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不代表民主的希望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分析王岐山的性格特征难度比较大,一是他的经历丰富,二是可参考的文字资料少,三是对他的评价众口不一。有人认为,王岐山是中共高官中最特立独行的,他的个人能力和水平决定了他不需要跟任何人拉帮结派,他不需要巴结胡温,也不需要跟习近平拉太子党关系,更不需要同李克强套近乎,王岐山牛就是牛在这些年他只当王岐山,根本不把政治派系放在眼中。也有人认为,王岐山是“草根式的、知识分子式的、红卫兵式的、太子式的、我行我素的、聪明加鲁莽多重人物、性格的集合体”。

王岐山,1948年7月生,现年72岁,山西天镇人,西北大学历史系历史专业毕业。现任国家副主席。就王岐山的性格特征,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刚强、果断

王岐山在1993协助朱镕基整顿金融秩序,经济软着陆;1997年空降广东省任副省长,处理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破产案;2003年接替其连襟孟学农处理非典;2008年处理金融海啸;十八大后,任中纪委书记“打虎上山”,反腐震动中国。惩治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等。王岐山的性格和作风与朱镕基颇为相似。

第二,执着、意志坚定

经济学家胡星斗指出,王岐山具有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性格,以及壮士断腕的決心。他的这种性格特征与他的“知青”“工人”等中国最底层的经历和阅历有关。反腐运动中,他从大老虎打到苍蝇,数以百万计的官员落马。 

第三,善谋略、狡诈

反腐败中,王岐山足智多谋,善用兵法,如调虎离山、欲擒故纵、围魏救赵等。王岐山能力强,手段层出不穷。以中石油大案为例,王岐山着眼于全局全系统,先稳住内核。蒋洁敏2011年就被中纪委盯住了,十八大时传出风声但有惊无险,并且升任国资委主任。今天看来是麻痹战略与缓兵之计重复运用。在内核不动的同时,王岐山从外围入手,一个一个层层剥笋,最终逼到了内核边缘。,但此刻的蒋洁敏,只能配合中纪委对下属单位调查,失去了自我保护的最佳时机,最终变成案板上的鱼。王岐山手拿小刀,刮鱼鳞去鱼鳃掏内脏,活生生将蒋洁敏做成了一个贪腐标本!

 第四,处变不惊,敢担当

王岐山干的活大都是难活、重活,但他擅长治乱世,当救火队长。如上所说,治金融;治非典;治腐败。尽管王岐山学历史出身,饱读诗书,但他重实践,不回避矛盾,敢于亲自上阵。在廣東,王岐山雷厉风行,将广东国投破产重组。在当时看来,这一举动颇为大胆,是金融机构破产首例。王岐山此举一改政府替国有金融机构背书的模式,将政府信用和企业信用厘清。他表示,一个市场经济的根本原則就是“让赢家赢,让输家输”。

 第五,知行合一

 与美国学者福山对话时,王岐山曾表示对王阳明有兴趣,特别是王阳明的心学。王阳明本命王守仁,别号阳明。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人。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陆王心学集大成者,精通儒家、道家、佛家。王守仁与孔子、孟子、朱熹,并称为孔、孟、朱、王。王守仁的学说是明代影响最大的哲学思想。王阳明不仅是哲学大家,而且是军事家,他用兵“诡异”、独断,素有“狡诈专兵”之名,曾平定江西和宁王朱宸濠发动的叛乱。王阳明认为,人心之灵明就是良知,良知即是天理,故不可在良知之外求天理。认为良知是超出善恶之上的绝对至善,是超出是非之上的绝对真理。他提出知行合一,一方面强调道德意识的自觉性,要求人在内在精神上下功夫;另一方面也重视道德的实践性,指出人要在事上磨练,要言行一致,表里一致。

 第六,思想保守,崇尚威权

王岐山八十年代曾担任自由主义丛书《走向未来》的编委,据说第一笔钱5000元捐款是王岐山给的。但六四大屠杀后,他的思想转变,与自由主义分道扬镳,倾向于威权主义。我认为与他学习中国历史有关,学中国历史的人大多有一种对专制主义文化的偏爱。

 2015年王岐山在“中纪委干部培训班”上的内部讲话令人震惊。王岐山在讲到前三十年成果时不无感叹地说:同志们!修“红旗渠”建“新安江水电站”,那个时候说淹谁就淹谁,说拆迁就拆迁,哪里来现在这样多的事,拆谁谁不干。所以我们干的越早越好,越迟越干不成了。有人说我们发展太快了,造的高速公路太多,以至于路上跑的车太少,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从长远的眼光来看,如果我们把这些高速公路放到几十年后再来造,那会增加多少成本,所以我们不要太埋怨拆迁的同志,虽然他们工作作风可能粗暴一点,但在历史上我们要敬他们。”从王的通篇讲话来看,专制思想严重,没有现代法治和人权观念。

 第七,重友情,待人平和、幽默风趣

任志强是中国“华远集团”总裁,由于此君惯于辛辣地进行评论和批判,被人们称为“任大炮”;习近平2016年2月19日视察中央电视台,曾发表“官方媒体对党要绝对忠诚”的谈话。今年3月新冠疫情期间,任志强在网络上发表批判习近平的文章,将习比喻为不穿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任志强属于中国上层的“太子党”,其父任泉生曾任国务院商务部副部长。

 任志强在“文革”中,曾和王岐山在相同的地点下放劳动,两人从青年时代结为朋友,对任志强而言,王岐山形同自己的老师一般。1969-1971年王岐山曾到陕西省延安县冯庄公社当知青。村民透露,王岐山做副总理后曾回知识青年时代的农村一次,当时见到昔日房东黑氏时。王把身边警卫支开,与黑氏单独在窰洞时“唠嗑”,临行还塞给她500块钱。有朋友曾问王岐山:你到北京之后,怎么会瘦了这么多?王说:可不是,到北京工作后,我瘦了十七八斤呢!我夫人看了着急,说,这是怎么搞的,催我赶紧去检查。我去查了,你猜怎么样,过去不正常的血脂,现在正常了;原来轻微的脂肪肝,现在也消失了。你看,多干事不会吃亏的。王岐山与习近平私交深厚,曾在知青年代睡过上下铺。这些因素是他们联手合作的坚实基础。但我们也要看到他们之间的不同点,如王岐山善谋略、处变不惊、知行合一、好读书等,这些是习近平不具备的。

第八,好读书,善思辨

学历史“出身”的王岐山,思考问题长远、深邃,喜欢把问题放到历史中去思考。王岐山曾在接待美国政治学家福山时说,他曾读过托克维尔的《论美国民主》和南京大学任东来教授的《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

 中共十八大落幕不久,王岐山主持了一个座谈会,听取若干专家学者对中共“廉政建设和反腐工作”的建议。王岐山向与会者推荐了一本书,《旧制度与大革命》。在此前后,王歧山已经向很多人推荐这本书。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出版于1856年,距离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只有67年。法国大革命前的欧洲国家,大都实行农奴制或君主制,而法国,是其中最开放的国度。国王路易十六实行开明专制,推行经济与政治改革。国王路易十六温和而宽容,愿意倾听民众呼声,连自己的猎物不慎损坏了农民庄稼,都主动予以赔偿。路易十六的经济改革,不仅创造了法国经济最繁荣时期,而且在欧洲国家中一枝独秀。当时的法国,文化艺术也空前繁荣、活跃,知识分子大胆敢言,成为众望所归的异见领袖,对法国社会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和感召力。当时的法国农民,已经解放为自由民,拥有自己的土地。然而,法国大革命却爆发了,王朝被推翻,国王路易十六还被砍了头。托克维尔在书中得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结论,那就是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并非在专制压迫最残酷的年代,而是在专制压迫相对较轻的封建王朝改革年代。

 王岐山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反映了中共高层部分官员的集体焦虑。当今中国社会处在变革时代,人民生活得到改善,但不满情绪却一路高涨;政治改革,可能会带来社会动荡,并最终通向革命。王岐山要官员读这本书,意在告诫官员:不要轻言改革,不要轻易改革,改来改去,恐怕对官员本身不利。王岐山向学者推荐这本书,则意在警示法国大革命的后果:人们对旧制度的仇恨,超过了对自由的渴望。法国大革命之后,是血腥的报复,不仅国王被砍头、贵族被砍头、旧势力的代表人物被砍头,就连许多革命领袖、革命者本身,也被砍了头。王歧山的意思是,革命对知识分子同样不利。

 当今中国的基本矛盾就是人民对宪政民主的要求与落后政治体制之间的冲突。邓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已经让社会矛盾充分暴露出来。法国大革命爆发的背景是政治高压后的改革,而中国在毛泽东政治高压时代后,已经经历了三十多年改革开放,历史背景截然不同。所以,习近平时代拒绝政治制度改革只会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严厉打压人民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只会将人民逼成“革命者”。我们看看香港拼死抗争的勇武派青年,他们不正是中共极权政治所造就的吗?

 综上所述,我们可见,王岐山的性格是复杂的,他既有刚强、果断、执着、善谋略、处变不惊、知行合一、重友情,待人平和、好读书和善思辨的一面,也有思想保守,崇尚威权,排斥社会变革的另一面。我们很难用好人、坏人的标准来界定他。从治国理政的能力上,王岐山远在习之上。担任国家副主席后,王岐山并无作为,因为他知道中共政治的黑暗,明白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王岐山在政治上崇尚威权主义,不同于习近平的极权主义,但他们都坚定维护中共政权。王岐山是治国之良臣,乱世之枭雄。但王岐山取代习近平对中华民族并非好事,因为他比习更加狡诈和凶狠,对中国的宪政民主进程将会起到严重阻碍作用。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