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需要了解真正的外部世界

作者:唐宋民(四川)

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最近在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上做了《面对美方挑衅,中方应考虑“主动出牌”》的发言。

不管怎么说,别看题目有点“刺激”,把她的整篇发言与胡锡进、金灿荣等人在那些视频中的胡说八道相比较,要理性得多,也冷静得多。

至少有几个“点”值得点赞。比如,她在发言中说:“从中方角度讲,我们应该主动提出在哪些关键领域进行坦诚对话,而且要认真倾听彼此,而不是事先想好了,认为对方都是错的,我们自己都是对的”。又说,“他们往这个方向推,我们和他反抗、斗争的过程中,实际是在加快这一走向和对抗的节奏”。还说,“我们有时听到一些批评或说法容易愤怒,容易生气,容易着急”。先说最后一“点”,最好让央视一些主持人都学习学习;那些主持人最容易愤怒,最容易生气,好像也最容易着急。

这些话都“击中”了我们有些人的“要害”。很多时候,一说起中美关系,就全是美国的错,美国这不好那不好,这不该那不该,这也错了那也错了,好像就没有我们自己的问题;或者说我们所有的“对抗”、“反击”都是“被迫的、不得已的”,都是让人家“后果自负”。这样,也就把我们所有的对抗、反击说成是正确的选择,美国说的做的都是错的。理由就是美国“亡我之心不死”,且为了要我们“死”,不择手段。

这种意识不是现在才有,而是早就有了,且已传递到中国底层。很多正常的中国人都有个感觉,就是“全民反美”。今年二月份跟老家七十多岁的二姐通电话,期间提到病毒的事,要她不要相信一些胡说八道,她却跟我说“说是美国把病毒带到武汉的”,让我惊愕。

不要小看这种误导。中国下面有不少人的思维原不就不正常——我这么说,不是要抹黑同胞要诬蔑谁,不少国人,不管青年还是中年抑或老年,你只要跟他或她聊一会儿,就听得出来,他或她的思维不是正常的:毫无逻辑性不说,根本不讲常识,不顾事实。

思维不正常的人是不讲常识、不顾事实的,甚至根本就不去想什么常识和事实。也因此,自己曾在一则短文中讲,本人跟我们有些同胞的分歧不是观点对错的问题,而是承不承认事实的问题。面对一个不承认事实的人,你没法跟他讨论观点对错。有很多人,所谓狡辩不了时,往往就是他遇到了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这时候,他采取的办法,是跟你转移话题,但绝不承认他没有事实支撑的错误观点。他反击“最有力”的一句是:你说的那些就是事实?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思维应该是正常的。所谓正常,就是说2+2只能等于4。人的生命权、自由权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都是天赋而不可剥夺的。那么,中国有些人思维怎么会不正常呢,这不是很奇怪吗?当然对此事我并不感到奇怪。我觉得这与我们宣传有很大关系。

你天天在电视上也不管符不符合逻辑就说美国这不好那不好,美国出了一个警察过度执法导致嫌犯死亡的案件,你就拼命滚动报道,且一连报道多天,而自己国家相同的案子,常常是根本不报道,甚至连在微信上说一说都不成。这会出现什么后果呢,后果就是让很多同胞认为美国是一个除了“有系统性种族歧视”外,还是一个不讲法治的国家,而中国就像人民日报说的,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最讲民主的国家。可事实真的完全是这样吗?

真实骗不了人。一些思维不正常的中国人可以选择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可一些思维正常的人是不会相信不真实的宣传。于是,他们就会站出来讲出美国和我们中国的实情。这样就造成网民们在网络或微信上“打仗”,弄得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家庭,更不说亲朋好友,常常因一部分人偏听偏信,导致与那些知道真相的另一部分人的价值观严重对立,谁也不相信对方所讲的。其实,了解世界而又思维正常者,一眼就能看出谁对谁错。

周有光说不能从中国看世界,要从世界看中国。而除了胡锡进极少数人外,中国99.9%的人很难自由地看到世界。由于他们不了解世界,或者说他们对世界的所有了解都源于我们的报纸尤其源于央视以及政府的宣传,这样,他们的价值观往往都建立在不说虚假信息也是有很多缺憾的基础上,而这种情形要让整个民族正确看待世界包括看待美国,是不可能的。

如果一个国家有很大一部分人甚至绝大部分人不了解真正的外部世界,会出现什么情形呢?就会出现让很多正常人包括外国朋友不仅感到很滑稽,还会有严重的“不适感”。如果说这还不重要的话,那么由于不能真正了解外部世界,还会产生狭隘的民族意识,甚至抵制人类进步文明,觉得这世界上哪个国家也不如咱们优越,哪个国家也没有咱们进步,哪个国家也没有咱们安全。而一旦有一天国家由于掩盖不住,不得不讲出真相,就会让这些人或者像泄了气的皮球,或者变成崇洋媚外。这种现象对很多中国人而言,并不陌生。

说了这么一大篇,真有点“离题千里”。我为什么会对傅莹提出本文题目这种话题呢?因为她在文章中除了有让我点赞的一些“点”外,还有让我不能赞同的“点”。比如她说,就中美关系而言,有两股力量,一股当然是极端的,即“以华盛顿右翼和鹰派为主导,把中美关系持续推向对抗,持续推动‘脱钩’”。但也还有另一股力量,这股力量“是相对理性的,不主张放弃‘有限接触’,督促中方修正自己”。显然,傅莹赞成后一股力量。但她对这后一股理性的力量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这个方向看似理性,但是顺此发展下去,不能排除美方会持续提高要价,将经贸、科技领域的‘合规’压力外溢到政治和安全领域”。这几十个文字并不难懂,意思就是担心即使我们愿意“修正自己”,而不是一味地与美方对抗,却又怕他们从经贸、科技领域对我们的“合规”压力扩大到政治和安全领域。

这里的安全不说,因为保证安全是不证自明的,谁都应该维护安全。但如果把政治与安全同等看待,我不能同意。什么叫政治?就是政府依法对国家的治理。一个国家的政治应该是不断进步的,除非你认为中国政治没有进步的空间,可这又怎么能说得通呢?自然,傅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如果我们答应从经贸、科技等领域“修正自己”,美方很可能还会要求我们在政治上也要“修正自己”,这是至少傅莹不能容忍或不能答应的。

那么,如果美方所谓“政治”的意思,不过是希望我们能扩大民主,给国民更多的自由,至少能自由地了解世界,真正做到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所讲的:在中国任何人不可能因言获罪,或者不会因发表正当的言论遭到禁言封号,又有什么不可呢?傅莹对美国为什么有这方面的担心?她读过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发表的社论吗?那篇社论就是伟大领袖亲自动笔起草的,题目就叫《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毛泽东在文章中深情地写道:“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长城。这一切以心传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与,是不能用数字和价值来计算的。”

不仅如此,在结尾处毛泽东更是这样说道:“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的国民党反动派,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国人民能享受民主带来的幸福。我相信,当中国人民为民主而奋斗时,美国人民会支持我们。”

像大半个世纪前的这些话,傅莹又该作何解呢?

一个国家最大的进步,就是政治进步。只有政治进步,其他方面才会跟着更好的进步,这是人类史明明白白告诉我们的,没有理由怀疑。

【注】

傅莹,蒙古族,内蒙古通辽人;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毕业,英国肯特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研究生。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大使,是中国第一位少数民族女大使、驻大国女大使。以善于沟通著。

2013年3月4日任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言人。2015年3月4日任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发言人。2016年3月4日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发言人。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二零二零年七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