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人化阴阳教育绝境刍议

 作者:王德邦(广西)

(一)

中国频繁的学龄孩子自杀现象重击着每个父母的心,惊吓得正值家长的父母寝食难安。如何使孩子免于自杀的灾难,已成为当下中国每个家长萦怀难去的心病。

 我曾非常虔诚地向一个在中学执教的亲戚请教:如何使孩子平稳度过中小学教育阶段而免于被祸害?那师直言:别太善良!别太正义!别太软弱!让孩子恶一些,混一些,狠一些。这话当场将我震惊得目瞪口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亲戚老师是真诚为了我孩子好,并且非常了解我孩子在校因善被欺的情况。否则她不会说出如此相对师德大逆不道的话。她可是在讲台倡善讲美的典范,是学校及当地有名的好老师。一个如此好老师私下对自己孩子与亲戚孩子却捧出这套理念,应该说是典型的阴阳之道,即阳的公开讲台上讲真善美,阴的私下家里讲横混恶。让人心惊的是,在当下中国,奉行此阴阳教育之法决非个别,而是种普遍的存在。

 一个好老师在讲台所倡与私下亲人所言何以会如此天壤?这就是中国谎言治世的必然景观。中共夺取大陆70余年来的谎言,已经深化到了社会肌体中的每个细胞,导致社会严重裂化,出现了普遍的分裂人格,形成了表与里,台上与台下截然相反的价值准则。

(二)

中共集团长期以来宣讲那种集体主义的奉献,典型就是以雷锋为样榜。至今仍以国外有校曾悬雷锋像为荣,力倡学生效法景从。

 然而,雷锋范式是典型的阴阳欺世之道。我们且不说他那些修车、送妪好事的份量,单就他每每做了好事不留名却留下一堆记录好事的照片,其伪诈之情可鉴。更何况还有太阳下持电筒看书的所谓勤学伪照,大白天修理却说是半夜为国辛劳,这些在现代网络世界屡屡让细心读者一眼识穿的骗局,实在给求知问道孩子们带来诸多困扰。

 应该看到,今天成长的孩子已远不是只通过学校教育获取知识的时代,网络影视已成为孩子成长无可或缺的渠道。面对这种多途径获知的世界,中国学校教育却一味宣讲那种所谓无保留的奉献与无原则的善良,人为阉割社会价值多元,而扭曲孩子的认知世界。

 更为要命的是,中国官方一套价值体系成为学校教育的标准答案,强制学生接受这些价值理念,否则渗透于思想、政治、语文、历史、地理等等一切人文考试中的答题,让人躲无可躲,无所适从,直逼得人要么分裂人格,出现价值混乱与精神问题,要么虚伪成精,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即,将人教化成要么欺骗别人的人,要么被欺骗成白痴的人。

(三)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中国大陆文革后一度有人性的短暂复苏,教育领域曾出现过一些多元价值探讨,对过往那种雷锋式说教出现过短暂的淡化,然而这种人性复苏下的价值探讨随着六四屠杀而急速消声,代之而起的是以反人性而追兽性的利己拜金主义升起,与之相应的《狼图腾》的热捧,成为狼性教育的一种风尚。这事实是将中国教育中阴的一面以文化热传递出来。

另一方面,文革后中国教育中台面上那种雷锋式说教虽有某种程度的退潮,但代之却以传统文化复兴名义下的国学热来公行,将现代极权所需集体主义奉献通过传统文化中的忠信良善的所谓羊性教育包装起来兜售。

 如此,事实上使中国教育长期困顿于阳的一面的羊性教育与阴的一面的狼性教育之中,而独独缺乏现代文明价值层面的人性教育。

(四)

中国阴阳对峙式矛盾教育的存在,导致社会严重的人格分裂,价值错乱,无所遵循。而学龄儿童高自杀率现象,显然与这种教育直接相关。

在2017年北大医学儿童发展中心发布的《你知道中国是儿童自杀第一大国吗》的调查里,为世人呈现了如下数据:

第一组数据:在中国,每年约有10万青少年死于自杀。每分钟就有2个人死于自杀,还有8个自杀未遂。

 第二组数据:一项在上海展开的调查显示:上海地区有24.39%的中小学生曾有一闪而过的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认真考虑过该想法的也占到15.23%,更有5.85%的孩子曾计划自杀,并有1.71%的中小学生自杀未遂。

 第三组数据:中国官方公开报道的一组数据表明,多年来,中国是世界上儿童自杀第一大国。

 第四组数据:在自杀者的年龄排列中,12岁占第一位(40.3%),其次为14岁(22.7%),11岁和13岁(13.6%)。在自杀者的性别对比中,女孩子远远高于男孩子:女孩占(72.7%),男孩仅占(23.7%)。

 第五组数据:全国中、小学生精神障碍患病率为2.6-32.0%。高校约有20%的大学生有心理问题,其中15%属于一般心理问题,需要学校、亲友进行疏导;3.5%有心理障碍,出现失眠、消瘦等症状;1.5%有精神病,失去自制能力,分不清现实与幻觉。

 如此触目惊心的自杀数据,让人不得不正视中国阴阳教育步入绝境的现实。

(五)

回望中国最近70年来的教育历程,发现中国文革后从共产极权欺世谎言教化中短暂复苏后,因没有及时嫁接上人类文明的价值体系而很快就迷失在狼性与羊性的教育中,却一直没有植入真正现代文明独立、自由、平等、尊严、民主、法治、人权等等普世文明价值理念,从而一直徘徊于世界文明之外,导致社会因价值缺失而出现各种人格分裂,暴戾横行,自杀与他杀泛滥情况。致使学校与家长在教育孩子上皆失却依凭,终至悲剧丛生。

 真正引入现代文明普世价值体系来装备中国年轻一代,使孩子在成长上得到立身处世的准则,从而给社会提供起和谐相处之道,这已经是中国当下刻不容缓的课题。

 可以说,抛弃阴阳教育,引入普世价值来教育培养中国孩子,不是基于政治的需要,而是基于现代文明人类立身安命的需要,它为每个个体提供起了维护自身权利的凭据及与他人和社会协调相处的准则。它使每个人获得社会平等、尊严、独立的人格与地位,使自己免于凌辱与恐惧。也就必须开展李慎之先生生前倡导致力推进的中国公民教育。

 可以说,中国今日教育百病缠身皆因缺失内含普世文明价值的公民教育所致。因为没有公民教育,就没有现代公民意识,就只能造就要么为霸成狼欺凌弱小的土匪强盗,要么为奴成羊倍受欺凌的顺民奴民,却难以成为堂堂正正的现代公民。

(六)

中国当下致力公民教育显然为中共极权所不容。因为现代谎言欺世的集体主义奴化教育正是中共极权统治的倚靠。从某种程度而言,直接赤裸裸的集体主义奴化教育日益艰难下,狼性教育与羊性教育的兴起在一定程度成为极权奴化教育的弥补与借代。

 随着现代科技尤其是网络技术的发展,中国青少年日益摆脱对学校教育获取知识与价值建构的唯一依靠,而多元寻求建构自身价值途径,对现代普世文明价值会有越来越多的认同。就此而言,广泛在青少年中普及推广现代公民教育,已经成为必要与可能。

 具有现代自由主义意识的知识分子,更当在培养孩子现代普世价值上身体力行。虽然,这会在一定时期使自己孩子陷入与同学、老师及周围人群的价值冲突中,但终究因为他们有价值依托而会战胜那些完全没有价值准则只有兽性的形同“浮萍”的群体,也能尽可能使自己孩子免于中国阴阳教育祸害。

 2020年7月21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