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纪念“民主先生”李登辉

本刊评论员

李登辉先生辞世了,自由世界纪念他,尊称他为“民主先生”,推崇他领导台湾“宁静革命”而成为世界民主化的楷模;中共的官媒则批他开启台独之路,咒其“遗臭万年”;而台湾人虽然受惠于李登辉启动的民主政治,然而出于派系之争仍然对其褒贬不一。

台湾在蒋经国时期开放党禁,而在李登辉任上实施总统民主直选,实现了全面民主化。李登辉不仅把威权的国民党改造为正常民主体制中的执政党,而且对台湾的政党轮替、司法独立、地方自治、人权保障等都做出了切实的贡献。受惠于李登辉的民主改革,台湾在政治、经济、社会、民生等方面均衡发展。李登辉的政绩比同时期的李光耀更加突出,因为李光耀的威权政治屡遭诟病。今天的台湾在“自由之家”综合自由度上得分93分,与德国、西班牙等发达国并驾齐驱,甚至高于美国。今天台湾人民享有的自由来自几代台湾人(包括大陆籍台湾人)的艰苦打拼,其中李登辉有集大成的贡献。

中共官媒敌视李登辉除了台湾人普选中华民国总统而造成台湾主权在台湾人民的事实外,另外一个原因是李登辉的“特殊国与国关系”的论述,即“两国论”,称其为独台。只要中国大陆不民主化,它就不具备与台湾统一的必要条件。今天香港的现状也已经表明, 所谓“一国两制”根本行不通。 大陆民主化只能是统一的必要条件,并不是统一的充分条件,盖随着中共坚持独裁日久,两岸的隔离只会越来越深,即使大陆民主化了,台湾人民也很可能不愿意统一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事关人民福祉的自由、民主、文明才是一个地区最重要的政治考量,台湾人会不会走向独立,与大陆的民主化进程和两岸未来的互动有关,最终的决定权在台湾人民的手中,这绝不是少数政客凭个人好恶所能决定的。

李登辉在做民选总统之前,一直秉持国民党传统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理念,并且务实地抛弃了“反攻大陆、武力统一”的过时观念。1996年他当选首任民选中华民国总统(总顺序是第九任),其当年的就职演讲,也在大力提倡两岸和平统一为繁荣富强的中国。在此之前,其亲手擘划“国统纲领”,在此基础上促成的1992年“辜汪会谈”甚至达成“一中各表”的两岸政治关系的表述空间。有知情人回忆,1990年代的台湾政府菁英荟萃,大家不仅对台湾建设充满干劲,而且对两岸统一抱有很大热情。但是中共不甘心两岸平等谈判,非要用“一国两制”去套两岸关系。先是在1996年台湾第一次大选时为掩盖台湾民主化真相,极尽武力恫吓之能事,其后在1999年准备借国庆机会对外宣布汪道涵访台谈“一国两制”下的统一。李登辉为了抵制中共的“一国两制”才于1999年7月提出他的“特殊国与国关系”。 既然台湾人民有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权利,有不受中共奴役的权利,那么,李登辉为抵制中共“统战”阴谋而推行“特殊国与国关系”的两岸政策,反而是符合历史潮流的明智之举。

 国民党内不少元老不喜欢李登辉,部分是因为他废除了一党专政,占据党内职务的高官立即丧失了政府事务的控制权,连带丧失了特权;另外,政权地方化使得许多抱有“反攻大陆”理想的老一辈国民党也彻底丧失了荣归故里的希望。其实,政权地方化也是必要之举。继续坚持武力“反攻大陆”的方针并不现实,因为,武力解决政治问题不仅不是当代政治文明的首选,而且两边的体量差别之大使其成为不现实的奢想。

大陆不少老百姓讨厌李登辉,觉得他自认日本人,其实不是这样。他生于日据时代,生而成为日本人不是自己能选择的。政治评论家曹长青先生对此有精彩的评论:“李登辉曾经是日本人,是中国的耻辱,而不是台湾的,更不是李登辉的。诺大的大清帝国,在台湾人民的一片悲愤之中,把台湾拱手‘永远割让给日本’。台湾人民曾经独立建国,迎战日本,但终究抵不过把大清帝国都打败了的日本。今天,由中国人来骂李登辉曾经是日本人,真是本末倒置,连祖宗的廉耻也不顾了。”

也有一些人诟病他年轻时加入过共产党,说他善变,但追求的政治目标有变化谈不上道德污点。年轻人很容易被各种左倾学说所迷惑,像专门反对共产专制的作家奥威尔也曾为西班牙共产党政权而战。李登辉入党一年后主动退出,说明其辨识能力还是相当强的。从“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到台湾民主化,也是顺应世界政治形势的发展而做出的改变,这倒有点符合中共所提倡的“与时俱进”。

至于个人操守,其不贪恋权位、平易近人、谦恭有礼、勤奋好学、博闻广记都是世界政治领导人里少有的,这和其基督教信仰也很有关系。李登辉先生退出政坛后的二十年几乎被人忘记,在其离世的时刻,世人才发现,他把台湾建设成为华人世界民主化的先驱和典范,闪耀着堪比美国建国者们的历史光辉。

“民主先生”一路走好!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