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反腐为何不碰李鹏之女李小琳?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当前中国南方洪水泛滥,三峡大坝不仅不能防洪还汛期泄洪。说起三峡大坝,我们就会想起力主三峡工程的前总理李鹏。“没有李鹏的倡导,三峡大坝永远不会建成,”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国领导人的专家李成说。1992年初李鹏强推“三峡工程”上马,当年全国人大会议对《三峡工程议案》进行表决时,有177票反对,664票弃权。第二年1月,李鹏担任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负责整个三峡工程的建设。三峡工程曾被认为是,可以为防洪、发电与航运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世纪工程”。但是,这一工程不仅在大规模移民安置上出现了严重的腐败现象,还存在堤坝裂缝的质量问题,对生态环境和历史文化的破坏问题。实属祸国殃民工程。我们说起李鹏,就不能不说起李鹏的子女,因为他们都因中国电力而发财致富,并且自由穿行于中国的商场和官场之中。

李鹏与妻子朱琳膝下有两儿一女,长子李小鹏与女儿李小琳活跃于政商界。李小鹏现任交通运输部部长。1991年10月,李小鹏便开始担任中国华能集团公司、华能国际电力开发公司和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掌门人,被称为 “亚洲电王”。在大型国企编制中,李小鹏属于中央副部级官员。按说,这对于40多岁的他来说,级别已算不低。但李鹏不这么看,在他的眼里,李小鹏已不是“小鹏”,早已翅膀硬了,应该鹏程万里。2007年十七大,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进入政治局,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成为胡锦涛接班人。李鹏心里很着急。李鹏就去向温家宝提出将李小鹏调到政府部门任职。温家宝不动声色答应了李鹏的要求,但暗中为李小鹏挖了一个致命的坑。2008年6月,李小鹏被任命为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山西省排名第二副省长。按理说李鹏应该满意了,但李鹏可气坏了。为什么?因为山西省是产煤大省,遍布小煤窑,重大安全事故频发,加之内部权斗激烈,官员关系错综复杂,是有名的麻烦省,把李小鹏放到山西,岂不是借刀杀人吗?李鹏到胡锦涛那里大吵大闹,最后,胡锦涛只好答应李小鹏的副省长分工仅为商务、市场监管、外事、旅游等,不分管安全生产。2014年,山西省委果然出现了官场地震,在习近平的力保下,李小鹏方才转危为安。李鹏次子李小勇曾担任武警水电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1998年卷入一起金融诈骗案,之后逃至新加坡。直到去年李鹏去世,他才戴罪回国奔丧。

李鹏子女中最招摇的莫过于李小琳,她现在情况如何呢?今年4月30日,全国政协丝路规划研究中心原常务副主席、知丝路研究院校长李小琳再履新职,担任中国生命关怀协会理事长职务。中国生命关怀协会成立于2006年,是全国性非营利性社会公益组织,其业务由国家卫健委主管。协会推进“爱心人才素质教育工程、特殊人群爱心救助工程、失独老人爱心帮扶工程、公益慈善爱心捐赠工程、生命关怀综合服务工程”等五大工程。

2018年5月,时年57岁的“电力一姐”李小琳在大唐集团退休。李小琳在会上发表了离别感言。她感叹时光的流逝,称今年是她参加工作的第35个年头,见证并亲历了中国电力工业的建设与发展。她也委婉地表达了不满和无奈,称之为“曾经的无奈无助”和“人生一次猝不及防的急转弯”。2015年5月,李小琳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调任到同为五大发电央企之一的大唐集团,任副总经理。这个任命注定了李小琳职业生涯的终结。2017年以来,李小琳多次以丝路规划研究中心常务副理事长的身份公开露面。丝路规划研究中心是为服务“一带一路”战略而发起成立的智库,由陈云的儿子陈元担任理事长。

李小琳曾任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被称为“电力一姐”。曾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2007年全球商界女强人。李鹏家族自上世界90年代以来,就一直垄断、控制着中国的水电行业。李小琳在中共红二代中是比较招人恨的那类,其明显的特征是炫富、贪腐和口无遮拦。习近平上台之前,李小琳出席重大场合时,其衣着、配饰、提包和手机价格不菲,都是世界顶尖品牌。李小琳衣着大多选择意大利和法国的顶级设计师的作品。习近平上台后,李小琳的衣着、配饰迅速朴素起来。其变化被广大网民称为“无耻的作秀”。

李小琳的贪腐一直是舆论界关注的重点。2013年10月,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小琳卷入外资进入中国保险业的交易。尽管中电国际在其官方微博上澄清,李小琳未与任何保险公司有个人往来。后来此事件不了了之。2014年2月底,香港《亚洲周刊》刊发调查报道《李鹏之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指李小琳以名下离岸公司“香港绿色健康发展有限公司”,曾在已落马的时任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的协助下,获海南省发改委批出博鳌乐城的五幅土地,价值逾百亿人民币。2015年2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揭露的材料显示:李小琳在汇丰银行有248万美元存款,并与5个其他银行账户链接。

原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兼总经理高严是迄今为止中共外逃最高级别的贪官。有媒体爆料称,高严与李小琳曾在香港共事,交往甚密。高严曾是李鹏的爱将,是由李鹏一手提拔至国家电力公司任职的。2002年,高严出逃时仍是李小琳的同事。有媒体质疑高严外逃与李小琳有千丝万缕关联。据报道,2015年6月,李小琳以中电集团前副总经理、香港上市中电国际董事长的身分前往香港,被海关禁止出境。当时疯传李小琳已被纪委调查。

李小琳属于那种没有自知之明,又大言不惭的红二代,她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的成长是自己一步一步努力的成果……只享受没有‘背景’的成功。”李小琳文化不高,但参政议政的热情不低,她的提案由于雷人,受到舆论关注。2012年3月,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期间,李小琳递交了一份关于社会道德建设方面的提案,称:“我觉得应该给每个公民建立一份道德档案,以此来约束大家,每个人都要‘知耻’。”此言一出激起网民愤怒。有网友认为,恰恰相反,应该是公民对官员进行道德评判,官员要给民众建立道德档案很荒谬。公权力人员道德沦丧,包括李鹏家族,如果以公众道德标尺来要求,他们更应该反思自己。

李小琳的私生活也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李小琳的丈夫为刘智源,与李小琳育有一女。李小琳有一神秘情人,他就是中电国际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原老总黎亮。在李小琳的支持下,黎亮在五年间由一个普通的商人成为了资产过30多亿的超级富翁。金钟先生曾指出,李鹏家族参与了侵吞三峡国有资产,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人就是李小琳的这个情人黎亮。“他在中间分了一部分资产,去搞他的事儿,最后被人揭发了。听说中纪委先从这个人开始调查,从他那儿开始,作为处理三峡这个大案子的一个突破口。”可见,李小琳劣迹斑斑,但奇怪的是,为什么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对她网开一面?这其中又有什么奥秘呢?

我认为,习王之所以不拿下李小琳的原因主要是:第一,对重点的红二代采取宋朝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的方式收权。习近平上台后,就开始让红二代太子党逐步退出政界和商界。也就是对过去贪腐不追究,但要交出权力。2012年的十八大,曾是“太子党”群起接班的年代。在7名政治局常委里,就有3名太子党:习近平、王岐山、俞正声。还有出任政协副主席的陈元。而在由11人构成的十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里,就有4人是太子党:习近平、张又侠、吴胜利、马晓天。军队高层中,还有刘源、刘晓江、刘亚洲、张海阳等人,均为上将。习近平借鉴了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策略,逐步收回了太子党们的权力。中共十九大前夕,太子党和红二代,几乎全部“落选”党代表,他们包括:毛新宇、朱和平、胡德平、刘源、刘晓江、刘亚洲、吴胜利、马晓天、张海阳等。习近平知道这些太子党大都如同八旗子弟,早已是酒囊饭袋,不堪重用。在极权主义社会,权力只能独享不能分享,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太子党和红二代的归宿只能是退出历史舞台。习近平要重用他的旧部和熟友,如栗战书、赵乐际、蔡奇和陈希等,以及他发迹地浙江的“之江新军”。因为他们在中央没有人脉,官位也不高,对他绝对忠诚。习近平对待李小琳也与其它太子党一样,不追究贪腐,但要退出江湖。

第二,李小琳与王岐山关系密切。据报道,李鹏当年被决定为国务院总理人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王岐山的岳父姚依林的“高风亮节”。他对国务院总理的提名坚辞不受,使李鹏感激不已。与李小鹏相比,李小琳与姚家走动得更为频繁。李小琳与王歧山夫人以姐妹相称,可谓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姚依林去世后,李鹏哭得几次昏厥,李小琳和李小鹏陪同王歧山与姚依林众子女共同守灵。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六四血案。李鹏是制造八九“六四”血案的主要祸首。如果清算李小琳,必然会带来清算李鹏和平反“六四”的舆论高潮,这将是习近平很难把控的局面。如其捅这个马蜂窝,不如让李小琳退休,再到丝路规划研究中心混个虚职,离开国企是非之地。

李鹏子女都因李鹏而飞黄腾达或不受法律的追究,表明中共政权是一个特权利益集团。李小琳存在明显贪腐问题,但习王均视而不见,可见习近平的反腐不过是以反腐败之名实施政治清洗。李鹏尽管已经命归黄泉,但他的六四血债、三峡大坝工程将会受到历史清算。李小琳固然有红二代的免死牌和丹书铁券,但随着中共集团的覆灭,她也难逃正义的审判。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