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权贵的财富与香港的命运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8月12日,《纽约时报》刊登了记者傅才德的重磅文章《奢华豪宅、中共权贵的财富与香港命运》,从而引发了舆论浪潮。文中涉及习近平、栗战书与汪洋的家人和亲戚。近年来,他们在香港购买了总值超过5100万美元的豪宅。其中,习近平的大姐习桥桥的女儿张燕南2009年以1930万美元买下在香港浅水湾的一栋别墅,她在香港另外还有5间公寓;政协主席汪洋的女儿汪溪沙2010年也在香港买了一个价值200万美元的住宅;栗战书的女儿栗潜心与丈夫蔡华波所拥有的财产最多。栗潜心与蔡华波是否为夫妻关系尚不能确定,但他们共同拥有一家公司,并且在提交给香港房地产和公司注册处的文件中使用了相同的家庭地址。香港媒体普遍推测二人已经结婚。

《纽约时报》调查发现,栗潜心是中国建设银行子公司投行“建银国际”的董事长,她2013年通过在香港注册的公司“世喜控股公司”,以1500万美元买下一栋在赤柱滩海滨的4层楼别墅。蔡华波则是31岁便在香港拥有一匹赛马,他曾在该匹马于2017年赢得一项赛事后,拿一瓶葡萄酒公开拍照。蔡华波于2017年开始展开几项收购案,包含接手上市公司“太和控股”并任其董事长,利用该公司收购半岛酒店大量股份以及一栋摩天大楼的79层。2017年黎智英壹传媒旗下的《壹周刊》揭露蔡华波收购太和控股后以及与栗战书可能存在的关系后,蔡华波在该年7月辞去董事长职务。栗战书于2017年10月成为中共排名第3的常委,蔡华波于2018年1月卖掉太和大部分股份。

直至目前为止,蔡华波与栗潜心仍是一家在香港注册公司Chua & Li Membership的共同持有人。根据2016年泄露的《巴拿马文件》,蔡华波被指定为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公司的唯一受益人。今年早些时候,栗潜心把自己的地址改为蔡华波拥有的一处高档房产60层的一套公寓。下面,我就《纽约时报》傅才德的文章,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共高层家族拥有巨额财富不是新闻

习近平是靠反腐败稳固权力的,但众所周知,他的反腐是选择性的,是以清洗政治对手为目的,这也注定了中共的腐败只会愈演愈烈。关于中共高层家族的财富,《纽约时报》的文章所披露的信息并不算新闻,主要内容已经报道过。

《纽约时报》2014年6月报道,齐乔乔和邓家贵陆续退出了至少10家公司的投资,這些采矿业和房地产业的投资多达数亿美元。习近平的二姐习安安的丈夫吴龙曾是大型民营IT企业“新邮通讯”的实际控制人。该企业拥有数千名员工。习近平上台后,该公司于2014年12月解散。2012年6月,彭博社曾对习近平家族的资产作出了报道,称习近平家族在总资产达到3.76亿美元的公司中有投资,在一家总资产为17.3亿美元的稀土公司中持有18%的股份,在一家上市技术公司中持有2千万美元的股份,并在香港拥有7处房产,总价值达到5500万美元。

栗战书女儿、女婿的财富在2017年香港媒体曾有报道。7月19日,英文南华早报发表了题为《这名半岛控股公司的“新加坡”投资人是怎么连到习近平心腹的?》《南华早报》报道,半岛酒店的母公司香港上海大酒店集团,当时年仅32岁的蔡华波于2017年6月底陆续增加大酒店的股份,持股比例从原本的5%不到,增加至11.79%,总计斥资近15亿港元。

尽管中共高官的子女和亲戚拥有巨额财富并不能证明是非法财产,也不能证明高官贪腐,但中共拒绝实行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极权制度本身就是孕育腐败的温床。2019年8月14日,《纽约时报》刊登了傅才德的文章《德意志银行中国生意经:赠送高官奢侈礼物、雇佣权贵亲属》。该文涉及江泽民、温家宝、王岐山、栗战书、汪洋、刘云山等中共高层腐败。习近平持续的反腐败运动已经使百余万官员落马,但中共的腐败遏制了吗?答案是没有,相反腐败的金融再创历史水平。8月11日,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审理中国前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案。赖小民被控犯有贪污、受贿、重婚罪,所涉赃款总计高达17.88亿人民币,是迄今中共官方已公布的贪官赃款数额的最高纪录。中共媒体指他有“3个100”: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个情人。情人中有几十位来自华融公司内部,此外也不乏家喻户晓的女明星。并育有两个私生子。中共官员贪腐金额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第二,习近平、栗战书和汪洋是港版国安法的始作俑者

去年,反送中运动以来,港民与中共的对抗就难以调和,进一步刺激了中共全面管制和二次回归的愿望。港版国安法是习近平的一次政治豪赌。它的出台过程隐蔽,出台类似闪电战,出其不意。港版国安法的制定当然是习近平的主张,但起草和立法则是栗战书完成的。栗战书是习近平的铁哥们和习家军的领军人物。2018年7月16日,栗战书在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上,就公开要求确保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权威。一个立法机构最高负责人居然将习近平置于宪法之上,令人匪夷所思。汪洋作为全国政协主席也是港版国安法出台和施行的重要推手。纽约时报这篇文章针对的对象就是习近平、栗战书和汪洋。该文章发表的时机也是有选择的,恰好是美国对林郑月娥等11名中港官员制裁和中国对美国议员、人士反制裁以及8月10日港警依据国安法抓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和前众志核心成员周庭之后。此时曝光三人子女和亲属财富明显是对香港反抗运动的支持。

第三,习近平制定港版国安法无关国家安全

目前,网络上对《纽约时报》文章的评论大都集中在中共高层贪腐上,但其实是对该文章的误读。首先,中共高层贪腐并不算新闻。官员几乎无官不贪,赖小民的17.88亿元贪腐记录很快会被打破。其次,文章披露的习近平、栗战书和汪洋家人和亲属的香港财产并非首次披露,严格说应该算是旧闻。该文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文章的标题已经说得很明白,那就是中共权贵的财富与香港命运的关系。

文章称:栗潜心及其他共产党权贵与香港社会和金融体系密不可分,他们将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更紧密地与大陆联系了起来。通过建立盟友,将自己的资金投入香港房地产,中国的高层领导人已经将自己的命运与这座城市牢牢捆绑在一起。随着中国共产党在管理香港方面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北京高层在政治和个人方面都有着既得利益。栗潜心的父亲栗战书负责新的港区国家安全法的迅速通过,这部法律为中国共产党压制异见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新武器。通过阻止抗议活动,该法可以保护中共领导人的亲属。抗议活动对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拉低外界对这个地区的商业信心,让这群人的处境岌岌可危,或者让他们受到制裁。文章说出了一个中共的香港困局,那就是香港已经成为中共官员的藏金藏身之所,中共之所以强力打压香港反抗运动是因为反对势力已经危及到他们的人身和资金安全,但国际制裁和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丧失又损害了他们的利益。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兼职教授林和立说。“如果香港突然失去其金融地位,他们就不能把钱放在这里了。”如果不能把钱放在香港,美国更不能放,瑞士银行现在也不安全,那钱又放在哪里呢?

所以,《纽约时报》的文章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与国家安全或许关系并不大,重要的是触动了中共高层的切身利益。只有强力打压香港,他们家族的人身和在港利益才能得到保障。但港版国安法出台后,美国、英国的强烈反应和制裁措施让他们始料不及。我相信,习近平在推出港版国安法之前,曾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反应进行了研究,认为制裁力度有限。因为统计显示,有8.5万名美国公民居住在香港,1300多家美国公司在港经营。过去十年间,美国对香港的贸易顺差累计近3000亿美元。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港版国安法推出前曾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美方若实施所谓‘制裁’,最后会对自身造成更大伤害。”。

但美国、英国和西方国家的反应出乎中共高层的意料。至于美国会采取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制裁11名中港官员和阿扎尔高挑访问台湾,甚至有可能与中国断绝外交关系,这一系列行为习近平等中共高层真的没想到。因为在他们看来,川普作为一名商人不会不计成本地对抗中国。我有时思考中美关系不由感慨,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说,“我们错的不能再离谱了,这是美国外交政策自1930年代以来的最大失败,我们怎么会犯了这样的错误?为什么我们没有理解中国共产党的本质?”“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们没有仔细注意中共的意识形态。我们不是去听中共领导人所说的话,去读他们在关键文件中写的东西,而是闭上眼睛,只相信我们愿意相信的东西——以为中共党员们只是名义上的共产党员。”

但现在习近平犯了相同的错误,那就是没理解美国的本质和文化,只把美国当成贪婪的商人,没有注意美国的基督教和自由民主价值观。闭上眼睛,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以为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金钱能使鬼推磨,搞定川普就搞定了整个美国。但美国人现在根本就不在相信中共,已经将中共作为文明世界最凶恶的敌人。美国人一旦形成这个认识,就无法再回头了。美国人的思维与中国人因势而变、见风使舵、朝令夕改的思维完全不同。

综上可见,《纽约时报》的文章不仅披露了中共三个对港版国安法出台负有直接责任的领导人家人、亲属在香港的巨额财富,同时指出了中共强力打压香港的隐秘目的,维护特权阶层在香港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但目前国际制裁打乱了他们的如意算盘。他们的资金又将藏在哪里呢?这或许应了中共外交部战狼常说的一句话: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