒无常,对臣下惩罚严酷。十七年间换了五十多名宰相,死于非命的大臣数以百计,直到李自成攻破北京,他跑到煤山上吊之前,还恨恨地大骂“诸臣误朕”,自称“朕非亡国之君,诸臣皆亡国之臣”。

 如此看来,习近平更像崇祯,但也有人认为此言差矣,习既不像雍正,也不像崇祯,其实更像三国时代的袁术。何以见得?

 东汉末年,群雄并起,袁术的条件是最好的。袁术是司空袁逢之子,汝南袁家,四世三公,标准的门阀。袁绍虽然是他的堂兄,但却是婢女生的,在讲究门第出身的时代,这样的母亲,让袁绍的出身打了很大的折扣,但是,袁术却是正牌的袁家子弟。所以,从开始就看不起他这个堂兄,说袁绍是他们袁家的家奴。只是,这样高门第出来的纨绔,不管志向如何远大,却不会好好读书,因为不读书,也照样有官做。肚子里面空,做起事儿来,未免眼高手低。

 在大乱到来之际,他很快以南阳太守的名义,占据了南阳一带,有了众多的拥戴者。然而,这样的高干子弟,一路走来,仕途顺利,到处鲜花和逢迎,所以,一旦做了一方之主,膨胀得厉害,竟贸然进攻曹操的根据地兖州。开始倒是很顺利,但被曹操诱敌深入之后,一击而大败,一路溃逃,一直逃到九江,曹操才放过他。

 如果说,在南阳的时候,他还算一方比较重要的诸侯,可到了九江,实际上已经靠边站了。逐鹿中原的群雄们,没人再把他当回事了。但此时的袁术,实力固然不济,但雄心却依旧不小。发现占据徐州的刘备势力单薄,发兵进攻徐州,想要取徐州而东山再起。结果,打了半天,徐州却被吕布捡了便宜。

 这时,踞守九江的袁术,干了一件当时群雄没有一个人敢干的事儿,称帝。在曹操占据整个北方之后,孙权去信,劝曹操称帝,曹操还说,这小子是要把我放在火上烤。可袁术仅有江淮间弹丸之地,还要称帝。尽管朝廷已经衰落得不成样子,但冒天下之大不韪称帝的,还没有第二个。他心里想着的,就是他们家的四世三公的威势,自我感觉,只要他把大旗竖起来,就会号召天下,应者云集。

 然而袁术称帝之后,不仅没有赢得他预期的声势,反而导致众叛亲离,连昔日的部下孙坚之子孙策,也在离开他之后,开始攻击他。原来作为盟友的吕布,也借此翻脸。在四面楚歌,迭连吃败仗,在身边人纷纷离去之际,袁术病死在了离寿春不远的江亭。临死前想讨一碗蜜水喝,宫里的宦官说,只有血水,哪有蜜水!

 在袁术得意之时,孔融就说,袁术不过是冢中枯骨,不足为惧。所谓冢中枯骨,意思不过是说这种纨绔子,无非是借父祖辈的威势而已,膨胀得太厉害,脑子里一团浆糊。说白了,看起来挺唬人,不过是一堆枯骨罢了。

 乱世是出枭雄的时代,但光靠父祖的余荫是不行的。志向太远大,可胸无点墨,也不济事儿。

 习近平身处中共红朝末世,身为红二代,有保父辈红色江山的责任感,但痴迷于毛泽东的霸道,读书太少,纵然大腹便便,肚中却空空如也,治国理政从电视剧中学得一招二式,但终究花拳绣腿。习近平革命理想高于天,竟冒天下之大不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将中美关系从伙伴折腾到势不两立的敌人,昔日璀璨的东方之珠也已黯然失色。可谓集权弄权有术,治国安邦无方。习不学无术堪比袁术,文字狱堪比雍正,其命运堪比崇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