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战争将会重蹈两千年前长平战役的覆辙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当今世界有点像中国的战国时代,中美两国交恶,外交纵横捭阖。6月30日,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出现了两个阵营的较量。白俄罗斯和津巴布韦53个国家签署了一份声明,支持中国港版国安法。而以英国为首的27个民主国家则一致谴责,这其中包括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加上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马不停蹄地奔走在世界,说服民主国家组建对抗中国的阵营。目前五眼联盟已经达成共识。新西兰7月28日宣布,将中止与香港的引渡条约。新西兰是继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之后,宣布暂停与香港引渡协议的最新一位五眼联盟成员。7月23日,澳大利亚向联合国提交声明,称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澳大利亚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立场与美国一样。美国7月13日表示,中国在南中国海许多主张“非法”。7月14日,英国文化大臣奥利弗·道登宣布,英国决定停止在5G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

中国也没闲着,外长王毅正在拼凑伊朗、俄罗斯、朝鲜和非洲穷哥们阵营。只是这个阵营摇摇晃晃。俄罗斯尽管拿了中国太多好处,但胃口太大,更想中美两边通吃;伊朗与中国正在谈判4000亿美元的大单,但伊朗对美国的斩首行动有点犯怵;北韩被新冠疫情困扰,自顾不暇,只求中国多给银子混日子。非洲哥们虽然在联合国共同抗击美帝,但出了联合国就要中国赔偿疫情损失。

欧洲、亚洲仍然处于摇摆之中。6月19日,欧盟负责外交政策的最高官员博雷利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承认,在美中之间日益加深的相互敌对成为全球政治主轴的背景下,欧洲在两者之间选边站的压力越来越大。7月28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亚洲国家希望同时与美中保持友好的关系。

中美关系会如何发展?有人称中美新冷战已经展开。也有人称,新冷战的提法并不准确,因为并不存在两个对立意识形态的阵营,世界经济已经高度融合,所以难以形成柏林墙。美国正在孤立和围剿中国。无论是新冷战还是孤立,中美双方冲突正在全面加大,南海、台海都极有可能爆发热战。

近日,网上一篇署名“非常魏道”的文章《只有赵国才配得上赵括》在网络热传,后遭到网信办的删除。该文显然是借古讽今,将赵国与秦国暗喻为当今的中国和美国,将习近平暗喻为赵国的赵括,将长平之战暗喻为中美之间的战争,将赵国惨败比喻为中美战争的结局。

我们在说这篇文章时,先简单介绍一下长平之战。长平之战发生在战国时代山西高平,距今2200年,持续达三年。长平之战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它的惨烈和残忍。根据《史记》记载,赵国战败后,秦国大将白起将赵国40万战俘全部坑杀。后白起被秦昭王赐死时曾感叹:“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1995年,在高平市永录乡将军岭下发现了"一号尸骨坑",累累白骨直观地让后人感受到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之惨烈。由于永录一号坑仅发掘遗骸130多具,离历史上记载的"四十余万"相差甚远。近日,一处厚度约0.6米、长度超过20米的带状尸骨层在高平市被当地农民发现。头盖骨、腿骨、臂骨、关节骨 …… 交叉叠错、不规则堆积的白骨层呈带状朝东西方向延伸。经当地研究长平之战的学者与文物部门人士现场勘查,此处应为长平之战的坑杀士兵的尸骨坑遗址。现在,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这篇奇文:

话说赵括是两千年一遇的奇才,还真不是风凉话。

往上追溯到公元前两千年,往下顺推到公元后两千年,都没有再出过这号人物。不说后无来者,至少是前无古人。

一个人什么实战经验都不具备,什么实际才能都没体现,居然能一步到位直接接管大国统帅权,亲自领导和指挥一场事关国运的生死大决战,这样的事情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都极为罕见。

为什么独独是他?追问这个问题,其实比关注最后的结果有意义得多。

赵括,以“纸上谈兵”而贻笑天下。

赵括起家的基础有两个,一个是姓赵。身在赵国而姓赵,这个血统足以让廉颇、李牧等异姓名将羡慕嫉妒恨。孩子是自家的好,将军当然也是自家的用着放心。这样才能保证赵家江山世世代代不变色,赵家血统千秋万代不改变。想那阿Q之流,哪怕仅仅是提个赵字都要挨嘴巴,“你哪里也配姓赵”。二是老爸的名声。一般人都相信“虎父无犬子”,赵括的爸可是一代名将马服君赵奢,无论是口碑、人缘还是战绩,那可都是杠杠的。

但是,古往今来具备类似条件的人也可以说成千上万,为什么就只有赵括一个人横空出世,而且一出山就处于决定整个历史大走势的关键位置上呢?

一步升天的熬法有很多种,有的靠装逼,有的靠卖傻,还有的靠扮酷。赵括就是一个善于扮酷的顶级高手。他“纸上谈兵”到能驳倒老爸的地步,到后来名声甚至大到连秦国都知道,足以说明他能开出的兵书书单早已吓尿无数人。这样一个特殊人才用来稳定赵国内部,让平民黔首引以为傲,或者供嘴炮大师们当做“镇国神器”,原本也是极好的策略。

但赵国到底是赵国,几朝前的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为赵国赢得了巨大的改革红利,眼下正是挥霍红利的时候,岂能放过与强秦比试肌肉的时机!可恼的是老朽廉颇采取龟缩战术还美其名曰韬光养晦,倒不如换一生猛后生来“大加挞伐”,说不定一举奠定我大赵江山,威仪天下,就连蛮夷胡狄都要来邯郸参加万国大会,接受我大赵国的龙恩浩荡。

国策既定,赵括自然就要被推上历史舞台了。所以说吹牛放风这事,玩得久了,就玩成了真的。赵括由一个夸夸其谈的小年轻,一跃而成为全军统领,这背后当然少不了赵家门客的口舌之劳。你想想,要不是门客们的极力鼓吹,“赵奢难不倒赵括”这样的家庭内幕会闹得全赵国尽人皆知?

一般人无论再怎么装腔作势吹牛自嗨,一旦真正被推到一个重要位置,多半还是要自我掂量一下的。譬如滥竽充数的那个南郭先生,就绝不可能捧一把芋直接吹到老大的鼻子下面去。两千多年后的“武林高手”“气功大师”“太极掌门”们平时再怎么吹上天,一旦真有人上门来约架,还是得报警,否则被人家三两下就打趴下,你就是再说什么“术高莫用”也没人信了。

但赵括这个人与众不同就在这里,无论是什么情况下上位的,但上位了他就玩真格的。不好听的说法叫不自量力,但正能量的说法未尝不是勇于担当、“责任意识强”。

自嗨得久了,底气和魄力都直线飙升,分分钟就爆表了。赵括环顾海内外,豪气震死牛:既然历史选择了老子,那我就撅起蹄子死命刨,让你们看看千古一杰的风采!

反对赵括挂帅的当然也不少,主要有赵母和蔺相如。按道理说,这两个人的话语权不可谓不重,一个是“知子莫如母”的母,一个是国之所倚的相国。但赵孝成王不为所动,恰恰体现了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王者气质。这也反过来证明了赵括这个人的影响力还真难有出其右者。

琢磨一下赵母否定赵括的理由颇有意味,赵母说赵括之父赵奢曾对她说:“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即已,若必将之,破赵者必括也。”赵奢说:用兵打仗,是关乎生死的事情,然而赵括却把这事说得那么容易。假使赵国不用赵括为将也就罢了,如果一定要让他为将,让赵军灭亡的一定就是他。这就叫知子莫如父啊。

赵母拿赵奢、赵括父子做比较,突出了赵奢的谦恭、严谨、清廉,这固然是创业时期好干部的标准形象。但她不懂得“时者,势也”这个更大的道理。赵孝成王早就不再是守成之君的格局,他要的恰恰就是赵括这样的开拓进取型领导干部。你想想,都要霸成天下了,你一个大将居然亲自捧着饭食去伺候人,成何体统,简直丢了我们赵家人的脸!

反顾赵括就不一样,受命第一天就大喇喇抖了起来,威风八面气象万千,军吏都不敢抬头看他一样,大国上将就该是如此这般的大气势,大威风,大场面。所以说,赵孝成王和赵括在内在气质上和战略风格上是一拍即合的。

赵括一接管兵权,立马就废了前任廉颇的旧规矩、旧官佐,当然,也否决了他的旧战法。他要的是大干快上的战绩,要的是彪炳史册的壮举,要的是震铄古今的传奇。廉颇韬光养晦的乌龟战术虽然已经被多次证明有效,但岂能配得上千古一将赵括的雄才大略,又岂能配得上赵孝成王雄霸天下的伟人格局。

这步棋走到这里,其实胜负已分。当初秦国做出畏惧赵括如猛虎的姿态,放出种种“最怕是赵括”的传言,要的就是这个疗效。事实上,只要大脑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知道,作为虎狼之国的秦国,最不缺的就是将才,白起更是千年难遇的一个顶级高手,又怎么可能畏惧一个毫无实战经验的赵括?放出这种风来,摆明了就是拿赵国人当傻子玩。

但没有一个傻子不傻得踌躇满志。赵括这厢正在“革故鼎新”“顶层设计”,人家那厢已经偷偷换来了鬼见愁的名将白起。此消彼长,一进一退,人家撤了狼换上虎,你这厢撤了狼换上猪。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赵国输得惨不忍睹,赵括一条小命白白断送倒还不足挂齿,可怜40余万赵国青壮年被大屠夫白起活活坑杀。

赵孝成王的大国霸业梦想归于笑谈,赵括的“纸上谈兵”更是遗羞万年。但一些人却还热衷为赵括辩解,说他虽然最终失败,但在节节败退的过程中居然没有发生内讧,足见赵括“治军有方”。更有人借白起的话说赵括是个人才,因为自己虽然团灭了赵军,但秦军也折损了近半。

这两种说法其实就像赵括的纸上谈兵一样可笑,没到灭顶之灾来临之前不哗变,不过证明着掌权者的冷酷,哪里算得了成绩?历史上多少暴政和虎狼将领,都有通过杀人如麻来维系暂时安稳的本领。

至于眼高于天的白起会称颂手下败将赵括,谁信?倘若真有此事,也肯定是他故意说给秦王听,用以证明自己劳苦功高,剿灭赵兵并非真的易如反掌。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事后来看,赵括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也是赵国走向覆灭的节点人物。但是,就当时的时势来说,选择赵括这样一个志存高远、“战略上蔑视敌人”、胆量上敢摸虎须的帅才,既是赵王放眼全局急于领导天下的雄伟决策,也是既怕秦国又恨秦国的赵国民众的心之所向。可以说,赵大元帅的披挂上阵是举国上下一致的选择,是顺应民心与君心的选择。

所以说,只有赵国才配得上赵括,也只有赵括才配得上那个时段那种背景下的赵国。

文章说完了,不错吧,借古讽今,文采了得。但有意思的是,习近平对赵括还蛮熟悉,常常惦记着他。

2013年3月,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上讲了这样一段话:“战国赵括‘纸上谈兵’、两晋学士‘虚谈废务’的历史教训大家都要引为鉴戒。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并且是更重要的学习。领导干部要发扬理论联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学风,带着问题学,拜人民为师,做到干中学、学中干,学以致用、用以促学、学用相长,千万不能夸夸其谈、陷于‘客里空’。”习近平的话很直白,那时他刚刚上位,还比较谨慎。但随着大权在握,赵括的故事就忘记了,开始要与美国掰手腕,为人类指明发展的方向。但他不知自己正在重复赵括的悲剧,只可怜昔日的赵国和当今的中国。

北京时间28日下午3时20分许,7月大暑节气的北京突降大雪,白色的雪花纷纷扬扬。这种奇妙的现象持续了五六分钟。就连中国气象局高级工程师卞赟也称奇,因为这个时节下雪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莫非上苍也在为中华民族即将经历的苦难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